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31084
  • 开博时间:2012-03-01
  • 博客排名:第40853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列瓦雷士

2017-08-11

南京孟秋

2017-08-10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先到这儿

1自由

点开一张新的文档。此刻感觉是自由的,即便自由正被白色的方框圈养。

2草地

手指站在台灯光下,偶尔变换姿势,像曾经的你站在草地的一棵树下,抬头不见阳光。

3月亮

这些天月亮是一座遥远的球形建筑,像很多建筑一样,掩在云层和想象的背后。

4激动

我想写一个激动人心的句子,这样我就有了感性的理由,有了在这个夜晚失眠的理由。可激动纵使失约。

5虫鸣

分类:梦札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点能写的

 

1、梦。梦见被子弹射穿肩膀,原因不明,后又似乎出海前往一小岛,码头遇见孟秋,两人似江湖朋友,孟秋说如果返航时如果还能见到,说明有缘,具体词句模糊了,大意是这么的。后来我似乎去了菜市场,颇乱,遇见两个朋友,希望她们收留我几天,但其态度颇为不善,后来去小诊所,医生为我的肩膀消炎,又打针。第二次梦见中弹了,第一次是好几个月前,刺激一些,梦中枪战,被打中肚子,醒来时还有模糊的“中弹感”,无端感到光荣,一早起来兴冲冲地告诉朋友们。

 

2、星星。刚才抬头看见星星,立即想起童年。小时候星星和诗意无关,更像是玩具,用来数数:“唉,那里也有一颗”,或者讲鬼故事的背景。霍金说,如果宇宙已经产生了无限久,那么我们的夜晚会变得和白天一样明亮。宇宙是有起点的,这让我感到安慰,虽然《时间简史》始终没能看完。

 

3、遭遇感性。前天早上,收到L的信息,说梦见了好多高中同学,想回到过去。不知道怎么回复,只说:“回来了可以去学校看看”。刚上大一时对高中恋恋不舍,旋转楼梯,操场,班主任在课间操时闪亮的

分类:梦札 | 评论:1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抱怨

 

高温持续了十多天,难以忍受,当然不仅是因为温度,不仅是一层不变的蓝天、炽烈的阳光,仿佛同一批次的货品。是感到时间被浪费了,今天,以及更长的一段时间。

读研以来,虽然早已预料到,会有期望和实际的差距带来的失落,甚至后悔,这是当然会有的。更糟糕的是麻木,是走在路上不再被任何词句击中。道路,水杉,网球场,仿佛拉上了窗子,只留下模糊平面的印象,气味、声音都是乱糟糟的一团。生活变得粘稠、呆滞,甚至不够糟糕。忙碌于怎么写出一个没有语法错误的句子,怎么规范参考文献,怎么去发现问题,问题,问题,疲倦不堪,丑陋至极。夸张的说法,当然是夸张的说法,因为我在极力适应。

而我们如此无趣。

我们最多就是在没课的时候去吃饭,唱歌,看电影,然后呢,然后接着在书堆里去尽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中,雨后

1

也许来自湖泊

也许就是一杯

从阳台倒入院子的茶水

雨滴被再一次出生

离开白色丛林

推倒灰色城墙

去验证一朵广玉兰的锈蚀

和无数浆果的成熟

当然也是无数透明的星辰

被街灯打扮成

纷纷的灰烬和某一年

小心翼翼的雪

某一年你走在路边

没有战争不见硝烟

你想的是下一场考试

和上一张试卷遗落的小数点

只是某一年,你仍然

寻找月亮,出于习惯

或者无聊的愿望

你路过A城的巷口

同时想被B城的月光照亮

你唱着一首歌里的哆

却被另一曲旋律点燃

啊,生活在别处,在别处

而你必须往返木兰路

必须让雨水把鞋子反复浸湿

让细菌在手指间生长

必须遭遇"烦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个雨滴

 

1

车灯照亮雨点

也照亮

在路边行走的你

那些黑暗中的线条们

忽然离开了

各自熟悉的画面

此刻,它们像灰烬一样

仓促地交谈,同时

安静地下落

 

2

拦网站在球场上

看着这个夜晚

并不特别认真

也不感到疲倦

它站在球场上

想象自己

是一片风里的蕾丝

站在雨夜这件睡袍的肩头

想象自己和这个夜晚

同生共死,或者简单地

被明早的阳光晒干

 

3

熄灯以后

我们像是一只只

羞怯的萤火虫

回到了各自的水草上

一声不吭地

闪烁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亮走近天空

像一位旅人

走入熟悉的站台

它坐进这列透明的车厢

看着同样透明的铁轨

也看着窗外的晚霞,以及

正迈入另一些轨道上的

星星们,摘下发光的帽子

彼此安静地点头 示意

 

鞋子在天上飞

五颜六色的鞋子们

搭飞机,也搭轮船

而他只是站在窗前

想象着它们

平安落地的样子

想象它们黑暗中的旅行

和一次颠簸后,忽感不适

在另一片大陆上

它们会碰见一场大雨

也会沾上路边的泥土

然后同他一般

安土

重迁

 

关掉朋友圈

这个夜晚是安静的

即便词语喧哗

即便孤单的昆虫们

在花香里

南辕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灯光打在雨水上

高楼远离我

而我远离一首歌

当手指打着节拍

当旋律勾勒孤单

我们不必踩着和弦

一再迫切地甩臂

和转身

 

每周两次往返新民路

往返它一如既往的破败 

和深夜的无人问津

只是必须经过

偶尔的周二和周四

偶尔的古典与现代

我们三十次高举玫瑰

大汗淋漓

我们三十次摔碎爱情

平安落地

 

 

一路向南

让影子朝北生长

让叶片枯黄

让秋天到来

让影子脱落

让灯光结果

 

我们都有过一辆单车

自然有过顺着倾斜的林荫道

一次漫无目的的滑行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并不比一只鸟儿抽象

 

 

那些年

时间并不比一只鸟儿抽象

他在树上安顿表盘

给十二只鸟儿

减去翅膀

有时他们觉得时间

更像一面镜子

可以用来摔碎

用来照出

黑暗中的骨头和内脏

 

嘿,你好吗

我同时在问好

你右眼的近视

左耳的耳鸣

膝盖下的伤疤

你们  都还好吗

昨天夜晚

你是否梦见了

你丢失的鳞片

和哀伤的尾椎骨

 

我想用一只线条

阻断你回家的路

或者剪碎色彩把你遮盖

当你走出地铁

我希望你会看见那匹马

它刚刚离开一副版画

在日出之前

它会带你回到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度假

今天的度假计划是坐在桌前,把所有想到的东西敲下来。

玫瑰花插在笔盒里有一个月了,此刻花托搁在乒乓球拍的手柄上,手柄泛出使用已久的脏兮兮的黑黄色,而自它停靠在《没有人给他写信上校》旁边以来,我就没再打过球,当然说打球有些勉强,我很少与人对打,大概大四毕业前夕,她姓李还是姓赵我都记不清楚了,说话时眼睛总不看你只顾着把眼珠从左往上往右抡,我才知道原来她打乒乓球,而我们已经错过了几乎整个大学,我一直把球打进草坪里,后来简直是乱来,乒乓球活活打成了羽毛球,尽管是夜晚可并不全然漆黑,总能轻易在草坪里找到球,当我从草坪里直起身子,蜜色的路灯光和西区操场突然闪现,莫名的宁静之感让心脏跳得又慢又稳。那时我是热爱操场的,一边听郑钧吼着“长安,长安”,一边在奔跑中耗尽体力和伤感,超越一个个假想的竞争者模糊的背影,当然有时候也把背影当做某某,不紧不慢地跟着。碰过洗衣粉的手指干燥,生涩,石头的表面,我不得不去洗手,擦了润手霜。桌子相当乱,伸向键盘的两臂间是盖着三个圆形图章的明信片,圆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2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或者无聊

月亮回到夜空

 

像划过

最远曲线的右脚

重新并拢到

黯淡的左脚边

 

 

必须让气球

被一次次扎破

让手臂顺着孤单下滑

离开那片河岸吧

或者跟随旋律后倒

每退一步

就完成一次徘徊

 

 

遗憾

是一只伸长的手臂

伸向歌声背后的一扇门

和门后的几句

被哼唱

带过的风景

 

 

你的左眼

曾经无所不能

你的房间也曾挂满

想象之物

台灯下的长颈鹿

表盘里的青草地

你的左眼

渐渐荒废

右眼说

分类:梦札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能想象

你在黑暗中的样子

像一本书

回到了书架

把所有的故事

读给自己听

 

我能想象

你在黑暗中的样子

一边奔跑,一边

跌倒在一条

假想的跑道上

眼泪,就眼泪吧

黑暗中的眼泪

不需要擦拭

不需要一架直升机

从现场逃离

 

你能听见我的鱼鳞吗

当黑暗涨成一条河流

我们脱去双腿和肺

脱去皮肤和眼睑

隔着清澈,沉默

相谈甚欢

 

手持玫瑰

走过闹市

即便塑料花瓣

即便永不盛开

你还是有了一座花园

有了可能的蚂蚁和落叶

 

我们总是

分类:梦札 | 评论:2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归来

1

上个星期天,到达H大时已经傍晚。顺着南二门往前走,沿路边是光秃高大的梧桐树,笔直地往前延伸。到了那块有石凳石椅的林子便停下来,跟着卵石小路走进林子中央,立即想起那次晚上曾路过这里。石凳石椅都洁净,背朝着大路坐着,白色鸢尾零星地点缀在路畔。香樟成群,静立,分叉,树梢在风中膨胀,收缩,友好地触碰彼此。

等阿山下班。

这次短途预谋已久。前年一月的那个阴天的早晨,汽车驶离J大的校门时,我并没有伤感,一路上我都在听歌,透过玻璃窗看浸在雾里的公路和田野,我想像着不久后的某一天,我看见自己走进刚才离开的校门,看见阳光照在我苦尽甘来的脸上。而现在我坐在寝室里,挂在椅子上的黑色包包的内里装着两张过期的车票,像是那个早晨的遗物。

阿山发来微信,说堵车了。我说,没事,慢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季节,还有记忆

季节

 

当我写下季节时,季节已经被关在门外。第一次意识到这两个字是大一下学期,宿舍楼后面是一小片梅林,那年梅花开得晚,直到我们上了两三周的课,我才在上课的路上注意到那些矮树纤细枝干上遍布的豆粒般的花苞,那时还不知道就是梅花。那学期正选修老陈的四大名著导读,大概还在讲《水浒传》,思忖老陈大约于这些事上清楚,于是发邮件问他,得知原来是梅花时,恍然大悟,也因孤陋寡闻而颇为自惭。后来渐渐识得花花草草,季节也就在木兰,梅花,樱花,琼花…里次第展开。记得樱花开满枝头的时候,已经在讲《红楼梦》但记不清是在“黛玉葬花”还是在“宝黛共读西厢”。一次下课前,老陈故作正经地说要布置作业,结果是让我们去樱花大道上走两圈。下课后,夕阳挂在求索桥上,桥下碧波溶荡,我在教学楼前等刘,和她认真地走完了樱花大道。没过几天,春雨来了,雨一下,不过三、四天,樱花已经枝头寥落。

什么时候再读一遍红楼梦呢。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晚

烟花飞上夜空

像是不久前急切的脚

终于踏进回家的车厢

带着某种期待,某种

即将绽放的喜悦

它当然会到达顶端

像几乎所有烟花

会做的那样

去照亮

一小片天空

 

天空也会

翻开新一页

或者打翻一只

新的墨瓶

而你需要的是一次

旧的睡眠

让你顺利潜入

新的一年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星星停在夜空

像某一时刻的你

止步路边,看着

马路对面的人

从两棵树间经过

其实你就是一棵树

在暂停的一瞬

你就是此刻挂在屋顶上的

一颗星球,黯淡

并将继续旋转

不息

 

从山顶往下眺望

午后更多的是房屋,车流

当然还是一座花园

长满了花钵

你希望有人走上阳台

面向山顶

希望有人四下寻找

山顶的你

也希望

她并不是最后一个

寻找你的人

 

 

云层

也是一种雪地

像那年的毕业生

像每一年的单车

在城市漂流

在遇到一场真正的雪以前

他们一定存有期望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3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