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人

镜子里的世界媚俗所引起的感情是一种大众可以分享的东西……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194372
  • 开博时间:2006-04-16
  • 博客排名:第841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男人因为有能耐才帅


 近些年,少年少女们找另一半,颜值党多了,这固然是媒体引导的结果,比如马桶台湖南卫视,几个主持每周大惊小怪扮花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的天性,古代没有马桶台,也这样,世说新语里讲了一个故事,潘岳是个比什么吴亦凡比什么鹿晗还美艳的男子,潘岳坐车出行,路边的妇女纷纷围观,把蔬菜和水果丢到车上,左思很丑,他坐车出去,妇女纷纷扔臭鸡蛋,吐吐沫,呸呸呸。左思的做法很不妥当,以己所短击人所长,必败无疑,左思应该做的就是比赛写文章,把比赛转移到自己的主场来,因为这个新的主场受众不同,得到的支持率也就不一样。

虽说,妇女们与男人们一样,对颜值有很高的要求,但是真正面临选择时,妇女们比男人们还要现实,这是女人的天性,女人可以为了才华或者能耐而放弃颜值。从生物进化的角度分析,这点无可非议,女人这样做,是为了给自己的后代一个可靠的物质保证。只是如何看出能耐,是很费功夫,很考验眼光的问题。鲜卑女子楼昭君就是个有眼光的人,她出身高贵,却看中了小兵头子高欢,倒贴金钱财物嫁给他,后来,高欢成了北齐皇帝,楼昭君就是皇后。

可惜,多数人没有眼光,人不

分类:杂议 | 评论:1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的脚步

屋外下着雨

我,听得见雨的脚步,淅淅沥沥

我在寻找昨天夜里讲话的人

 

半夜三点,凉风习习,侵入窗帘

楼下的篮球场洒满月光

那个说话人,和他对面的人

犹如两支毛笔,拖出斜斜的墨迹

 

还有谁,像我一样在半夜独自醒着

倾听陌生人语

还有谁,像我这样在秋雨里

寻找梦里的人和他月光里的影子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悄然来临

无声,无息,无影

啃食着花与草

 

我们这群无用的人啊

像一堆秋阳下的圆木

日渐干燥,皮肤皴裂

 

夜晚凉了

月光漫过窗棂

秋虫歌唱,弹奏,繁切如雨

他们的琴比露水更晶莹

 

 

**********************

 

 

没有什么东西

是永恒的

副食品商城,繁荣路,小学校

 

一台钩机独自爬上高高的瓦砾堆

铛!铛!铛!奋力破击残缺的楼房

 

天空依然这样蔚蓝

像二十年前的模样

只是被拆去了一些记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代才女,谁的婚姻观最正?

看来看去,我认为是金德淑。

 

在才女中,金的名气不够大,经历也相对简单,但是她的婚姻观念是最正的。金德淑是南宋度宗的妃子,元灭南宋,后妃们作为俘虏押往元都,一路上,有自杀的,有出家的,有病死的,金德淑走到了北方的苦寒之地,先是被一个王爷选中,当了女奴,后来王爷想纳她为妾,遭到正妻反对,被赶出来,金无依无靠,卖掉首饰,自己种菜度日,据《乐府纪闻》描述,章邱李生到元都服役,远离家乡,倍感寂寞,在一个月夜,在小院里独自吟唱:“万里倦行役,秋来瘦几分,因看河北月,忽忆海东云”,隔壁的金德淑听见后伤心哭泣,惊动了李生,次日两人相见,金德淑告诉李生,你昨天吟唱的诗,是我的姐妹后宫昭仪王清惠所写。两人相识后,多次畅谈,因为彼此有同样的感受(亡国之痛),相似的兴趣爱好,后来两人就组建了一个家庭,金德淑这个宫廷女人,在南宋灭亡后,过上了寻常百姓的日子。

 

或许有人要说,这有什么好啊?妃子嫁个普通百姓,太委屈。

 

哎!拜托,南宋的皇帝都没了,妃子成女奴了,过去的事不能提

分类:杂议 | 评论:2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登场

一夜狂吼,凛冽的北风扫净了马路
早晨,枯黑矮小的树上结满了一群麻雀
行人已退去,消失不见
天空是张抖动的暗灰大幕
这个偌大舞台,正等着穿黑礼服的乌鸦上场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只等待死亡的羊

 

我去超市打酱油,超市不远,就在小区的西北角,边上是奶站,烧烤店,烟酒店,奶站的门关着,烧烤店的门关着,烟酒店的门关着。路边的地上有浅浅的积水和落叶,这是昨天光顾的台风留下的脚印,一辆电动马自达停在的路边的积水里,边上是一个门架子,四五个铁钩。

 

一头山羊孤独地站在马自达的车厢里,它是头年老的山羊,角很长,它似乎有些焦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它想用角去顶撞什么?它顶撞到空气,它想迈腿,想跳下车,却迈不开步子,它被麻绳栓在了车厢上。它咩咩地叫,我这才看见它的膝盖破了,露出了模糊的血肉,也许是路上碰的,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是看着是触目惊心。

 

这只羊很快就不叫了,也不撞不跳了,它是一只有经验的羊,知道折腾下去也是徒劳,就安安静静地呆在车上。我看了看羊,羊看了看我,我看了看天,天是阴郁的,有好多灰色的流云,当我把目光转回羊身上时,它依然看着前方。它在想什么呢?想它的母羊和小羊?也许只是在想一把青草或者是一瓢清水,我见过放羊的人,赶着羊穿过农村的土路,领头的总是这样一只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大论证方法”逻辑混乱

下图,是2000年重庆市普通高中招生统一考试(中考)语文试卷中的一道阅读理解题。

四个备选项里提到的举例论证、道理论证、对比论证、比喻论证,在语文教科书中,通称议论文的“四大论证方法”。

640.jpg

图:2000年重庆中考考卷中关于“四大论证方法”的试题

因为种种缘故,大多数初、高中生,没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逻辑课程①。这“四大论证方法”,在语文教科书中存在了数十年,极大地塑造了他们的思维模式,塑造了他们写作和言说的逻辑。

可惜的是,这“四大论证方法”,本身并不是一个有逻辑的东西,有些甚至与逻辑背道而驰。

大有问题的“四大论证方法”

试分别言之。

(1)举例论证。

所谓“举例论证”,指的是列举诸多相似事例,来证明论点

分类:杂议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锦帆贼之死

这一年,我病了,最初只是风寒,后来越来越重,我无法去练兵场检阅部队,也无法坐战船巡逻,大部分时间,我呆在营帐里喝着闷酒。

 

我知道,此时一场决定吴国命运正在进行,一方是我的老上司吕蒙,一方是赫赫有名的关羽,这样的顶尖对决我却不能参加,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我写信给主公孙权,他回信说,夷陵是吴国的西大门,战略位置重要,必须有你这样的虎将镇守,至于夺取荆州,相信吕蒙都督足智多谋,定能拿下荆州。

 

好吧,我就安心地呆在夷陵,等待前方的消息。不久之后,战报传来,吕蒙白衣渡江,偷袭荆州得手,关羽父子被潘璋擒杀。我在为吕都督感到高兴之余,又不禁为关羽深深惋惜,那天我喝了很多酒,乘着酒兴出营,登上夷陵城外的山头,俯瞰江水滔滔,山风浩荡,鼓起我的衣襟,像一面帆。回营后,我就病了,本以为是头痛感冒,哪知病程迁延,身体渐感沉重。我取来笔墨,又给孙将军写信。但是,这次去信却如石沉大海,没一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完了

终于把《艽野尘梦》看完了,好看!我看书一向潦草,从来不会按部就班地从头看到尾的,往往是先从中段看起,翻到哪页算哪页,碰到索然无味的书,可能翻两页就丢一边了。可是这本文言文写成的回忆小册子却非常好看,让我打破了惯例,耐着性子看到尾。

 

书的作者陈渠珍,人称湘西王,他是长期盘踞在湘西的小军阀,民国时,好多军阀搞过自治运动,比较有名的如广东的陈炯明,山西的阎锡山。陈渠珍在湘西那个偏远落后,民族杂居的地区搞自治,他征税收办学校开矿山,虽然限于条件落后没搞出什么大成就来,但好歹也算是保境安民的。

 

陈渠珍经历清朝、民国、新中国(因喉癌死于52年,若没死,定要逃不过运动,要入狱)而不倒,肯定是有些手腕和权谋的。陈氏是湘西王,那就是民间俗称的“土皇帝”了。这本书却彻底颠覆了我对军阀和土皇帝的印象。还记得以前好多电影里,军阀一出场,就胖胖的,八字胡,就是穿着华丽丽的元帅服、督军服,一开口土气直冒,“他妈妈了个巴子”,两句话不说,就掏家伙,用手枪顶高帽子沿,大声嚷嚷“给我拉出去毙了,统统枪毙”——这其实是一种丑

分类:杂议 | 评论:3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周立波的事儿

周立波接受《局面》主持王志安的采访,应该是今年暑期最大的一个瓜,一波三折,迷雾重重,非常好玩儿。我个人觉得这事是有意义的——第一是成功地转移了操心国家大事的屁民们的注意力,第二是全民当侦探,全民加入陪审团,对于锻炼中国人薄弱的推理能力和判断能力大有好处,第三是大开眼界,让屁民们长见识了。

周立波的事再次证明了老祖宗的话是多么英明伟大——言多必失,本来波波回国后,没有必要接受采访的,当然,毒这个嫌疑必须洗干净,一点痕迹都没有,但是,洗地得讲究个方法,没有必要接受采访,只需要在微博上发个声明就可以了,可是周立波和他的贤内助胡洁偏不,非要讲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讲故事就讲吧,非得讲别人的坏话——问题是,现代资讯如此发达,别人不是聋子,不是瞎子,更不是待宰的羔羊,你厉害,别人的手段更厉害。那个鄢军的段位明显在胡洁之上,言谈间,风轻云淡中杀人于无形,那个莫虎,树大根深,是只吃人的猛虎,即便是那个看起来有点酸腐的唐爽,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他不厉害,但是他是个砝码,他加入莫虎阵营,就可以碾压周立波了。

周立波是入戏太深,把自己的谎言当事实了,说久了就真觉

分类:杂议 | 评论:2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4页/43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列瓦雷士

2018-09-18

钓鱼舟

2018-09-18

梦回忆忆揽

2018-09-18

mejojo01

2018-09-18

秀小妹

2018-09-18

按争斯

2018-09-18

zlhn1979

2018-09-17

黄遇结失

2018-09-17

薇剌

2018-09-17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