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攻写写

--为什么写作?先要回答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读诗?因为美的一无所用。/--为什么忧伤?爱的人去了。/--为什么恐惧?因为恶。/--为什么梦想?不知道。/--为什么皈依?敬畏上帝乃智慧之始。/--为什么怜悯?谁都在被神怜悯。/--为什么谦卑?因为弱小。/--为什么爱?不知道。/--为什么问答?诗和觉悟都不能虚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35067
  • 开博时间:2006-04-11
  • 博客排名:第717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没有关联的三个片段

风景

谁家的孩子妈妈在叫她
炊烟正在谁家的茅檐飘落
再淘气的植物 在冬天
都是可怜的孩子

野地里孩子听不见
妈妈在叫她
风中那些树听不见
冬天在叫她

孩子站成一株小小的植物
看着她的村子 消失
听到远远的风琴声
从没有庄稼的田野吹过来

QQ秀

她说不能再聊了
因为她的妈妈在叫她
相信这个理由的真实性
也相信一个虚构的真实性
此刻 影音文件里
一个叫孙燕姿的歌手
唱天黑黑欲落雨
把她的外婆虚拟得很真实

只好用加黑的黑体字
制造她妈妈叫她的黑夜
用黑暗的心跳 一下一下
把她逃走后的雪地打扫干净
我发现 这些作秀的句子
离顾城北岛于坚还很远


因为 她的妈妈在叫她
所以 她留下她的QQ秀
但是 有比这个更有趣的
比如 那条疯狂打折的广告
――将打折进行到底




梦话

妈妈在叫她
妈妈没有在叫她
可以成为事件亦可忽略
就象如果没有母亲
谁的妈妈都可以叫她
也可以没有一个妈妈叫她

假设她已经不是孩子或者老去
就象落叶树落掉最后一片表现欲
妈妈叫她如风笛一般传过来
这可能有点儿抒情也可能更糟

找不到季节的事物 就象
孩子没有听到妈妈在叫她
或者说 对于枯萎的事物
谁的妈妈在叫她都没有多少意义


 2003年冬

分类:2005之前 | 评论:0 | 浏览: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多瑙河之波

停电万岁 哦嗬 谁这么一起哄
教室的灯光就被消灭了 湘西北的冬天
雨雪霏霏 正好隐蔽一场有组织的转移
用一节晚自习换一场电影 这交易
简直零成本 一枚小心保存的过期门票
很容易就能蒙住看门老头的眼睛
就这样 智取电影院的偷渡客们
一下就成了失陷城池的新总督
但很多胸毛的米哈依船长正拥着新娘
温柔而眠 谁也不敢大声呼吸
十六毫米放映机以蟋蟀的身份叫唤着 直到
男主角共产党员托玛水手勤快地拖着船甲板
我的主人公才蹑手蹑脚找到了 厅右十九排二十一号
战斗和爱情和美丽这些东西 全搭在一条军火船上
飘浮在多瑙河 这时候观察我的主人公
真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托玛大叔托玛大叔
小男孩的呼喊很有可能暴露某种玄机 大家都有
害怕被发现的经历 我的主人公也不例外
换胶片的时候 影幕上晃过硕大的人头 形成
招摇的手的热带丛林 于是不难找到
最安全的潜伏方式 厅右十九排二十二号
仍是一个空着的座位 河上的水雷没有爆炸
只有托玛大叔知道船要去的地方
多瑙河之波 这晚的片名 她先知道
我的主人公的合法门票有她合法的指纹
我要把你扔进河里去 船长正托着娇妻
快乐地转圈儿 但只要厅右十九排二十二座
永远空号 我的主人公就永远不会晕眩
她没有来永远没来 她肯定永远不知道
安娜是谁 安娜是位好姑娘

分类:2005之前 | 评论:0 | 浏览:3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 月 雪

 往澧县的班车开了 外祖父甚至有些高兴
红色班车被灰尘掩护着 逃避了债权人 一点也没有
某位少年 望着一袭红裙离去的伤心 更不像
拜金主义时代 股权变成一匹泥鳅后 根本无法把握的沮丧
车票七角 外祖父把这份额外收入包裹好
拿一枚分币 买了一杯凉茶 糖精正好薄荷正好
外祖父更满意凉茶 红红的色素 只是没有料到
这次徒步远行 会被学汉语言文学的孙辈记录下来
且用时尚的白话 并存入计算机软盘 否则
处祖父要换件干净的衫子 起码会穿胶鞋
草鞋踩在砂子上 显示了外祖父 真正的民间立场
公路铺得很好 一路可走到津市这样的 热闹地方
路上尽是软和的砂砾 外祖父听见自己走得吱吱的响
一个多钟头就到了七重堰 这墟场离中央首长的老屋很近
外祖父却不曾预料 后来这里还会 有外资企业
出品董事长 总经理 法人代表 农民企业家 而且
总理也来 省长也来 部长也来 又有谁知道
四十年前 一位麻阳籍的大师傅会路过了这里
望见白虎山 就要到张公庙了 过了这渡口 澧县就不远了
外祖父可以靠着船帮喘息 用澧水浇虚汗 掬澧水解渴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是革命家的长征 外祖父夕阳似的潮红
只留在一张老脸上 胸口又疼的这个时候 终于见到了澧阳平原
残阳也正好 外祖父的审美直觉 受到澧阳平原忏陌交通的牵引
把湘西山地的记忆折皱 拉得线一样笔直
此时 草鞋底已穿透了 外祖父更关心 澧阳平原
大片大片雪白雪白的棉花 可织多少布 纺多少线
麻阳厨子外祖父 缺乏 织品制造流通的常识 还缺乏
宏观或微观的经济学理论 但知道棉籽打出的油很香
正如知识分子 求知欲 并不妨碍 他去炒股泡妞或愤世嫉俗
澧阳平原阔大而盛开棉花 肯定也不妨碍 外祖父一天走八十里
来寻找 一家拥有X光装备的医院 好发现胸膜上的病灶
外祖父当然也没有料到 三个月后 就殁于澧县人民医院的确诊了
而这个冬天也真怪 连一粒雪籽都没有 外祖父冥冥之中
大概能记起 走也走不完的澧阳平原 恍兮惚兮
盛开的棉朵 极像是下了好大一场雪

分类:2005之前 | 评论:0 | 浏览: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云之南(五首)


一、 火车在高原上爬行

火车一到地界上 就胸闷且哮喘
活像精力不支的男子 偏偏要去
应付 来自别处的诱惑 在这里
变成一匹小小的蠕动的爬行动物

阿拉开窗呐 两位很绅士的沪籍人士起身
把纯净水一样透明的空气放了进来
还有 青烟叶的新鲜气息 导致
老父亲重重地打喷嚏
儿子从没见过烟草 问是什么植物品牌
大约不是罂粟 沪籍人士很内行
总之这儿的植物多于阿拉大上海

湖南乡下人则不屑窗外的植被
只是关心 小方丈怎么可以恋爱
又据说 大蚊子可炒一盘菜
谁都没有注意 老父亲的儿子
下巴抵着车窗 问题是
阳光可真厉害呀 晒得土地那么红艳
可偏偏让女孩子的脸那样的 黑

二、 西山故事

导游夏雨很像她的小雀斑
点点滴滴都异常动人
谁要小便就说唱歌吧
夏雨的联想就是这样无懈可击的

导游夏雨继续着乐而不淫的玩笑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就不仅是句口号了
拜孔子拜观音再拜太上老君
儒释道就算一家夏雨真的非常聪明

魁星乃北斗之首文运之神
导游夏雨敛不住知识分子般的笑容
一颗星星和一尊神的联系
不外乎简化为一个石匠的锤子和凿子

深味这凿山为穴凿穴为佛的大美
导游夏雨带同志们远望崖下的虚无
不待完成一次艺术奇迹的剪彩仪式
老石匠便怀着一种想法向滇池飞去

导游夏雨的幽默和魁星右手的笔锋一样
被细心的民间艺术家不细心的凿掉了……

三、 苍山对岸的一个村庄

看你浮在水上的时候你浮在树梢上
看你浮在树上的时候你浮在石头上
看你对大理来的游船也并不那么在意
看你日日打坐甘露观音来讲道也掏出心跳
看你白白的屋舍白白的墙
看你白白的女人白白的脸
看你种田捕鱼露出白胫浣衣
看你用洱海漂出那么好的扎染
看你白族的女儿不做远方的梦
看你苍山那边传来恋歌的男中音
看你根本不知道为炒股跳楼为恋爱离婚
看你知道了只会笑世界上怎会有这样奇怪的事
看你离我越来越近洞彻着我的愚蠢
看你离我越来越远终于离开了我的视线

四、 一种残酷

尽管不见夕阳 有些微雨
仍然不妨碍 扮成一个行吟诗人
虚拟一把油纸伞 走进古城
光滑的石板街巷 可马帮们已走了很远
市面上人多 卖假古玩的摊子别来无恙
只是多了 英文的日文的韩文的幌子
泉水百年不变 依旧响遍全城
客栈檐上的衰草和墙角的青苔 意味着
古城存在的某一类虚证 可惜的是
茶肆里喝咖啡阅读拼音文字的白种人
迫使怀古的伪情结 不得不逃入窄而深的巷子
逃亡者终于被拐角处的孤儿院接纳
与历史唯一的对话 仅在于这次善举 并由此
知道了
这些七级地震的余生 可能是真正的遗产

五、 绰约若处子

小时候 拣半天桔子皮
就可以换回一块红薯做的糖
只要上下齿拼命撕扯
美妙的甜度就会有力地攻进牙的城门
而玉龙雪山当然不像笔者
童年的况味 只系于一种粘度非常的甜品
而她的过去 大致与很多知名的海水浴场相关
因为 她脚下一个叫干海子的松林里
拣过桔子皮的手 分明可以拣到贝类
浅陋的笔者 于是想起了安徒生的某个篇目来

但是索道已经直指这位迟暮的美人
活像一个恶棍 引领着一群坏男人的暴力倾向
这时纵有一千次写诗的冲动
怎么也挡不住一次完全成人化的恶念

分类:2005之前 | 评论:0 | 浏览:3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问自答——代序

 车攻自问自答
车攻自问自答

--为什么写作?
先要回答为什么活着。
--为什么读诗?
因为一无所用的大美。
--为什么忧伤?
亲爱的人走了。
--为什么恐惧?
因为恶。
--为什么梦想?
不知道。
--为什么皈依?
敬畏上帝乃智慧之始。
--为什么怜悯?
谁都在被自然怜悯。
--为什么谦卑?
因为弱小。
--为什么爱?
不知道。
--为什么问答?
诗和觉悟都不能虚构。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1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5 16 17 18 1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