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7546
  • 开博时间:2012-04-0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恋爱中的眼睛

  恋爱中的眼睛
  
  恋爱中的眼睛,是一双可爱的精灵;
   它们一旦意识到爱呀,便有了自己的灵魂,自己的心声。
  他们讨厌大脑的控制,因为那会阻断炽热的心流。
  有时,
  大脑胜利了,炽热的情感只偷偷的流露,
  像一颗划过夜空的流星,一闪而逝,而——
   可爱的恋人是天才的这流星的狩猎者,每每扑捉了,
  便菲霞上脸,心跳叮咚。
  陶醉了,炽热的人生。
  有时,
  精灵胜利了,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奔流的如岩浆般的爱慕的火焰喷薄而出,
  直要融化了恋人的魂灵!
  但你知道,我没有说那最大的不幸:
  尽管你的心流如岩浆,那双小精灵也不顾生命的跳着炽热的舞蹈,可是,
  你钟爱的人儿是冰冷的悬崖,
  那可爱的精灵便要绝望的坠落,坠落,
  粉身碎骨。
  最妙的啊,是两双精灵钟情的相遇,
  刹那间,世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夕是何年

  今夕是何年,岁月模糊了你的容颜;
   长空对月,泪水涟涟,是我,愚蠢的思念。
   告别的晚宴,你凝望的双眼,
   烛光燃尽,请告诉我,你的眷恋。
  
   我们的校园已经改变,
   老梧桐已经消失不见。
  
   今夕是何年,久别的我们为何相见;
   相对无言,心底的话儿,竟成寒暄。
   举杯吧,为我们曾对彼此的,思念。
   星星眨着双眼,我也偷偷的抹了一把眼。
  
   我想去找那张刻下了名字的桌案,
   却发现一声,沧桑的轻叹。
  
   今夕是何年,不要说我的改变,
   我想要我单纯的笑脸,留在你的心间。
   白塔湖岸,清波绵绵,是谁又揣着爱恋,
   脉脉的,听波声缠绵。
  
   今夕是何年,岁月是忧伤的音符,
   流连,流连,却早已,
   渐行渐远。。。。。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艺理论:小说

   小说就是写故事,讲故事。我们有许多古典小说都是以“讲”故事的形式写成的,那是江湖艺人说书的的“话本”,这种小说的语言通俗易懂,很形象,但是形象生动的效果必须跟说书艺人的口技相联系,所以这种小说算不上真正的小说,可以说是说书这种职业的准备工作。其口语化的特点有利于说书艺人使用,但是对于小说写作者来说,语言就是单一的口语化语言,对于文学语言形成了很大的限制。
   真正的写小说是什么呢?
   “写”小说是完全借助于书面语言来描述故事的,相比话本,其口语化大为逊色,而其给文学造诣发挥的空间很大。这种不为了追求其口语化使用而限制作品的语言的小说才是真正的小说。作者可以尽情发挥自己遣词造句的功力,来创作具有独特风格的小说作品。
   大家都晓得小说是写故事的。我想就“故事”来谈谈些东西。
   故事是什么?——字面意思是:过去的事情,发生在过去的事情。——这显示了故事的最基本的特点: 有开头,有过程,有结尾。——只有过去的事情才有开头、过程、结尾的嘛。(科幻小说等发生在“将来的”的小说就不必说了,其情节设订为将来,而其内容则是用发生在过去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啊梦

   做梦这种事情也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擅于做梦,梦得离奇古怪一波三折高潮迭起,仿佛是电影一般;有的人很少做梦,即便做梦也是周遭事情,没啥回味的。我是属于后者,所以很羡慕前者,因为若是有那般本事去做梦,不愁小说没得写了。
   不过话说回来,会做梦的却也是深受其困的。有一朋友,女孩子文文静静的看起来,可做起梦来却是刀枪棍棒斧钺钩叉齐舞,阴谋险恶机关算尽都来,果然是精彩刺激不可收拾。可这么一来精力大耗,休息质量就不好了。导演的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看来,即使在梦里。
   昨夜,鄙人却有幸做了一回像样的梦,得记下来啊,不容易。
   说,还是古时候,我一身灰色长衫上了船,船到河心,岸边追杀鄙人的人到了,人喊马嘶,大吼大叫,后来竟然放起枪来,我忙躲进船舱,可是有几个被子弹打着了,下饺子一般的坠进河里。终于到了岸,我就连滚带爬的上了岸。嘿,刺激!
   接下来我成了个小孩,不知怎么跑到大街上,就是老北京那种胡同接胡同的大街,正走着,东张西望的,突然后边跑来一个拉车的,骆驼祥子一般的那样,把我抱起扔进车里就跑,口里还喊:“小主人,你还好吧?”我太小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浅唱记忆第五章

  
  
  第五章
   漫长的冬天像一条雪白的恐怖的大白蛇,终于它的身躯挪过了这片土地,春天来了。
   春天在我的眼中,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姑娘,喜欢热闹,喜欢花裙子,你看,五颜六色的花儿开了,她穿上了花裙子,小鸟小虫开始歌唱了,大地多热闹呵!
   爷爷的病早已经好了,似乎更年轻了,更能干了。
   哦,对了,那次偷钱的事妈妈赶上山来打了我一顿,没关系,意料之中的事。不过多亏了那些钱,让我能买到木炭,度过漫长的寒冬。
  只不过,爷爷见妈妈上来这样举动,脸色很难看,很惭愧的样子。
   不过现在都好了,爷爷已经拿了农具挖起了一片地,种起了庄稼。又挖起了一片地,种菜。
   “爷爷,你真能干!”
   爷爷呵呵笑着:“去,这里用不到你,去看书!”
   看书,嗯,看书成了我最爱做的事情,我想如果世界上有一件事情可以让你永远不厌倦,那就是看书吧。
   当我再次回到家时,知道了一件事:妈妈怀孕了。
   爸爸很高兴,高兴的对我那一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浅唱记忆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二年的冬天,老人生病了,病得很严重,整日的咳嗽,只能吃一点饭。我很害怕,但是不知害怕什么,也许是我知道自己害怕什么但是不敢承认:我怕失去我亲爱的爷爷。
   在呼啸着的北风中,漫天的飘起大雪,我们这里很少会下这样大的雪的。小屋很冷,冷的实在让人受不了,手脚都不能伸直,浑身都要麻木了。爷爷躺在床上,不时的呻吟着,我望着老人憔悴的面孔,老人纷乱的头发,心里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但是我告诉自己,不要哭,要坚强的战斗到最后!像《老人与海》中那位老人一样坚强!
   老人喝的药是自己配制的,我想,也许老人的药不够灵验,我要去药房抓药,给老人治病。
   “爷爷,你有钱吗?”我望着刚坐起来的爷爷,问道。
  “有啊,你要买什么?”爷爷沙哑的嗓音慈爱的应道。
  “我想给你买些药”我说,“也许,药房的药比你的要好”。
  爷爷笑了,笑得很有精神,“没事的,我的药足够好了。”
  “不,爷爷,我一定要给你买药,你如果没钱的话,我跟爸爸要”我坚定的说。
  爷爷沉默了一会,同意了,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浅唱记忆2

   第二章
   我不记得那时候是几岁了,只记得那时我还是那么矮,那么瘦,那么固执的沉默。那时候就是我遇到了老人的时候。
   老人住在小山里头,在山间的一处平地上倚着山盖了两间小小的草房。那天我又在山里乱走,因为后来的那个妈妈不会找我,爸爸也不在家,所以我不担心什么,只想在外边多呆一会,省的听那个可怕的女人的呵斥和在她的眼光下局促的颤抖——我想,这样也好,我有这座小山,这条小河,你们都不管我我倒自在了。
   不知不觉天黑了,西边儿而云彩红彤彤的,小镇便打起盹来,我似乎能听到小镇均匀的呼吸声和不时的可爱的鼾声。树林里蛐蛐开始叫了,我想蛐蛐一定比我要快乐,因为它们有一间屋子,没事的时候便坐在门口唱起歌来,还可以欣赏阳光呢。我呢,我啥也没有,哦,不对我也有很多,我有蓝天,有小河,有山水。。。但是我没有家的。我想要那样一个可以在门口唱歌的家啊,唉,那怎么可能呀,妈妈不把我扔得远远的才怪呢。
   我在青草从中仰面躺了下来,我最爱的姿势,望着我的天空。我的视线被高高的树限制了,不过也好,我可以专注的看一片云彩了。身下的小草软绵绵的,比家里头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浅唱记忆

  你的笑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笑,美得难以直视,难以触碰,美得震慑了我。
   我听了你的笑声,痴了你的笑容,醉了你的语声,便忘记了世界了。
   语笑嫣然,这个词便是专门为你而造的吧。
   我常在怀想你语笑嫣然的样子,将记忆当做一只精美的大熊,抱在怀里,贴在心上,慢慢的,细细的回味每一个镜头,用尽我的全部的力量让每一个细节温暖起来,鲜活起来,就像你还在我的身边。
   我想,有些记忆会慢慢的与身体某个部位慢慢的长在一起,像手脚,像耳目,与生命融成了一体,成为呼吸的必要条件了。我也曾想要忘记了吧,但是你知道,这样的记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的。我想,一定是这记忆让我的生命变得更完美,而或多一些残缺,于是,这里头有了严肃的我所不能分辨的不可忘记的缘由了。
   当我拿起笔来,我想要细细的描绘那些储存在我的生命中的镜头,细致到她的发丝在不同的阳光下的颜色,细致到她脸颊在微笑时勾勒了怎样的曲线——但是显然这不是文字所能够做到的,也许画画可以吧,可惜我不会画画,但是即使我会画,我又能一定画出使自己满意的图画来吗?因为图画的每一笔都是静止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窗

   下雨了,在终年干旱的兰州。
   干旱真的是个可怕的词语,干旱隐喻着死亡啊。在干旱中,生命消泯了,贫穷泛滥了,更可怜的是那许多雨带来的美好的意象也不见了,渐渐在记忆中模糊,褪去。
   我想,许多美好的意象之所以美好,是因为那些情境是与人们长久以来的生存境况密切相连的。在时光中,在生死轮回中,那些印记无声的烙进我们的灵魂深处,与我们生命中的的欢笑与泪水,悲凉与壮丽密切相连了。
   雨,是大自然最伟大的眷顾。在下雨时,大自然最慷慨,最伟大。她将生命的液体公平的挥洒在每一片地方,每一个角落;她将生命的眷顾施予每个人的心灵,每个生命的呼吸,每个知觉的世界。
   有时想,在远古,远古到我们还生活在丛林,山洞,那时候的雨,给人们带来的心境,是怎样的呢?
   或许,外出狩猎的家人还没有归来;或许,深入丛林采集的亲人还不知何方;或许,部落的战争中的父亲不知生死;或许。。。
   或许,枯涸的土地焦渴着雨水,庄稼眼看就要颗粒无收;或许,牧场被干旱变成沙漠——这时,就在这时,下雨了。
   或许,孩子依偎在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积镇小记

   黄昏,慵懒的阳光把小镇拥抱在怀里,也拥抱着我们,一群异乡的游子。那阳光,温暖到使人陶醉。
   我们刚找了地方住下,妈妈打电话来,问我:想不想家?我想了一会儿,一边传来朋友们的谈笑,说,不想。——大概你会觉得很奇怪,一个从祖国的大东头跑到大西头的孩子,怎会不想家呢?
   可是,我真的不想家,至少在那会儿。怎么说呢,我想,想家总是在忧伤的时候吧,放假了,我们出去玩,很开心,便不想家了,这不能算是对家乡的背叛吧?
   很难说清家乡的感觉是怎样的,有时候在很多地方都会找到家乡的感觉,无所谓风土人情,无所谓喜怒哀乐,无所谓平原还是山川。。。 一条相仿的街道,一刻温暖的阳光,一阵清凉的风,便会暗合灵魂中关于家乡的记忆,精致而微妙的感动弥漫心头,即使是陌生的地方,也仿佛是自己的家乡了。
   麦积镇很小,两条街道,被一座小桥相连接,桥下的小河干涸成了小溪,裸露的石块铺满河床。街道也不甚繁华,几家饭馆旅社,几处超市卖部,一间小学,还有一座庙宇,便是小镇全部的内容了。
   举目四望,青山耸立,蓝天,白云,夕阳,呵,真宁静温暖的小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