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人

镜子里的世界媚俗所引起的感情是一种大众可以分享的东西……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197640
  • 开博时间:2006-04-16
  • 博客排名:第5814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的叔叔孔二2

得说说我爸了,我爸是念不成书的,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我爸和我叔虽然是一母所生的孪生兄弟,但是有天壤之别,老天爷好像特别偏心,把所有的智商都给了我的孔二叔叔,齿轮厂的家属院没有人不知道孔二的,少先队大队长,三道杠,个子不高,站在放学的队伍里骄傲得像个公鸡。每次看到小儿子的奖状,我爷爷的脸上就笑开了花。爷爷一高兴,就带着孔二去饭店吃饭,我爸那时候,还是个萝卜头,要跟去,我爷爷就说,去,滚蛋。

 

我爸爸挺不服气的,嚷嚷,我饿。

爷爷骂道,你学习时,你上课时咋不嚷嚷呢?像个死尸。

我爸爸说,上课时候嚷嚷是违反课堂纪律的。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马”菊田观花记

说起来,我也是与花有缘的人我的外祖父爱花如命,他有三大爱好,喝酒、抽烟、养花,的院子里摆满了坛坛罐罐,各种花盆挤得让人无处插脚,为了保护他心爱的花,他还特意盖了个五六平方的玻璃房最让我惊异的是,我在他那里看到了一株绿色的月季——这是三十年前的事,我记忆犹深。可惜我是个懒人,又很粗心,外祖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滴血的矛3

要离向我献计,向卫王借钱款,我对要离说,当初卫王见我可怜,才勉强收留了我,如今我寄人篱下,怎么好再去添麻烦?

 

    要离说,难道你不想报仇雪恨了吗?

 

    要离的话燃起我心头的怒火,多少个日日夜夜,这火一直在燃烧,现在被他一点拨,就不可扼止了。男子汉大丈夫做缩头乌龟是可耻的,况且我本是个堂堂正正的王子,未来国君的继承人。

 

    我说,想,天天想。

&n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趣的《西京杂记》

西京,就是长安,长安在西北,可不就是西京,作者是西汉的刘歆,也许人说不是刘歆,是东晋的葛洪,葛洪是谁?茅山道士(不是崂山,是句容茅山,陈毅打游击的茅山),炼丹的屠呦呦知道不?屠呦呦发现青蒿素,就是受到葛洪的一本小册子的启发。

 

萧何营未央宫

汉高帝七年,萧相国营未央宫,因龙首山制前殿,建北阙,未央宫周回二十二里九十五步五尺,街道周回七十里。台殿四十三:其三十二在外,其十一在后宫。池

分类:杂议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

 

九月的天空很蓝,蓝得纯净,让人心碎,临近中午的太阳依旧炙热,晒得人微微出汗,我来到这个城市,不是为了游山玩水,只是为了看一看她,看她过得怎么样,在电话里,她总是与我吵,嚷嚷着要跳槽,要辞职,我不许,我不是担心那笔违约金,而是担心她的急躁和鲁莽,辞职后,没有工作。

 

她拿到了生平第一笔工资,很开心,邀请我去,我一直想去,从暑期中到开学后,迟迟未能成行,我有强烈的拖延症,妻子晕车,怕坐车,再反复地期待和筹划,以及失约之后,我们还是去了,妻子带上她的羽绒服,十几个橘子。

 

我见到了她的对象,一个腼腆的男生,皮肤很白,头发直竖着,体恤衫,运动鞋。我们在苏宁广场见面,那是这个城市最热闹的地方,楼上楼下扶梯循环往复,光线从巨大的玻璃穹顶照射下来,照射着形形色色的商店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滴血的矛3

发了无数次,就是发不出去,每次都提示,你的文章已经提交,等待管理员的审核

 

好吧,既然发不出文字,就改发图片

 

滴血的矛3

滴血的矛3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为什么不让我发博文?

试试看,能不能发博文了?

 

天涯为什么不让我发博文?

 

管理员脑子有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木兰长什么样

花木兰长什么样?没人知道。
前些年,迪士尼拍了部动画片,花木兰,里面的女主是长头发,瓜子脸,吊眼梢,眼睛细长——符合西方人对中国人的程式观感。
但是,我认为真正的木兰应该不是瓜子脸,而是圆脸,细长眼——典型的蒙古人模样。
当然,木兰是个虚构的人物,谈论她的长相就是闲扯了。

木兰辞是北宋郭茂倩收集的南北朝民歌中的一首,北宋距离北朝也过去好几百年了,木兰辞的作者是谁也不清楚,写作背景也不清楚,只能从诗歌内容里去揣测了。

第一,木兰长啥样?
估计不咋滴,“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一口锅里吃饭,吃了十二年,战友不知道木兰是个大姑娘,你说她长得咋样?要么是精于易容术,要么是女人男相,要么是作者尬吹。三者必居其一。A选项不现实,我们假定作者没吹嘘,那么木兰就必须长得丑,而且可能是斥候——也就是侦察兵,或者传令兵,三四成群的,人少,不能被发现。

第二,木兰为什么要代父从军?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她爹没大儿子,她没

分类:杂议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稻草和麦草

 

 

四月的一个星期天,我骑车去工业园区,路过一个发电厂。那是一家生物质电厂,蓝白相间的厂房在蓝天白云映衬下格外优雅,高耸的烟囱袅袅吐着烟气,巨大的冷却塔展示着它优美的弧线,场地上堆放着无数的草垛。那么多的麦草,用细绳捆成四四方方的形状,整整齐齐地码放在水泥地坪上,麦草太多了,堆放足足有两层楼房高,无数的麦草在四月的阳光下曝晒,四月的和风送来麦草的气息,我站在栅栏外,被这景象深深吸引了。

 

我年轻时的理想(假如还算是理想的话,我是一个自卑的人,从来不敢妄言理想,也不喜欢理想之类宏大的词语)是去工厂当一个工程师或者技术员,与各种设备和机器打交道,后来,这个愿望没能最终实现,没有实现的原因是成绩不够好,我选择了师范专业,却也因祸得福,获得了比企业职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半夜

在线写:十二小时

 

下半夜

 

我从梦里醒来,拧亮台灯,房间里洒满了白而透明的光,屋外有淅沥的雨声,温暖的雨,春天的雨……

 

我的生活完全没有规律,我可能在夜晚的某个时辰,两点、三点、四点,忽然醒来,然后就不再睡觉,我可能穿好衣服,坐到电脑前,敲几行文字,上一会儿网。也可能和衣坐在床上沉思冥想,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听到悠长的汽笛声,呜——,呜——

 

那是河流的声音,白天,我站在桥上看河流时,它是平静的、古朴的,一只只船慢腾腾的航行,让我疑心究竟它们是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3页/5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7

笨笨客栈

2019-11-05

清清淡淡ABC

2019-11-01

成都弹绷子

2019-10-31

画蛇者说

2019-10-26

西沟散人

2019-10-21

爱水意

2019-10-17

无为先生童

2019-10-17

列瓦雷士

2019-10-09

我喜欢刺绣

2019-10-08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