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31767
  • 开博时间:2012-03-01
  • 博客排名:第3865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南京孟秋

2018-05-20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7

小奋青滤pe

2018-03-19

钓鱼舟

2018-03-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我漂浮的家,小得像你指甲上的月亮

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

路灯几乎同时

照亮了我们的脸

而这并不代表

我们要更亲近些

我不会停下脚步

和你坐在树上

探讨月亮的时速

和星星的距离

也不可能告诉你

城市如何

在机器的轰响中

让土地一再失明

而这只是寻常之夜

光线在我们的沉默里溶解

疲倦飘在布料下

像乌云拂过

你隐秘的田地

植物的欲望却响亮得

像山岗上的号子

我小心地走在

回家的路上

躲开海水

和被昨晚的月光

灼伤的贝类

我漂浮的家

小得像你

指甲上的月亮

今夜,清澈如水

我只沿着你的掌纹

反复走失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水多多,浸没双脚

 

 

大雨滂沱

而你撑着伞

尽可能地让自己

走成一座干旱的孤岛

尽可能地想象

一束室内百合

它的花瓣

它的偶感不适

当花瓣背后倦怠的眼被窗外

突如其来的表演惊醒

你熟练地低头

默念“雨水多多

 浸没双脚”

任凭黑夜在黑夜丰收

任凭群星闪耀 两手空空

而你的夜晚 

始终贴着铁轨

随时跳入梦境

随时越岭翻山

当八片叶子浮出水面

八尾游鱼踅入桥底

你是早先的城墙

狼烟尽散 

露水涟涟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到哪算哪,然后回到繁忙中

清明前的窗外有怀念的味道。

 

当庭院里的树木随着大风沙沙作响,难得的平静像忽然干燥的嘴唇一样,近在咫尺。或许是想起了冬天和秋天。就连季节也不是单纯的,春天里总不时会漏出夏秋冬的马脚。

 

早上起来时,照例把头探到窗外,层叠的树木和远处的岳麓山组成一堵绿墙,立即就想用手机拍下来,接着嘲笑自己的反应。的确,习惯了半分钟看风景,一秒钟拍下,二分钟发一条朋友圈,十分钟手痒痒地等待、并回应评论,这就是大部分时候的状态了。不想这样。所以一边刷牙一边看从绿墙中穿过的人影,还有被绿色包围的量子楼。

 

明天会下雨吧。每年清明似乎都下了雨。去年这个时候,一直想到西湖,因为那首歌,和那双灵活的手臂。“1、2、3、起”,“胳膊肘先上,胳膊肘先落”。“带上呼吸”。无论是语调,还是永远在黑、白两色之间转换的练功服,都非常沉默,矜持,高傲。因此开始欣赏舞蹈。

 

一旦平静下来,就会嘲笑前些日子的烦躁。因为忙,也因为别的。不过此刻看前些天的《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停电爬山及枝枝叶叶

   傍晚时,忽然停电了。结果当然是顺着岳王亭路穿过墓地走上了岳麓山的小路。岳王亭的晚樱已经唱到了高潮。

   泥土路,几乎仍像去年一样,厚堆着落叶。除了那些一脚深一脚浅的绿色,很难让人想起春天。当然也会碰上一两朵漂浮在层叠的树叶间的杜鹃。

    一直在卖力地说话,卖力地踩着脚下的泥土,天色渐渐暗下来。但归拢到大路上时,从枫叶林望过去,还是有几缕晚霞。一路下山,树林的颜色一路加深,接近山底时,山上的路灯还没亮起,可以让自己融入夜色,眺望山下的灯火。去年也经历了几个没有灯光的夜晚,因为走在没有灯光的木兰路上奇异的放松,以及在寝室里难以言喻的高兴,而一直记得,仿佛被解放了,从什么里呢,从灯光?

      而在爬山前,我坐在食堂里,和陌生的女孩搭讪,打听什么时候会来电,然后问她们记不记得去年也停了电,有两三天,她们说不记得。但我确定那是发生过的,我想,有的人总是比较健忘,我曾经希望自己是她们中的一个。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哦,红河鱼

耳边是机器的声音,哗啦的撞击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窗外据说有一个春天,我没有贴近过一朵花,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不想。我宁愿闭眼,就在此刻,伴随着水管里纤细的流动声,想象它们的花瓣,捏在手里的柔腻,还有触碰时对于沾上花粉的担忧。几乎总是烈黄色,像是南国女人的皮肤,一碰,就会在手指回旋的纹路上,形成一盘散沙。

此刻,几乎不知道自己为何坐在这里,除了我,之前这间寝室真的有过别人吗,J,L,H,她们不会是我想象出来的吧。而为什么已经是二零一八,今天和昨天有什么区别,我为什么还活着。

这大概就是每天闭门不出的结果。渐渐失去的现实感,还有越来越滑入自己,仿佛走在一条隧道里,隧道的尽头只有模糊掉过去与现在还有将来的时间。

我没有感到生命的迹象。

有星星,正在接近从寝室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抱怨我的丑恶

1偏见

 

中午和X吃饭,不知不觉聊到了婚姻的事儿。X说如果将来生的孩子貌丑,她肯定不会那么爱她/他。我很惊讶,我一直认为孩子相貌的美丑应该不影响父母的爱。但X一再申明,接受不了自己的孩子长得难看,然后不知怎么说到,她以前成绩不好,父母就不会把她带到和领导的饭局上,去结识条件好的男孩子,现在读了研究生就不一样。我又有点惊讶,说,我认识的人好像不是这样,不论孩子成绩好不好啊,都还是……不知怎么似乎惹恼了她,她说话就有点冲,气氛不免尴尬起来。于是只有顾左右而言它。

回寝室的路上细思,其实我们说话的立场不一样。她是站在孩子的立场上,认为孩子应当自己争气,而我是站在父母的立场,认为父母不应该为外在的东西而对孩子区别对待,而生活经历也导致了不同的理解。又联想起之前,一位学界名人来学校做讲座,提出了很多令我感到颇颠覆的看法,例如他对中国古代文人的批判,认为中国古代文人过于关注自身得不得志,缺乏关心大多数人的情怀,后来又询问了老Z

分类:静思录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乐观与放松的“1”

 

 

最近很焦躁,毫无疑问是因为写作的强度大,反而效果不好,因为写的是没有真情实感的东西,也因为不了解,或许就是能力不够吧。写出来既不像散文,又不像小说,很挫败,达不到预想的进度与效果。然后自然是恶性循环了。

所以最近常常需要这么随便写写,放松一下。还是抗压能力太弱了吧。说到底始终比较脆弱。呵呵。慢慢改吧。

明天要离家去学校了。离开,发生多少次了,但每一次都和那些“混为一谈”的离开不是一回事,也就是说,每一次,还是会有忧惧。也许是对一张座位,也许是车厢里陌生混杂的气息,有时候仅仅是拉杆箱轮子碰撞站台的回响,一种催促,一种孤单的明示。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近的心情,有点象征的意思

昨天

还不是春天

你放下手边的一个词

走进

还没预备好花的花园

只有泥土在用泥土交谈

没有阳光试探

一朵茶花的消息

 

所有关于春天的词

和你桌前的钢笔

一起被雨天种植

 

女人们撑着伞

靠近我

走了很远的路之后

她们想要告诉我

一朵茶花的消息

不管是不是

前些年的开的那些

 

 

我摊开手掌

给她们看

我的词语我给她们的酬劳

我在口袋里找

我的沉默以及一切

沉默的近义词

 

而她们是否有马呢

她们在离开的时候

有没有一条红手帕重新系在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傍晚的时候

现在想写点东西是因为尽管无事可做,无话可说,还是得坐着,陪着亲戚们低头看手机。

 

昨晚临睡前翻了翻«辛弃疾词集»,只是随便翻一翻,过后就忘的那种,而现在的确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两句,"折尽武昌柳,挂席上潇湘"。记得自然是因为地名,还因为当时离开武汉时,并没有人折柳,于是自嘲,无人"折尽武昌柳",独自"挂席上潇湘",想了想,还是太颓丧。

 

最近老是想起以前的事情,然后跟自己说,要记得不要记恨啦,其实这就说明了还是有挣扎的。不过,宽容占了上风。事实上也只能这样。即使是普鲁斯特那样巨细无疑的文字,保存下来的记忆也已经失真。也不可能在某个黑暗的时刻握到那只已经消失的手。所有强烈的情感都不可能持久。

 

而宴席还在继续,电视里有两只在阳光里卖萌的虫子,遇见灾难的同时遭遇友情。大都很短暂。像昆丁说的,temporary ,temporary。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会去珠海,以及一些像星星的念头

1

     “在哪儿?”

    “回家了吧?”

      这是这两天收到的qq消息,没有回复,因为不会去珠海。尽管那儿有阴天,也有灰蓝色的大海。可是,没办法回到高中了嘛。记得高二出现全国性的传染病,名不记得了。但大家感到的与其说是惊恐,不如说是一种狂欢,考试,上课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体温不能超过37.4℃。自然是我和他一起超过了这个数值,然后是回家,星星还有低语。然后呢,当然是真真假假的试探。那会儿我还不怎么看《红楼梦》,否则我会说是“你证我证”什么的。 再后来自然是毕业了,失去联系,偶尔的记挂。

2

     有段时间,特爱记梦,大概是因为无聊,也觉得将来写东西或许用得上。每天早上摊开日记本,记下梦境,仿佛得到补偿似的。 最近很久没记了,前天一梦还颇有意思。

       梦见自己去一教室参观,教室里有一尊菩萨像,有人还去把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2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照例是完事后的十多分钟

 

 

今天是阴天,妈妈说一直到我上学去都不会有好天气。那也没什么,甚至不无阴暗地想到,晴天对我也没用啊,没时间爬山,发呆。前两天,大概是初一,好吧,初一有点遥远了。因为走亲戚到了长江边,远望去江水有些蓝,当然也可能是我想象出来的,前几年春节和朋友闲逛到江边,还下到了江滩上,那时江水真是蓝的,我拍了一张发给G,她说真棒。我在想什么时候邀她来玩儿。

我想提一提院子里的茶花,感到回家以后最友好的植物就是它了。七八盆吊兰都没能熬过那场大雪,被齐刷刷地丢进垃圾堆。我还以为吊兰是种很坚强的植物。那么寝室里的那小株大概也命悬一线,最近老爱写四个字的词,真见鬼。

我谁也不想见。这是最近很明显的感受,本来今天应该去找W,年前就约了,本以为今天会有几个哥哥姐姐来,所以告诉她今天可能没空。但是没来,我也没说。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忙。想停下来又有点不知道该停在哪里。

又要过年了,其实只是写下这个句子时才感觉到过年。其他时间只是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填进父母的,或者其他的房子,或者同学发来的邀约。因为很久没出去了,既没时间,也有些点难以说明的惧。习惯是个好东西吗。

停下来随便写写总是一种释放,而且要故意破坏逻辑,这是一种“外出”吧。当然了,几乎所有的出走只是为了回来。普通人也只能做到这个。

现在我几乎感觉好多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句子,一些可以再次摔碎的碎片,对一小片星空的印象。前一个多月吧,去阅览室还书的时候,看到《梵高家书》,就借来了,看了前几封信,那时候的梵高还不是画家,当然也不是那个把天空搅得一塌糊涂的天才,那时候,他想的更多的是布道,是把上帝带到穷苦人中间,“天国已经近了,你们悔改吧”。但同时也可以看出他对色彩,线条令人感动的敏感。后来,自然是没看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2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家,或者不了了之

昨天,傍晚时还写过一段文字,不知什么原因,提交之后没能显示。本想重新写那时的心情,重新提起引用的歌词和«重庆森林»里的句子,提起那罐凤梨,想一想,还是算了。也并不可惜。

 

昨晚很迟才睡,因为犹豫要不要回家。后来就睡不着了,一点的时候,我并不太恐惧,因为已经被孤单围拢了,但是今天,我还是把一切归于"恐惧",翻开本子上,我在恐惧指数一栏写下"4",说到底,因为孤单感到的恐惧,也还是恐惧吧。

 

这几天一直独自去木兰路南边尽头的小馆子吃饭,不知怎么,一个人去点菜总会被认为有点奇怪,上次在通程也是,听见我说"一位"后,服务员问了两遍"只有一位吗"。平时和朋友们把这间小餐馆称为"阿姨那儿",其实也不全是阿姨在做饭,但是这么说,总会有点家的感觉,大概女人总是让人感到温馨的。不知道H会不会同意,也不知道女性主义者们会不会同意。

 

天气变冷了,像

分类:梦札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自待在寝室的第三天,一切正常。本以为恐惧会像从前一样袭来,的确,恐惧一直都在,尤其是晚上醒来的时刻,但没有带来失眠的力量。倒是感到了孤单,从早到晚,在现实中几乎没有人际交往,除了对食堂的阿姨,或者小店的老板说上一句:“我要这个“或者“这个,谢谢”,好像回到了前些年的夏天。以前有段时间开玩笑说要去大兴安岭去做守林人,或者去个荒僻的火车站做站务员,其实根本无法忍受吧。

但还是决定待下去,一个小小的挑战。昨天晚上在本子里记下恐惧指数,10分制,21号晚,我给的是“3”,今天给昨晚的评价还是“3”。凌晨三点多还是醒了,窗户透出微光,然后自然是辗转,拉紧被子,调整枕巾。很多个念头,想寻找到一个可以休憩的点,先是想一个场面,波光粼粼的海边,又纠正成湖边,然后想到一个人,他黑黑的面颊,羞怯的笑和沉默,很快地飘开去,母亲的身影,在院子里洗衣服,天井深深,需要更加令人安心的事物,一个词,甚至一句鸡汤,我只想度过夜晚。后来自然是睡着了。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了写而写

现在坐在桌前,感到两腿和背部肌肉的放松,两颊因为刚才的寒风还有些干涩。而迫不及待想提到的,是星星,连着好几晚看到它们,在紫蓝色的天空里,毫不犹豫地闪烁。昨天在经过体育馆前的露天篮球场时,忽然蹦出“银色”这个念头,以前一直想到的是光,有点虚弱,昨天发现实际上有那么一两颗几乎可以说是刺眼的,一颗迷人的痣。长沙错过了那场在手机的天气预报里曾经显示过的大雪,直抵晴天。我还在想雪花在路灯光里飘舞的样子,一群池塘里的鱼。阳光照晒图书馆的走廊,把破旧的扶手映在墙壁上,一只只不规则的竖琴,我把手指凑上去,像树枝一样笔直,怪异地拉长。谁能弹奏一只竖琴呢。

现在坐在桌前,两眼疲惫,渴望睡眠。很久没敲字似的,还是随便写写。老是写麻木,写无动于衷,总是会愧疚的,总是有一天会写写某个瞬间,一片灰色里,浓墨重彩的一笔。就像这两天往来麓山路,因为正在进行的工程,很自觉地告诉自己得记住点什么。眼前的街区,不是你可以与之培养感情,慢慢温习的文章。被捣碎的线条,平面,和将它们围拢的灰色,以及扯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2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