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人间天涯名博

敬告各公众号编辑:此博客文字,皆为原创,且有二十来万字文章,尚未纸刊发表,公众号编辑若来选稿,请事先告知我,以纸条或邮箱,联系我。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221678
  • 开博时间:2012-03-14
  • 博客排名:第723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22

妃妃妃菲徘

2018-02-13

天空跃迁

2018-02-11

崛的后后v

2018-02-09

一心先生

2018-02-04

仙人手

2018-01-2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二:酸橙

酸橙

 赣东植物之二十二:酸橙

教拳脚的师傅来我家,带了一麻袋的橙子,作伴手礼。师傅是金华人,三十来岁,满口浙江话,说话的时候,像口腔里含着什么东西。他是我三姑父的结拜兄弟。他姓什么,我忘记了。每年过冬了,他便驻扎在三姑父家,收几个徒弟。他常来我家吃饭,特别喜欢吃油炸薯片,睡在床上还吃。他说他那一带穷,穷得过年猪也杀不起。他吃薯片,我们吃橙。黄黄的皮,个头比柚子小一些,圆圆润润,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一:隐秘的法则

隐秘的法则

 

茫茫大地间,有一种隐秘的力量,安排着万事万物,安排着生死,不可改变。一棵树晒多少年阳光,一棵草吸多少露水,一朵花吐多久芬芳,都是一种渊薮。在哪儿活,在哪儿死,不容选择。在南方,有几种植物,活得特别艰难,却葱茏多姿。这也是一种命运吧,多桀绚烂。

齿苋在入夏,常被我们拔起来当野菜吃。菜地有地沟,方便人走路和劳动,也可以排水。齿苋便长在地沟里。菜地一般种辣椒、茄子、番茄,地面上铺干草或干地衣,既防止水分流失又遮盖杂草疯长。辣椒抽节发枝了,齿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番薯记

番薯记

 赣东植物之二十:番薯记

临出门,母亲拎一个蛇纹带交给我,鼓囊囊。我提在手上,沉沉的。母亲说,你喜欢吃番薯,挑拣了一些,你带去吧。我撩开袋口,看看,红皮还沾着灰白的泥尘。

霜降之后,摘了油茶籽,便开始挖番薯了。霜是个好东西,是糖分的催化剂。蒙了霜,番薯甜。我几乎不吃饭,一餐蒸一个番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九:玉一样的信使

玉一样的信使

 赣东植物之十九:玉一样的信使

每次和吴平华兄吃饭,他负责点菜。他站在菜架前,斜溜我一眼,说:“你喜欢吃的白玉豆,我点了。”他又补上一句:“我也喜欢吃。”

白玉豆自是喜欢吃的,从小到大如此。外地客人,问我: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八:葱花白薄荷花紫

葱花白薄荷花紫

 赣东植物之十八:葱花白薄荷花紫

葱切成圆末,撮一把,撒在汤面上,和煎黄了的鸡蛋,以及八九根红椒丝,像不像四季盛在一个青花碗里呢?杜甫写过组诗《绝句》,之三: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我语文老师打趣地给我们讲解,说,杜甫不是写雪景,而是写一道菜。我们多好奇,问,什么菜。老师说,葱末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七:溪野枇杷

溪野枇杷

 赣东植物之十七:溪野枇杷

第一次知道枇杷,是在八岁。端午,我走亲戚。亲戚在高山上。我母亲说,你去一次山里吧,你敢不敢去呢?我说,我敢,给我一根棍子,我什么也不会怕。我母亲笑了,露出一口石榴牙。她把扫把棍脱下来,给我,说,棍子可以挑两挂粽子去。一挂,十个,一头挂一挂,我上山去了。那时短粮,山里人更缺吃食,给两挂粽子算是很重的情了。临出门,我母亲交代我:“五月黄枇杷,六月红麦李。回家的时候,记得摘一袋枇杷来吃。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六:笨拙的木耳

笨拙的木耳

   

有几个朋友,问我,你的微信名字,为什么叫木耳。我说我喜欢木耳。又问:“为什么喜欢木耳?”我说木耳看起来笨拙朴素,色泽也不鲜艳,但营养价值高,炖鸡汤、炒蛋、菜白菜丝,木耳是不二选配食材。

乡间野生木耳,非常少,很难采摘得到。野菇在春天的松林或山溪边的灌木林里,每年还可以采几次。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采到木耳,但我从来不对别人说。河滩边有一片杨树林,树杈常被人砍了做豆芊,有些杨树便被砍死了,留一个大木桩,长指甲大片的木耳,灰白色。八月,空气如炽。杨树皮腐烂,落下来的木屑如米糠,木耳从树皮缝里,不谙世事地长出来。像戴着灰皮帽的童话里的小矮人。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五:苔藓一样活下去

苔藓一样活下去

   赣东植物之十五:苔藓一样活下去

有一次,我去德兴,看到河滩边的坟茔,我想起了朋友,想去看看他父母。在二十年六前,朋友因病三天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他年长我两岁,一同在乡间教书,他常来我家借书看。朋友去世后,我也会去看他父母,每次去,他父母老泪纵横,哽咽无声。去了几次,不再去了。他父母住在河滩边,一栋土夯房。房子还是原来的样子,已无人居住。问了邻居,邻居说,老人随女儿住到另一个镇子去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十四:松的痛苦有谁知

松的痛苦有谁知

   

过冬,有两样东西是极其珍贵的。柴火和粮食。在大雪封山之前,各户便储藏干柴。最好的干柴,便是松片和松枝。当柴火的松树是病树。松树很容易被松毛虫侵害,松针不再发绿,慢慢枯涩下去,直至完全焦黄,树干脱皮。很多昆虫都喜爱以松树的木质或松果或松针为食,如松茸针毒蛾松针小卷蛾、大袋蛾新松叶蜂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三:气味的背影

气味的背影

 

县城像个牛头,两个弯弯的牛角是主街道,一南一北,在街中心的红绿灯分岔。往南徒步半个小时,一条河堤一直通往下游十余公里的城市。河堤下,是一片洋槐和柳树茂密的河滩。过了河滩,江水冲刷出了一片滩涂,滩涂上全是桑树、池塘和河汊。河汊交织,在入水处汇集,形成长江的内支流。

在江边客居的几年,这是我唯一在傍晚或休息日去溜踏的地方。端午之后,雨季慢慢结束,红鳌虾在河汊的草丛里,爬来爬去。尤其在傍晚时,它爬出水面,找透风的地方乘凉。我们几个人穿雨鞋戴着头灯,提铁桶,用火钳去挟红鳌虾。挟一个来小时,一个铁桶装了一半。我们像是一群饿慌的人,回到住所,洗虾剥壳,用姜蒜和辣椒整锅煮。把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二:生命盛开的形式

生命盛开的形式

 

莲就是荷。是一种梦一样的植物。它肥绿的圆叶上,水珠被风摇动,滚来滚去,金色的阳光有了绚丽的彩虹。蛙鸣在荷塘里,此起彼伏,让我们觉得每一天的早晨和傍晚,披上了童话的七彩衣。莲又称芙蕖、水华,未开的花蕾叫菡萏,已开的花朵叫鞭蕖,地下茎叫藕,果实叫莲蓬,坚果叫莲子。这是一种古老的植物,多长于淤泥的水生草本。是中国文化的基本元素。《诗经·郑风》之十:“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一:遗忘的花神

遗忘的花神

 

从牛桥转到斗米虫山庄,已是傍晚。金粉一样撒落在田畴的阳光,被一群飞过林杪的鸟驮走,飞驰而去。时间是一种很轻的东西,没有任何重量感。

这是一个荒落的山庄,几间简易的屋舍和日盛的秋意,让人觉得居住在这里的人,是结庐深山的陶渊明后裔。山垄原是一片稻田,前几年种满了桂花。两边的山梁和坡地是油松。油松是一种笨拙的植物,在贫瘠的山岩地,过着不疾不徐的草民生活。油松矮小,遒劲,戴着松松垮垮的毡帽,一副樵夫的模样。油松下,是枯黄发黑的针叶,野蔷薇、山楂、山荆,择一钵之地,竞相生长。山垄则是一个抽屉,从两条山脊间拉出来。落居的人在院子里,用柴刀削一根根木枝。熟人称他老童。他敦实,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棉花,棉花

棉花,棉花

 

饼肥30公斤、磷肥25公斤、钾肥15公斤、碳铵l0公斤、硼砂0.25公斤。父亲用木炭把每亩用肥的参考数,写在厕所土墙上,供母亲拌肥用。母亲记性不怎么好,她一边拌肥一边看墙上的数字。父亲说,这些混合肥在6月底以前要埋完,不然棉树坐不了桃。在盛蕾(第四层果枝开始现蕾)前后,棉树要肥催——从盛蕾到初花期,时间很短了。父亲每天傍晚,端一把锄头,到棉田上走走。棉田有两亩多,父亲一垄一垄地看,翻翻棉叶,摸摸杆杈,还不时地蹲下身子,扒开泥土,捏捏泥团,辨识泥的成色、湿度、酸碱度。他的脸上降临着黄昏时分的从容,慈祥,安谧。大朵的棉花仿佛在他眼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九:夜雨桃花

夜雨桃花

 

假如你问我,夜雨中的桃花,怎么破碎的。我会说,又有一个人已离去。水带走的人不复返。

雨自中午滴滴哒哒地下,绵长轻柔,地上的灰尘黏结,像一粒蜗牛肉。到了傍晚,雨势乌黑黑,从江边压来。樟树桂花树,和池塘边的芭蕉,雨珠铛啷啷地跳荡。密密麻麻的,漆黑中的雨滴,落在江面上,溅起一阵阵风。

我打一把伞,去不远处的山上。那里有十几亩地的桃林,我得去探望。昨天早上,我去过。桃枝缀满了艳丽的桃花,如初晨的霞光,稀疏的桃叶还正在不断地发青。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八:有一种花叫乡愁

有一种花叫乡愁

 

油菜,亦称油白菜,是白菜的一个变种,十字花科、芸薹属植物,喜雨。在南方,它是一种普通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和荷、荸荠、番茄一样,在田间、河塘边、山坳里,十分常见。在三月初至三月底,开出黄色的花,从初开期、盛开期到凋谢期,足足一个月。

在十五年前,婺源并没有那么多油菜花。

一九九八年初春,我去婺源,从县城徒步去武口,看见油菜花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