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人

镜子里的世界媚俗所引起的感情是一种大众可以分享的东西……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197400
  • 开博时间:2006-04-16
  • 博客排名:第582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花木兰长什么样

花木兰长什么样?没人知道。
前些年,迪士尼拍了部动画片,花木兰,里面的女主是长头发,瓜子脸,吊眼梢,眼睛细长——符合西方人对中国人的程式观感。
但是,我认为真正的木兰应该不是瓜子脸,而是圆脸,细长眼——典型的蒙古人模样。
当然,木兰是个虚构的人物,谈论她的长相就是闲扯了。

木兰辞是北宋郭茂倩收集的南北朝民歌中的一首,北宋距离北朝也过去好几百年了,木兰辞的作者是谁也不清楚,写作背景也不清楚,只能从诗歌内容里去揣测了。

第一,木兰长啥样?
估计不咋滴,“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一口锅里吃饭,吃了十二年,战友不知道木兰是个大姑娘,你说她长得咋样?要么是精于易容术,要么是女人男相,要么是作者尬吹。三者必居其一。A选项不现实,我们假定作者没吹嘘,那么木兰就必须长得丑,而且可能是斥候——也就是侦察兵,或者传令兵,三四成群的,人少,不能被发现。

第二,木兰为什么要代父从军?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她爹没大儿子,她没

分类:杂议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稻草和麦草

 

 

四月的一个星期天,我骑车去工业园区,路过一个发电厂。那是一家生物质电厂,蓝白相间的厂房在蓝天白云映衬下格外优雅,高耸的烟囱袅袅吐着烟气,巨大的冷却塔展示着它优美的弧线,场地上堆放着无数的草垛。那么多的麦草,用细绳捆成四四方方的形状,整整齐齐地码放在水泥地坪上,麦草太多了,堆放足足有两层楼房高,无数的麦草在四月的阳光下曝晒,四月的和风送来麦草的气息,我站在栅栏外,被这景象深深吸引了。

 

我年轻时的理想(假如还算是理想的话,我是一个自卑的人,从来不敢妄言理想,也不喜欢理想之类宏大的词语)是去工厂当一个工程师或者技术员,与各种设备和机器打交道,后来,这个愿望没能最终实现,没有实现的原因是成绩不够好,我选择了师范专业,却也因祸得福,获得了比企业职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半夜

在线写:十二小时

 

下半夜

 

我从梦里醒来,拧亮台灯,房间里洒满了白而透明的光,屋外有淅沥的雨声,温暖的雨,春天的雨……

 

我的生活完全没有规律,我可能在夜晚的某个时辰,两点、三点、四点,忽然醒来,然后就不再睡觉,我可能穿好衣服,坐到电脑前,敲几行文字,上一会儿网。也可能和衣坐在床上沉思冥想,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听到悠长的汽笛声,呜——,呜——

 

那是河流的声音,白天,我站在桥上看河流时,它是平静的、古朴的,一只只船慢腾腾的航行,让我疑心究竟它们是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叫什么事

一  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看中了他的姨妈贺氏,想娶为小妾,他的老妈说,那可使不得,她是你小姨,况且她已经有老公了。拓跋珪马上派人去杀了小姨夫,强娶了贺氏,还生了个儿子拓跋绍,当这个儿子长到十六岁时,拓跋珪想杀了贺氏,拓跋绍就带刀进宫杀了老爹拓跋珪。——这叫什么事?

二,吐蕃王松赞干布派心腹禄东赞去唐朝迎娶文成公主,路途遥远,公主与禄东赞日久生情,还生了一个儿子,松赞干布见到那婴儿,大喜过望。——少数民族兄弟朴实啊

三,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射杀他的哥哥李建成,和他的弟弟李元杰,并在当天下午,处决了李建成的五个儿子,等皇位坐稳后,又给五个侄儿平反。——这手法玩得溜

四,李渊被儿子赶下台后,闷闷不乐,李世民为了补偿老爹,给他送了一群女人,李渊就让那群女人生了一堆孩子,李世民添了一群小弟弟,挺尴尬。——从侧面说明李渊身体棒

五,这些年的电视剧把雍正塑造成一个心有城府,而且深情的男人,其实他不是这样的人。康熙在位时,胤禛多次前往舟山找当地的商人和官员,要求合伙与洋人做生意,

分类:其它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满鲜花的山坡

他们游览了湖区,慢吞吞地往回走,道路很长,起码有三里地吧,从栈桥上回到岸上的时候,他提出两个建议,一是坐快艇返回码头去,二是坐区间车,也就是在道路上来回的电动车,她拒绝了,这是他意料之中的反应,她一向节俭,快艇三十元的票价,她不愿意出,刚才来的时候,在码头上,他已经提议过,所以这会儿,他的第一个建议,纯属玩笑性质,是为了衬托第二个建议,让区间车显得廉价些。

 

然而,她一样拒绝了,她说,出来就是为了散散心,坐车还有什么意思呢?他无话可驳,既然她要走,就走吧,秋阳依旧毒辣,但是金色的落叶已经铺满了湖边的道路,宛如一幅画卷。

 

她走得很慢,似乎要走不动了,他接过她的挎包,从里拿出两只苹果,一人一只,说,分吃了吧,也好减轻些重量,苹果的甘甜增加了他的底气,他又有了点力气,区间车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卷起一串落叶,他看见车上坐满了欢声笑语的游客,远处的湖面上,两艘快艇对开,犁开长长的白色浪花,快艇上的游客穿着橘黄色救生衣,渺小得像几个黄色斑点。

 

他为她打着遮阳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枇杷树

 

枇杷树教给我耐心。

 

这个城市有很多枇杷树,桃园南路的绿岛上,一丛丛的冬青树中就夹扎着不少枇杷树,树不高,往来的人很容易忽略它们,以为是一些常见的绿化树种。

 

枇杷树其实是果树。十年前,我在奶奶家的后院见到一棵,在菜地的边上,又高又大,枝繁叶茂,它的年龄和老宅的年龄一样。我不知道那棵树有多大的年纪,但我知道,奶奶的宅子是父亲儿时生活的地方,父亲长大后,离家到苏北并扎下了根,他时常对我和弟弟讲起他家乡的好,每次他总忘不了夸夸那棵高大的枇杷树。

 

枇杷在苏北是长不熟的,父亲总这样对我们说,我们相信父亲的话,在我们的心里,父亲是知晓一切的。北方的冬天太冷,树要冻死,他又搓着手说。我们也相信了,那些年的冬天真冷啊,河面结了厚厚的冰,我们穿着母亲做的棉鞋棉裤才能出门,我们的邻居二成子做不起棉鞋,穿着他爹的草木屐,里面垫了芦苇绒,走起路来发出踏踏声。

 

我一直以为,枇杷树在苏北不得活,琵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

九月

九月

 

 九月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叫什么事?

这叫什么事?这叫什么事?这叫什么事?

 

漏了七,还有芈八子,被我打错为芈十八子

分类:杂议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废柴

(一)废柴

 

八月,香港的黑衣人
用雨伞和毛刷围攻地铁站

我的同学陈从周很愤怒
用筷子敲打桌面

“诸位等着看
不出五年,深圳就是全球金融中心
中国是世界老大
那群废青将沦落为废柴”

我咂了一口白酒
既没体会到欣喜,也没觉得有一丝愤怒


(二)然后呢


微信群里流传着一个消息
阅文的大神作家
“格子里的夜晚”猝然离世
据说他年少成名
后当编辑,兼任理事

群里沉默良久
一个写手说,与命比
发稿和赚钱,简直是一缕轻烟

另一个写手反驳道
所有的命都是一缕轻烟

我忽然想到张爱玲的一句话
“出名要趁早”
然后呢

 


(三)一个结论

小昭去了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衣诺五金店

 

我要找的五金店位于路的南端,那里有许多五金店沿路分布着,直通车水马龙的主大街。“衣诺”,五金店起这样一个名字,究竟有何蕴意呢?也许什么都没有,仅仅是符号而已。

 

店铺的主人,他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眼镜的度数比我的还深,他好象很有学问,至少应该是个知识分子,他穿着一件工作服,这种粗布纺成的服装,有了灰尘也看不出来,可以免洗,从这点看,他又象个工人,但是,他既不是教师也不是工人,他是商人——如假包换的商人。他的店里堆满了各种锁具,砂轮片,扳手,钳子,钉子,货品摆满了沿墙而立的架子,店门外的木斗里也摆满了零碎的东西,似乎是从店里流溢出来的。整个店铺充满了铁锈的味道,这是一个出售粗糙和坚硬的地方,它应该与精密和细致无缘,这个店貌的利润是微薄的,可怜的。我这么想着,然而我很快就发现,我又错了,店主人有个价格不菲的商务通手机。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2页/51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西沟散人

2019-10-21

爱水意

2019-10-17

无为先生童

2019-10-17

小奋青滤pe

2019-10-16

列瓦雷士

2019-10-09

我喜欢刺绣

2019-10-08

今闲52ABC

2019-10-08

wanih

2019-10-08

聿子

2019-10-05

画蛇者说

2019-10-05

Cynthia_X

2019-10-02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