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5849
  • 开博时间:2012-04-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不说话

翻翻之前的博客日记豆瓣,就忽然明白了现在的自己如何成为现在的自己,以及,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不想回忆之前的自己,以及,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不想说话。

其实是因为有点累——语言、世界和生活的节奏和韵律,他还没有掌握,虽然他看得比之前更明白了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做虔诚的骗子而不得

所谓Pious Fraud,虔诚的骗子,就是说,自己内心憋了一肚子叛逆的水儿,但还是恭恭敬敬地服从传统。

这样的人,只要不被别人认出是个骗子,生活就会蛮不错。而且如果他永远不被认出是个骗子,他自己其实也就不是个骗子。

虔诚的骗子的存在前提是,传统是存在的。

可是现在它不存在了或者至少是模糊了甚至混乱了,至少在我亲爱的祖国。

所以,即使肚子里一肚子叛逆,你既成不了骗子,也成不了虔诚的人。

突然一个声音说,如果加尔文是真的,那我就是注定要被抛弃的人。

然后睡午觉,我好像梦到了一个魔鬼,让我惊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是一闪念

只是一闪念,我想写点什么。我感到恐惧,并喜爱自己的恐惧,因为那能让我感觉到“空”。

什么都没有,因为恐惧已经排斥了所有的一切,最终也会排斥恐惧。

一个无限大的镜子,对着一个无限大的镜子,中间什么都没有,但镜子亦然花花绿绿,车水马龙。

这里的秋天刚刚开始;秋天,是拥抱恐惧的梦幻,风携着它走到无风的角落,然后让叶子把它盖住,直到它生根、发芽,然后像欲望的高塔,流着汗,被镜子映照和冷落,然后被吞入灰烬,只留下从容的一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聊天比较容易产生共鸣感的星座

予幼时羞讷寡言,至今常憾交游不广,知己寥寥。少时笃信科学,不惟以风水命理为妄言缪说,且斥民间礼俗为封建迷信。后稍长,渐觉怪力乱神并非无根游谈。同辈少年常占验星座,不免耳目濡染,然占诸自身,常觉不契,于是终不以为意,惟做笑谈。待至入京求学,常觉孤独寂寥,于是渐习其说。同学之见多有术业深者,或教予其精深之说,于是渐闻星盘、相位、升降、水土火凤之论。然予无力探幽穷赜,唯留心友辈之星座归属,以验其契合与否。予查诸同性知音,问询星座,竟常为天平;幸遇三两闺蜜知己,竟皆为射手,不禁异之。

其他与己颇投契之星座,即此志之:曰水瓶女,曰处女女,曰处女男,曰水平女,曰双鱼男,曰摩羯男——稗能藉由经验与分析,可望“知人论世”于将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5年6月10日

写完开题有几天了,一直没休息过来。特别累,睁不开眼。

睁不开眼,也做不了事情。一个人听音乐,想念所有的朋友们,身边的,过去的,远方的。

但我终究没有和他们联系(只给GM发了条短信),任由疲惫和寂寞散落在音乐和歌声里。

听以前的音乐,第一次听到那些音乐的场景也浮现出来。Between the Lights,李斯特的船歌……

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允许自己怀旧和多愁善感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梦

  

梦见下雪了,暖人心田的雪,盖满了开花的虬枝。不知道是什么花,直觉是樱花,虽然我没见过樱花(错过几多机会)。但也许是玉兰,只是比玉兰小(犹记得我在教学楼门口花痴地跳起来闻玉兰,惹来女生们的笑)。

我一跺脚,雪和花簌簌地落了下来,铺天盖地,枝上竟不剩一丝纤雪,一叶残花。

惊异良久,伫立良久,花携着雪缓缓飘起,回到枝头,眺望着冬天的安详和天地的悠然。

我挥动胳膊,雪和花的降临与归复,如是而再,如是而三。

千山鸟飞绝。

突然念起,自己的闹铃当是鸟声,此刻我也应被唤醒。

很久没有美丽的梦了,以此为记,愿好梦常相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Swift几行诗

  

By faction tired, with grief he waits a while,
His great contending friends to reconcile.
Performs what friendship, justice, truth require:
what could he more, but decently retire.

颇契合我今年所遇到的事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梦

  

昨天梦到了乐乐:乐乐变成了一只大猩猩,在一座大教堂前的广场上横冲直撞,没有人能阻挡他——天空是忧郁到让人流泪的湛蓝,没有云朵,也没有风筝。

我很奇怪,自己时常梦到高中时候的同学们,但大学之后的同学们却极少出现在梦中。这是为什么?我很久没有和乐乐联系了,可其实更久没有和本科的同学们联系了——但我梦不到他们,虽然他们对我的影响比高中同学们更大——我甚至还会梦到高中时候喜欢的女孩子,虽然现在觉得高中的暗恋很蠢很不值一哂而且也没有之后的事情来得刻骨铭心——但是,后来遇到的女孩子们,却不愿意走到我的梦里来。

于是,唯一的解释是,高中之后的日子,已经被梦给抛弃了:这段日子实际上也抛弃了梦——如今的我把现实当作梦幻,梦幻也自然把另一种梦幻当作梦幻而加以拒斥;但高中的傻傻的日子,则被潜意识构造成了一个虚幻的家园,一个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仍然想回去的时间,不论乐乐在这个时间中变成了大猩猩、大力神、大灰机、还是大可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Flappy Bird是一个关于中庸的游戏

  

Flappy Bird是一个关于中庸的游戏:

不断在变幻的处境中保持中庸,否则,就会碰壁。

其实,和许多小游戏一样,它的关键也是韵律。
中庸也是一样,韵律对了,就会掇而不跂,遥而不闷,时间再久也没关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姥爷祭日,贴两段之前的日记

  

今天是姥爷祭日,当然,是公历。家里是在农历祭祀的,可我记得公历的。

翻出了姥爷佩戴抗日纪念勋章的照片,在心里默默地悼念。

写不出文字。贴两篇之前的日记:姥爷的生病与去世之后的日子,也是我逐渐不再去碰宗教的日子。

 

2012年5月9日

昨天和温老师聊天,温老师信佛,得知我姥爷病重,嘱咐我说,在他临终时,可以念一声阿弥陀佛,这一声一定要让他听见,然后在八小时之内要为他在心里念,这样他死后会去到一个更好的地方。我不得不想,怎么可能念出声呢?

我真的不知道,姥爷临终时候,会不会对宗教的看法有所改观。很可能不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