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456877
  • 开博时间:2006-04-13
  • 博客排名:第54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OCT轻歌曼舞

2017-08-21

月子皇后

2017-08-21

zhao186698..

2017-08-18

西部大庄主

2017-08-18

千浪

2017-08-18

一心先生

2017-08-17

春天0829

2017-08-17

ligirl520

2017-08-17

安保谢

2017-08-16

u_10949670..

2017-08-16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老妹儿

  今天值班,下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心里寻思着该给周末回家的老妹儿做点儿什么好吃的,电话打过去,老妹儿却说,哥,我已经走了。心里莫名的惆怅了一下,一年四季,老妹儿就是这样奔波在南京,上海,苏州和天津,最后一个城市有她的亲人,而另外三个城市是她心爱的工作。

 

   一晃儿,老妹也是中年人了,虽然来去匆匆,但我们兄妹的感情可是没有减少半分,即使是短暂的见面,也会谈些轻松时尚的话题,毫不浪费宝贵的时间,老妹儿是高级知识分子,最珍惜的就是时间。

 

   老妹儿高中毕业考上了大连的一所大学,从此开始了异乡求学之路,先后读了研究生,博士生,博士后,直到现在,做到了一家公司的副总经理的职位,个中辛苦常人难以体会,2002年,妹妹邀请我去伤害玩,那时候,妹妹刚刚在那个城市落脚,租的房子,简单的家具,虽然有些寒酸,但妹妹说,至少可以有个读书学习的地方,下了班有个着落,感觉很好。那个时候,我发现,妹妹几乎是惜时如金,每天除了工作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卖菜姐妹

卖菜姐妹是双胞胎,我经常在菜市场见到她们,姐俩在不同的菜市场卖菜,态度和善,举止可亲。

 

   姐姐大约40岁左右,可能是做小买卖疏于保养,人比较老气,妹妹呢,就是小一号的姐姐,我对妹妹印象比较深。妹妹曾经才四区买菜,没有摊位,只是人为的铺上一层塑料布,上面堆满了茄子,土豆,豆角等菜,她的生意不是特别好,每次都是很晚才能卖完,因为每次我因故加班晚回,都会看到她孤零零的独守菜摊卖菜,四周一片冷清。

 

   有一次,我去她的摊位卖菜,正挑着,她突然对我说,以后出来别带钱包,就带点儿零钱,这有小偷,天天溜达,已经很多人被偷了,快点,要不一会儿他们就又转回来了。我赶紧把钱包揣在兜里,给好钱,一溜烟地回家了。

 

   因为这个缘故,我经常去她们卖菜,每次都能买到又好又便宜的菜。但突然有一天,四区要整顿,所有卖菜的一夜之间都不见了,我曾经打听,她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那天,

分类:人海茫茫有精英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鸡飞狗跳

今天还要说说工作。

 

   最近公司缆了外活,从我们技术口抽掉了两个人过去,这两个人一个是有着丰富经验的老师傅,一个是去年评上的技师。老师傅气场强大,但无奈是个白丁,技师虽然没有经验,但说话强势,因为是技师挣得比老师傅多,所以,声量要搞一个档次。

 

   发生了什么事呢。

 

   技师是个爱学习的人,平时没事就考证,他考取了一级建造师证,又在考市政的本子,每天时间安排的满满的,抽空还要到领导面前坐坐,替领导写写材料,开个会等等,老师傅却相反,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牢骚,骂骂这个,骂骂那个,领导觉得他也就这样了,所以,也就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今天,技师回来参加培训了,老师傅不让他回来,因为现场工作正忙,但技师说,是技术口的会议,技师必须参加。老师傅骂了他,但也无可奈何,技师回来了,他参加的培训是,通讯员培训。原来,技师想评高级技师,需要写更出色的材料来表现自己,于是,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不言弃

  他要去一个新的单位面试,就在下周,难得,我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说,一直期待一种解脱,没想到,就在眼前。

 

   几年前,他大学毕业来到了我们单位,因为背景深远,很得领导的赏识,他的舅舅是公司的一把手,很多人因为这个关系对他另眼相看,但他却大大咧咧,不把这些当回事,领导找他谈心,希望他能利用这点条件为车间做点事,比如,找点外活,或者给某个人解决工作等等。他都拒绝了,理由是,我不靠这些吃饭。

 

   他没有事情的时候,愿意和我说话,因为我谈的东西都是和利益无关的,可这些在很多人眼里都是无用的,记得有一次,他对我说起他的生活,他说,他和他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又一起分到了天津,他们很相爱,并且有了一个健康的宝宝,他说,他为了哄孩子睡觉,几乎一夜只睡两个小时,以至于整天哈欠连天,他说,因为咱们单位大修工作繁忙,他把爱人和孩子送回了河北,专心工作,但没想到,整个公司工作氛围如此之差。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体检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单位体检,一大早我就去了医院,五脏六腑通通检查了一遍,好在没有大毛病,这才安下心来。

 

   说说有趣的事儿。

 

   检查肺功能时,听到一对中年夫妇的对话,他们在一个单位工作,今天一起来体检。

 

   女:斗提机检修你们怎么干的,怎么那么快。

 

   男:加班加点呗, 原来一个星期的工作,领导非要三天完成,只好玩命了,说是要为文明卫生城市做贡献。

 

   女的叹了口气,又说,这回能歇歇了吧,干的那么快,那么好。

 

   男:只能说,短期内不会加班了,上正常班就是最好的待遇了,休息是不行的,工作还是很多。

分类:人海茫茫有精英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还有我

妹妹在东部买房,带我爸去参观,我爸连连说好,妹妹说,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来住。父亲没有接下茬,我知道他的心思。

 

   亲现在住的房子,已经有三十年的历史了,我们从五区天井楼搬过来就再也没有“挪过窝”,这一住就是三十多年,父母在这里渐渐地老去,春夏秋冬,房前的树年年吐蕊,但人却没了声息,九年前,母亲去世,屋子更加的静了,静的夏天只听到知了的蝉鸣,冬天,可以听到雪花唰唰的降落声。

 

   一年四季,他就在这里,看电视,吃饭,听收音机,或者出门遛弯,和一些别的老人聊天。

 

   我隔三差五去他那里,解决疑难问题,电视打不开了,厨房水龙头坏了,灯不亮了,手机无法听见声音了,五花八门,这些问题,他以前都不当回事,但现在都是事儿,他渐渐地承认自己老了,他看养生书籍,吃保健品,做保健操,他倔强的和年龄做斗争,一如他年轻时的不服输的劲头。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外卖女孩

 带老爸去饭店吃饭,要走时天降大雨,只好等雨停再离开。

 

   坐在饭店靠门的凳子上,我和老爸看着门外的大雨,百无聊赖,一个穿着浅蓝色T恤的女孩,从门外跑了进来,她的衣服几乎已经湿透了,我注意到,她的T恤上印着几个字“饿了么”,我知道,她是送外卖的。

 

   一个男孩迎了上去,他拿了一条毛巾,给女孩擦拭脸颊,并提示女孩去屋内换一件干衣服。听说话的口气,男孩是他的哥哥,在这家饭店做大堂经理。女孩简单的擦了擦,急急地说,哥,我还有外卖没送,我还要走啊,可是我的手机快没电了,我在这充一会儿。男孩接过女孩的手机,把充电插头插在了插座上,女孩看着门外的大雨,又说,顾客都催单了,再催我这个月的奖金就没了。男孩说,别急,去那坐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饭店的顾客几乎都走光了,只剩下我和我的父亲,还有那个送外卖的女孩。

 

分类:镜头里的你我他 | 评论:2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曾经养过一条小狗,我以为我能和它成为朋友,但后来我发现,我根本无法弄懂它在想什么,以至于最后完全失去了控制,只好送给了他人。

 

   那是一次逛街,路过市场,有人在卖狗,我突然兴起,掏了五十元钱买了一条,我抱着它,它怪怪的躺在我的怀里,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说,你是谁,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它是什么品种呢,我竟然不知道,他没有毛,皮肤棕色,眼睛瞪得很大,时刻警觉着自己的命运,但它的命运是暂时属于了我,我将负责它的生活。我以为会很容易,我找来一个纸盒子,里面放了一块毛甸子,将它放入里面,但我前脚刚离开,它就跳了出来,紧紧跟随你的脚步,打开冰箱,想给它找点吃的,冰箱里只有西红柿和油麦菜,切了一点,喂给它,它闻了闻,就把头瞥到一边去了。冰箱里没有骨头也没有肉了,我去外面买,它跟到门口,我跨出大门,它也跟着出来,我把它抱回去,轻轻地关上了门。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趣的聊天

我的一个同事,初中毕业后上了技校,后来分配到了我们公司,因为她的母亲就是搞电的,所以,她自然而然也搞起了电。

    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精力旺盛的人,聪明才智也过人。

    那些年,因为老师傅的带领,他有了很多干外活得机会,得意时,他跟我说,咱们公司不够揍,我在外面随便干干一年挣十几万当玩。他逐渐的不上班,但只要上班,就跑到公司领导办公室谈心,说各种牢骚话,好像所有的工作都是他干的一样。没有人指责他,因为他能在外面挣钱,说明他有能力。

    去年,他在公司值班,夏天,窗外空调坏了,他站椅子上修,椅子倒了,他摔断了六根肋骨,在家休息了八个月,八个月后,他上班了,依然像以前一样精神抖擞。问他身体情况,他轻描淡写地说,好了,这不叫事儿。

    他依然不怎么上班,不上班大家也不知道,也不管,只要自己的碗里有米,谁也不会挑谁的刺儿,但那天,他来到我的办公室,跟我说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心不及水

  最近,发现自己精进了很多,重点不是在技术上,而是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

 

   小领导最近情绪波动的厉害,他身怀“绝技”却无用武之处,公司领导对他说的话是,你是技术大拿,不到关键时刻,不要动。

 

   在此之前,很多人年轻的大学生都得到了锻炼的机会,但小领导由于是比武第二名,自然分量重些,领导不会轻易放手,但小领导经济困难,需要钱,那些锻炼的机会可是有补助的。就这么简单。

 

   小领导情绪波动,我这个老职工就被公司领导想起来了,最近经常被关照,别说迟到早退没门,就是发几句牢骚,都会引来领导的目光斜视,那表情带着严厉,又有些哀怨,还有些关怀,我自然是要找到自己的位置的,以往那些越俎代庖的事,我是不会再做的,费力不讨好不说,还伤了人。

 

   说说今天发生的事。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秦哥

   去年,小学同学秦哥帮我打了一场官司,为了表达感谢,我准备在小古林请他吃大餐。

 

   说实话,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就几乎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以我的社会人脉,我很难救自己。

 

   秦哥有点儿肚子,是某律师事务所的知名律师,他是我的小学同学,依据这层关系,我找到了他,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帮我写诉状,并从律师的角度分析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个月后,我打赢了官司,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他笑呵呵地说,那我就放心了。

 

   我必须回报秦哥的帮助,想来想去,除了计划中请他吃饭外,又额外的包了一个红包,准备在饭局中递给他。秦哥接了我的电话,答应了我的邀请,但他说,小李,就咱俩吃饭多没意思呀,我再叫几个咱的同学,大家热闹热闹。

 

   这天是周末,我提前半个小时来到了餐厅,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六记事

 早上,带着老爸按照约定的时间去口腔医院咬牙印。

 

   医生还是王大夫,他一边替老爸检查,一边和他开玩笑,缓解老爸紧张的情绪,老爸一个劲地表扬王大夫,说早就听说人家的大名了,这次一见果然很厉害。王大夫像个慈祥的老太太,只微笑着倾听,老爸在他面前,像个调皮的小孩。

 

   王大夫给老爸检查完,说可以咬牙印了。

 

   护士拿来了一块像橡皮泥一样的蓝色的东西,里面倒入了一种蓝色的液体,然后像揉面一样,左捏捏,右捏捏,王大夫开护士玩笑,说你在家一定做满头很好。老爸听着也乐了。那个东西揉好后,被放入到王大夫手中的牙齿的模具中,修正妥帖后,放入了老爸的上牙龈,约莫十分钟取出,又做了下牙龈之后,整个过程终于结束了。老爸漱完嘴,说,世界这么大,咱们两个人能遇到也是缘分。你这屋挺干净....... 口腔医院只是看口腔吗,老爸最后一句话逗乐了王大夫,王大夫握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2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区一景

小区的十字路口,新来了一个卖西红柿的商贩,几个大箩筐摆在路上,里面是红澄澄的西红柿。

 

   商贩是个中年男人,皮肤黝黑,看上去很疲倦,坐在马路牙子上直打瞌睡,有个女的想买西红柿,左挑挑,又捏捏,嘴里唠叨着,现在的西红柿都打了激素了,你看你的西红柿,大的大,小的小,还那么贵。中年男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又把头低下了。

 

   我是去看我老爸,路过看到的他。

 

   中午,我从老爸那回来,又看到了他,他的西红柿没有减少,我看到他在大口大口的喝水,我远远地问他,怎么不吃饭。他说,西红柿没卖出去,再等等。他的话让我突然有了买几个西红柿的想法,我正想晚上做疙瘩汤吃,需要西红柿调味。我正挑着,从小区的一家饭店里走过来一个大肚子的男人,他手里端着一大盘冒尖的炒饼,到了他跟前,说,兄弟,吃吧,不够我再给你炒。中年男人说,我没有钱。大肚子男人说,不要你钱,快吃。中年男人想必是饿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日感怀

   今天是八月四日,我的生日。

 

      人到中年,对生日的感觉就像一杯温酒,有点儿暖,有点儿醉,还稍微有点忧伤。

 

      可能是父母早年忘我工作,把我送长托的缘故,我一直觉得,在自己的世界里,爱的缺乏,小时候,家住锦州葫芦岛,建筑工地在海边,因为工作忙碌,父母就把我送到了托儿所,一周接回家一次,周六晚接回,周日晚送回,我经常站在托儿所的窗边,望着大海,心像一块浮萍,无所依靠,最期待的是周六傍晚,父母来接我,年轻的母亲,短发被海风吹起,她张开双臂,我迎了过去。

 

       上小学,我依旧孤独,上学放学,几乎都是一人来回,他们回家晚,我被托付给邻居短暂照料,有时我就在人家吃饭,但心里空落的很。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4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哥

大哥昨天在微信发了朋友圈,内容是他和他的战友们多年后重逢的画面,配上舒缓温暖的音乐,让人感动。

 

   大哥是我的堂哥,是我爸爸哥哥的儿子,年轻时当过兵,受过苦,后来退伍了,分到了我们那个县的银行任职,没想到,银行行长腐败,大哥给他抓个现行,但人家人通广大,倒打一把,不但开除了我的大哥,还威胁,恐吓,几乎要置我大哥与死地。大哥无奈,抛下妻儿,远走他乡寻求生路。

 

   大哥后来去了广东湛江,他的一个战友在那里开了一家工厂,他去投靠战友,后来也把妻子和孩子接了去,租房生活,但没几年,那家工厂就倒闭了,大哥又去了另一个战友那里,给人家扛大包,那个时候,大哥已经四十多了,由于工作过于劳累,大哥的腰出了问题,一弯腰就疼。战友说要养着他,大哥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就主动辞了,后来大哥去了一个变电站给人家修水泵,直到去年,大哥到了退休的年龄,终于可以休息了。

 

   我跟大哥一

分类:梦里花落知多少 | 评论:2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5页/142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