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人间天涯名博

敬告各公众号编辑:此博客文字,皆为原创,且有二十来万字文章,尚未纸刊发表,公众号编辑若来选稿,请事先告知我,以纸条或邮箱,联系我。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0
  • 总访问量:213121
  • 开博时间:2012-03-14
  • 博客排名:第756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ty_陶器罐子

2017-09-14

一心先生

2017-09-13

西沟散人

2017-08-29

爱君儿2016

2017-08-29

gtr3000

2017-08-28

lb9850

2017-08-28

田梦依

2017-08-28

文锦书屋

2017-08-28

flamingoll..

2017-08-23

gzgz1999

2017-08-23

linghua201..

2017-08-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九:两种野豆腐

两种野豆腐

 赣东植物之二十九:两种野豆腐

豆腐似乎是豆子磨浆,沉淀,积压榨水,才做出豆腐的。其实豆腐也有不是豆腐的,用非豆科植物的叶子或果子,也可以做。乡人把这样的豆腐,叫野豆腐。

腐婢是落叶灌木,马鞭草科植物。它别名有几十个,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八:麦儿青麦儿黄

麦苗青麦苗黄

 赣东植物之二十八:麦儿青麦儿黄

一眼望不到边的,不是麦子,而是嗖嗖冷风。冷风一团卷起来从河边压过来,枯涩的芦苇在摇摆,仿佛一夜进入暮年。入冬还没多久,小麦发了秧苗。父亲早早翻耕了冬田,灌满水,扑一层草木灰,再把田晾干。松黑的泥土,在清晨长了白白的绒毛。那是芒刺般的霜霄。秧苗长了半截筷子长,父亲给每株苗撮枯饼肥。肥泡在一个池子里,发酵了白白的气泡,噗噗噗,热鼻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七:借草还魂

借草还魂

 赣东植物之二十七:借草还魂

前天,我在自己的矮墙上,拍了一张植物照片,我不知道学名是什么,晒在朋友圈求教。十个植物控,留言给我:杠板归。我只会叫它土名:猫咪莿。这种植物,在饶北河流域,太多了,田间地头,山涧荒坡,菜地坟头,随处可见。小时候我去上学,摘一片猫咪莿的叶子,手掌拍一下,塞进嘴巴吃。酸酸的,凉凉的。似乎它在万灵之药,生疖子了,嚼烂叶子,敷在疖子上;咳嗽了,捣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六:竹谱

竹谱

 赣东植物之二十六:竹谱

 

中元节,突然想做一坛封缸酒,我跑到小镇,买来一个土陶大酒坛。我又去找石灰、黄泥,给封坛口备用。父亲说,封坛要竹壳叶,酒气不散,以后启坛了,也方便,不然,以后敲碎酒坛也想不到就吃。我说,竹壳叶哪有那么好,用棕皮封也可以。父亲喝着碗里的酒,说,竹壳叶不腐烂,隔冷隔热。我拿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五:芋艿传

芋艿传

 赣东植物之二十五:芋艿传

芋艿,土话叫芋头,南天星科植物的地下茎块。南方的四月平畴,雨季刚刚开始,翻耕出来的稻田灌满了水,亮汪汪。家燕衔泥筑巢,唧唧唧唧,在雨中翻飞。从田里翻出芋种,苗(下种)到垦成田垄的地里。芋子裹着潮湿的腥泥,青白色芽尖像斑竹刚破土的笋芽。芋种是芋子,一直埋在田里,捂着,捂过了春寒。每一个做种的芋子,都经过了挑选,不破皮不破衣,鸡蛋大,不落泥。芋子在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四:人间多落寞

人间多落寞

 赣东植物之二十四:人间多落寞

┅┅

大风过境

吹走了低处的行人和木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存:名编辑来信

傅菲:

 

      惭愧,过去对你一无所知,只是在收到你的第一篇或者第二篇稿子的同时(记不清楚了,正如我也不知道是谁向你推荐我们笔会和将我的邮箱给你的),恰好看到了你在《钟山》上发表了作品,《钟山》贾梦玮的为人和看作品的眼光都是我特别信任的,加上觉得你的文字里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虽然我读得太少,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那种东西是安静的、和世界保持距离的、若有所思的,这是一种有前途的调子,你的作品就在我们这里获得了优先权。

 

     你这篇散文我会用,不过为了有一个较好效果,我想做成一个以地方方物为主题的专版,这种专版每个月一个,目前大致排到十一月,所以大作将在十一月刊出,请你耐心等候。

 

     谢谢你对我的谬赞。在文学报微信公众号上,我看到一个留言,应该是你写的。我也谈不上研究,都是出于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三:蚂蚁比人早吃瓜

蚂蚁比人早吃瓜

 赣东植物之二十三:蚂蚁比人早吃瓜

黄瓜是最早上地头的瓜了。黄瓜白白胖胖,圆圆滚滚,棒槌一样挂在瓜架上。黄瓜也叫胡瓜,青瓜,分白皮瓜和青皮瓜。青皮瓜白口吃有青涩味,不如白皮瓜甘甜。乡人多种白皮瓜,虽然青皮瓜产量更高。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二:酸橙

酸橙

 赣东植物之二十二:酸橙

教拳脚的师傅来我家,带了一麻袋的橙子,作伴手礼。师傅是金华人,三十来岁,满口浙江话,说话的时候,像口腔里含着什么东西。他是我三姑父的结拜兄弟。他姓什么,我忘记了。每年过冬了,他便驻扎在三姑父家,收几个徒弟。他常来我家吃饭,特别喜欢吃油炸薯片,睡在床上还吃。他说他那一带穷,穷得过年猪也杀不起。他吃薯片,我们吃橙。黄黄的皮,个头比柚子小一些,圆圆润润,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一:隐秘的法则

隐秘的法则

 

茫茫大地间,有一种隐秘的力量,安排着万事万物,安排着生死,不可改变。一棵树晒多少年阳光,一棵草吸多少露水,一朵花吐多久芬芳,都是一种渊薮。在哪儿活,在哪儿死,不容选择。在南方,有几种植物,活得特别艰难,却葱茏多姿。这也是一种命运吧,多桀绚烂。

齿苋在入夏,常被我们拔起来当野菜吃。菜地有地沟,方便人走路和劳动,也可以排水。齿苋便长在地沟里。菜地一般种辣椒、茄子、番茄,地面上铺干草或干地衣,既防止水分流失又遮盖杂草疯长。辣椒抽节发枝了,齿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二十:番薯记

番薯记

 赣东植物之二十:番薯记

临出门,母亲拎一个蛇纹带交给我,鼓囊囊。我提在手上,沉沉的。母亲说,你喜欢吃番薯,挑拣了一些,你带去吧。我撩开袋口,看看,红皮还沾着灰白的泥尘。

霜降之后,摘了油茶籽,便开始挖番薯了。霜是个好东西,是糖分的催化剂。蒙了霜,番薯甜。我几乎不吃饭,一餐蒸一个番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九:玉一样的信使

玉一样的信使

 赣东植物之十九:玉一样的信使

每次和吴平华兄吃饭,他负责点菜。他站在菜架前,斜溜我一眼,说:“你喜欢吃的白玉豆,我点了。”他又补上一句:“我也喜欢吃。”

白玉豆自是喜欢吃的,从小到大如此。外地客人,问我: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八:葱花白薄荷花紫

葱花白薄荷花紫

 赣东植物之十八:葱花白薄荷花紫

葱切成圆末,撮一把,撒在汤面上,和煎黄了的鸡蛋,以及八九根红椒丝,像不像四季盛在一个青花碗里呢?杜甫写过组诗《绝句》,之三: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我语文老师打趣地给我们讲解,说,杜甫不是写雪景,而是写一道菜。我们多好奇,问,什么菜。老师说,葱末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七:溪野枇杷

溪野枇杷

 赣东植物之十七:溪野枇杷

第一次知道枇杷,是在八岁。端午,我走亲戚。亲戚在高山上。我母亲说,你去一次山里吧,你敢不敢去呢?我说,我敢,给我一根棍子,我什么也不会怕。我母亲笑了,露出一口石榴牙。她把扫把棍脱下来,给我,说,棍子可以挑两挂粽子去。一挂,十个,一头挂一挂,我上山去了。那时短粮,山里人更缺吃食,给两挂粽子算是很重的情了。临出门,我母亲交代我:“五月黄枇杷,六月红麦李。回家的时候,记得摘一袋枇杷来吃。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赣东植物之十六:笨拙的木耳

笨拙的木耳

   

有几个朋友,问我,你的微信名字,为什么叫木耳。我说我喜欢木耳。又问:“为什么喜欢木耳?”我说木耳看起来笨拙朴素,色泽也不鲜艳,但营养价值高,炖鸡汤、炒蛋、菜白菜丝,木耳是不二选配食材。

乡间野生木耳,非常少,很难采摘得到。野菇在春天的松林或山溪边的灌木林里,每年还可以采几次。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采到木耳,但我从来不对别人说。河滩边有一片杨树林,树杈常被人砍了做豆芊,有些杨树便被砍死了,留一个大木桩,长指甲大片的木耳,灰白色。八月,空气如炽。杨树皮腐烂,落下来的木屑如米糠,木耳从树皮缝里,不谙世事地长出来。像戴着灰皮帽的童话里的小矮人。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2页/6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