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在南方天涯名博

有朋自五四湖海来,一一问好。早安,或者晚安。所有文字,不是亲爱的敌人,就是朋友。有事无事:happy3m@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4206870
  • 开博时间:2004-05-28
  • 博客排名:第26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最好他有一张禁欲的脸?

偶然看到一句话,说女子喜欢的男子,是这个样子:

 

他一定有与众不同的光芒所在,他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的生活有条有理原则分明,他是干净克己自持的人。他最好还有一张禁欲的脸。

 

他最好还有一张禁欲的脸,这话让我笑了。如果说眼睛是心灵之窗,那脸就是心灵之墙,很多内容都在脸上,欲望更是风一吹,草就动。

 

 

很多女子在爱之初,她想要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就是这个男子爱她,纯粹的爱她,没有任何附加,如同旅游,只看沿途的风景,不会被引导购物,那叫纯玩团。在她内心里,爱与性是两条河,虽然她相信最后会同时踏进两条河里,但在最初,她把爱摆在首要位置。

 

其实,很多恋爱的开始,男子也纯粹。这是一个由净化到复杂化的过程,牵手了,拥抱了,亲吻了,接下来会是什么呢?男子跃跃欲试,心里有了,脸上也有了,于是,就有一个求欢过程。女子常常会僵持一阵子,常常有如下对话:

 

分类:言情 | 评论:1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要在我坟前哭泣,我不在这里”

这些年的清明,我一次也没回去,离得远,再者父亲还能挂清。我和祖先的亲近,除了偶尔冥想,就是上年坟。

 

从前上年坟和挂青,都是祖父领着,祖父去世,父亲来领,墓地不集中,但坟坟俱到。

 

我常常记不住祖先名讳,祖父说记不得不要紧,好好磕头。那时,我头磕得也潦草。祖父毕恭毕敬示范,说没死之前都是活生生的人嘛,你不认得他们,他们也不认得你,可没他们,就没有你……小时听这话,觉得神秘。后来,明白了时,油然而来的虔诚。

 

上年坟踏雪时候多,挂清差不多都是踏青,虽然有时下雨,依然有点像春游,这个感觉来自小学时全校去二十里外给烈士扫墓,一路有山有水,举着花圈,着实是个大场面,回来写作文,开头写,水边的山桃花开了,好看得很。还有鸭子扎在水里,也好看得很。被老师批评:这是扫墓,不是春游!

 

给祖先挂清不用花圈,祖父裁些纸条,一头捻成细绳儿样的,到坟前,缠在细树枝上,微风一来,乱乱地飘。回家的路上,遇到野小蒜扯点回去,在老家,这算

分类:言情 | 评论:1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胖子

一个人一旦成了胖子,有没有名字无关紧要。人喊一声胖子,总有人应一声,哎!唱个肥诺,场面颇有喜感,一般来说,胖子贡献幽默。

《世说新语》有这样一则:庾公造周伯仁。伯仁曰:“君何所欣说而忽肥?”庚曰:“君复何所忧惨而忽瘦?”伯仁曰:“吾无所忧,直是清虚日来,滓秽日去耳。”瘦子伯仁除了自吹自擂,顺道笑话胖子藏污纳垢。

这话要是东汉文学家边韶听了就会不同,有一回他白天睡觉,有个弟子说:“边孝先,腹便便,懒读书,但欲眠。”韶听了说:“边为姓,孝为字。腹便便,《五经》笥。但欲眠,思经事。寐与周公通梦,静与孔子同意。师而可嘲,出何典记?”拿白话说,小兔崽子,老师肚子大,那装的四书五经,白天睡觉咋啦?我思考典籍咧,熊孩子吃豹子胆了,敢笑话老师?!

边先生便贡献了一个大腹便便的成语,于胖子,肚子大是显而易见的。唐明皇他二哥李成义的肚子,“腹垂至骭,每出则以百练束之,至暑月,常鼾息不可过。玄宗诏南方取冷蛇二条赐之,蛇长数尺,色白,不螫人,执之冷如握冰。申王腹有数约,夏月置于约中,不复觉烦暑。”肚子垮到小腿,真是旷古,怕热,明皇给他两条冷蛇放在肉折子里。

分类:言情 | 评论:1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坡肉,西施乳

看起来,有点像吃人,当然不是,是猪肉。不过,它叫东坡肉。不知苏东坡活着时候,这菜名是否流传?但如今,已经雅吃全国了。

苏东坡在湖北黄州待过一段时间,大江东去,赤壁风平浪净,不影响他怀幽,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此词一出,惹得湖北黄州与蒲圻争赤壁所在,后来有了结论,黄州所在为文赤壁,后者为武赤壁,现在后者更名赤壁市了。

名人效应出来了,其实,东坡给黄州猪也做了广告的:

黄州好猪肉,价贱如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时它自美。每日早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黄州没有抓住这头猪,东坡肉成了苏杭名菜了,每有介绍东坡肉菜谱,在选材上要打一个括号,以金华猪肋肉为佳。

《随园食单》收录饮食品类众多,但袁枚未收东坡肉,其中红煨肉与坛子肉,大体与东坡肉相当。“煨到切成的肉块,烂到不见锋棱上品,而精肉俱化为妙”,许是他觉得东坡肉有辱斯文?

我吃东坡肉已经成人了,当时惊奇了一下,其品状很像老家的焖肉。食之,微有甜味,这与老家焖肉不同,老家在西北,味道简一,简单的咸。

分类:言情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相

有位老兄聊吃螃蟹的事儿说,有一回座中一个客上来直接把蟹盖儿给掀了,那不等于看见姑娘漂亮,掀人家裙子嘛,那个死吃相!时隔多日还气忿忿的,令人莞尔。这位老兄还引申说,看一个人的吃相,只消上一只清蒸螃蟹,这横行霸道的东西,吃得有秩序,吃相坏不到哪里去。

他的话也许有道理,可我不会吃螃蟹,虽说不至于上来就掀盖儿,但实在没耐心从鳌里用竹签挑干净那丝肉来,若是摆上蟹八件,怕是要逃之夭夭的。对于吃相,在我看来,无所谓好,无所谓坏,吃得香,看着就很感人。

说到吃得香,我喜欢拿李逵举例子,戴院长戴宗请宋江在浔阳楼上吃完酒,想喝点鱼汤,无奈鱼不新鲜,宋江不想吃喝,戴院长也说不中吃。这李逵嚼了自碗里鱼,便道:“两位哥哥都不吃,我替你们吃了。”便伸手去宋江碗里捞将过来吃了,又去戴宗碗里也捞过来吃了,滴滴点点,淋一桌子汁水。宋江再给他要了二斤羊肉吃了。他吃得多香!食毕再来一句:“这宋大哥便知我的鸟意,吃肉不强似吃鱼!”这话更是深合我意。

对于很多人来说,故乡在远方,那感觉宏大宽泛,细微在舌头上,就活脱脱了,那一蔬一饭总是让人垂涎三尺。肉对北方人来说,比鱼深刻

分类:言情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喂鸡

齐白石画了两只小鸡,抢一条蚯蚓,题目叫《他日相呼》。我上学时看这个图,写作文。前些时看见孩子作业,还是这个图,还是写作文。不禁一乐,这两个小鸡贼呀。

古人觉得鸡有德,不是一德,而是五德: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比兴的手法,前一句赞叹鸡不因天气恶劣而不鸣,后一句赞美君子像鸡。只是后来,鸡的寓意变了,到如今有点不堪,要是鸡会说话,怕是要反对,人干的事儿,何必拉上鸡呢?

鸡鸣桑树颠,高呀。鸡声茅店月,早呀。长鸣鸡,谁知侬念汝,独向空中啼,想呀。一些鸡活在诗句里,大部分鸡都生活在乡下,鸡犬相闻,乡下的标配之一。

在乡下,不定家家养狗,可喂一群鸡是断不少的,早先等着下蛋换油盐,如今宽裕些,吃点鸡蛋很有必要,况且提一篮子给城里亲友,也是难得。

我有时接父母来城里,不是锁门那么简单,得找人喂猫,得找人喂鸡,很麻烦,不喂了行不行?那不行,母亲说,家里不喂鸡,空落落的。

有人吃鸡,便要补充队伍。差不多等鸡婆

分类:言情 | 评论:2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柴火灶

忘了密码,老久上不来,今天忽然在一本书看见密码,一登上来啦。问个好,谁还在这里玩?

 

 

老早的柴火灶,原始,用粘土夯个长方体的台子,三口锅的长些,两口锅短些,至于高,要看主妇的个子,灶不欺人,人不欺灶,合适就行。倒扣锅比着画圆,拿瓦刀掏坑,嗯,锅放下去,再掏了灶门,家里的有陶罐的,在两口锅中间再掏个洞,把罐子嵌进去,这样烧灶就有热水用,还不费柴。

新灶初立,照例要敬灶神,烧个香,禀告一声,上天言好事,下地降吉祥。然后,烧灶,用细柴,最好是草,慢慢烧,湿土还软,得慢慢让它定性,总是要裂些小缝,时时填充,几天之后,成型了,再抹一遍稀泥,让灶光堂。

灶门前的标配,一条短板凳,一个吹火筒,一把火剪。柴剁得整齐,自然少不了引火的,豆秸挺好,最好不过松毛,有些油脂,一点就着。我小时,常常拿着竹扒,去后山扒松毛回来。

老式灶,火苗喜欢朝外窜,烟也喜欢,弄得人直咳嗽。也有好处,手冷,伸过去一会儿就暖了,再者,家里的老太太坐在灶前添柴,火光映照,怎么看都像菩萨。那时的房屋不上苫板

分类:言情 | 评论:1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洗衣裳

  

吉田兼好是个出家人,同时写得一手随笔,床头有本他的《徒然草》,睡前偶尔翻看,似乎旧时日本出家人视野散漫得多,时而写些俗世的观感,比如男女,比如喝酒,这不免让人觉得亲切,如这一则:

昔年有位久米仙人,能够御空而行;当他飞过家乡时,看见河边洗衣女用双脚踏踩衣物,裸露出雪白的小腿,心中起了色欲,顿时丧失神通之力,从天上掉了下来。不过女人手足的丰满美艳如凝脂,是其天然的本色,能够让人心迷惑,倒在情理之中。

一位飞行的神仙因起色心,来了一个倒栽葱,嗬,真让人开怀。一下想起老家的小河小溪,清亮的水,干净的石头,随处可见的小花小草,偶尔也有大的桃树李树,开花时,映在河面上,像是扑了脂粉,也是好看的。好像欠确定,这些只是洗衣女子的陪衬,洗衣女子才是好看的。

古人雅气,不说洗衣服,说浣溪纱,这三个字跟烛影摇红,减字木兰令,蝶恋花,等

分类:言情 | 评论:4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母有时发神经

  

上月初一,我妈给千里之外的老家一位神仙烧香,嘴里念念有词。完了,我问她这回许了啥愿?我妈说:“我请王神仙保佑你早点睡觉,头一挨枕头就睡香。”我在微博说,我妈又犯神经了!

 

不想引来吐糟,像是家家父母都犯神经!这不是我的原意,好在收到两封私信,一男一女写的。

 

女子在私信中说,她在南京上班,因为男友在那里,不想一年之后,她和他分手了,本来以为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的,可往事历历在目,她很难过。偏偏这时她爸打电话来,她不想接,可手机不依不饶地响,她只好搓了一把脸,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先说了一声爸,再说了一声妈,像是调音准一样的,声音还算温和。这样,她按了键,电话里传来父亲急吼吼的声音,没什么事吧,怎么这么久不接电话?她笑笑说,没事啊,就是有些想你和妈了。父亲咳嗽一声说,别想你妈了,你妈更年期到了,她说我跟那个卖菜的妇女谈恋爱!我都花甲了,大风大浪都过了,怎么可能晚节不保?!

 

没等她说话,电话里传来她妈的声音:你得管管你爸,都这一把老骨头了,见了那卖菜妇女

分类:言情 | 评论:3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玫瑰

  

文/南在南方

 

看唐鲁孙,唐先生写食文章自成一家,旧时京城公子,锦衣玉食惯了,偏偏又喜欢闻香下马,的确满纸生香。这天看他写菊花锅,又看他写玫瑰蒸饺,引如下:

 

逛完蠡园大家都有点饿了,园外有一家小茶馆,可惜只供茗饮,不卖小吃。友人周涤垠少年好弄,闻得灶上氤氲环绕,不时吹来一股形容不来的馨香,后来打听出蒸笼里是玫瑰香蒸饺,是他们家人吃的下午点心。我曾经吃过北平饽饽铺的酥皮玫瑰饼,虽有花香,但嫌甜腻。经周兄情商请他转让一笼,主人家看我们都是上海来客,居然慨赠一笼。饺子大不逾寸,澄粉晶莹,隐透软红,沁人心脾。原来他们把隔年干紫的玫瑰花瓣,跟核桃碎末、蜂蜜拌匀,做成馅儿包的,比之鲜玫瑰花的,更显得文静渑润高出一筹。同时颇为奇怪,村野农家,何以会做这些精细甜点自己享用,敢情茶馆主人的慈亲系出名门,这些甜点是他们用来娱亲奉母的。我们打算厚给茶资,他们又不肯收,涤垠兄腕上常着四川名产嵌金绦乌风藤手镯,算是送给老人家活筋养血之用的,他们才欣然笑纳……

 

求吃得

分类:言情 | 评论:1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兽医

  

文/南在南方

兽医在乡下不起眼,活儿也脏。拿老张的话说,你看我哪里有一点人味儿?然后挺着肚子哈哈大笑。老张是个兽医,别人不叫他张医生,见了面喊张师儿,背后叫劁匠佬。老张自个觉得是个医生,比如他去畜牲看病,他说出诊,理由是人畜一般嘛。

劁匠跟磨刀匠扶帚匠一样,都是老行当,乡村生活不可或缺,老张不知听谁说“家”字,一个宝盖头加一个豕字,他记下了。遇到对他不敬的人,他提高声音说,你晓得家字咋写?人说,上头一个宝盖,下头是个豕,他眯了眼睛说,豕是啥?是猪,从古至今,养猪就离不开劁匠!那一刻他似乎很陶醉。

有一年,我跟他说,有个学者说猪圈是农耕文明的伟大建筑,他记住了,跳进猪圈弄得一身脏时,他会说这句话。老张喜欢学习,有一回我跟他开玩笑,在地上写了一个井字,偏在井中间方框里点上一点,问他认得不?他摇头,很虚心地请教我到底是啥字,我说这个字念“叮咚”,朝井里丢个石头,不是叮咚是啥子?他

分类:随意 | 评论:0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见字如面

  

一个人有间书房,架上有些书,就不是一个人了,而是济济一堂。这个感觉老早就有,那时,书房离我还远,那时最迫切的事情,是找间房子先把自个儿收藏着,安身立命要紧。

 

好书读后三更月,远友来时四座春。是副熟联,许多书房门口喜欢贴,平凭美意。自然,探亲访友,得进书房,无疑是优待。

 

多年之后,有了间书房,做了一面墙的书架。之前的收在纸箱里的书,都请上了书架,只是占据了其中几格,看着稍稍有点不好意思,真想拿出黄侃先生的豪气,直接满架,钱少决定小气,只能一本一本地来。

 

有一则黄侃先生轶事,说他嗜书如命,一次买几千册!家里到处都是书,生计成问题,夫人不高兴埋怨说,一双眼睛怎么看得完?黄先生说,要知我买书的快乐,便在打开包一阅之时,比方我俩结婚吧,不也就在新婚燕尔之时最乐吗?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满足,在诗中说:“十载仅收三万卷,何年方免借书痴?”

 

从乡下来,离庄稼远了,偏偏又念农事的好,买几本农科书,看《齐民要术》,

分类:言情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8页/10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