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人间天涯名博

敬告各公众号编辑:此博客文字,皆为原创,且有二十来万字文章,尚未纸刊发表,公众号编辑若来选稿,请事先告知我,以纸条或邮箱,联系我。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3
  • 总访问量:215460
  • 开博时间:2012-03-14
  • 博客排名:第745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sevenLee10..

2017-10-19

岛澜

2017-10-19

行者逍遥松

2017-10-19

柳漾荷

2017-10-19

心语存储

2017-10-18

淙鸣1981

2017-10-18

一心先生

2017-10-18

德修堂主

2017-10-11

西沟散人

2017-09-23

ty_陶器罐子

2017-09-1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拜谒先生墓

拜谒先生墓                             

 

“你去拜谒一下先生吧。”父亲说。“我的脚走不动了,那么远。”

“哪个先生?”父亲的话,让我有些莫名其妙。父亲种了一辈子田,砍了辈子的木柴,哪来的先生呢?八十岁的老父亲是不是懵懂了。我侧头看了父亲一眼。他架起脚,靠在椅子上吸烟。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墙垣崩坏》后记

后记:温良的血液在消失

 

2012年冬,我去邻村看一个亲戚,顺带走访了土陶厂。土陶厂是我青少年时期常去的,看陶工做日常生活器具。每一个陶工我都熟悉,每一道制陶的程序我也耳熟能详。可土陶厂已废弃多年,破烂的土瓮,坍塌的垄窑,烟熏的土砖,淤积在土里的炭灰,让我伤感。陶工有的故去,有的已入耄耋之年。似乎我看到的土陶厂,是漫长年代的记忆现场。这次走访,给了我很深的触动和深思。

知识界普遍认为中国的乡村已经或正接近死亡,文学界关注农村的作家也写了大量乡村凋敝的文本。学人和作家,道出了事实:乡村已沉沦,乡村已消失。但怎么沉沦,怎么消失,却没有哪个作家提供足够的文本,揭示沉沦和消失的过程。中国是一个乡村密布的国度,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乡村以与自然相融合的方式存在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竹溪,竹溪

竹溪,竹溪                             

 竹溪,竹溪

正月初六,村里有人杀牛。初五晚上,母亲交代我:“你明天早起,去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灰炉

灰炉

 灰炉

灰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土墙

土墙

 土墙

一堵黄泥墙,看起来像一张脸:被风剥出的砂子留下密密麻麻的细孔,雨水冲刷的细线成了时间的疤痕,土黄的泥色慢慢淤积了黑黝。

在村口,在河边,在平畴,随便往哪儿站站,先入眼的,是墙。石灰墙,黄泥墙,青砖墙,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带水井的树

自带水井的树

自带水井的树

 

看到在台风中狂舞的椰子树,我知道,大地上美好的事物会永生。我坐在院子里,马哲一边说,一边娴熟地切椰子,剜一个圆口,倒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学生》对话作家傅菲

对话作家傅菲

孙永庆

 

 

傅菲,本名傅斐,一九七〇年代生于江西上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常见于《人民文学》《钟山》《天涯》《花城》等刊,收入百余种各类选本。出版散文集《屋顶上的河流》《星空肖像》《炭灰里的镇》《生活简史》《南方的忧郁》《饥饿的身体》《在黑夜中耗尽一生》《大地理想》等。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墨离师傅

墨离师傅

 

“去把我木箱拿来。”墨离师傅靠在米糠枕头上,手在草席上抓来抓去。不知道他要抓什么。我父亲握住他的手,告慰似的说:“我去拿木箱。”墨离师傅撑了一下眼皮,浑浊的白黄液体从眼角滑下来,他的双唇轻轻地翕动,耳语微微,说:“木箱我要带走。”他侧过头,耷拉下去,再也没了声响。

“手凉了。去准备后事吧。”我父亲抽出手,说,“走的还算安静。”烂脚师傅从一个小提箱里,摸出一把推剪,把墨离师傅的头抱在大腿上,慢慢推。头发油垢粘着灰尘,一绺一绺地落在一张黄表纸上。烂脚师傅对海佛说,你要不要把这些头发包起来,做些念想呢?

海佛正在抱老人的旧衣物去烧,说,没什么好留的,一起烧了吧。海佛是墨离师傅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与刀

木与刀

 木与刀

棺材是一艘船的形状。棺木是一棵老柏树。常年在深山伐木的酸水开一辆手扶拖拉机,把老柏树的树根拉到耀宗院子,说:“老雕师,你看看这个树蔸能雕个什么东西。”耀宗歪着头细细打量几眼,说:“柏树无格,只能解板,雕什么也没人要呀。这么粗的柏树,倒是难得见到,要是樟树,那便好了,雕弥勒佛,雕观音,雕关大爷,雕赵子龙,雕狮子,雕水牯牛,好得没话说。”酸水哦了一声,拉起衣袖抹了一下脸,说,那你出个价,我来回拉累人。耀宗说,我是个雕师,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遇见祖先

遇见祖先

   遇见祖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山

神山

 神山

神山没有神,只有山,和山里几十户世代耕种的乡民。

神山不是一座山的名字。

神山是一个地名,这个叫神山的村庄,落座在井冈山黄洋界下的山坳。井冈山恒古延绵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纸默

纸默

 

 纸默

“你看看,一根竹子,粗长,滚圆,抱起来轻轻的,但硬度大,韧性大,耐腐蚀,还有什么植物比这个更像有骨气的人?”东生用棒槌在槌竹瓤,蹦蹦蹦。泡烂了的竹瓤开裂,形成丝。他是村里唯一的造纸师傅。他没上过学,但会写毛笔字,他会说很多雅气的话。他的手指短短的,指头磨圆,手掌很厚,像一块干树皮。造纸的作坊在破塘坞。作坊的院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寺

山寺

 

“以前,在八步岭的山坳口,有一棵千年老枫树,在农业学大寨时期,被砍了。钱墩村盖大队部,整栋楼的楼板,都是这棵枫树解下来的。”忠仁站在八步岭的台阶上,望着飞泻的流瀑,对我说。“或许,因了这棵枫树,才有了枫林村的村名。”我说,“砍这棵树的人,不会有善终。树年久了,有佛性。”忠仁六十来岁,退休在家。他每天从村里,散步到太平山,一个来回,两个小时。他说,砍树的人,是弄里的瘌痢,子孙没留一个。

八步岭翻过去,转一个山弯,便是太平山。我还是十五岁之前,来过,转眼已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7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访谈

《向度》杂志访谈

 

 

 

问:张艳庭

答:傅菲

 

 

1问:傅菲老师,您好,非常高兴您能接受《向度》的专访。我在您的诗集《黑夜中熬尽一生》自序中对您的写作历程有一个简单的了解,得知您在写散文之前,写过诗歌,小说、散文诗,可以谈谈您早期的文学创作吗?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书出版。三本

新书于5月15日出版了。

5月25日,当当网店率先发售,随后新华书店和天猫、亚马孙等网店上架。

 

新书出版。三本

 

新书出版。三本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