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50768
  • 开博时间:2006-04-23
  • 博客排名:第1075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婚 约

  

     1


很多很多岁月,很多很多故事,我都已经记不得。不知道是刻意选择了遗忘,还是我被曾经的浮华喧嚣已抛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0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新起点

   这周正式开工了。我们的寒假有一个月,悠长而惬意。
   这个假期对于我而言,有转折性的意义。应家人的抗议,终于携带小盆友回家了。
  虽然这个外乡人和我们的生活习性有很多区别,但是人够实诚,爸爸的评价是“老实有余,滑稽不足”;叔叔的评价是,貌似“他是我的下饭菜”。哈哈,很老实,真的。
  岁月的高铁载着我驶向30岁的门槛,我都晃到27岁了。今年就打算买房结婚了。小盆友和我的心态一样,如果上半年我们能平稳和谐的“试婚”成功的话,下半年就回家把事儿办了。小盆友目前很穷,买房子的首付也要去借,也许以后两人在一起需要共同面对的困难还有很多……
  2011年,很多和我同年的朋友婚了,也有很多离了,也有很多相处了多年却分了。世道变化无常,谁也猜不到以后会发生什么事,那就顺其自然好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淡如菊

   以前很讨厌北方的秋天,可是在南方却恰恰相反。不想干活的时候,就可以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坐到天黑。那个看着敦厚和蔼的老板娘,偶尔会亲自过来和你聊几句。她对脸熟的顾客尤其关照。我想,再过两年,我攒足本钱能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咖啡厅,乐得偷得浮生半日闲,也很知足了。
   有一个闺蜜,现在到了异常渴望爱的年龄。她从未恋爱过,年近三十的侃儿让她倍感焦虑,时常和我倾诉心中不忿。我听后只会沉默,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很幸福的榜样,我只会把自己收拾得妥妥当当,然后过自己想过的安逸的日子。前提是,我的世界里空间狭小得只容下我自己胡思乱想,我生怕有一个不理解我的人在我的领地里乱踩搞得我无所适从。
   是的,越往后走,我越有一种强烈的捍卫我的空间的欲望。我害怕和陌生人交往,尤其是陌生的男人。我也很怕一个我觉得不搭调的人对我好,哪怕好一丁点我就会删了手机号和QQ再不联络。不是我有心结,只是我最怕的是动错情。我自知到了这个年龄,我没有空闲再来小资的消耗感情;外表身材钱财神马都是浮云,只要一个很肯定的眼神和包容的姿态就行了。
   因为我是个文字苦力,因为我每天下午吃饭不定时,这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11月

整个十月,过得如此狗血和乌龙。抽屉里两张哈根达斯的代金券,就这样给硬生生的放过期了;在当当网上买的书,以为送错了让邮递员退回去,才发现那是帮朋友代买的;开通了网银把帐户冻结了三次……
神啦,让我恢复正常吧!
从丽江回来后,感冒了十多天;采访第一天,采完了忘了写稿,编辑被忽悠得抓狂;采访第二天,人赶到码头船已开跑了,剩下我们枯坐在码头懊恼得跺脚;采访第三天,上午和下午的时间弄错了……

整个十月,生活开始回到原来的步调。告别了在广州轮岗的黑白颠倒的日子,又开始每天纠结和矛盾的去奔波。
先8一8在丽江的“艳遇”。一个肥头大耳男A和一个冷漠装酷男B,从SZ到丽江去过十一,我和小芳在某一日晚上去丽江古城的某个酒吧里,听纳西族的歌手唱歌。因为没有座位,就被迫和A、B拼了一桌。A拼命的请我们喝酒,可惜我和小芳目的单纯得不得了,就是想听一个头发老长声音沙哑眼神带有沧桑味的男人唱歌。肥头A不停的搭讪,装酷B故意装深沉,闲聊几句才知道B是我的师兄。B说才35岁在SZ有了四套房,工作稳定差事清闲就是没有信仰心灵空虚,对于这种人我真想骂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州*编辑生涯

   我承认,尽管我很懒,但是我内心里,还是不希望这里荒废。感谢经常来我窝里踩的朋友们。
 这段日子在广州轮岗,开始体验做编辑的生活。
 做记者的时候,很是逍遥,写完了稿子就蹦跶走了;可是现在不,午三夜十的日子让人很纠结。每天晚上编完稿子了,躺在床上只想美美的睡觉,何谈有心情去施展自己的小理想与抱负?
 编辑好比是裁缝,将碎片似的文章缝合起来,哪里放几朵花瓣,哪里缀点流苏,哪里再糅点色彩,就靠裁缝的巧手了。开始跟版时候,往往会摸不清流程。不过感谢这个后劲十足的报社,有一整套齐全的采编程序,宛若一个运作规范有序的机器,让我从中受益匪浅。从组版,到美编,到图编,再到图处和校对,虽然让人跑折了腿,但是看着自己的一个版能够成型,心里还是蛮有成就感的啵。暂时没有能力在版上体现出更多的新鲜元素和个人风格,但是能先稳稳的把一个版呈现出来,是首先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
 这是一个挑战。也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千丝万缕的变化。或者说,你更应该把自己慵懒的心剥开,拖出来再赤裸裸的从头开始应对变化。什么时候都为时不晚,重要的是你要承认,你一直在路上,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后的时光,请让我陪伴

 09年9月9日,百年一遇。在这一天,你会携手心爱的人,在婚姻登记处郑重的宣誓,换回一个红本本的一生之约。但是让我感动的,不是这些凌晨来彻夜蹲守领证的新人的笑容,也不是那些替他们通宵排队的父母头上的银发,而是一个女士隐忍的泪水。
 昨天凌晨,在婚姻登记处见证了第一对新人的出证后,瞌睡虫狠狠的袭击我的脑壳。只好回家补觉,天亮再去守。其实我心里对这个采访没有多大的概念,喜庆之事,大家只需要陪衬点笑容,说些恭维话就皆大欢喜了。我坐在角落里,想等待点特别的事情出现。
 早上9点多,一名从进门起脸上挂着笑容而眼眶涌满泪水的女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跟着她,听她去跟工作人员谈什么。原来她没有预约,按规矩,是不可能当天出证的。因为已经有670对新人会在当天来领证,现场领的当天不受理。女士听了,难过的哭了,而她的LG,一直坐在后排的凳子上,没有过来解围。登记处王主任问她,为什么这么伤心。女士低声说,她不想拖到明天领证,既然来了,就想今天办了。她说自己的LG被查出晚期癌症,她来办证,想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多陪伴他;而这一切,她的LG都不知情。这份感动,让工作人员首度破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胡扯的

 我们的最大的情敌,不是第三者,而是岁月。
 我发现我想拼命拽住时间的尾巴,可是它像沙子一样在我的指缝里溜走,容不得我挽留。
 也许,我真的不该去算这一卦。因为我生性八卦,我一直好奇的想知道所谓的金玉命有多么高贵,所谓的贫农命有多么惨淡,那些过往者总会神叨叨的说,“丫头,伸出手来,我帮你看看手相……”个个都说我命里富贵,我不知道那些都是想讨好我的主儿,还是真的对此略知一二。
 我只能用缘分来涵盖所有我解释不清的巧合的偶然。
 因为要采访台湾一个很有名气的漫画家,而就此认识了这个大师。谁知后者学占心术已经十几年。给他人看命盘无数,也出书,也开专栏。因为我是记者的缘故,所以免了我的费用,于是,一场看似玄乎的“天机”就这样泄露了。
 1、我是王爷命,天府独座,有领导才能,豁达,随性。但是不拘小节。
(后文中出现打引号的部分,全是算命者所言。)
“你要在南方生活,因为王爷是皇帝的弟弟,如果和皇帝离得近,权力之争势必导致王爷吃亏。如果偏居南方一隅,过自己悠闲自得的生活,反而很舒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7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杭州,灵隐寺的山路上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迟到了~传一张新居图图先

 筒子们,离开的这段日子,偶一直在路上奔波。偶的新家正在装修,这是效果图,传上来请各位多多指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7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走乱逛自恋自赏




 这是婺源耶!油菜花闻名的风景胜地,只可惜偶挑了淡季去,一朵花没有见着不说,差点成了凶狠的蚊子的下酒菜。这个桥,不错吧~~



 婺源县上坦村。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徽式建筑。可惜太热了,眼睛都睁不开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6页/2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