月照花林天涯名博

纷繁复杂的社会,形形色色的故事,这个世界已没有不可能.让堕落的更堕落,清白的更清白,我只做好我自己!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994621
  • 开博时间:2004-05-30
  • 博客排名:第135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灰烬中的追忆与相思(从无题诗看李商隐的情感世界)

灰烬中的追忆与相思
----- 从无题诗看李商隐的情感世界


李商隐一直是我喜爱的诗人,他最出色的是咏史诗和无题诗,我,作为一个女子,对充满情愁恨意的无题诗更为敏感也更感兴趣。这几晚复又捧出诗人的无题诗细读,胸中也因之生出一团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伤心的追忆、泣血的相思、毫无希望的爱情、幻灭的人生交织出诗人的悲怆绝唱,诗人的一生可以说在灰烬中无穷的追忆与相思,又在无穷的追忆与相思中成为灰烬。
  
   追忆中的绝望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李商隐的一生可以说都是在追忆,追忆往日的情感、追忆沉沦的人生、追忆曾经充满希望的信念。追忆,构成了他诗歌中重要主题。为什么李商隐衷情对往事的追忆呢?我想这应来自于诗人人生的不幸,不幸构成了李商隐诗歌中追忆的基石。
  翻开李商隐的人生简历,尚在幼年的李商隐就充满了不幸。9岁丧父,虽说与当时的皇帝同族同宗,但家道早已中落,只能随寡母艰难度日。可以说,他的童年和少年时待就是在对亡父以及昔日家道辉煌时期的追忆中度过。这种追忆,使他产生了通过自己的才华入仕,达到报国报君、光宗耀祖,重振门庭的理想。基于对这种理想的追求,14岁时,他就在堂叔的陪同下,带着自己的文章诗词拜谒当时颇有文名的天平军节度使令狐楚。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凭着自己的才识,李商隐也确实受到令狐楚的赏识和厚爱,被他聘为幕僚。但这不是李商稳的人生目标,他希望通过进士及第,达到朝庭授官的目的。由于无钱向主考官"拜谒行卷",空有满腹才华,也落得个屡试屡落第的下场,直到开成二年24岁时才中了进士。
  开成二年冬,令狐楚病死,诗人失去凭依,于次年到泾州(今甘肃泾川县)入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幕,后又娶了他的女儿。当时唐王朝内部以牛僧孺和李德裕为首的两大官僚集团的斗争,正进入白热化阶段。令狐楚父子属牛党,王茂元则接近李党。李商隐转依王茂元门下,在他本人虽并无党派门户之见,而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綯及牛党中人却认为他"背恩"、"无行"(《旧唐书·李商隐传》),极力加以排挤。从此他陷入朋党相争的峡谷,成了政争的牺牲品。以后一直在幕府奔波,随人作幕僚,悒悒不得志。39岁丧妻,精神上蒙受沉重打击,常抑郁不欢,大约在大中十二年年底病逝。那时诗人大约只有45岁的年纪,拿到现代来说,正当壮年!
  诗人是多情的。李商隐一生曾有多次恋爱,然恋者都是不可及的女子。据传,他爱过大官的侍妾、宫女、女道士等人,这些女子都如镜中之花,不可触及,这就也就注定了他的苦恋不会有结果。有个情深意重的妻子却偏偏又过早地死去,因此,在他心灵中,爱情带来的痛苦也是极深的。
  由于年青时一次多少有点功利色彩的联姻,诗人不得不背负着"忘恩""无行"的罪名在夹缝中艰难地行走。"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露花终裒湿,风蝶强娇饶"。 花谢枝残,香消玉损的惨烈图景是他当时深受党争之害的真实写照。面对难以主宰的命运、人生的无常,诗人只有感叹自我的弱小可欺与无能为力。《无题》(八岁偷照镜)中的那位少女,才貌双全,精于女红,然而却被深闭在闺门之中虚度青春,根本无法掌握自身的命运,种种情思只能泣向春风。少女怀春的幽怨苦闷,又何尝不是李商隐渴求用世而又不得用世心情的写照。这正如余恕诚在《唐诗风貌》中所言,"他的无题诗几乎篇篇都在书写其不幸"。
  多桀的仕途,别人的误解,使得他只能用忧郁感伤的笔调,来感叹"古来才命两相妨"。 身世的飘零、失意的爱情、妻子的早逝给诗人以毕生的怨恨,也使诗人深深的无助。"桂花香处同高第,柿叶翻时独悼亡。乌鹊失栖常不定,鸳鸯何事自相将!"心灵的创伤、生活的磨难、痛苦的经历,使得诗人一生"瘐信生多感,杨朱死有情"。  
  面对无奈的人生、冷漠无情的现实世界,诗人只好从追忆中去寻找一丝慰藉、一点温情。翻开他的无题诗,几乎首首都充斥着回忆。"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显而易见,这是诗人对昨夜发生的美好往事的亲切回忆。这首诗描述的应是一段不期而遇的爱情。在嘈杂的宴会上,在别人都在玩着"隔座送钩"、"分曹射覆"的游戏时,诗人却与席上一位美丽的女子一见钟情,共同分享着心灵契合的一份幸福。然而即使是双方"心有灵犀一点通",但这份爱终究是没有结果的。没有表白、没有承诺,也没有约定,当应衙的鼓声响起来的时候,一切又都消逝在忙忙碌碌的走马一般的日子里。这是只有追忆,没有未来的绝望爱情的咏叹。
  追忆过去,哀吟现境,既是诗人自身不断寻觅的自我拯救之道,也是对现实的无奈逃避。追忆过去,只是短暂地摒弃了现实,但终究又会跌回绝对的真实,这是一种残酷,一种精神上的煎熬。虽然明知追忆过后是更多的忧伤,但诗人却无法阻止这种飞蛾扑火般的执迷。因为只有从追忆中,诗人才能获得点点温馨与慰藉。诗人的无题诗中,只有追忆,没有对未来的谋划和憧憬,这也预示着诗人对残酷现实的妥协,抗争过后的一种放弃。虽然放弃,却不能舍弃,于是在心底一遍遍重温过往的一切,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回味。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蚕死了,丝尽了,烛成了灰,风一吹什么都没有了。追忆没有任何希望,只有生命深处最大的绝望!
  
   相思中的灰烬
  事业不顺,也许爱情是最好的慰藉。对于情爱,李商隐深为向往,既深感其虚幻,又坚韧不懈的追求。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道出了生死不渝的执着;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话尽了刻骨相思的沉迷。
  然而,相思也是绝望的。"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花发能够结果,而自己的"春心"却不会有结果。想思无果,美好的情怀就象一寸一寸燃烧的香,最终化为灰烬。又一段看不到希望的爱情,又只是生命中一段泣血的追忆。由爱情再联想到诗人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寸相思一寸灰"呢?
   "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崔珏《哭李商隐》)的李商隐,空有一身才学,却不得重用,为了区区名宦,他不得不抛乡别井,碌碌风尘。"此生真远客,几别即衰翁",(《寓目》)"路绕函关东复东,身骑征马逐惊蓬",(《东下三旬苦于风土马上作》)"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夕阳楼》)"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蝉》)。据载:大中元年至九年,先后三次赴桂州(今广西桂林)、徐州、梓州(今四川三台)随人作幕僚;大中五年去梓州幕府为僚;大中九年冬,梓州幕府罢,次年任盐铁推官。就在这几年中,诗人身体情况并不好,体弱多病,但他在仍求仕的路上艰难跋涉,直至大冬十二年重病难支,才终于停下漂泊的足迹,也在这一年病逝。在他短短的45年中,诗人如断根的蓬草、飘摇的孤舟,在无常之流中,他不知要飘向何方,只是本能地直觉到离家乡越来越远,直觉到自己越来越有力地被抛入孤寂的深渊,无垠落寞,亘古凄凉,只能依稀听到绝望的心在哀吟:"人生岂得长无谓,怀古思乡共白头!"想重振门庭,然"白门寥落意多违"而潦倒终身,一腔高情,只有"梁父吟成恨有余"。
   渴求入仕而不可求得,企冀爱情却无能为力。 "如何风雪交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层"(《无题》)道出了理想难成,抱志空叹的无奈,至于"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情为探看"则露出了诗人对渺茫希望的执迷,"刘郎已在蓬山外,更隔蓬山一万重"更是对于理想难成的怅惘与绝望。一次次身心俱疲的失败,使得诗人选择了追忆。追忆是对信念的放弃,对人生的退缩,同时又是诗人心灵中最后的守护。想思中追忆,追忆中相思,想思那一段不可再得的爱情?还是相思过往的理想信念、相思青春岁月满腔的豪情?也许这些都是。
  爱情、抱负,构成诗人一生的追忆与相思直至化为灰烬,而灰烬中的相思与追忆,却永远留给后人一团无法排解的情愫。还是借用诗人的一句诗来表达吧:"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分类:花林杂谈 | 评论:0 | 浏览:65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为之吐血的Q版人物

让我吐血的QQ网友

如果说,在今天,你还不知QQ为何物的话,那么大家有理由怀疑你来自某个尚未进化的原始部落。"今天你Q了吗?"作为当前网上最风靡的网聊工具,QQ承载了太多欲说还休的故事,而被QQ整得吐血的现象也屡见不鲜。

吐血网友之一:我很真诚

  这可能是QQ头像里最朴实的一张脸,面部有点严肃,短短的发,西装领带,给人的感觉严谨朴实。他的名字叫真诚汉子。他说:"我是一个真诚的人。"
  我对着那个虚拟形象微笑。资料写得很清楚:男性,35岁,除了真实的姓名和电话,几乎什么都有了。我说我喜欢真诚的人,因为这在目前是一种相当缺乏的东西。
  "那么我们应该谈得来了?"他说,神气中那种不怒自威里仿佛添了点咄咄逼人的味道。我眯起眼睛,有些犹豫地看着那一行字。我知道有许多时候仅仅一个真诚是不够的。于是我说:"我不能保证。"
  "为什么?"虚拟头像闪烁着, "以诚相待是朋友之道,难道你不想做一个真诚的人?"
  这个帽子扣得好像有点大,我吐了吐舌头,看来如果我不能成为他的朋友,那我就一定是个不真诚的人了。当然我可以说我想做一个真诚的人,而且认为我将成为他的朋友。不过这岂不恰恰是一种不真诚?我暂时没有说话。这时他的头像又开始闪烁了:"你多大了?"
我皱眉,然后告诉他随便问女人年纪是不礼貌的。他说:"为什么?我们说过要以诚相待的!"他的眼神仿佛变得更凌厉了, "好吧,告诉我,你结婚了吗?"期期艾艾的,虽然我很不想说,但在"真诚"的压力下,我还是实话实说了。"哦,夫妻关系怎样,那方面和谐吗?"头像的眼睛似乎一下子亮了起来,"暧昧"的光彩在闪烁:"你老公是做什么的?他能满足你吗?你们多久做一次?"
真诚汉子显然兴致高涨,头像频频闪动。看着屏幕的"真诚"两个字,我发现它有些变形了。原来真诚首要的前提是满足对方窥探隐私的阴暗心理。我微笑着鼠标轻点,所谓的真诚便消失在网络中。
吐血QQ人物之二:我很多情
这是个儒雅的头像:蓝蓝的博士帽,大大的眼睛,藏着一丝几乎看不到却可以感觉到的笑意,温柔的盯着你。虽然知道这只是个通用的卡通头像,QQ上谁都可以设置,但没理由的我还是相信屏幕隔着的那个人就是这个样子。此刻,他的头正温柔地闪动着:"为了我,好好保养你的身体好吗?你病了我心里很痛!"看了这句话,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还有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的冲动。为什么要给他解释前几天没上网的原因,这下好了,午饭别吃了,已经恶心饱了。这个人两个星期前才遇到,加上这次总共才聊过三次。据他自己说出版过一本诗集,得过全国性的诗歌大奖,真实性如何,我没功夫也不想去细究。诗人不诗人无所谓,网上聊天只要聊得来。
"你知道,诗人都是很多情的,海子、顾城、白居易、苏东坡都是多情人。"他优雅地晃着脑袋,说得正欢。
我在这边无聊得直打呵欠,讥讽地回了一句:"你想说,你也是个多情的诗人吗?"
"你真聪明,我就喜欢你这样聪明美丽的姑娘。"隔着屏幕,我可以想象他正对着我那个漂亮的晚装卡通秀猛流口水。"谢谢",这句话我说得言不由衷,只是在维持最基本的礼貌。
"你让我有心动如水的感觉,你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我砰然心动,我很喜欢你!你能给我无限度接近你的机会吗?"
我还在惊谔中,只听见"唧唧"叫声不绝于耳。"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你结婚了,我保证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如果你没结婚,我保证不会影响你找男朋友,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我保证你会满意我的!"
看着那个仍在频频闪动的头颅,我很想一拳猛砸过去,如果不是怕电脑被砸坏的话。原来是一个打着多情幌子实施不可告人目的龌鹾家伙!噙着一丝冷笑,我毫不留情地一脚把他踢得不见人影。

吐血QQ人物之三:风摆杨柳

风摆杨柳,女性,是我网友关系最短的一个人物,只交谈过一次,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一个无聊的中午,我用先生的QQ,化名"百年沧桑"进入了一个叫作"四十想什么"的聊天室。风摆杨柳正在征聊。风中摇摆的扬柳,美人的腰肢,一个风情的名字!我上去招呼:"你好,我可以和你聊吗?"
"你为什么叫百年沧桑?"呵,没有客套,单刀直入,这女子够爽快。
说实话,我哪里有那么多的沧桑,这个网名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我经历的事太多了,人世沧桑,又何止百年能说尽!"我故作深沉。
" 哦,这么说,你是一个勇于拼搏奋斗的人?"
"可以这么说。"我明显底气不足,实际我是懒散的一个。
"你有车吗?"
咦,聊天和车有什么关系?但我还是回答了:"有!"
"什么品牌?"她的话里,透着一丝兴奋。
"凤凰。"
"凤凰?有这个牌子的汽车吗?"
"没有,我说的是凤凰牌自行车。"
"老大不小了,连辆车都没混到!"话里明显透着一丝鄙夷。
"你有车?"
"没有。"
"那你凭什么说我?"
"你是男人,而且是个40来岁的老男人,你应该要有车,你没车,说明你没出息!"啧啧,网上聊天也嫌贫爱富啊。好在我不是男人,而且连40岁也差得蛮远,不然,一口血喷出来,这条小命就算交待了。
"还好,我是女人。"
"滚,我不和女人聊天!"
有这么泼的女人!我查了查她的资料:21岁,个人说明是:美丽青春、热情活泼,希望和您一道享受生活。原来如此!转眼之间,风摆杨柳又迎上了一个叫作"成功男人"的人。但愿她这次没找错。一扭头,我走出了聊天室。

吐血QQ人物之四:我很苦恼

"烦"是他在QQ上的网名。他可以说是我的网友,但又不是那种真正严格意义上的网友。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他多多少少还与我搭着那么一点边。提起这个网友,我至今心里还有点内疚。我在反思,我这人是不是有点冷血。
三年前,我在报社当记者,管理着本市新闻网上一个叫做"时政聚焦"的论坛。那时,论坛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烦是这个论坛里的常客。但他却不是本地人,我一个同事的表弟,大一的学生。他是被我同事介绍进入论坛玩的。
看在同事的面子上,我让他加了我的QQ。烦正是那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有许多他认为苦恼,我却不以为然的事情。他经常在网上姐姐长姐姐短地叫着我,向我诉说着生活学习中的种种烦恼。他喜欢上了本校的一个女孩,于是老问我,怎么追女孩子、第一次约会,穿什么衣服,带什么礼物等等。失恋了,他会喋喋不休地向我诉说他追求她的每个细节,然后追问,我哪儿做错了,她为什么不喜欢我?还有诸如人生最大的幸福的是什么、人生最苦恼的又是什么等等问题。
那时,我正被写稿和寻找新闻线索的压力压得发疯,哪有心情理会他这些风花雪月的问题。有时随便哦哦啊啊的应付,有时干脆不理。每次我应付他,他都发过来一个哭脸,可怜兮兮地问我,姐,你烦我了?实在不想被他烦,后来我只好将他拉入了黑名单,再后来,我干脆换了个QQ。
分类:花林杂谈 | 评论:0 | 浏览:48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崀山风雨

崀山风雨


我们一行是5月1日下午两点到的崀山脚下。从车里钻出来,明晃晃的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有几分酷似盛夏的炎热。才站立不过数分钟,豆大的雨点就疏疏地坠了下来,落在裸露的肌肤上,十分清凉。天并没有变,太阳还是明晃晃的当空照着,可以清晰地看见雨线一丝丝的飘。女儿忍不住欢呼起来“太阳雨!太阳雨!”“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没想到,崀山会以这样一个浪漫的形式欢迎远道的游客,游人的热情霎时被点燃,争先恐后的跑进了崀山天然公园的大门。
崀山位于湖南省新宁县境内。相传舜帝南巡,见一山钟灵毓秀,风光绮丽,便信口说出:“山之良者也,崀山也。”从此,舜皇不仅为这方山水钦赐了山名,也为世人造了一个专用"崀"字。山内清凉可人,沿石矶蜿蜒而上,两旁古木森森,滕萝纠结,宽阔的天空被无数枝丫割得支离破碎,太阳只能从重重叠叠的枝叶间拼命钻出一丝缝隙,洒下几点斑斓的光。
石矶长而陡,人拾矶而上,腿脚甚为吃力,爬至牛鼻寨天下第一巷时,已是汗湿衣襟。巷前一小小平台,无有树木遮挡,行到此处才见到完整的天空。太阳不知哪去了,天阴沉沉的,雨早在进门前就停了。导游小姐看看天, “可能会下大雨,快走!”率先一头钻进了巷子。
据导游介绍,此巷全长238.8米,两侧石壁高120—180余米,最宽处0.8米,最窄处0.33米,是世界一线天绝景,被誉为“天下第一巷”。巷子两边是高高耸立的石山,巷子就象是巨斧劈开的一条窄窄的缝。人在巷中,举头望天,但见两边陡壁直插天际,若大的天被它们挤得只剩下一条白白的粗线。最窄处,大人不得不侧身而行。游客中有体胖者,尽管侧身而行,还是不免被两边石壁碰疼了身子。风从远处的巷口呜呜地低哼着钻进来,遍体的燥热瞬间被吸走,身如在冰库清凉透顶。巷里十分幽暗,人在巷底深一脚浅一脚地蹒跚着,压迫与害怕感油然而生。
好不容易钻出巷子,眼前明亮一片,这才舒得一口长气。此时,山风已吹得漫山的树草狂舞。继续沿矶而上,半小时到了云台山。云台山位于群山拱卫之中,横空出世,为崀山最高点。站在“极目亭”远眺,群峰尽收眼底,乱云飞渡,雾气缭绕。阴云板结成巨块,低低地压在人的头顶。巨大的闪电用尽全力想要撕开这板结的云块,刚划开一道口子,倏地又合上了,依然是板结的一团。风尖叫着掠过山头,又轰隆隆地驶下山谷,人在风中左右摇摆。“山雨欲来风满楼”,是最好的写照。
游客们多未带雨具,山上卖雨衣的小贩笑开了花,上百件雨衣一抢而光。风中人们纷纷套上了2元一件的薄薄的雨衣。红的、黄的、绿的、紫的……山顶忽然盛开了五彩缤纷的花朵。雨淅淅沥沥地下来了,时间也到了下午5时许。“趁着雨小,赶紧下山!”不知谁吆喝了一声,人们纷纷往下山路上涌去。才走出数十步,淅淅沥沥的雨就变成了倾盆大雨,没头没脑地住人们头上浇下来,薄薄的雨衣被风高高地撩起,转眼之间,人们的衣服就湿了大半。大雨中,人们叫着、笑着纷纷躲进最近的岩石下面。山谷中,狂风将雨帘吹得飘来荡去。女儿扯着我直叫唤:“妈妈,快看,雨娃娃在山谷中荡秋千呢!”大人们纷纷为女儿这句充满童趣的想象鼓掌叫好。
“快看呀,冰雹!”有人喊了一嗓子。林中早已是千军万马在狂奔,密集的冰雹以雷霆之势挟千钧之力铺天盖地砸了过来,只听见飒飒一片。顷刻之间,山草尽伏,咔嚓几响,数根碗口粗的修竹被催断。如此壮观的场面如此恢弘的气势,不登高山又何以得见?虽然人们浑身冰冷,但却十分兴奋,山中“啊啊、噢噢”的欢呼不绝于耳。
冰雹来得快也去得快,只六七分钟就偃旗息鼓,落地即化,地上根本找不到它的踪迹。雨下了半个多钟头也鸣锣收兵,风也跟着住了。满山清翠欲滴,树草都在静静地垂着晶莹的水珠,只有按耐不住兴奋的山溪呼啸着冲下山去。女儿丰富的想象力又展现了:“妈妈,水娃娃在坐滑梯呢!”先生不失时机地对女儿进行教育:“宝宝,狂风暴雨你怕不怕?”“不怕!”“刮风下雨美不美?”“美!”“有些人害怕风雨不喜欢风雨,是因为他们不懂得欣赏风雨,不能发现风雨的美。在生活中,只有学会用美的眼光看待事物,才能发现美欣赏美,生活也才会更加多姿多彩!”先生也不管女儿能不能听懂,顾自抒着他的情。是啊,风雨之后的景象格外清新美丽,但风雨中的雄伟壮观又何尝不动人心魄呢。崀山就这样给了我们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分类:游山玩水 | 评论:3 | 浏览:50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72页/36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68 69 70 71 7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铲铲队员伤

2020-07-13

小奋青滤pe

2020-07-10

费尔奇圆

2020-06-29

冷自知胺

2020-06-10

若芊我芊n

2020-06-02

mukj049

2020-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