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人间天涯名博

敬告各公众号编辑:此博客文字,皆为原创,且有二十来万字文章,尚未纸刊发表,公众号编辑若来选稿,请事先告知我,以纸条或邮箱,联系我。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6
  • 总访问量:217725
  • 开博时间:2012-03-14
  • 博客排名:第737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渔丰水产

2017-11-28

ty_1341930..

2017-11-14

因该不应该

2017-11-06

feijiexian

2017-11-05

一心先生

2017-11-05

西沟散人

2017-10-28

江少宾

2017-10-27

zhouyghz

2017-10-23

ty_1338958..

2017-10-22

sevenLee10..

2017-10-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赣东植物之十六:笨拙的木耳

笨拙的木耳

   

有几个朋友,问我,你的微信名字,为什么叫木耳。我说我喜欢木耳。又问:“为什么喜欢木耳?”我说木耳看起来笨拙朴素,色泽也不鲜艳,但营养价值高,炖鸡汤、炒蛋、菜白菜丝,木耳是不二选配食材。

乡间野生木耳,非常少,很难采摘得到。野菇在春天的松林或山溪边的灌木林里,每年还可以采几次。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采到木耳,但我从来不对别人说。河滩边有一片杨树林,树杈常被人砍了做豆芊,有些杨树便被砍死了,留一个大木桩,长指甲大片的木耳,灰白色。八月,空气如炽。杨树皮腐烂,落下来的木屑如米糠,木耳从树皮缝里,不谙世事地长出来。像戴着灰皮帽的童话里的小矮人。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五:苔藓一样活下去

苔藓一样活下去

   赣东植物之十五:苔藓一样活下去

有一次,我去德兴,看到河滩边的坟茔,我想起了朋友,想去看看他父母。在二十年六前,朋友因病三天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他年长我两岁,一同在乡间教书,他常来我家借书看。朋友去世后,我也会去看他父母,每次去,他父母老泪纵横,哽咽无声。去了几次,不再去了。他父母住在河滩边,一栋土夯房。房子还是原来的样子,已无人居住。问了邻居,邻居说,老人随女儿住到另一个镇子去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十四:松的痛苦有谁知

松的痛苦有谁知

   

过冬,有两样东西是极其珍贵的。柴火和粮食。在大雪封山之前,各户便储藏干柴。最好的干柴,便是松片和松枝。当柴火的松树是病树。松树很容易被松毛虫侵害,松针不再发绿,慢慢枯涩下去,直至完全焦黄,树干脱皮。很多昆虫都喜爱以松树的木质或松果或松针为食,如松茸针毒蛾松针小卷蛾、大袋蛾新松叶蜂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三:气味的背影

气味的背影

 

县城像个牛头,两个弯弯的牛角是主街道,一南一北,在街中心的红绿灯分岔。往南徒步半个小时,一条河堤一直通往下游十余公里的城市。河堤下,是一片洋槐和柳树茂密的河滩。过了河滩,江水冲刷出了一片滩涂,滩涂上全是桑树、池塘和河汊。河汊交织,在入水处汇集,形成长江的内支流。

在江边客居的几年,这是我唯一在傍晚或休息日去溜踏的地方。端午之后,雨季慢慢结束,红鳌虾在河汊的草丛里,爬来爬去。尤其在傍晚时,它爬出水面,找透风的地方乘凉。我们几个人穿雨鞋戴着头灯,提铁桶,用火钳去挟红鳌虾。挟一个来小时,一个铁桶装了一半。我们像是一群饿慌的人,回到住所,洗虾剥壳,用姜蒜和辣椒整锅煮。把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二:生命盛开的形式

生命盛开的形式

 

莲就是荷。是一种梦一样的植物。它肥绿的圆叶上,水珠被风摇动,滚来滚去,金色的阳光有了绚丽的彩虹。蛙鸣在荷塘里,此起彼伏,让我们觉得每一天的早晨和傍晚,披上了童话的七彩衣。莲又称芙蕖、水华,未开的花蕾叫菡萏,已开的花朵叫鞭蕖,地下茎叫藕,果实叫莲蓬,坚果叫莲子。这是一种古老的植物,多长于淤泥的水生草本。是中国文化的基本元素。《诗经·郑风》之十:“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一:遗忘的花神

遗忘的花神

 

从牛桥转到斗米虫山庄,已是傍晚。金粉一样撒落在田畴的阳光,被一群飞过林杪的鸟驮走,飞驰而去。时间是一种很轻的东西,没有任何重量感。

这是一个荒落的山庄,几间简易的屋舍和日盛的秋意,让人觉得居住在这里的人,是结庐深山的陶渊明后裔。山垄原是一片稻田,前几年种满了桂花。两边的山梁和坡地是油松。油松是一种笨拙的植物,在贫瘠的山岩地,过着不疾不徐的草民生活。油松矮小,遒劲,戴着松松垮垮的毡帽,一副樵夫的模样。油松下,是枯黄发黑的针叶,野蔷薇、山楂、山荆,择一钵之地,竞相生长。山垄则是一个抽屉,从两条山脊间拉出来。落居的人在院子里,用柴刀削一根根木枝。熟人称他老童。他敦实,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棉花,棉花

棉花,棉花

 

饼肥30公斤、磷肥25公斤、钾肥15公斤、碳铵l0公斤、硼砂0.25公斤。父亲用木炭把每亩用肥的参考数,写在厕所土墙上,供母亲拌肥用。母亲记性不怎么好,她一边拌肥一边看墙上的数字。父亲说,这些混合肥在6月底以前要埋完,不然棉树坐不了桃。在盛蕾(第四层果枝开始现蕾)前后,棉树要肥催——从盛蕾到初花期,时间很短了。父亲每天傍晚,端一把锄头,到棉田上走走。棉田有两亩多,父亲一垄一垄地看,翻翻棉叶,摸摸杆杈,还不时地蹲下身子,扒开泥土,捏捏泥团,辨识泥的成色、湿度、酸碱度。他的脸上降临着黄昏时分的从容,慈祥,安谧。大朵的棉花仿佛在他眼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九:夜雨桃花

夜雨桃花

 

假如你问我,夜雨中的桃花,怎么破碎的。我会说,又有一个人已离去。水带走的人不复返。

雨自中午滴滴哒哒地下,绵长轻柔,地上的灰尘黏结,像一粒蜗牛肉。到了傍晚,雨势乌黑黑,从江边压来。樟树桂花树,和池塘边的芭蕉,雨珠铛啷啷地跳荡。密密麻麻的,漆黑中的雨滴,落在江面上,溅起一阵阵风。

我打一把伞,去不远处的山上。那里有十几亩地的桃林,我得去探望。昨天早上,我去过。桃枝缀满了艳丽的桃花,如初晨的霞光,稀疏的桃叶还正在不断地发青。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八:有一种花叫乡愁

有一种花叫乡愁

 

油菜,亦称油白菜,是白菜的一个变种,十字花科、芸薹属植物,喜雨。在南方,它是一种普通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和荷、荸荠、番茄一样,在田间、河塘边、山坳里,十分常见。在三月初至三月底,开出黄色的花,从初开期、盛开期到凋谢期,足足一个月。

在十五年前,婺源并没有那么多油菜花。

一九九八年初春,我去婺源,从县城徒步去武口,看见油菜花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七:紫月亮

紫月亮

 

水果之中,我最爱葡萄。一口一个,不用嚼,抿起嘴巴,吮吸,把浆肉吸了进去。浆肉满是水份,甜甜的,吃三五个,五脏六腑顺畅,被清洗过一样。

第一次吃葡萄,在什么时间呢?不记得了。可以确定的是,在十八岁之前没吃过。不像其他人,我吃的水果比较单一。十三岁之前,假如野果不计的话,我只吃过柚子、枣子、枇杷、梨、柿子、板栗、水蜜桃、柑橘。香蕉、苹果都没吃过,只在小学自然课的挂图上看过。柚子吃的最多,院子里栽过两棵,一棵红瓤一棵白瓤,深秋,树上挂满了深黄色的柚子。想吃柚子了,用竹杈扠一个下来。竹杈对着柚子蒂,转动,蒂便折断,柚子落下来,有时还打在头上,咚。菜刀早已捏在手上,把柚子按在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六:枣树的血脉

枣树的血脉

                                                      

仲春,买了两株腊梅树,和两株蜀柏,带回小院栽。去年在小院种了两株马家柚,和两株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五:忍冬花的春天

忍冬花的春天                           

 

在菜市场路口,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师傅,坐在板凳上,两边各摆了一个篮子,篮子里是满满的花,蒂微红,花丝微黄,小撮地从一根藤茎抽出来。暴雨如注,地面跳起密密麻麻的的水珠。我躲在老师傅的太阳伞下,说,几多钱一斤呢?老师傅说,20块钱。我蹲下身子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四:神的脸孔

神的脸孔

 

我不知道,人世间假如没有草木,会是怎样的。没有草木,会不会有昆虫,会不会有夜晚凝结的露水,会不会有掬出蓝色液体的星空,会不会有鱼群、飞鸟和猛兽?不会有的。我们也不会有故乡。故乡是什么?是漫山遍野的油茶花,是春天在田畴里掀起浪涛的紫云英,是岸边栖息了白鹭的洋槐,是池塘边六月灌满糖浆的桑葚,是萝卜,是白菜,是大蒜,是鱼腥草,是荷花,是笨拙的土豆……是硬硬的木柴,是软软的棉花,是板凳,是八仙桌,是温暖的床,是门前的酸枣,是水井里的青苔……是饭,是蓝印花布,是竹篮,是温热的中草药——它们,穿过时间黑暗的甬道,变成了蓝色火焰或黑色的记忆游丝,沿着亘古不变的动脉静脉,分布在我们灼热的胸腔。我们作为一个异乡人,循着植物的气味——即使是化为灰烬的植物,比如炊烟,比如火盆里燃烧的木炭,比如父亲写来的一封三言两语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三:去野岭做一个种茶人

去野岭做一个种茶人

 

新篁的王晓峰几次对我说,要把山林里的甜茶移栽下来,开垦一片甜茶园,免得甜茶消失了。王晓峰又反问我:“你知道甜茶吗?”我说我当然知道,甜茶是土茶的一种,茶叶厚实,肥绿一些,还结茶籽,茶籽和龙眼差不多,也可以泡茶,农人用茶籽放在脸盆里泡茶,暑天,热气难耐,喝一大碗甜茶,解渴又解暑气,十分畅快。几次去新篁,去葛源,去青板,都没喝上甜茶。或许甜茶过于老土,品相粗糙,上不了桌面,不方便待客吧。在崇山的老徐家,倒喝了两次甜茶。野茶青绿,毛尖细细,味是涩后甘甜,喝起来很是顺爽,可惜是塑料杯泡的,若是瓷器杯泡茶,色泽还会清透些。

深山出好茶。我去恩施时,很多人便向我推荐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记之二:草盛豆苗稀

草盛豆苗稀

 

陶渊明这个邋遢的老先生,写《归田园居》五首,我最喜欢的是那句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结多少果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种下去。他种豆,是一种怡情,虽然他穷得连酒也买不起。穷怡情,是一种生命本真的态度。

黄土适合种红薯、包皮瓜、辣椒。最适合种黄豆。如今,田地大面积荒芜,鲜有人在山上种黄豆,要种也只是在田埂上栽几排育种了的毛豆。毛豆日照期短,最长的不超过三个月,叶茂茎长,豆粒饱满,颗粒粗大。在田园的乡居生活中,是离不开豆的,像离不开水井、月亮一样。在山垄或在山南,垦出一片地,清明前,撒下豆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3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