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316
  • 开博时间:2012-05-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新诗[哀成克杰]

[哀成克杰]:雾霾里,我等穿行广西笫一高速公路,不禁想起它的筹建者,一位未回家园的灵魂。朦胧的两边,遙远的山际,曾有一棵参天的大树,它倒了,倒在千万下岗的小草之前。他的幽灵在山野徘徊,毕竟,他为百姓做过有益的亊,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想到了他。不料与我首次遭遇,他只有苦笑,我不能安慰你,你们举着拳头宣誓的哪里是飞哈拉的共产主义,分明是苏哈托的权贵主义。中国的权字为什么是木字边,难道是一节棍子,乏善可陈。为什么贵字的头上是少一点的虫。难道蛀虫与贝即为贵。我想你的苦笑有一絲含义,我劝你沿着你筹建的大道向东南,寻找被李自成吓得屁滾尿流的朱重八,他的孝子贤孙已把举国财富转移给权贵,顺便你也反省自身,是不是有人说的你:不失于贪失于色,未死于法死于权。我只能再奉吿你。做了些子善亊人民还记得你,而对权棍贵虫人民只有鄙弃与愤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悼何声琼]

余与何声琼在业大同学四年半,虽时遇,但言语不多,到写毕业论文时,突然热乎起来,此前只有一次,上夜习后,不知怎么同她值日,打扫教室,她说你住北门影院,路程很远,你先走吧。见我未走,也不再劝。值曰后关上教室门,离去时,她挥一下手说:再见。言语不多,但干脆,简洁。语言清脆。写毕业论文时,多有探讨,为人谦虚热情,此后时常相聚,尤其她家搬到保险公司宿舍后,她同她丈夫李淮南,均不善下厨,常由我主厨,但她也认真学。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到大学,很少有女同学进入我的梦境,而她频频出入,可见她的英年早逝,但我刺激之深。当时在相识的青少年和我们同学中引起恐慌。七律[悼何声琼]:浓艳滾滾流市井,琼枝海浴出浮尘。同窗时遇疑艳冷,毕业数来识热诚。偶感心怀藏怨远,益觉母性舔儿深。不容大块生生永,长恨天公夺异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悼李克鲁][悼何声琼]

一九八四年夏,业大布置写毕业论文,我购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英]阿尼克斯特[英国文学史纲],分别给何声琼和李克鲁两同学,当时商店刚好有一种软笔,可当毛笔用,可惜我买时,只有红色,何声琼不在意说,你毛笔字写得好,就用红软笔写赠词吧,克鲁说,好像有点忌讳,但无所谓了,市委书记儿媳[何声琼]阳气重,怕啥,未料美女俊男英年早逝,悔痛难已,某年偶遇w君同学,她半开玩笑的说,你不能送史[死]与人,更不能用朱批,噢,这是忌讳还是谶讳,吾写[悼何声琼],[悼李克鲁]以纪哀思,七律[悼何声琼]{略},[悼李克鲁]:日落而习成挚友,声来影去两茫然,登高春色春风处,行远大连大海边,灵剑溪头嚼短句,松花湖畔吞长联,同学少壮风流事,纵有差池也可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咏秋

一九八九年十月,独从訾洲行至穿山,追忆流年,凑成七律一首,以遗乱绪,题为[咏秋]:书生剑气冲牛斗,两袖寒波坼訾洲,有意浮云附宇薄,无机偃草夹津稠,霜批树老烟景迷,雾锁塔虛水风流,满目萧萧满目秋,夕阳又负少年头,其实是年五月还有一首怀念w君的七律[怀想]:塔山五月菜花黃,禹草不复尧时芳,碧树忆形羞作证,靑山怜影暗动怆,命微莫向斜阳晚,情浅偏临流水长,长忆陀氏赌徒梦,永伴川端逰雪乡,我喜读陀斯妥耶夫斯基小说,其中有[赌徒],w君喜读川端康诚小说,如[古都.雪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业大同学w君回母校桂林一中.一九八六年秋

七律二首,一:细雨无心添寂寞,谁回母校不惆怅?雾贴春水层层绿,霜染秋林叶叶黃。晨练山径暮霭里,夜习窗月黎明中。书声已伴钟声远,草色空随树色长。二:塔山雨霁炊烟长,暮野苍苍断岸黄。竹树离离山寂寂,烟波淡淡月茫茫。几星社火灭沙浦,一叶扁舟沉梦乡。夜半秋声峰上急,寒灯搖碎满河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九七九.清明.献给黃现璠先生,作于南宁人民公园

南越入清明,朔风吹散丝。大野回春色,博物竞新姿。边云烂如染,岸草翠如织。紫燕贴波舞,黃鹂凌枝嘶。红鱼怨水浅,雪花笑蟇迟。乌猿啸岭时,银桉钻天日。金虎欲翻岗,白龙不甘池。山鹰托雏鸟,海潮吹雄诗。大道入青云,小子展玄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母校

二十四年前,回母校桂林一中,其时仍是词学家任中敏所建,世界上最美的中学校园,其东为羊牯岭,其北樟树林,其西小东江,其南为穿山,园中有塘,俗称蛇塘,园中有山,俗称螺丝,任先生取吿子语录: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改山名为弘毅峰,今日回母校,已被房地产弄得面目全非,想起二十四年前写的一首七律,[咏桐]:受命危岗八面风,高枝顶雨绿益浓,万张阔叶遮毒射,一线虛怀对臭冲,烽火莫燃黃土根,碧泉常浸翠花丛,凋寒不败铮铮骨,举树洁华照深穹,未知得罪地下的任先生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