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风女子

黎飞飞,笔名拎风,网名拎风女子,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南青年作家协会理事,著有诗集《夏风吹过》、《拎风集》、《我的城》(合著),散文集《那些看得见与看不见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74
  • 总访问量:179550
  • 开博时间:2006-04-17
  • 博客排名:第885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候爸情目恩

2018-07-20

黄遇结失

2018-07-20

曾晓华

2018-06-07

狗伊八

2018-06-05

孤魂拿拿

2018-04-2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溪边村

溪边村

 

 

那是高速公路

清晨在上面撒欢,鸣叫

 

那是火的三角梅

中年深陷其中,消隐

 

那是溪边村

高速公路后面隐藏的神秘

 

那条小溪,绕过了村前

不敢往回望

 

溪边村很宁静

我悄悄来了又路过

 

我以一个中年的姿态路过这里

然后开始进入了我的老年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雨里的别情

 

 

 (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一把无形的刀,剌痛着我的心。)

 

    窗外,风还在刮,雨还在下,屋里的电视机还在播放着连续剧,也不知道剧情又发生什么变化了。我裹着毯子躺在沙发上,尽管睡意袭来,我还是无法入眠,儿子今天上午离家回学校了,对他的依依不舍让我此刻不能自拔。
 &nb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的衣衫

窗外

些许惆怅的雨

将季节推向寒意

 

落叶

沾着秋天的一滴泪水

拖延至今

 

那株孤独的人心果

撑着瘦小的枝桠

在寒风中摇曳

轻舞

 

我宁静如水

世界依旧

破碎的是我衣衫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田园间弥漫翰墨书香

 

 

                                                      蔡倩

 

       初进大园古村,见到一群古怪精灵的蓬头稚子撒着欢地嬉闹打玩。他们奔跑在世德园广场上,轻快地跃过世德堂的门槛,灵巧地穿行在《弟子规》长廊下。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见吧朋友

再见吧朋友

 

     刚刚告别了哈萨及广东电视台的朋友,一个人开着车往回走,CD机里播着哈萨送给我的他个人专辑,“……梦里的风很大,快走吧,去寻找自己的梦想……”我的眼泪再次打湿我的心……真的都走了,我怅然若失,沉默在他的歌声里,一幕幕的情景又重现在我的脑海里。

     

在美兰机场

&nbs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田园间弥漫翰墨书香

 

 

                                                                                        蔡倩

 

   初进大园古村,见到一群古怪精灵的蓬头稚子撒着欢地嬉闹打玩。他们奔跑在世德园广场上,轻快地跃过世德堂的门槛,灵巧地穿行在《弟子规》长廊下。 

   世德园的管理员吴荣颜冲他们招招手,他们便都聚拢在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姓黎

  从前,因为姓黎,引来不少让我不愉快的事。
  不知道这里朋友如何看这姓氏,每当我离开海南岛,参加一些活动时,总有一些人会问我贵姓大名,当我回答他们我姓黎时,他们第一的反应是:是黎族人吗,我显得有点不悦,我说我不是黎族人,是汉族人,并一再强调说明,海南不是少数民族地区,而汉族人让整个岛屿总人口大多数。心里不免有点鄙视他们的无知。又有一次参加诗歌研究会,某诗人问我姓什么,我说姓黎,他又问我是黎族吗,我没有直截了当回答他,有点顽皮地回答: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郑博士《随黎老师支教有感》之感

 一

 

家兄事业遍寰中,吾侪追随志意同。

天地悠悠存厚善,人生处处播春风。

 

 二

 

闻兄粤海释迷津,小妹欣然欲步尘。

万紫千红举枝苑,春风广被振人心。

 

 

附:郑博士的诗

 

   《随黎老师支教有感》

 

吾师立命指迷堻  弟子跟随愧望尘

海角和风兴世道  天涯细雨润民心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与我

  朋友说,诗歌与女性的关系,犹如一面双体。我怎么就忽然写诗歌了,或许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女性自身的那种创造天性吧。不过,我觉得,我和诗歌的关系,应该来自南太平洋上的海南岛,水草丰茂的琼海土地,来自祖上诗书墨泽的馨香熏陶吧。

   一直非常庆幸生活在琼海市,也一直庆幸生在传统文化积淀深厚的大园古村。对于文学,我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兴趣,也许与我祖辈、父辈熏陶有关。从小我就有着当作家的愿望,在文字的国度里静静聆听,在现实生活中默默洞悉,细细品悟,沉醉在文字里,听文字吐露岁月,与时光同行。也许,文字是发泄心情的最好方式,可以尽情的宣泄自己。我已经习惯了在文字的世界里寄托自己,摊开心扉,把心交给文字,文字成为心灵的一种寄托。

   一直以来,散文是我的主要创作,更早期的时候还偷偷写过一部幼稚的长篇小说,几经搬家,作文本子上的小说被当废品丢弃了。2008年后,我开始诗歌写作,也许是跟海南作家协会主编的《海拔》诗刊有些渊源吧。也可能是,琼海这个地方适合写诗歌,试问,一个人生活在田园牧歌的万泉河畔,除了洋溢的诗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目光透不过这条河

我的爱,我又走到河边

来看你

 

一场野火适时烧红了天际

白天就这样被埋藏

 

我看到你在河的对岸消失

留着傍晚沉默不语

 

我看到你了

那只白鸟,携着夜晚

往你身上洒

 

时候到了吗,白鸟含着泪

洒下的黑,就是为了涂抹掉自己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嘉积镇

天刚破晓

我还没有准备好

走出房子就进入嘉积镇

 

在这个镇子

我生活了好多年

知道这镇子很寂寞

 

这镇子的街道

跟夜晚一样模糊

它总是藏身于暗处不发一言

 

我每踏一步

就听到声闷哼

然后安静下去

 

我知道这寂寞想叫

最终,它还选择了沉默

 

不对这啊

这个镇子的寂寞是我的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去

我必须丢下手中的事情

我想回去

回到一棵树的旁边

 

微风往领口内吹

往肉体上吹

那是幸福

 

我到底怎么了

不就是一只鸟串上天空吗

唉,它消失在树荫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我死去时

我爱,山野又开满了花

在这里,歌声一次又一次地死去

爱情,一次又一次地死去

 

我爱,阳光不会怀疑花朵

在那里,黑暗一次又一次地死去

情欲,一次又一次地死去

 

我爱,当我死去时

悲伤会不会死去,哭声会不会死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序 言

 

              

                       陈有膑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在故事集《恶棍列传》初版序言里说:“有时候,我认为好读者是比好作者更隐秘、更独特的诗人。”又说:“阅读总是后于写作的活动:比写作更耐心、更宽容、更理智。”自零九年因诗歌与黎飞飞相识,至今我对她诗歌的阅读史也已有7年。但我并不就此认为,我就是一个好读者,我的阅读也并未做到比她的写作更耐心、更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的花——三角梅

  我总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想起母亲,想起母亲亲手栽下的那三盆三角梅,在夏天的光和热里,在母亲的栽培下,尽情地舒展着枝叶与开满着花瓣,散发出勃勃生机。

   三角梅,对母来说,那是爱情的见证,父亲知道母亲很爱花,贫穷的父亲没有钱给妈妈买花束,只好在村头的那株三角梅上摘下二朵送给妈妈,妈妈青年时留着两条长长的辫子,两朵三角梅花就像两只蝴蝶飞落在妈妈长长的辫子上,美丽极了。妈妈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一个乡下医院工作,爸爸不知去哪里弄来三角梅,母亲与我们便在厨房旁边的一块空地上种植起来,妈妈多忙都要抽空给三角梅浇水施肥,在妈妈的悉心照顾下,花开了,绚丽满枝,宛如一只只蝴蝶,美丽极了!父亲是一位乡镇干部,常年下乡,三角梅成了妈妈寄情之物,陪伴妈妈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思念的日子,芬芳了妈妈的精神生活。

   在那个时代,母亲的领导批评母亲“浑身散发着小资味”,命令母亲立即拔掉三角梅我不敢想象妈妈亲手去毀掉那片幻想和美丽的小天地。然而妈妈更没有勇气反抗,他掌握着妈妈的政治生涯。只见妈妈狠下心,一株株拔掉,妈妈的眼里分明看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3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