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理想是可以某天突然地消失。

倘若能夠我願意消失那剩下的所有時光...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02377
  • 开博时间:2006-04-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还是想说说电视剧《七剑下天山》。虽然看了几次,也未曾想过把它看全。虽然,当年曾写过《空船》...
  但或者是因为实在是爱极了里面的音乐。
  感觉它们唱出了隐藏在我们心底深处的渴望:大漠。关外。天山。梦想。古典里的家园。
  但确实,---“故园无此声。”
   
  最爱飞红巾。驰骋在辽阔大漠上的沙漠之鹰。一个为爱而生的女子。
  可惜遇到了杨云聪。还好,遇上了杨云聪。
  其实到最后,飞红巾还是很在乎杨云聪的。一次次的不肯离他而去。亦已经悄然为杨云聪改变了许多。也许,在那最后一刻,飞红巾应该是无悔,甚至是觉得幸福的。因为,至少,她还是和她心爱的男人死在了一起。
  但我们分明还记得什么。大火中,大漠的黄沙被关内的欲望轻轻鄙夷,独自掉落,一路尘埃。
  我们,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杨云聪。你是如此优柔寡断。
  或者,该怪飞红巾个性太强。或者,该怪杨云聪身上承载的责任太过沉重。或者,是因为明慧。
  或者,没有或者。
  但是,杨云聪只是杨云聪。又能如何。
  
  明慧。不愿当福晋,只想找一个自己所爱的人。
  只是,你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抗得过那般强大的世俗力量?
  但是,明慧是勇敢的。但是,不背叛爱人,就得背叛父母,朝廷。
  但是,如果杨云聪能够放下,与她逍遥塞外,那么,飞红巾会是更好的人选。
  所以,明慧只能继续郁郁寡欢下去。
  
  多格多。睿智的男子。
  一次次挫败了铁枪会与七剑的追杀。
  但是,终是得不到明慧的心。即使,他在明慧生下了杨云聪的孩子之后,还表示依然愿意接受她。
  倒是明慧痴了点。会希望多格多能从此不再杀人。
  
  楚昭南。聪明反被聪明误。
  一下天山,楚昭南的自信开始遭受了第一次打击---他欣赏的女子绿珠死在了他的由龙剑下。
  绿珠说:“绿珠想要无情,可是做不到。” 他还终是无法完全相信她。
  然后,飞红巾对楚昭南又着实不感冒。然后,多次误杀反清义士。最后,由龙剑又被多格多击破,开始怀疑起晦明禅师来。
  而最后的最后,连杨云聪也不再选择相信他了。
  他只能出走。疯狂。独自一骑盲路而去。
  
  铁枪会。卓一航。实在不知道让人说什么。
  他们的反抗似乎让人无可质疑。
  只是,为了自己的心安,为了所谓的理想,就得让那么多人不得安生,甚至惨死吗?
  但是,无论安稳还是动荡,反抗,总是有的。甚至必须!
  
  只是,活在理想里的人,也注定要困在理想里。
  只是,即使梦想最终四分五裂,至少能证明我们还曾努力的存活过。
  那么,还能苛责什么呢?
  
  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们压根没有相会,如果他们根本不会武功,那么,他们也会和其他大多数人一样,过着平淡的寻常幸福生活吧。
  但是,对于我们各自甘愿不甘愿的生活来说,我们,是没有怨言的资格的。
  
  但是,结局其实早已经被设定好了。如同多年以后,易兰珠依然要踏入她的上辈们的宿命之途中。
  但是,傅青主轻轻喃道:“莫问前程有愧,但求今生无悔。”
  
  或者,如此也是好的。爱的,不爱的,都一起离开吧。
  所以,失去了自信的楚昭南迷失了。
  所以,最终只有慕郎一人回到天山。
  
  或者,也只能如此。即使,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鲁迅说,悲剧,就是把人生中有价值的东西毁灭了给人看;而喜剧,则是把人生中无价值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
  看吧,无论是悲剧还是喜剧,结局不是毁灭就是撕碎,还是给别人看的。
  
  但我们还是相信爱吧。在还能有着炽烈丰盛情感的时候。记得,在未遇杨云聪之前,飞红巾那心如死水的麻木与疼痛。
  但我们还是相信希望吧。在我们还能有所信仰的时候。即使,这生命原是如此苍凉,即使,我们的心底是如此悲观。
  
  一路盲,一路寻。茫一路,安一路。
  忽然传来彻入心骨的音乐,和着烟火,嘴角轻扬。
  
  种子和大树无法相遇
  人和上帝无法相遇
  过去和未来无法相遇
  昨天和今天无法相遇
  消失了才会诞生
  我在另一个世界的另一片天空
  放弃了才能拥有
  留给你纯洁的目光看穿心底的哀伤
  
  
  
分类:落落尘埃 | 评论:16 | 浏览:3392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不过如此。




一 所谓民主

戈培尔说:人民不需要民主,只要合适的统治。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
二 所谓历史

1969年11月12日,一个人在临终前喃喃: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

三 个人崇拜

当年斯大林的个人崇拜登峰造极的时候,中共发文说必须警惕;几十年后,对毛的个人崇拜依旧炽烈呈现。
同样,斯大林的大清洗也给后来解放军的将军元帅们预见了不可避免的后路。

四 西安事变

西安事变后,喜峰口战役的英雄王以哲被东北军中一部分过激分子枪杀,杨虎城被蒋介石长期囚禁,于1949年9月17日在重庆被杀害,张学良本人也被软禁长达54年之久。“打回东北”的誓言也成了一个遗憾,与把柄。

五 少帅

九·一
分类:轻轻地走 | 评论:20 | 浏览:28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curse

爸爸妈妈,我已经长大了
爸爸妈妈,我已经瘦了
也许这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
爸爸妈妈,我已经没有心了
爸爸妈妈,我已经是一个玩具
转来转去转不过我自己

爸爸妈妈,我真的是个坏东西
我没有很想你
甚至,没有很爱你

爸爸妈妈,我没有你们年轻
我比你们老得更彻底
老得更欢愉

爸爸妈妈,我就是个玩具
不断被忘记,不断被自我抛弃
无法再回去

爸爸妈妈,实在对不起
浪费了太多温情
还伤害了你们的爱昵

爸爸妈妈,我已经,没有后悔。

爸爸妈妈,我不是,不是玩具。

爸爸妈妈,我喊得,如此安静。


分类:落落尘埃 | 评论:20 | 浏览:19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欲说还休。

  
  
  四月了。时光再次停留。
  春意阑珊矣。灿烂或热闹,其实总与我无关。
  听一夜春雨。微笑轻轻。
  唯一收获是,可以确定自己真的老了。
  
  一次比一次浮躁。坦然。以为天热可以是个很好的借口。
  过着堕落的生活。最后的狂欢。---或者,它将在不久后被延续。
  上路。路上。已然失去言语。与行走的动力。
  离开也许会好些的。但是,能离哪呢?但是,九儿说,那也只是也许而已。
  
  然而,总是要离开的。即使,依旧无处告别。
  然而,总是要说再见的。挥挥手。回忆里的容颜终究笑不起来。
  我们早已经失去自己的声音。越迷越远。
  
  大量大量的说废话。很长很长的沉默。一地又一地的烟灰。
  繁华至荒芜,悲伤或欢喜,已无足轻重。
  开始考虑,是否给自己再添一道伤疤。
  独自绽放。
  
  想起一些名词。
  比如:远走高飞。在劫难逃...
  比如。不过如此。
  
  我在天涯。被宠爱得。如此幸福。

分类:前世今生 | 评论:22 | 浏览:2353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
寻

寻是女子。时年三十。独自居于江南。
至于未婚或者离异。并不重要。
靠写字舒泻寂寞,以及打发漫长的光阴。

但她说,很多人适合爱,但不适合结婚。
但她说,她不会找个也写文字的男子。
但她说,如果她考虑结婚了,她不会再写字。甘愿的每日菜米油盐。
是如此隐忍与清醒。

寻是男子。那年二十。与许多人安于生他养他的北方。
不安分。眷恋着远方。
有着热情奔放的感情,以为对什么都可以不顾一切。

但他总不会知足。不会轻易为什么而逗留。
但他不会把爱当作信仰。但他还相信生活的种种美好。
他不会知道,许多人在羡慕着他。仅仅因为他年轻。

二十岁的寻与三十岁的寻在各自的轨道里追寻,他们不会相遇,也未必需要。
或者,二十岁的寻与三十岁的寻会在某
分类:会者定离 | 评论:37 | 浏览:4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


每一日,天气都如此晴好
但我还是如此惶惶不安
但我忽然开始相信上帝
我如此清醒的 企求
哦,上帝啊,请你把我变成孤魂野鬼
请你一定要让我连地狱都没得去
让我飘荡在天地之间,孤苦无依
让我在寂寞中丧失尊严
让我在最接近死亡的时刻接近所谓真相
让我在荒芜里继续体会荒芜
在那尘与土之上,在那虚与空之间
---我早已废了
哦。上帝啊。如果你不能够
那么,我将
从此诅咒这上帝



但其实怒过尚未及眠去,上帝早已不知所终。
但于某个风和日丽的春天,在迷糊间,或是幻觉里,怒过竟还是去火狱走了一遭。

此火狱。混杂着各色欲望。狰狞满目。我竟不觉畏惧。
这四周,其实并不灰暗。
分类:会者定离 | 评论:39 | 浏览:35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

祭

好吧
工作结婚生子
一年两年三年
甚或一生

罢了
且由这俩月的恣意
去换取你们的安然

罢了
且任这不安的自由
任意分裂粉碎崩溃

会者定离
失或还还
不过如此

我且把过往一一忘却
我且把昔我渐次抛弃
我且把逐心狠狠颠覆

我今后或非我
勿近勿念勿知





   完美偶遇
  
   举一杯酒
   我们不再说话
   或者你会想起什么
   比如。我们都已经老了
   但我轻轻的转过头去
   等
分类:落落尘埃 | 评论:27 | 浏览:2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


陌上花
  
  
你在此处,我在远方
是你让我相信了很多传说
是你让我离了一地又一方
虽然未约
我却始终一心认定
我来了
你就会在
  
我在此处,你在何方
我竟不能见你绽放时的妩媚
我不曾能知你凋零时的落寞
不想了
我慢慢的回头
任那只空花篮
随风起落
  
  




原来不曾来


是吃多了吗
不,我喝高了
灵魂于是开始折腾
每一个思念都是盲
每一个找寻都是空
    
是寂寞吗是孤独吗,还是微笑
分类:会者定离 | 评论:16 | 浏览:2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陌上春



据说,这是一个可以希望的词
据说,这是一个应该相信的季节

但我心着实挣了还灰
但我还是和他们一起笑吧

这个谎言过去了
还有很多个谎言要来





分类:落落尘埃 | 评论:16 | 浏览:27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疆行简





若羌行


一路大片大片的沙地
和着荒荒而不屈的胡杨
我体会着某种浓郁的孤独
点一颗烟
    
我忽然想钻进胡杨林里
任它们把我埋没
或者,甚至 
把我练成它们
  



  
瓦石峡


一
  
阳光照在瓦石峡上
照着毛驴祥和的眼睛
照着我那不安的心
忽然是如此平静
  
  
二
  
我在阳光下想念
写你
写我
  
我在阳光下等待
寻梦
分类:会者定离 | 评论:8 | 浏览:2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在别人的故乡。




从今起,此博内所有文字拒绝评论。以及转载。谢谢。

我来,是因为想让你们知道怒过还在。

你们若好,怒过亦安。

愿。














荒。

走在别人的故乡。是尚昌平的话。
然而,他却知道,她未必就是他的偶像。
但也希望不是海子。和余纯顺。

这一程,他不曾想过回头。亦不曾想过与何人说。
走在路上,和着内心的欢喜的,更多的是生命的荒凉感。
然而,他亦开始只是笑着。

好在,似乎离文字远了一些时日。
而彻底消失。
分类:会者定离 | 评论:3 | 浏览:22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切都开始变得好好的

你说你要远行
猛然发现今天已是你要去的时间

没有联系方式,没有回来的归期,没有此行的目的.
我想这样很好.
有人要从那边回来,有人要去那边。
走在皑皑的白雪上,可以听到自己脚步落下的力度。我想念那边。
希望你好好的。

一个本子,一支笔,几本书,一些简单的衣物。就此开始自己的行程。
想像你那样远足,才发觉自己已经无法动弹
我开始不舍得自己这种生活方式和节奏。让我再回去?不舍得

没有给自己选择
只是旁观
看着你的选择

祝 好

分类:轻轻地走 | 评论:38 | 浏览:5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无女子


1)女子

江南某小镇。
黄昏。
那个女子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夕阳下小桥流水边。
盯着那洒满落寞的长发,亦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这个女子,我们从未说过话,可是,我梦见过她很多年。
这个似曾相识的女子。其实亦是陌生。
她看着我平静的路过她的十七岁。不动声色。
于是,我开始一次次的想起她。
并不能说予任何人听。

忽然觉得似乎又有人在注视着我。猛地惊醒过来,摇摇头一笑,淡然的回头。
果然,什么人也没有。
最后看了一眼微漾着的水面,然后转身,准备回旅馆。
踏着咯咯吱吱响着的木板,走向自己的房间。
叹口气,随手从包里抽支烟,对着余晖。
忽然觉得有些累了。
也许自己该走了,是该回去看看了。
不想再去哪了。
觉得在哪已经都一样了。

去
分类:女子自安 | 评论:16 | 浏览:19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青子矜

  
  
  遇见,以宿命的名义。
  离开,以爱情的名义。
  
  乱流离。何处安生?
  
  
  
  
  
  
  
  
  
  
  十年前。
  
  我是子君。未婚。
  
  遇见过很多人。颠沛流离。
  但这些。现在显然已经不再重要了。
  于我,
  现在只牵挂那个叫锦的男子。
  
  锦时年三十。不特别优秀,也不怎么窝囊。
  有各自的习惯。生活方式。彼此相安。
  偶尔也与他激烈争吵,或者沉默对峙。
  并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对。
  
  我依旧习惯性的上班,下班。
  但忽然有女友说得警惕锦。
  可是,我并不怎么相信。
  我坚持他并没有离开的理由
分类:女子自安 | 评论:35 | 浏览:39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醉欲眠君且去。

  
 A生与死
  
  你化一条道
  我给你圆上
  只是为什么
  他们还是无法安然
  
  
   B爱与欲
  
  你要的
  我永远不给
  如此
  你才会长久的记得
  我
  
  
   C快乐与疼痛
  
  上帝问;你要快乐吗?
  我毫不犹豫
  上帝又问:你要疼痛吗?
  我迟疑
  于是上帝把快乐与疼痛都拿走
  
  
   D希望与绝望
  
  阿辽莎
  别害怕
  别轻易失望
  你抖一抖衣袖
  那希望
分类:冷暖自知 | 评论:21 | 浏览:19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