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风女子

黎飞飞,笔名拎风,网名拎风女子,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南青年作家协会理事、琼海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著有诗集《拎风集》、《我的城》(合著),《爱的絮语》散文朗诵专辑。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74226
  • 开博时间:2006-04-17
  • 博客排名:第905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陈永革2011

2017-09-06

钟爱今生

2017-07-04

yile黄译乐

2017-06-2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家有大夫

  老公受邀请,到福州开一个全国性医学学术会议,行李都准备妥当了,明天就出发,谁知当晚负责会议的人员电话来了,说是因为住宿紧张,只好将他按到另外一家宾馆,与海南几个老乡分开了。当他了解那家宾馆距主会场十几公里后,他一下子就不想去了。他说一个人住很无聊,几次会议都因为住舍离主会场远,出入很不方便,一旦迟到,接送的车辆不会等人,又因为远离市区,没有的士过来,他吃过这样的苦,他说有一次因迟到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就因此,他决定不去,但要找个理由才行。

  “昨晚突然拉肚?”,人家会有点不相信。我教他说婆婆病了,因为人老了,突然生病很正常。婆婆没病说病他有点舍不得说,他说象是在“诅咒”,结果呢,他说还是说我生病好,我说随他去,但心里在想,这个老公,,就知道他偏心,如果是妈妈和老婆同时掉进水里,他用不着考虑先救谁,一定是他妈妈了。可以理解,毕竟他是家婆的儿子,而我只是半路出现与他血缘无关的人。血缘亲于一切!

   中午他下班回家,对我说,向会议请假了,说我昨晚血压突然升高到200,头晕、恶吐……。我说为何不早告知,今天我开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园古村的椰树情

  我的老家大园古村,举目之处都是椰子树,村前有一片椰林,椰林旁边有一口古井,椰树围绕,像一把把绿色的伞在半空中撑着,井水冒着凉气,是乘凉的好地方。海南除了冬天,剩下的都是炎热的天气。小时候我常跟着姐姐回家探望爷爷。炎夏的晚上,古井头的椰树上方,月亮高挂,银色的光亮从椰伞的空隙间照射下来,树影蔢莎,凉风习习,劳动了一天的父老乡亲围坐在井裙上乘凉。爷爷也不例外,我躺在井裙上,头枕爷爷大腿,翘起小腿儿,黑亮的眼睛望着满天繁星,听着爷爷讲我们村子的历史和椰树的故事。

  家乡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始祖黎梦祯,明代万历举人,官至四川江津知县,勤政爱民,刚正不阿,被誉为“江津青天”,衣锦还乡后,在这片椰林里办起了私塾,私塾经过三毁四建,薪火相传,前后走出明清两代63位秀才,9位贡生,3位举人等等。清代康熙朝举人黎邦达,志存高远,自崖州只身赴京都应试,被破例补为“内阁中书”(皇帝秘书),现存敕赠匾额一块……一个个尘封的功成名就的故事穿越时空穿越这片椰林,鲜活的呈现在我的面前,在我小小的心上悄悄地种下一粒文化的种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你

好累,一个人,走着

从暮色的虚无中

有一个影子若隐若现

 

周遭静极了

一丝风也没有

只听到轰呜着心跳的声音

那澎湃着的心潮

又慢慢地退回大海

 

无法捕抓

晚风中你靜默的容颜

唯有发光的海水

如同大地上的伤口

有暮色中,一一闪现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黎红雷教授

万泉涛声拍堤岸
椰海良木扶青天

琼海
这片富饶而又宽阔的土地
犹如一张温床
孕育万物生灵
一个古老的村子就坐落在其中
她的名字叫大园
稻香入梦的大园
椰林庇荫的大园

多少年前
骑牛暮归的牧童吹着谣曲
走在青石砖上
多少年前
求学晨起的上学郎手抱书卷
走在求学古道上
多少年前
站在村口古井旁的少年
喝一口故乡水
就背负壮志离家北上

多少年后
如今
一位长者走在家乡的路上
被岁月磨得光滑的青石砖底下
传来阵阵昔日的熟悉的脚步声
每一声都敲打在他的心上


昔日的牧童
昔日的上学郎
昔日的离家少年
如今的荣归故里者
如今的不忘故乡者
他的名字叫黎红雷
被大园的粮食
被大园的古井水
养育成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究会之九——崽崽

崽崽(著名作家,前海南省作协副主席):林森从来没有跟我讲过这么多的客气话。以前参加活动都让我发言,我又爱讲话,我讲的话爱打嗝,很多人不知道我说什么,听起来莫名其妙。在这里可能除了李再明听得懂我讲什么以外,在座的人不知道我讲什么,因为他长期跟我在一起。有的时候我们一起乘车从海口到三亚,我从海口讲到三亚,又从三亚讲回到海口,所以他听惯我讲什么。如果按照以前的风格讲话,很多人会恨我,说我会拍马屁。他们听不习惯,如果你们听得习惯的时候我就说不出来了。我经常告诫自己别说话,今天我也告诫自己别说话的,但是现在又被捧了一下,就说话了。

我参加这个活动,很感动,因为我们开的会水平相当高。只要江非来开的会水平都高。江非有一个特点,他喜欢灭人家,文学就是要灭,你灭了他以后水平自然就高了。我参加的研讨会很多,以前海南开研讨会比较多,请一些大腕来,大腕来,名声大,但是不看你的作品,来了以后到处说,到海南这样说,到内蒙古也是这样说,他们的话是屁话的。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八

青衣(70后诗人):其实我是不想来的,来到这里也不知道干吗,我觉得我讲的都是废话,我对所谓的诗人、文学、文艺很失望,不知道大家都在干吗。不就是一个诗人吗,不就是写几首诗歌,我们在追求什么,我们的生命在干啥,我们都不知道。个个都在说写诗,找一个诗人的身份,寻找一个身份的快感,但是,诗歌是什么,好多人还是不懂。

 

陈有膑(90后诗人):刚才青衣说研讨会没意思,都是废话连篇,诗人不就写几个诗歌的吗?有必要这样吗?在这里,我先回应一下他这几个充满怨愤的问题。青衣的意思可能说:诗人的本职是写诗,而不是开研讨会。另一个方面,现在的研讨会确实废话连篇,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赞扬会或拍马屁会。我非常理解青衣的怨愤。今天的研讨会,前面的发言,大家对飞姐的作品褒贬不一,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很诚恳的。还有,诗人确实就是写几个诗的,我们没有必要把诗人抬高,写诗和打麻将其实都差不多,个人喜好问题。但是,从精神创造来说,写诗和打麻将,确实还是不一样的。写诗是一种知识学习,是一种精神文明的创造,而麻将虽然对人的智力有开发和抗衰退作用,但更多的是一种游戏,一种消遣。布罗斯基有一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七

王家玮:直到林森给我发微信说黎飞飞的新书有个活动,我才想起,与飞飞姐作品的第一次接触,也是在四人合集《我的城》里面。坦白讲,那个时候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现在再看到飞飞姐新的作品(两本装帧很漂亮的书),完全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于是在通读完《夏风飞过》之后,终于可以详细地谈一些比较细致的感受了。

在前五十多页,可以发现 “孩子” “少女” “花朵” “蓝色” 等是出现频率很高的词语。从这首《琐碎》中的“知道吗,我和别的女人一样 / 我知道每炒一次菜,就在炒着自己的寂寞”开始,紧接着的是“孩子”,然后是《写在生日里》 ,也许飞飞姐是在用“生日”这个重要的事件来提醒自己,再往后的内容几乎都是属于少女、花朵、蓝色的了。譬如“从梦中醒来,我闻到了月光的奇香”,“那个少女是我吧”,“是的,那些花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六

朱宏辑(诗人):刚才林森点到很多人跟飞飞姐有过交往,谈一谈私交比单纯谈诗可能更有意思。现借此机会分享一下我与黎飞飞的交情,黎飞飞是我的琼海同乡,我跟她是09年海南诗歌大赛琼海赛区认识的,后来在我的工作、生活及诗歌创作上,她都给予了我有很多很友好的帮助和建议,特别是在我追求诗歌的道路上,她是我的引路人,把我领到省青年诗协这个圈子,结识在坐的优秀诗人,使得自己的写作水平有了很大进步,因此,我经常称呼她为大姐、阿姨。研讨会之前,她邀请我在研讨会上朗诵她的两首诗歌,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最早黎老师希望我朗诵她自己比较喜欢的《夏风吹过》和《五月是一个馥郁的季节》,我现场把后面一首换成散文《回去》中的片段,因为《五月是一个馥郁的季节》早在几年前就有不少专业演员朗诵过,我担心我的朗诵处理不完全,临场换了这两篇都比较能够代表她作品柔情色彩浓重的特色,也比较符合我的朗诵方式。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五

杨黎:我今天第一次参加海南的活动,她的诗比较简洁、灵动,我以前写过诗,2016年我又重新开始,中间停了十几年。我发现有一个不好的现象,有的诗写得很华丽,看得很臃肿,读了飞飞老师的诗,除了很温柔,很打动人之外,她的简洁,我一直主张诗歌要简洁,不要那么臃肿,不要让人读不懂。

因为时间关系,每天除了要为生活奔波之外,还得大量读书,偶尔写一点分行文字和小说。所以,飞飞老师给我的两本赠书,我先是粗略地看了《夏风吹过》这本诗集。

《夏风吹过》是一本薄薄的书,封面比较淡雅,简洁。就像是她的部分诗歌一样。之前不认识黎飞飞老师,关于她的创作经历和背景,也是3月5号的作品研讨会知道的一些。

所以,我只能随便挑几首《夏风吹过》里面的诗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四

陈波来(著名诗人):我曾有十多年没写诗和读诗,直到2014年起才重习诗歌。因此,参加黎飞飞的作品研讨会,首先对我来讲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在座的师友,对黎飞飞及其作品、包括对她的创作情况应该都非常熟悉,可能熟悉到已经无话可说。那么,我个人对黎飞飞诗作,前无掺杂任何个人情感,应算是初读初识后的直观印象,我也愿意坦言之。

粗览飞飞的诗集,个人觉得她的诗歌从题材和表现上,可以大概归为三种类型,以如下几首诗作为例:

第一种是以《琐碎》为代表的,乐冰也提到这首,和我不约而同。这是她诗集中最多的一种类型,来自于日常生活,来自于一个小女子对爱情满是渴望与怨怼、一个年轻母亲对儿子无以掩饰的慈爱与期许等情感点滴。但是,老实说,稍觉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诗人从中完全跳脱出来。在《琐碎》中,从炒一盘青菜到体尝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三

严敬(著名小说家):我和黎飞飞很早就认识,好像是09年在琼海搞活动时我们就见过面,只不过没有太多的交往。去年2月份在小院子咖啡店看到狂客青衣、李才豪、陈亚冰和黎飞飞四人诗集《我的城》,就很喜欢黎飞飞的诗。这次她又出了诗集《夏风吹过》和散文集《那些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海南岛是诗歌岛,有诗一样的阳光,有诗一样的风,更生长着诗一样的人群,海南有一个庞大的诗人群体,从60后一直到90后的,都涌现了许多优秀的诗人,像少君、江非、符力、有膑等都是其中杰出的代表。我自己非常喜欢读诗,对诗人能写出那么美妙的诗佩服得五体投地,假如我能写出他们中的某一句诗,我这一生就感觉很满足了。

黎飞飞的诗也写得非常好,给人的感觉是很有灵气,诗句简洁,情感深沉,像《夏风吹过》里的第一首诗《入冬了》:“风都往北方飞,鸟都往北方飞/思念都往北方飞。它们都飞过了海峡/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二

陈亚冰(80后诗人、评论家):我是很不习惯在这样的大场面说话,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我跟黎飞飞认识,大概是2008年时候,后来参加诗歌比赛的时候就认识了陈有膑,后来和黎飞飞、狂客青衣、李才豪一起出了一本书。飞飞姐出诗集的时候,给她写了一篇评论,事实上我也是乱写的。因为,我以前自认为很懂诗,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的不懂。最近几年,我很少看诗歌,去年她出那套书(指研讨会的这套书),她嘱我写序的时候,我说还是让我写散文的序吧。最后,诗歌的序言也写了,散文的序言也写了。我对飞飞姐的诗歌和散文的大体看法,都可以在那两篇序言里,今天我想谈点别的,离开正式评论的东西。

我主要谈散文。飞飞姐的散文给我的感觉,篇幅写得越长的文章反而越好,她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一

符力(70后著名诗人,海南省作协副秘书长):大家好。刚才听林森说到“我们在海口多开展一些文学活动,目的是尽量让江非从金江过来跟我们相聚,聊聊”,我忽然有些触动——跟亲人朋友见面、交流,本是日常小事,看起来没必要往多可贵之处去想,可是,一旦失去了这种可能,那就麻烦了。这样感触,可能是我已经够老大不下了吧。

下面,我简单说一下飞飞的写作。我个人认为,在文本的整体把握和文艺性追求方面,飞飞的诗歌可能比她的散文更为成熟,水准更高一些。对于飞飞的诗歌,江非刚才已经列举了飞飞好几首诗的题目,很独到,甚至有些深奥地谈了他的看法。现在,我来说飞飞的散文。飞飞这本散文集,所写的内容全都是关于她的现实生活经验和思想感情的。对于她的散文写作,我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九

                             作者:江非(海南省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

 

    一两年了,书也不看书,诗也不写不读了。以前感觉到人活着被抛入了世界,总有一样东西可以拯救自己的灵魂和肉体,但是经过这么多年,尤其是这两年空的思考以后,发现语言这个动作只能拆散,没法拯救。我们永远只能是在一种冥冥的被抛弃中活着。我现在对文学,是出于一种信仰到一种怀疑到反复的思考进入到现在的空空如也的状态。说到文学,文字的语言与我们的关系,可能也就是说,这才是最本质的关系,如果反过头来说落实到自己的作品中,也可能空空如才是文学实体,到达我们的灵魂,刺穿我们的责任,止于自我存在的一个根本性的东西。

   我很久不读书,没法说话了,不是说找不到语言,而是在寻找所有的语言都是一种非议的,这种语言没法抵达我们最初的语言。就是你开口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研讨会之十

从日常琐事中发现诗意——评黎飞飞的诗                                                   

 

 

          (作者乐冰)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6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