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人

镜子里的世界媚俗所引起的感情是一种大众可以分享的东西……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93094
  • 开博时间:2006-04-16
  • 博客排名:第853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觉中

2017-04-09

那里_

2017-03-31

海歌2000

2017-03-30

诗酒试年华

2017-03-29

填鸭2014

2017-03-28

rollaswold

2017-03-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路灯

“路灯张开了金色的翅膀”,这句话好像出自俞天白的小说——那是一篇描写城市青年的恋爱小说,最初看时,我的心被深深打动——大约是二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在题海中挣扎的高中生,小说给我温暖的感觉,如今一切都淡忘了,只记得这句话。今天晚上下班很迟,走在七点半的街道上,这句熟悉的话忽然又蹦进我的脑海,毫无征兆,又没有违和感——真是太妙了,本来纯属物品的路灯因为这句话,有了生命的动感,鲜活起来。

 

记得过去,我家在城西工业区,县中学在城东,每天上学单趟要骑行七里路,其中很长一段是没有路灯的,也没有人行道,晚自习后那段路上,学生骑车吹着口哨,猛从暗中冲出来,撞车或者摔倒时有发生。父亲给我的自行车上装了灯,一个铁盒子里两节干电池,骑着骑着电耗尽了,灯就一下子暗下去。另有一种灯是小小发电机装在轮圈内侧的,不会暗,我羡慕得很,偶然看见骑行者远远而去,灯随着速度而变化,忽明忽暗,起起伏伏,犹如一只飞舞的萤火虫。

 

早期的路灯都是高压钠灯,光是黄色的,用金色的翅膀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如今的路灯改进了,照明是LED冷光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蓝蚂蚁

正午,我走过空荡荡的街道

闻见丝丝缕缕的四月花香

 

但此刻,饭店的酒菜醇香

盖过了绿岛上的樱花和海棠

翻越临时架设的遮挡墙

强烈地刺激着我饥饿的胃

 

十二点钟的阳光很好

清澈得像高浓度白酒,倾倒而下

在我身后拖出短短的影子

 

这条等待返修的道路

阒寂无人,路边没有一辆停靠的汽车

天空没有一只掠过的飞鸟

马路牙子边也没有一只逃窜的老鼠

 

有一刻,我的内心涌起一阵冲动

我想躺下去,就这么躺下去

脸贴着发烫的水泥路面

 

就像一只的蚂蚁

四处游荡

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躺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环顾四周,我紧张地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鞋匠

我满城寻找鞋匠。

 

真是奇了,记得我小时候,街上有修鞋的、修雨伞的、修钢笔的、修盆补锅的,各种匠人特别多,如今竟然全找不见。可我的那双名牌皮鞋是必须修的,鞋面还是好好的,光洁如新,鞋底快掉下来了。

 

我从中山大道绕到人民路,从人民路转到繁荣巷,终于在一棵老柳树下,看见一架手摇补鞋机,一个小马扎,两个小板凳。就是这儿了,可是鞋匠不在。我正纳闷,对面的理发店里,出来一个矮小的男子,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我面前。

 

“要修鞋?”

分类:叙事 | 评论:1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号码

 

换了新手机,就需要把老手机里的联系人加进来,我怕卡里的号码移不全(在这方面我有点老土了),就找来个本子,对着一个个抄,这一抄,居然有十页纸——我哪来那么多的号码呢?平常联系的,也仅仅是几个人。仔细看,许多人早已不联系了,有的去了外地,有的原本就是外地人,有的只是工作中的短暂联系,比如哈市的小张,我到现在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以哈市小张代之,又比如盐城的沈胖子,我在路边小饭店招待过他几次,仅此而已。

 

还有许多是空号码,拨过去,听到是:“对不起,你拨打的是空号”——那个主人早已换了号码,我还执着地保留着空号,有什么意义?还有的人,一个人换过几个号码,我不得不加上数字,某某某1,某某某2,某某某新号。其中,保留最后一个不就得了?我想,我是有怪癖,总是喜欢留着一些过去的没有用的东西。

 

我的办公桌上总是很乱,各种书,打印的资料,纸张,笔,纸片,本子,茶杯,电笔,电表,U盘,表格,杂乱地放着——我当然能在十分钟里把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我为什么不收拾?也许我习惯了杂乱——这能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信

虽然我自认为很潮流,但其实我是永远落后于时代的那个人,最典型的例证就是手机,我是办公室里最后一个拥有手机的人,而且在其他人都用上智能机后,我坚守那部古董级的摩托罗拉。现在我当然是用了智能机,但是我的智能机是我的孩子让给我的,面对越来越复杂的APP,明显智能不够了。好像一个人,面对多个问题,脑筋转不过来,头脑停滞了。——这很糟糕,我需要耐心等待,很多时候,这种等待好像一个折磨。

  

在智能机花样百出,中低档次机数量庞大的今天,按说,解决这个问题也不复杂,买一部就是了,或者根本算不上问题,我也换一部,营业厅好像摸了我底细,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请我以旧换新。问题出在孩子那边,她要换新手机,她的手机淘汰下来给我,如果我现在买了新机,淘汰下来的机子给谁,用她的话说,就是浪费——确实,家里的一个纸盒里有三部淘汰的手机,都是她浪费的。

  

分类:其它 | 评论:1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法国将解散宣传仇恨的清真寺?这就对了

今天看到一则消息,法国内政部长宣传,法国将解散宣传仇恨的清真寺。我不知道,这个解散是怎么个解散法?宣传仇恨的清真寺又是哪一类?但我认为,在当下的法国,解散宣传仇恨的清真寺,真真是有必要的。而且刻不容缓。

 

可能有人又会跳出来指责说?你们干涉宗教自由,你们为什么不关掉基督教堂?而且这种指责往往来自法国等西方国家内部的小清新知识分子,爱心泛滥的圣母。但我以为,富有同情心的知识分子,圣母,往往是纵容坏事的源头,甚至是坏蛋的帮凶,正是因为他们的愚蠢,才让这个世界多了许多无妄之灾。

 

在当下的法国,伊斯兰势力极剧增加,北非和中东来的穆斯林移民把巴黎这个好端端的香艳之都,文化名城,变成了小偷之城,垃圾遍地,抢劫之城。巴黎很危险,成了当地人的口头禅。这种恶劣的情况下,再奢谈什么种族融合,文化包容,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犯罪。

 

有必要对激进的宗教势力加以打击和限制,无论这个宗教是哪一种,哪一派。宗教极端势力,极端分子,其实就是危害极大的犯罪分子。沙特的本拉登是犯罪分子,

分类:杂议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云?——好一只貔貅

饶我迟钝,当很多人成了马云粉丝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矮小瘦弱的男人究竟是干啥的——我是在看CCAV的一档节目里看见了他。第一次知道了这个名字。后来孩子教会我使用淘宝,支付宝,学会网络购物,我明白了——噢,马云就是推动网购的人,是电商大老板。

 

我对马云,既无恶感,也无好感,简称无感,但是,也还是挺敬佩他的,毕竟他开启了一个网络购物贸易的时代,他有非凡的嗅觉和预见性。但是,最近一个月,我对马云越来越讨厌,简直是烦透了。

 

事情得从那只电视盒子说起,诸位都知道,看CCAV的电视,你要么被洗成白痴,要么得保持极大的耐心假装白痴,可我偏偏没有耐心,我不喜欢看我国欣欣向荣外国水深火热,不喜欢看用箭射爆日本鬼子的汽车,不喜欢婆婆媳妇的美好明天,也不喜欢看养土鳖一年赚了几百万,更不喜欢看兵哥哥的坚强的爱。所以,在忍无可忍以后,我买了那个盒子,谢天谢天,我有了自主选择权,不用接受广电的单向灌输了。

 

真的,这两年,我看了很多外国的纪录片,BBC的,国家地理的,我的英

分类:杂议 | 评论:2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倔老头、泼妇女、熊孩子 是当代中国三大害

 

先说倔老头吧,我对此类老头从无好感,这些老头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的青春年代被狂热和暴力洗脑,在他们进入晚年以后,还对此津津乐道,引以自豪,从而自以为正义的化身,动辄要对别人进行道德审判或者动武,教训。

 

我遇见很多倔老头,他们习惯的话语,就是今天很坏,过去很好,现在是地狱,以前是天堂,但是,他们的话经不住推敲,如果过去是天堂,那他们干嘛不自尽?倔老头看当下,看不到任何进步,他们只看见卖淫,下岗,腐败,而他们口中的过去,就是夜不闭户,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倔老头总是愤愤不平,好像受到天大的压迫,倔老头相信阴谋论,供电局的遇缴费卡,倔老头说是阴谋是偷钱,舞台上的时装秀,倔老头说是勾引男人,道德败坏。真正的骗子来告诉他们,喝什么水可以长命百岁,倔老头纷纷掏钱买命。

 

因为种种原因,我不喜欢倔老头,我很怀疑他们的荷尔蒙过量,我几乎可以肯定,倔老头

分类:杂议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10月26日秋夜

我习惯了在夜晚九点以后散步,这时候,森林公园里的人已经很少了,我的西装口袋里装着两用机,边走边听电台,或者存储卡里的歌曲。声音不好,却可以壮胆。小径顺着坡地而起伏蜿蜒,石头上满是秋天的落叶,我喜欢这样一个悲凉的气氛,时值深秋,草木凋零,就要走向寒冬了。转过一个弯,我就看见了月亮,它处于正东方的天空中央,又大又圆,薄得像张纸。我问老谷,今天是什么日子。10月26日。农历呢?不清楚。也许是十四,十五,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反正附近的几个日子,都是月圆之夜。不一定要在八月十五中秋节。我很后悔,出门时候,没有带我那个双筒望远镜,我看见了月亮上,隐约有暗斑,是的,每年我都会看见,每次看见,我想顺手拿起一只望远镜,每次我看见暗斑的时候,手边都没有望远镜,这难道仅仅是巧合么?月亮很轻,至少它给我的视觉感受是如此轻盈,几乎是晶莹剔透,难怪古代的那个大诗人要赞美月亮是个白玉盘,在古代,玉用来形容一切美好的事物,美人如玉,温润如玉,君子如玉,月亮,当然也是玉。10月26日的月亮像个天灯,撒下清辉,我的脚下的小路也逐渐浮现,两边的方形池沼里,枯荷犹如铁钩银划,白天有很多人在此钓鱼,不分男女老幼,此刻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区的猫

小区的猫,我真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它们,因为猫这种陪伴了人类的几千年的小小动物,性格实在是立体,很难用一言两语来总结,我想在它们小小的躯体里,一定有个强大的内心,所以,它们才能不依附人类而生活,它们虽然与人共同生活在一片区域,却从没有被真正地驯化。

 

猫是乖僻的,它不与人们接近,当人们走近时,它总是警觉地盯着人们的一举一动,猫的弹跳能力很好,可以轻松跳起半人高,又会爬树,这使得它总给人们神秘的感觉,神出鬼没,蹑手蹑脚,“女人如猫”这个词语实在是不好,女人可能优雅,可能神秘,但女人没有猫的乖僻,猫的野心。猫与它的表兄堂兄狮虎豹一样,是高效的杀戮机器,所以,猫从不去巴结,讨好人类,再大再凶猛的狗,到了人的面前,也会摇尾乞怜,可猫不会,即使再渺小,猫也显得很独立。

 

小区的猫,就是这样一群神秘的住户,猫生活在绿化带的灌木丛里,平时很难发现它们,它们杀死老鼠,蛇,一切小动物,当然,由于所谓文明的提高,这些小动物也非常罕见了,可即便是这样,猫也不上去乞求食物,我想,如果它们愿意,人们完全愿意接纳它们作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2页/4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