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小友——抹不去的目的地

一件很精致的白色v领衫,眉宇间游荡着飘摇,他喝了很多酒,然后,哭……就是这唯一的谋面,把我的生命挽上结,装进漂流瓶,然后拥抱大海
博主:蔡池

假装的快感

没有期待的感觉真好

不思量,不惶恐,不猜测,不试探,不出击,不防御

这样的词我还能码出好多来

 

是的,不惦念什么人,不期待什么事,就是自在

每隔一段时间,总要把脑袋里的发条上一上

免得自己太偏离尘世轨道

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太能hold住癫狂执念的自己

那些虚无又清晰地个人小剧场,太可怕了

总是上演着一幕幕比真情还真情,比残忍还残忍的戏码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许是心底那未知的深海太深不见底,自己画上的浓暗已辨不出深蓝

可偏偏又无法在大海深处死去

只能佯装自在地做一个穿着比基尼的度假baby

 

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那么一些暗到如墨一般黑漆漆的时刻

游走着,小心地,怕被吞噬

不停给自己打针,警醒自己,莫再深陷那张亲手织出的死亡之网

所以,快快乐乐地活到

分类:一荡一漾浏览:1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舒服的舒

什么是对的人?

就是和他/她在一起感觉舒服

这可能是我听过最简略又最模糊的一个回答

 

昨晚和源念视频聊天

2年未见,他的面容却像过了10年

瞬间有想流泪的感觉,心疼。就是一种心疼。

二十几年了,源念伴随了我天真的童年,活力的少年,那些肆无忌惮的青春

却独独错过了让我锋芒全无的那些年的爱情

所以,我们的眼中都还是当初那个纯净稚嫩得不可一世的彼此

然而,各奔东西也有11个年头了,忽然听他像在讲别人的事情一样说出他打算结婚了这句话的时候

那假装不存在的11年嗖地一下都回来了,满满地不留缝隙

“准备在广州买套房子,女朋友也谈了几年了,就这么结了吧,爹妈年龄都大了,也催”

“工作就那么回事,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儿拿两个人的工资,手机24小时开机,陪着客户吃喝玩嫖”

“想辞职,真想,你说我幼稚不?”

“我就喜欢这么窝着身子跟你喷空,地板不凉,可爽

分类:一荡一漾浏览:1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修改

终于,点下了“升级到新版博客”

之前每次就是想太多,总是太念旧,连十年前的版式都不愿改动

就像家里堆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不肯丢掉,哪怕是一张随手写的纸片,也觉得有那个时刻的记忆

每次整理起来都要花去很多时间,而且感觉永远也整理不完

是啊

我太喜欢存放东西了

是啊

我一直活在过去和现实交替的时空中

 

反而,什么都不想,小手一抖

改了,就是这么简单

十年了,整整十年,这么一抖,过去的时光就摇摇晃晃地笑着挥手了

原来这种感觉这么轻松

一切重新开始的感觉,挺好

美丽新世界

分类:深夜穿梭浏览: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行走

昨晚,一夜无眠

清晨,放进烤箱里一个梅干菜饼,小火慢焙,脆脆的,香香的

蹲在阳台上望着绿叶间的雨丝,空气好得不真实

13(我的霸王猫)对梅干菜饼很有兴趣,便和我一起蹲在阳台上,她看着饼,我看着雨

 

一夜我都徘徊在焦虑和坦荡之间

这种感觉,很耗神

此消彼长,永远在博弈的两个世界,终究

坦荡败给了焦虑,焦虑又转化成不知所为的动力

只因为别人问了一个问题:在上海跟了你两年的小兄弟们,他们什么时候可以买房买车结婚生子。。。

想多打几个省略号,就这样省略下去。。。

呵呵一笑吧,那个理想国又开始作祟了

 

时刻要提醒自己回到现实

商业化,把头脑里面的虫子变现

其实之前也是这么在做,只是忽而会游离,去为纯粹的理想国迷失

说迷失,我是不赞同的,因为愈是纯粹愈接近真相,而靠近真相的人总是痛苦的

 

分类:一荡一漾浏览: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莫怀念

太久了,这块自留地

上海的雨,时而棉润,时而肆虐

窗外的郁郁葱葱,记录着流转时光里,被忽略的情节

 

不得不感慨时光的匆匆

匆匆是因为总在奔波,从A到B,或者从未知到未知

奔波中没有多余的思虑,在这人潮的洪荒中,容不得你停下来,无数双脚无数个身躯会挤着你双脚离地地前行

好像北京的地铁

前阵子去北京出差,重温了一下高峰期北京的地铁狂潮

忽然想起09年离开北京的时候,极其潇洒地说了句,地铁再见了您的!

哈哈,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轻易就可以做的决定,因为如花一般含苞待放的年纪,有的是资本

如今,北京的地铁依然汹涌澎湃,形形色色的人有着各自为营的心思

我却没有兴趣再去观察,去好奇了

累,只想在自己的小圆圈里,脱去衣服恣意地沉醉一会,同样,各自为营

挺好,积压得久了,就要爆发,我一直在等待革命前期的亢奋昂扬,热血一腔

 

分类:一荡一漾浏览:1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心脏被掏空的普罗米修斯

非常低落,带着愤怒的低落。

何以又陷入如此绝望不堪的情绪中。

仿佛一个细若游丝的火苗,引发了一场燎原大火,可以闻得到心的烧焦味。

是这些天的压抑和孤独

是绝望在吞噬那些本就是伪装坚强的信念

是刺猬的刺又特么不见了

是对美好的妄念让刺猬又脱衣服了,带着皮肉!

为什么白痴要学人家当刺猬,一年又一年,学不会!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没有可以依靠的树。

我没有擦眼泪的手。

我听不进去不想要的关心。

我面对你,张口难言。

你不明白我心中所想。

你不在我可以依靠的地方。

你看不见我满溢的泪水。

你就是想来来想走走的那道光。

你,我,不认识。

 

我可以强颜欢笑,就当作是淑女的教养。我可以只字不语,那是一切安好的假象。我可以照顾自己,吃饭,早、中、晚。

分类:深夜穿梭浏览:245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缠绵不是这样的

自从很多年前——其实也不是很多年

自从自己的末日小白的姐姐丢了之后

再也没有只字片语或者照片可以供我回忆,供我不忍直视,供我想故事,供我怎样都无所谓

就是没有了

那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心,是闯入花花世界的小鹿,是带着光环的傲娇孩子,是刚刚书写细腻和矫情的木笔

从前,总觉得一切都在轮回,他,还是他,又是他

现在觉得其实自己的脚尖一直在向前,再也没有回头,没有奔跑,没有飞翔,没有死,没有生

自己勾画的他也换够了衣服,换够了头发,换够了瞳仁的色彩

而今,无力也不需要再换了,我已经杀死了他,而我还在潜逃

 

很久不曾想起过去

因为没有载体

偶尔擦肩而过的熟悉气息也只换来深深的一次吐纳,然后不回头,继续走

身上的伤口好了又莫名添新,断断续续的,痛楚感已经习惯,疤痕也被厚厚的粉遮盖

谁愿意掀开呢?这寒光闪闪花纹典雅的匕首是谁插在我身上的呢?

也不想去

分类:深夜穿梭浏览:14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说好了不哭

从粽子节那晚登上飞机后到今天,18天。

失眠,回忆,天大亮。

 

刚才看到高中一对同学的结婚照

我忽然哭了

两个都是我的朋友,虽然认识的过程曲折

他们的故事可以写诗,可以写书,可以拍电影

曾经我以为他们今生真的要擦肩而过了

说擦肩而过太轻巧,应该是深深相拥,深深相刺,然后告别

可是他们没有,他们始终徘徊在对方的身边,或远或近

无论中间经历过多少曲折离合,无法想象的天堂地狱

我佩服那个女孩,她的爱不是隐忍那么简单,是巨大到一种无法吞噬的力量

我看到照片上男孩的脸,他哭了,他在聚光灯下对着美丽的新娘说话

说着哭着,先是一滴泪,然后是簌簌的泪,最后泪流淌

女孩说不哭,先是食指引落那第一滴泪,然后是一只手揉去颊上的酸涩,最后双手捧起男孩的脸,融化了大海的雨天

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句话我想着想着就哭了

看看自己,曾

分类:一荡一漾浏览:560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小学里

  

我的小学现在已经不存在了,由于地理位置太好,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型商场

几年前,我和小学同学源念路过正在拆除中的小学,大门还在,两尺见方的牌子——卧龙街小学

操场上,我俩蹲在被砍倒的泡梧桐树树干上抽烟,在被锯断的新鲜的树根上,我似乎看到了一圈圈的年轮

小时候我家住学校隔壁,他家住学校对面

像我们这种学校周边小学生,放学从不着急回家,家长也从不来接,老师更是不会催赶,都是玩足玩够了,去学校小卖部五毛钱买包酸奶蜜,擦着汗抹着鼻涕拖着书包慢悠悠地三步到家

所以我们对学校的感情,也许会比别的同学深一些

那棵被锯断的泡桐树以前就立在操场主席台边上,每年秋季,泡桐花落满地,拔掉后面的花萼,里面有甜甜的花蜜,吃完花蜜,还能把花当喇叭吹

几乎每个同学都以此树写过作文《校园里的泡桐树》《操场上的小喇叭》

当然也只有源念这种奇葩能在小学作文里写出“泡桐花落了一地又一地,日子像在复印,一天又一天,一张又一张”

现在这棵树死掉了,即将连根铲除。我俩蹲在树干上,

分类:某某某浏览:472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共19页/1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