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人间天涯名博

敬告各公众号编辑:此博客文字,皆为原创,且有二十来万字文章,尚未纸刊发表,公众号编辑若来选稿,请事先告知我,以纸条或邮箱,联系我。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17727
  • 开博时间:2012-03-14
  • 博客排名:第737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渔丰水产

2017-11-28

ty_1341930..

2017-11-14

因该不应该

2017-11-06

feijiexian

2017-11-05

一心先生

2017-11-05

西沟散人

2017-10-28

江少宾

2017-10-27

zhouyghz

2017-10-23

ty_1338958..

2017-10-22

sevenLee10..

2017-10-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赣东植物记之一:嘉木安魂

嘉木安魂

 

敞开式的山,峰峦像一顶顶斗笠。山坡缓缓而下,如一道道梯级的瀑布。阳光从坡顶流泻下来,有向日葵的光泽度。杉林墨绿似海,苍鹰在盘旋。杉林,在静默的群山之中,成为天空的倒影。

在南方,没有比杉树更庞大的种植了。在菜地边,在荒坡上,在坟地,在延绵的山梁,乡人都会种上杉树。我在浦城山区,认识一个种树人,六十多岁,整个春季,天天背一个背篓,种杉树。有一次,我散步至浦溪边一个山坳,他正在种树。山坳有一大块长满了芭茅的荒地,十余年前是菜地,因无人耕种,成了荒地。打猎的人常来这里,设下陷阱,捕捉黄鼬和兔子,也捕捉山鸡。我也认识这个打猎人,晚上骑一辆破摩托车,背着猎枪,后座拖一个麻袋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遇见祖先

遇见祖先

   遇见祖先

    在印江县木黄镇,我遇见了祖先。

在火光中,在土家语中,在摆手舞中,祖先和神一起降临。黑夜的绒布遮盖了大地,露水打湿了每一双张开的瞳孔。我的瞳孔整个夜晚在呈现一个镜像:黑色的傩面下,有一双猫头鹰一样犀利的眼睛,火在噼噼啪啪炸裂,锣鼓咚咚咚在回荡,狮子穿起来了黄色的锦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目前读的三本书

目前读的三本书 

                                          

《一个人的诗歌史》,随笔集,诗人刘春著。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山》发2017年7月11日《江西日报》

《神山》发2017年7月11日《江西日报》

《神山》发2017年7月11日《江西日报》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我一篇《自带水井的椰树》

“椰颂”专题散文征文大赛入围作品篇目公示

 

  由海南省委宣传部指导、海南省作家协会主办、海南省文学院承办的“椰颂”专题散文征文大赛活动目前已进入作品评审环节,由孔见、王雁翎、孙绍先、杜光辉、杨沐、胡彬、黄宏地(按姓氏笔画排列)等作家、评论家、教授组成的征文作品评审组本着高度负责、客观公正的原则,在公证人员全程监督下,对符合征文要求的897篇作品,在充分讨论的基础上,采取投票方式评选出81篇入围作品,现予公示篇目,请征文作者及社会各界监督。如发现作品中有剽窃、仿冒、内容偏离事实等问题,请于公示之日起3天内向征文大赛组委会反映。

 

  联系人:王先生(手机:13807634521)

 

 

 

  “椰颂”专题散文征文大赛组委会

 

  2017年7月19日

 

 

  “椰颂”专题散文征文大赛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拜谒先生墓

拜谒先生墓                             

 

“你去拜谒一下先生吧。”父亲说。“我的脚走不动了,那么远。”

“哪个先生?”父亲的话,让我有些莫名其妙。父亲种了一辈子田,砍了辈子的木柴,哪来的先生呢?八十岁的老父亲是不是懵懂了。我侧头看了父亲一眼。他架起脚,靠在椅子上吸烟。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墙垣崩坏》后记

后记:温良的血液在消失

 

2012年冬,我去邻村看一个亲戚,顺带走访了土陶厂。土陶厂是我青少年时期常去的,看陶工做日常生活器具。每一个陶工我都熟悉,每一道制陶的程序我也耳熟能详。可土陶厂已废弃多年,破烂的土瓮,坍塌的垄窑,烟熏的土砖,淤积在土里的炭灰,让我伤感。陶工有的故去,有的已入耄耋之年。似乎我看到的土陶厂,是漫长年代的记忆现场。这次走访,给了我很深的触动和深思。

知识界普遍认为中国的乡村已经或正接近死亡,文学界关注农村的作家也写了大量乡村凋敝的文本。学人和作家,道出了事实:乡村已沉沦,乡村已消失。但怎么沉沦,怎么消失,却没有哪个作家提供足够的文本,揭示沉沦和消失的过程。中国是一个乡村密布的国度,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乡村以与自然相融合的方式存在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竹溪,竹溪

竹溪,竹溪                             

 竹溪,竹溪

正月初六,村里有人杀牛。初五晚上,母亲交代我:“你明天早起,去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4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灰炉

灰炉

 灰炉

灰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土墙

土墙

 土墙

一堵黄泥墙,看起来像一张脸:被风剥出的砂子留下密密麻麻的细孔,雨水冲刷的细线成了时间的疤痕,土黄的泥色慢慢淤积了黑黝。

在村口,在河边,在平畴,随便往哪儿站站,先入眼的,是墙。石灰墙,黄泥墙,青砖墙,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带水井的树

自带水井的树

自带水井的树

 

看到在台风中狂舞的椰子树,我知道,大地上美好的事物会永生。我坐在院子里,马哲一边说,一边娴熟地切椰子,剜一个圆口,倒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5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学生》对话作家傅菲

对话作家傅菲

孙永庆

 

 

傅菲,本名傅斐,一九七〇年代生于江西上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常见于《人民文学》《钟山》《天涯》《花城》等刊,收入百余种各类选本。出版散文集《屋顶上的河流》《星空肖像》《炭灰里的镇》《生活简史》《南方的忧郁》《饥饿的身体》《在黑夜中耗尽一生》《大地理想》等。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墨离师傅

墨离师傅

 

“去把我木箱拿来。”墨离师傅靠在米糠枕头上,手在草席上抓来抓去。不知道他要抓什么。我父亲握住他的手,告慰似的说:“我去拿木箱。”墨离师傅撑了一下眼皮,浑浊的白黄液体从眼角滑下来,他的双唇轻轻地翕动,耳语微微,说:“木箱我要带走。”他侧过头,耷拉下去,再也没了声响。

“手凉了。去准备后事吧。”我父亲抽出手,说,“走的还算安静。”烂脚师傅从一个小提箱里,摸出一把推剪,把墨离师傅的头抱在大腿上,慢慢推。头发油垢粘着灰尘,一绺一绺地落在一张黄表纸上。烂脚师傅对海佛说,你要不要把这些头发包起来,做些念想呢?

海佛正在抱老人的旧衣物去烧,说,没什么好留的,一起烧了吧。海佛是墨离师傅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与刀

木与刀

 木与刀

棺材是一艘船的形状。棺木是一棵老柏树。常年在深山伐木的酸水开一辆手扶拖拉机,把老柏树的树根拉到耀宗院子,说:“老雕师,你看看这个树蔸能雕个什么东西。”耀宗歪着头细细打量几眼,说:“柏树无格,只能解板,雕什么也没人要呀。这么粗的柏树,倒是难得见到,要是樟树,那便好了,雕弥勒佛,雕观音,雕关大爷,雕赵子龙,雕狮子,雕水牯牛,好得没话说。”酸水哦了一声,拉起衣袖抹了一下脸,说,那你出个价,我来回拉累人。耀宗说,我是个雕师,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遇见祖先

遇见祖先

   遇见祖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3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