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3783
  • 开博时间:2004-05-3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香港烂片

这两年比较少看港片,今年到现在只看了四部:《长江七号》、《江山美人》、《夺帅》和今天看的《见龙卸甲》,如果要做个烂片排名。我个人排名如下:《江山美人》、《长江七号》、《见龙卸甲》、《夺帅》。

《江山美人》陈慧琳那些尖尖的声音象影片中的情节,听得和看得我直起鸡皮。黎明那句台词可能更加呕倒一大片:假话是我想你,想见到你,想去找你。真话是我很想见你,很想见到你,很想去找你。华丽的服饰之下还是盖不住烂得无可救药剧情。

《长江七号》我最不想谈的片子,片头星爷坐在建筑物上坐着,给大家一个深沉的背影时,我们还期待什么,但后来感觉彻底完了。是谁盗了星爷的密码,上网发这种烂帖?是谁盗了星爷的名字,上来拍这种儿童片?真想怀疑这是一出阴谋。看完了我只想对星爷说《追捕》里的台词:召仓不是跳下去了,唐塔也跳下去了,现在,你也给我从这里跳下去,跳啊,你倒是给我跳啊,怎么,脚发抖了,不敢了?星爷好走,下次再拍这些片俺有事不能去捧您老的场了。

《见龙卸甲》李仁港太想说明一种哲学了,想表达人生是一种从起点到终点是在
分类:电影 | 评论:2 | 浏览:5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砖头,朝着长平头上砸去

4月3日,《南都周刊》副总编辑长平发表了一篇文章《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此文章一发,首先中华网引起抗议的声音,提议封杀南都,封杀长平,然后南都的拥护者在那骂中华网是民粹主义,天涯等各大论坛,各名人博客、草根博客也开始各执已见,吵成一团。
看了长平先生这篇文章,我对中华网说要封杀南都持否定态度,对长平先生,我看了他那篇《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言论自由,言者无罪,但对他写这篇东西十分鄙视。
鄙视原因一:长平先生说到普世价值的民主,要人们不因为CNN等西方媒体对中国国内的歪曲报到而放弃普世价值民主。普世价值民主看上去是很美,但实际上已经沦为一张画皮,成为一些国家经济制裁,武力相逼的手段,长平先生要明白,普世价值的民主不是现在才被不信任,“虐囚”事件、“黑狱”事件还有“窃听”事件等早就违背了普世价值中的自由精神。分不清理论和现实国际环境,从这方面来说,我不以恶意去揣测你,从表面来看,只能体现长平先生是个空想家和口号专家。
鄙视原因二:新闻报导能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吗?我希望新闻自由和独立,但并不是所谓的新闻无国界。因为要做到新闻无国
分类:乱弹 | 评论:0 | 浏览:1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

草长莺飞二月天,
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放学归来早,
忙趁东风放纸鸢。
那间大瓦房,有一个天井,有一个手压抽水的井,还有从四面屋檐流水的雨水。象一只纸鸢,在春风拂动,东风轻送的时候离开了家,青草是连片连片长的,而鸟是向着天空飞的。外公那时告诉我说,所谓家,是在闯荡中才能明白,所谓血脉,是在流动之后才能汇集。我握着外公那双手,这双手,推过车,煮过盐,做过饼,擦过汗,也擦过泪,还有在棋盘之上落指如飞,就象他那双脚所走过的路,每步都是那么扎实。

新年都未有芳华,
二月初惊见草芽。
白雪却嫌春色晚,
故穿庭树作飞花。
外婆是个清淡如茶的老人,头发总梳得整整齐齐,说话细语轻言,却极其有份量,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她基本上没读过什么书,但她的恬静从容使喜欢抽烟的她抽起烟来也显得十分优雅。曾经为失去的东西泪雨滂沱的时候,外婆同我面对面坐在小凳子上,她告诉我,不要哭,有人就有物。她说话总是那么轻柔,左手夹着烟卷,吐出的烟也是小口而清淡,眼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给列侬的摇滚




写给列侬的摇滚


 






分类:诗词不达意 | 评论:1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月迷情---让我们相信音乐里的童话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听,你听见吗?那个旋律,无论到哪我都能听见,它在风里,它在空气里,在光线里,它无处不在,只要你敞开自己的心扉,你只需去聆听。在我长大的地方,他们不许我听那个旋律,但每当我一个人,它就在我心里澎湃,我想我学会如何演奏它,爸爸妈妈也许会听见,也会知道我是属于他们的

分类:电影 | 评论:0 | 浏览: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卡廷惨案》―――曾经被填埋的真相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卡廷惨案》―――曾经被填埋的真相



分类:电影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诗



写诗的日子



在洒着细雨的小巷和水仙低头的思绪里



标点总标注着轻柔的叹息



少年轻衫



轻笼着萌动的梦想



分类:诗词不达意 | 评论:0 | 浏览:4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丢失



 




从小到大,我是个比较粗心,不太注重收拾的人,常把一些小玩意弄丢了,但贵重的东西总是比较少丢失。




今天倒是比较郁闷,又丢失了一件小东

分类:胡扯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一个汤圆



我是一个汤圆,我生于正月十五,当我知道我是一个汤圆时,我已经汤里翻滚。




我是一个有感觉的汤圆,当我被那细白的双手慢慢地揉捏,就象一个婴儿在梦中被母亲的双手抚摸,在梦中慢慢醒来。我看到一对弯弯的眉毛,还有一个向上翘着的嘴角。不要以为有的词句是听过或是学过才会读,我是一只有感觉的汤圆。我会知道哪个是叫眉毛,哪个叫嘴巴,还有嘴角向上翘翘叫做笑,嘴角向下翘翘是不高兴。我看到窗外的明亮的月亮,圆,象我一样,或是我象她一样。圆月和汤圆,我们都有一个圆字,我们同样都没有翘翘的嘴角,所以,我们的喜怒只藏在别人的眼里。

分类:瞎编 | 评论:0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冷吗?好冷

字体变小 字体变大


又过完节,又要上班,逗完开工利是,然后开溜,办公室,太冷。


同事叫去找麻将,我说,不打,太冷。


跑回家,看博客两个月没更新了,想打点字,可是不打,太冷。


开机看股市,还是绿油油的一片,没兴趣操作,太冷。

分类:网事 | 评论:0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凤求凰

我二十三,领军三十万,逐敌三万里,破营三千座。


那年我十八岁,我用血把头盔的红樱染红,是为了让他飘起来更鲜艳。我骑着马走出羽林,来到大漠,我发誓,我马踏过的地方,就是汉家的土地。


汗血汗血,在夜雾里疾行,我身后八百轻骑悄然跟进。风沙大扬,马开始嘶鸣,我夹着马肚子,把头贴在马脖子上,象只猫一样伏在马背上。汗血汗血,摆了下头,扬头打了个响喷,顶着风,慢行。


长途奔袭,风的味道是一样的,树的颜色是一样的,石头也是一模一样。我们睡了走,走了睡,象一只大猫在

分类:瞎编 | 评论:4 | 浏览:6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面对生死的态度[ 原创 2007-11-05 01:15:37 ]

    曾偶翻看一本有关佛教故事的书,里面有一个故事,叫做《爱子死蛇》,说一个修士,到舍卫国访道,见到一条蛇咬死了一老农的儿子,老农依然耕地,不为所动,而且叫修士入城传话说只送一人的饭来了。那些修士见了老农儿子的母亲,母亲譬解道:“儿子如过客。暂时来相见。来时固不拒。去时亦无恋。来去两无心。此中有时限。悲哀何大痴。敢为客进谏。”修士知儿母也无回转心,便转身告诉死者的姊道:“小姊的胞弟已经不幸死了。为何不涕哭?”姊向修士进喻言道:“兄弟与姊妹。投生在一家。譬如彼樵汉。入山伐木柴。暂用绳束缚。安置在水涯。风劲吹绳断。随流逐落花。彼此难相顾。何用空悲嗟。”修士知其姊也无回转心,更对死者的新婚妇说道:“卿夫已死。卿头上的一方青天崩却了,为何不悲啼?”妇对修士某也设譬道:“我等夫与妇。会集仅须臾。缘熟暂作合。缘尽便相离。譬彼林中鸟。晚来共枝栖。向明分路去。南北各高飞。寿缘有定限。去矣复何疑?”修士知其妇也无回转心,更对他家的老奴说道:“你的小主人没造化死了。你为何不痛哭?”老奴也晓喻修士道:“主人如大牛。家奴如小犊。奴从主入食。如犊依牛活。大牛遭难时。小犊苦无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途

旅途



 



为一场盛宴



陪君醉笑三千场



始初是树看着我行走



然后是我看着树向后行走



我看着一车猪从窗外掠过



我看着一车羊从窗外掠过



但我看不出笑着的猪在快乐什么



但我看不出长须的羊在思索什么



我看着一群人在车厢里穿梭



我感觉不出我脸上的是脸皮还是扣着面具



我看不见,看不见



云端之上上帝和撒旦打了一个照面



各自赶路




 







 


(试下做个图,居然可以)
分类:诗词不达意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废话

 




这几个月都是走来看下,不想说废话,于是也就没什么话。



我发现,这样不好,不说废话就等于少说话,少说话就等于木枘,木枘就等于木头,木头就等于没情趣,没情趣就等于冰冷,冰冷就等于没热度,没热度就等于温度,没温度就等于没风度,没风度就等于没意思,没意思就等于没意义,没意义就等于没必要,没必要就等于没劲!



所以,为了有意义,为了有劲,有必要说废话。



废话完毕,回来开博!

分类:胡扯 | 评论:0 | 浏览: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