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思亭

逐渐从谎言中醒来,茫然四顾、扼手叹息,逃不脱清醒者的悲哀。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013
  • 开博时间:2012-05-1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浪费也是一种慢性的自杀

  

现在对粮食的浪费很严重,不管是到餐馆用餐,还是在家里做饭;不知你有没有感觉到,浪费掉的、倒掉的经常占到1/4甚至1/3.也许有人会说,“哥有钱,就是这么任性”。有钱,你可以任性,但是有钱不等于你可以浪费、挥霍。

要知道粮食这种弹性低的商品,虽然价格谈不上昂贵,却是生活的必需品。你可知道,一粒米、一碗饭,从插苗到收获;需要五个多月的生长时间,期间农民又倾注了多少的心思和汗水?不是种粮人,不知种粮苦。就在我们图一时的痛快间,这些用汗水浇灌的白米饭就在为我们埋单。

小时候吃饭,要是饭菜洒到了桌上,就会迅速的夹起放入碗中,稍有迟疑便会面临父辈的训责。那时这样做是因为害怕,怕被骂怕挨打。小时候也经常听父辈们讲它们小时候的故事: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吃上一碗白米饭,那时候缺衣少食;兄弟间共穿一件毛衣、一双鞋是很多家庭常有的。红薯成熟吃红薯,白菜成熟吃白菜,萝卜成熟吃萝卜,青黄不接时缺粮就在野间挖野

分类:情感记录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信徒的神明

 

苦逼的穷人望了望在神龛上光环笼罩下的神像,递给富人一句:“你信吗?”富人望了望然后笑笑的走开了,那笑里分明带着诡异,穷人是察觉到那人也是不怎么信的,要不然在神面前怎会这样不敬。

 

只是,穷人和富人的先辈对它却是深信不疑的,因为他们都穷,期望美好的生活;并愿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奋斗......

 

后来成功了,搭起了神龛,将

分类:杂感篇 | 评论:0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煮(主)是一味药——读中庸类解杂感之二

  
  《中庸》说:“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隐恶扬善’就是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对于精华的部分还要控制其‘两端’,防止偏颇,选取它的‘中’用于施政理民。意思就是说将”善之中“用于民,可以旺天下。心中顿生疑问,既然是善的、好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控制“两端“而不是拿来直接用呢?又突然想起了中医的一句话”是药三分毒“。顿时心中豁然:药物能够治病,如果量小了则无法病除,如果药量大了则会有副作用伤害身体。”控制善之两端“这不正是在教我们用‘善’这味药的方法么?控制‘两端’,就是知其始末、上下和正反。就是把握了药物的药性、毒性,从而根据病况把握药量。做到药到病除。
  万事万物道理是相同的,在当下“民煮“虽”善“,我们急需之,但是谁注意到了并且把握了”善之中“?(中者,无过之而无不及也,指恰到好处的意思。)
  很多民煮斗士为”民煮“而呐喊,固然使人高兴,因为我们需要民煮;但是在这响亮的呐喊声中,尽是‘民煮是什么’、‘民煮使xx国家怎么样’;却很难听到关于‘民煮之于我们会怎么样’‘我们应当怎样争取民煮‘以及‘民煮于我应当怎样使用‘
分类:杂感篇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怪力乱神平反

为怪力乱神平反-读《中庸类解》杂感之三
中庸,庸者,平常之理也,是常规、常德、常理。那么怪力乱神也就是非常规、非常德、非常理。常理与非常理当统一于“理”,同属于“理”才是。
既然对于庸道,能够“隐善扬恶,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那么同理推之,怪力乱神之道也可以“隐怪力乱神之恶 扬怪力乱神之善,执怪力乱神之两端,用怪力乱神之中于民”同样可以造福于民才是啊。中庸之道,是一种价值观和方法论,是一种哲学思维;既然是价值观和方法论,用于‘平常的道理’行得通,那么对于 ‘高深怪癖的道理’也应该同样适用;否则,中庸之道是哲学思维一说就很难成立。
再说了“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的理由是“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我弗为之矣”,孔子不言‘怪力乱神’原因出自于孔子对‘怪力乱神’的不了解,但孔子并没有因此断定‘怪力乱神’是异端邪说;并且还说了“后世有述焉”,意思是说后世自有关于“怪力乱神”的学说产生。可以看出,孔子并没有排斥‘怪力乱神’的态度,他也认为‘怪力乱神’对社会自有其积极的作用,否则不会说“后世有述焉”。如果孔子认为‘怪力乱神’百无一利的话,那么他当时就可以将其断
分类:杂感篇 | 评论: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穆桂英挂帅》杂感

  
  杨家将的故事家喻户晓,杨家一门能征善战,却落得个满门忠烈的下场。何哉?慢慢思索得出个结论,杨家一门不识时务才落得个如此下场,你若不信,且听我娓娓道来。
  北宋时,可以说无论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以及军事,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就算北宋灭亡,但是北宋政权南迁建立南宋,可以说主力尚存,南宋依然是世界最强盛的国家。奈何南宋被周边小国欺负,且北伐屡屡出征、屡屡失败呢?
  政权南迁建立南宋,南宋皇帝皇权在握自然高兴;摆在南宋皇帝面前的最大题目就是“北伐问题”。如果北伐成功,收复北方失地,是朝野内外大多数人的愿望,但是这会请回被俘的宋钦宗、宋徽宗,南宋皇帝如何安置?北宋自称礼仪之邦,按照常理,南宋皇帝应让出皇位交出玉玺,而且这样做也不会得到众人的反对反而会得到大家的赞成。南宋皇帝深知只要请回宋钦宗、宋徽宗自己的皇位难保。与其把皇位让出来还不如自己做皇帝,因为皇权的这个东西太诱人了(历史上为争夺皇位父子反目、骨肉相残多了去了)。所以子要钦、徽二人一直被软禁,自己的皇帝才做得安生。
  南宋是北宋政权南迁而建立,其大多数人也是由北方迁移而来;南宋朝野内外怀有洗刷国耻之心、收复失地之情的人比比皆是。南宋皇帝也知道违了民心,这个皇帝也做不安生。因此不得不赞同北伐,只有大声赞成北伐才有更多的支持者,这对皇权的巩固是非常有利的。
  所以南宋皇帝这有了这种心理——既害怕北伐又不得不北伐,不管是“北伐”还是“反对北伐”都对自己的皇权是种威胁,于是便有了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赞成北伐但不会让其成功。
  等到朝中出现了奸佞小人,争权夺利受外族人贿赂,出卖北伐军情报,不断地在后方搞鬼,导致北伐军屡屡失利。别以为这些奸佞小人南宋皇帝看不见,只是视而不见罢了;因为这些争权夺势的小人的出现正迎合了南宋皇帝“赞成北伐但不会让其
分类:杂感篇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孔子‘骂人’杂感

  读到个小故事说:鲁国规定凡鲁人在国外见到本族人被卖当奴,可赎之回国库报账。孔子学生赎一奴,却不报账,人人夸学生高尚。孔子很不满,学生问救而不报账,岂不更高尚。孔子骂:呆货,以后别人要是赎了奴去报账,就会被骂不高尚;不报账,做好事又成了亏本的事。渐渐人们就会装没看有人做奴,渐渐就没人做好事。
  
  当读到“呆货”时,我就产生了疑问,既然是好事,为什么还被骂?心中甚是不解,当读完时,不禁拍手称快“骂得好”。为什么呢?
  
  孔子学生做好事不留名、不求回报,自身的品德修为明显比常人高;而他的这一“赎奴不报账”却在不知不觉中破坏了常规,坏了鲁国救国人的奖励机制。故而被孔子骂为“呆货”。此人“赎奴不报账”的行为表面上看高尚,细细思考,其实危害巨大;这样的行为一旦被认可,那么就会打破常规;在他后来的“赎奴”人,面对到“国库报账“时,将会产生两种心态:一,按照常规当“赎奴不报账”没发生,到国库“报账”;二、有“赎奴不报账”的先例在,如果“报账”难免被他人道是非,说自己是为财而来,会对“赎者”落下不好的名声,而古人都是很注重名声的,为了名声很多“赎者”会被迫放弃到“国库报账”;问题就在于这些“赎者”的道德修养不一定在孔子学生之上,未必都是不求回报的的人。问题就出来了,这些“赎者”下次还会“赎奴”回鲁国吗?结果很明显,被赎回鲁国的奴隶将会愈来愈少,正如孔子所说“做好事成了亏本的事,渐渐人们就会装没看见有人做奴。”鲁国为了救回国人,增强国力,特设这种奖励机制来鼓励国人多做善事好事。无奈孔子学生没看到这一点,“做好事不求回报”打破了这种奖励机制,表面上道德高尚,实则造成了很大的危害。确实该“骂”。
  
  大凡人分为三等:上人、中人、下人。简单的说,上人就是指自身道德修养水平高,在面对社会公理、公义会自觉的捍卫
分类:杂感篇 | 评论:0 | 浏览: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中庸内解’杂感

  “中庸认为‘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儒家学说认为,天地化生万物,人是万物之一物。天地化生万物之时,既赋之以性,亦赋之以理。因此,人和万物一样,各循其性之自然。“读到此处,不由产生疑虑,既然人性乃天生,与万物同生,那么人之天性也就无所谓‘善’和无所谓‘不善’,也就是说人性有善有恶。这么简单的道理,古人不可能不懂啊…由此推导,古人是知道人性是无善无不善的。
  
  疑虑又产生了,既然古人知道人性有‘善恶’,为什么孟子单单认为,善是人之本性,并且说:“仁义礼智,非外li我也,我固有之。”辗转深思,豁然明了,由衷的佩服古人。先贤怎会不知人性‘善恶’,之所以道‘人性善’,是弃恶扬善教人向善罢了。
  
  遥想春秋战国之际,各国战乱频发,人性私欲膨胀,为满足一己之私,诸侯间年年征战致使民不聊生,饿殍满地、哀鸿遍野。先贤们见此状,出于人性良知大声疾呼:人性善论;意在抑制人性中膨胀的私欲,呼吁建立良好的社会秩序,把社会稳定下来。
  
  从这个角度看,儒家当初之所以呼吁‘性善论’,其目的在于维护社会稳定。无疑对民众是非常可取的。后来历届国君用儒学治国多少也能说明这一点。
  
  想到此处,这又使我想起了近代的达尔文,他的《物种起源》,对世界上各种生物的生存进行了深入研究,得出结论:竞争是地球生物的生存法则,也就说竞争是万物之性,同样也在说明竞争是人的天性。达尔文的竞争说,来源于对物之天性的研究,其正确性本无可厚非。
  
  我还是认为达尔文不及古人先贤。为什么呢?同样是对人性的研究,达尔文提出人性竞争说,既是人性,那么便有‘善恶’,达尔文却没有对竞争这一人性的善恶作进一步阐释,以至于‘竞争说’在发挥它的积极作用时,其消极作用也在潜滋暗长。哪些是竞争的消极作用呢?比如,无域之竞争、丛林竞争、强权的竞争…像这类消极的竞争本身就是违背‘生之谓性’的。
  
  地球上能够存在的万事万物,是地球本身兼容并蓄的结果,兼容并蓄就是既有强者生存的领域,又有弱者生存的空间;既有贤人,又有愚人。而消极竞争(竞争性恶的一面)则倡导“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弱者消亡”,强调强者的生存是以弱者的消亡为基础。在这样的恶的竞争学说之下,催生了种族主义“x
分类:杂感篇 | 评论:0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色’字杂感

   告子曰:“食色性也”。是说 人之好色是人的天性。告子主张“性无善,性无不善”。按照告子的观点,‘人好色与否’ 也就没有了好坏之分了。我们以自身经历做实验:假设一天仙美女(抑或白马王子)出现在视野内站在你面前,你是否会怦然心动,是否会有与之交往、与之亲近的想法?有与没有我不做回答。
   我们可以再假设一下,把‘色’从人的体内去除掉,即人无‘色’欲,也就个个遁入空门、青灯黄卷、孤独终老....;那么会是怎样 一番景象呢?应该是这样的:无所谓‘色’也就无所谓‘男女’、无所谓‘夫妻’、无所谓‘房事’、无所谓‘母子’了,也就无所谓‘人类’。不过百余年寿命的人类却能在地球上生存千万年,不正是证明了‘色’不可除,‘色,性也’ 吗?
   《战国策》中有一句“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说的是女子愿意为那些欣赏自己赞美自己的人而打扮。这里的‘悦己者’可以是男也可以是女,但我认为更多的是‘男性’,因为异性相吸。男子之所以对女子的貌美进行赞美,是因为女子的美丽对男子形成了强大的视觉冲击,并在心理上有了美的享受并使身心愉悦;而女子在得到赞美与肯定时也能达到身心愉悦的效果(
分类:杂感篇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聊”感触——谁的统一

   刚刚看到一条微博是关于讨论分裂与统一的话题。拜读后,深受感触,不免引发了几分个人的思考。
  我想关于统一与分裂的话题在高校展开一场辩论很有必要,但是就算将此话题展开,我相信也论不出个‘所以然’来,因‘统一’必胜。现在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很多人早将‘爱国’与‘统一’直接挂钩;如果谈‘分裂’那就是‘卖国‘;试问以这种心态参加此类话题的辩论,‘统一’能不胜出吗?
  写到此处,我不禁大笑道:统一=爱国,分裂=卖国。我只想说,在一场公平的辩论中拥护‘统一’者不一定就是爱国,赞成‘分裂’者未必就不爱国了。
   如果谈‘爱国’,诸位扪心自问,国在你心中是什么样子?是一个人、一个团体、一个政党、一个民族还是千千万万这个过度的民众.....再问自己心中爱的又是怎样的国?是爱这个过度的欲望、政权、金钱、权力......还是这片国度上的土地,这片土地上的人,这群人的信仰,这群人的历史(文化)抑或是将来?
   该回到‘统一’的话题了,作为我本人,是很赞成统一的哈。因为统一能够整合更多人力和物力资源。可是,在议论‘统一’时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我们有理由思考,也一定要清楚“统一的主体是谁?””统一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应当问“是谁的统一”?是统治者的统一还是全国民众的统一?纵观中国历史是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粗略估算‘合’还不如‘分’长,但是请记住,这里所谓的“分合”只是从统治者的角度划分的;对与世间民众来说无所谓“分合”,有的只是战乱和争斗,站在民众的角度感受一下‘统一’和‘分裂’几乎无差别呀!为什么呢?就算在分裂时期,普通民众依然可以自由往来与各个国家之间,虽然这些‘国家’设立城门、关卡,那防的是奸细和罪犯,对普通民众基本不设防的。(古时“人”才是最重要的资源,谁会愿意将重要资源拱手让与他人呢?)因此站在这个角度看,‘分裂’和‘统一’对普通民众而言没多大影响,只是缴税的对象不同罢了。有清醒头脑的人都知道,‘统一’若不是为了天下苍生,还不如维持现状,免得再生战事,祸及百姓。有诗为证:“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那么统一的目标是什么?为什么要统一,如果已经弄清楚了统一的主体,那么统一的目标就很明显了;统一的目的就是将大范围内的人力和资源整合起来调配利用,加快国家的发展建设,最终使民众的生活水平比分裂是
分类:‘无聊’篇 | 评论:0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