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2112
  • 开博时间:2012-03-01
  • 博客排名:第3645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收割

收割

 

 

  1、顾枣

  他们开始是敲,后来几乎在砸,我用左手使劲握着发颤的右臂,以免手中的水果刀跌落。抵住门的沙发在黑暗中泛着微光。声音停止了,透过猫眼,我只看到昏暗的楼道灯照着灰蒙的墙壁。我往后蹭到桌边,松开拿刀的手指,刀刃与瓷桌面尖锐的撞击使我牙根发涩。我靠坐在椅子上,搓着发僵的手指,环顾四周,墙上挂钟指针的荧光隐约可见,鱼缸里的“南方”和“北方”一动不动,我敲了敲缸壁,清脆的“叮”声里,它们像往常一样不情愿地摆了摆尾巴,交换到彼此的位置,我舒了口气。

  在黑暗中呆坐了约半个钟头,抽过几支烟,最后一支时,我的手指总算不再发抖。姐从不让我抽烟,每次我从刘诺手中抢过烟被她发现时,她倒从不认真对我生气,而是责备刘诺不知以身作则,刘诺总能嬉皮笑脸地应付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月琐话

 

1

 

八月的白昼依旧燠热,夜晚却不时透出秋凉,其间,是麻雀沿着夹道的香樟朝向远处的晚霞一路喧腾。那叽喳正是小城的故事,琐碎古老;那霞光却是游子的惦念,极尽渲染的美好。而后呢,秋虫唧唧,钩月纤纤,女人们在巷弄里讲茶米油盐里的烦恼人生,江水不语,在月光里只管流去……

 

2

 

在前一段我用了太多排比,意象优美得让我欲顾左右而言它,不知何时开始怕排比的矫情,也怕押韵的矫情。怕说得太多,或者太少。自然,也是一种成长,把任何贴近宣泄的句子藏在自嘲的背后。呵,得了,多大点儿事儿啊。

 

不过是离乡嘛,多少次了。只要顺其自然地坐上班车,听歌,打瞌睡,躲避耀眼的阳光,大片的田野和大片的意识流,走出车门便是另一座城市,现代机器的廉价魔法。然后汇入人流,同时在内心默念,唯有星城真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而近视的好处就是,你可以随

分类:静思录 | 评论:1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衣

 

 

翻出旧衣

晾在新的秋阳下

死去的尘螨

像衣柜里的时光

 

母亲说

不穿的衣服

总有不再穿的缘由

经年的葡萄汁

在我的白色衬衫上

沉淀成一次草率

一块多情的老年斑

 

从我出生起

母亲就是母亲了

她把旧衣晾在

九十年代的天空下

那面潮湿的旗帜

沾满我未曾经历的秋阳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风把叶子吹成鱼鳞

 

 

我们只能顺其自然地相遇

在风中试探彼此的枝叶

然后破碎成一组岛屿

我们寸草不生

我们青翠欲滴

我们像夜空一样敞开 铺展

晾晒我们的星星

直至用完

最后一次相遇

而此刻

我独自端坐在白昼的岸边

人们的影子一再跌倒为

池中的游鱼

我的破网在暗中收获

只有我知晓如何用影子

编织你的躯干

只有我知晓

如何让海水析出星星

而你绕起绒线一般的年轮

夜幕降临后

我们该做些什么

我们把自己扔出去

等风来

等风把叶子

吹成鱼鳞

分类:静思录 | 评论:1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朵雨花

1

午后,大雨滂沱。傍晚去健身房,水泥路面蒙着水膜,像面褐黄色的镜子。随着我的前行, 树木持续扭动,路灯光糊出橙色的火焰,低头看了一路,感觉甚为魔幻。

 

2

想起童年。冰凉的指尖被半湿的袜子裹着,在鞋里反复蜷起又伸长,仿佛如此便可摆脱湿腻的触感。只觉得路长,被母亲牵着,怎么也走不到家,直到看见楚源酒店的霓虹,欣喜地往前蹦跳。而后,母亲会端来一盆温水帮我洗脚,白皱的脚底在热气里拍打着,母亲的瓜子脸像邓丽君的情歌。

 

那时渴望一把带哨子的雨伞,终于得了,没下雨时也要反复吹伞柄边蓝色的小哨,直到父亲瞪着眼睛作势要揍人,当然从未真的下手,现在更不会。终于等到下雨,一路转着伞柄,黄色的伞檐旋成金箍棒划出的“结界”。那时雨伞都放在讲台边的窗台上,一次下课,两个男生玩闹,抓起雨伞胡乱挥打,我的雨伞遭了秧,打坏了,怎么也关不拢。想来那会儿一定极气愤,现在却一点也记不起伞坏后的心情。

 

3

前头走着一个女生。别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话

1

眼下,没有什么事情必须去做。意味着走在麓山路上,可以随时停下,折返,对着香樟的躯干发呆,意味着可以在夜晚十点走出寝室楼,把自己当成一位迷路的游客,在叉路口前保有期待。当然也意味着暂时失去现实感,不再把表盘上的数字当作砝码,换取某个节点的胜利和舒坦。

 

2

星星们始终都在,即便雨天,它们也没有披上雨衣,只是一边闪烁,一边在云层背后走过夜晚。然后球们漫不经心地争夺篮筐,五六双手不断举起,落下。有时你只是坐在篮球场边的石凳上,想那些飞往南方的客机,高空的夜晚会更容易些吗,梦是否更轻盈。

 

   

 

3

 

阴影四合,夜晚已成定势,你假装眺望不远处的岳麓,假装"白云深处有人家"。 你从来就是离开离开离开。而大雨滂沱,你穿越雨帘,像一只手指划过琴弦。你始终在心里打着节拍,随时准备对着烈阳高歌。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环形走廊

烈日与暴雨

分割了六月的环形走廊

我前行

并在每个交替处

试探晴雨的凹凸

 

当群星

在杉树的尖顶闪现

指针在走廊

投下破碎的阴影

往日重现在

成为往日以前

而母亲还未

藏起她的青春

我们还未

在概率中邂逅

 

继续前行

我迈着刻度般的步子

怀里的梦境

仍在熟睡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时间并列的谜底

 

 

 

你已入睡

梦境如柴火

温着你

--你这一杯

甘苦难辨的茶

我仍只在 

你的水面眺望

 

 

 

而今夜

我选择星星

选择火焰

选择顺流而下

选择所有

和你相反的词句

当你在你的沉默里繁盛

如花园

 

 

 

 

 

今夜

你仍会在我梦中醒来

你是梦中梦 

与时间并列的谜底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

顷刻间醒悟忙碌的日子大概不会结束了,但还是把六月底当作一个期限。昨天想起很鸡汤的一个句子——成年意味着你得自己收拾烂摊子。想想,已经二十四岁了。开题极为糟糕,勉强通过了,但得换题。其实不应当太失落,花的时间、精力太少,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为了摆脱沮丧,前些天去了趟武汉。令我惊异的倒不是它的日新月异,恰恰相反,是它和记忆的重合。然后写了些颇矫情的句子。

 

1长沙

 

月台的铁轨抻直了列车,离开,迫在眉睫。天地未被命名时,死生混沌,乘车的感受,基本类似。未到达之前,永远不会到达。"永远"?我不得不认真地打一次喷嚏。

 

还在落雨。前天从篮球场远眺麓山,雾气流荡,山又是山了,有玄虚的美。但你知道,拨开那堆翠绿,盘山公路仍舔上山顶。遍体的喧嚣。还好,拉开宿舍的窗子,层层绿墙叠进灰白的天色,平平仄仄平,像你们的名姓挨着,含进眼里的绝句。

 

轮胎轧过路面的滋啦声令人不觉咬紧牙关。她们靠着马路边的铁栏,任风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漂浮的家,小得像你指甲上的月亮

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

路灯几乎同时

照亮了我们的脸

而这并不代表

我们要更亲近些

我不会停下脚步

和你坐在树上

探讨月亮的时速

和星星的距离

也不可能告诉你

城市如何

在机器的轰响中

让土地一再失明

而这只是寻常之夜

光线在我们的沉默里溶解

疲倦飘在布料下

像乌云拂过

你隐秘的田地

植物的欲望却响亮得

像山岗上的号子

我小心地走在

回家的路上

躲开海水

和被昨晚的月光

灼伤的贝类

我漂浮的家

小得像你

指甲上的月亮

今夜,清澈如水

我只沿着你的掌纹

反复走失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水多多,浸没双脚

 

 

大雨滂沱

而你撑着伞

尽可能地让自己

走成一座干旱的孤岛

尽可能地想象

一束室内百合

它的花瓣

它的偶感不适

当花瓣背后倦怠的眼被窗外

突如其来的表演惊醒

你熟练地低头

默念“雨水多多

 浸没双脚”

任凭黑夜在黑夜丰收

任凭群星闪耀 两手空空

而你的夜晚 

始终贴着铁轨

随时跳入梦境

随时越岭翻山

当八片叶子浮出水面

八尾游鱼踅入桥底

你是早先的城墙

狼烟尽散 

露水涟涟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到哪算哪,然后回到繁忙中

清明前的窗外有怀念的味道。

 

当庭院里的树木随着大风沙沙作响,难得的平静像忽然干燥的嘴唇一样,近在咫尺。或许是想起了冬天和秋天。就连季节也不是单纯的,春天里总不时会漏出夏秋冬的马脚。

 

早上起来时,照例把头探到窗外,层叠的树木和远处的岳麓山组成一堵绿墙,立即就想用手机拍下来,接着嘲笑自己的反应。的确,习惯了半分钟看风景,一秒钟拍下,二分钟发一条朋友圈,十分钟手痒痒地等待、并回应评论,这就是大部分时候的状态了。不想这样。所以一边刷牙一边看从绿墙中穿过的人影,还有被绿色包围的量子楼。

 

明天会下雨吧。每年清明似乎都下了雨。去年这个时候,一直想到西湖,因为那首歌,和那双灵活的手臂。“1、2、3、起”,“胳膊肘先上,胳膊肘先落”。“带上呼吸”。无论是语调,还是永远在黑、白两色之间转换的练功服,都非常沉默,矜持,高傲。因此开始欣赏舞蹈。

 

一旦平静下来,就会嘲笑前些日子的烦躁。因为忙,也因为别的。不过此刻看前些天的《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停电爬山及枝枝叶叶

   傍晚时,忽然停电了。结果当然是顺着岳王亭路穿过墓地走上了岳麓山的小路。岳王亭的晚樱已经唱到了高潮。

   泥土路,几乎仍像去年一样,厚堆着落叶。除了那些一脚深一脚浅的绿色,很难让人想起春天。当然也会碰上一两朵漂浮在层叠的树叶间的杜鹃。

    一直在卖力地说话,卖力地踩着脚下的泥土,天色渐渐暗下来。但归拢到大路上时,从枫叶林望过去,还是有几缕晚霞。一路下山,树林的颜色一路加深,接近山底时,山上的路灯还没亮起,可以让自己融入夜色,眺望山下的灯火。去年也经历了几个没有灯光的夜晚,因为走在没有灯光的木兰路上奇异的放松,以及在寝室里难以言喻的高兴,而一直记得,仿佛被解放了,从什么里呢,从灯光?

      而在爬山前,我坐在食堂里,和陌生的女孩搭讪,打听什么时候会来电,然后问她们记不记得去年也停了电,有两三天,她们说不记得。但我确定那是发生过的,我想,有的人总是比较健忘,我曾经希望自己是她们中的一个。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哦,红河鱼

耳边是机器的声音,哗啦的撞击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窗外据说有一个春天,我没有贴近过一朵花,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不想。我宁愿闭眼,就在此刻,伴随着水管里纤细的流动声,想象它们的花瓣,捏在手里的柔腻,还有触碰时对于沾上花粉的担忧。几乎总是烈黄色,像是南国女人的皮肤,一碰,就会在手指回旋的纹路上,形成一盘散沙。

此刻,几乎不知道自己为何坐在这里,除了我,之前这间寝室真的有过别人吗,J,L,H,她们不会是我想象出来的吧。而为什么已经是二零一八,今天和昨天有什么区别,我为什么还活着。

这大概就是每天闭门不出的结果。渐渐失去的现实感,还有越来越滑入自己,仿佛走在一条隧道里,隧道的尽头只有模糊掉过去与现在还有将来的时间。

我没有感到生命的迹象。

有星星,正在接近从寝室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哦,红河鱼

耳边是机器的声音,哗啦的撞击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窗外据说有一个春天,我没有贴近过一朵花,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不想。我宁愿闭眼,就在此刻,伴随着水管里纤细的流动声,想象它们的花瓣,捏在手里的柔腻,还有触碰时对于沾上花粉的担忧。几乎总是烈黄色,像是南国女人的皮肤,一碰,就会在手指回旋的纹路上,形成一盘散沙。

此刻,几乎不知道自己为何坐在这里,除了我,之前这间寝室真的有过别人吗,J,L,H,她们不会是我想象出来的吧。而为什么已经是二零一八,今天和昨天有什么区别,我为什么还活着。

这大概就是每天闭门不出的结果。渐渐失去的现实感,还有越来越滑入自己,仿佛走在一条隧道里,隧道的尽头只有模糊掉过去与现在还有将来的时间。

我没有感到生命的迹象。

有星星,正在接近从寝室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页/47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