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31355
  • 开博时间:2012-03-01
  • 博客排名:第39009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南京孟秋

2018-02-21

若芊我芊n

2018-02-21

列瓦雷士

2018-02-20

妃妃妃菲徘

2018-02-12

崛的后后v

2018-02-08

冰释234白

2018-01-18

西沟散人

2018-01-14

小奋青滤pe

2017-12-2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不会去珠海,以及一些像星星的念头

1

     “在哪儿?”

    “回家了吧?”

      这是这两天收到的qq消息,没有回复,因为不会去珠海。尽管那儿有阴天,也有灰蓝色的大海。可是,没办法回到高中了嘛。记得高二出现全国性的传染病,名不记得了。但大家感到的与其说是惊恐,不如说是一种狂欢,考试,上课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体温不能超过37.4℃。自然是我和他一起超过了这个数值,然后是回家,星星还有低语。然后呢,当然是真真假假的试探。那会儿我还不怎么看《红楼梦》,否则我会说是“你证我证”什么的。 再后来自然是毕业了,失去联系,偶尔的记挂。

2

     有段时间,特爱记梦,大概是因为无聊,也觉得将来写东西或许用得上。每天早上摊开日记本,记下梦境,仿佛得到补偿似的。 最近很久没记了,前天一梦还颇有意思。

       梦见自己去一教室参观,教室里有一尊菩萨像,有人还去把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照例是完事后的十多分钟

 

 

今天是阴天,妈妈说一直到我上学去都不会有好天气。那也没什么,甚至不无阴暗地想到,晴天对我也没用啊,没时间爬山,发呆。前两天,大概是初一,好吧,初一有点遥远了。因为走亲戚到了长江边,远望去江水有些蓝,当然也可能是我想象出来的,前几年春节和朋友闲逛到江边,还下到了江滩上,那时江水真是蓝的,我拍了一张发给G,她说真棒。我在想什么时候邀她来玩儿。

我想提一提院子里的茶花,感到回家以后最友好的植物就是它了。七八盆吊兰都没能熬过那场大雪,被齐刷刷地丢进垃圾堆。我还以为吊兰是种很坚强的植物。那么寝室里的那小株大概也命悬一线,最近老爱写四个字的词,真见鬼。

我谁也不想见。这是最近很明显的感受,本来今天应该去找W,年前就约了,本以为今天会有几个哥哥姐姐来,所以告诉她今天可能没空。但是没来,我也没说。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忙。想停下来又有点不知道该停在哪里。

又要过年了,其实只是写下这个句子时才感觉到过年。其他时间只是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填进父母的,或者其他的房子,或者同学发来的邀约。因为很久没出去了,既没时间,也有些点难以说明的惧。习惯是个好东西吗。

停下来随便写写总是一种释放,而且要故意破坏逻辑,这是一种“外出”吧。当然了,几乎所有的出走只是为了回来。普通人也只能做到这个。

现在我几乎感觉好多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句子,一些可以再次摔碎的碎片,对一小片星空的印象。前一个多月吧,去阅览室还书的时候,看到《梵高家书》,就借来了,看了前几封信,那时候的梵高还不是画家,当然也不是那个把天空搅得一塌糊涂的天才,那时候,他想的更多的是布道,是把上帝带到穷苦人中间,“天国已经近了,你们悔改吧”。但同时也可以看出他对色彩,线条令人感动的敏感。后来,自然是没看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2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家,或者不了了之

昨天,傍晚时还写过一段文字,不知什么原因,提交之后没能显示。本想重新写那时的心情,重新提起引用的歌词和«重庆森林»里的句子,提起那罐凤梨,想一想,还是算了。也并不可惜。

 

昨晚很迟才睡,因为犹豫要不要回家。后来就睡不着了,一点的时候,我并不太恐惧,因为已经被孤单围拢了,但是今天,我还是把一切归于"恐惧",翻开本子上,我在恐惧指数一栏写下"4",说到底,因为孤单感到的恐惧,也还是恐惧吧。

 

这几天一直独自去木兰路南边尽头的小馆子吃饭,不知怎么,一个人去点菜总会被认为有点奇怪,上次在通程也是,听见我说"一位"后,服务员问了两遍"只有一位吗"。平时和朋友们把这间小餐馆称为"阿姨那儿",其实也不全是阿姨在做饭,但是这么说,总会有点家的感觉,大概女人总是让人感到温馨的。不知道H会不会同意,也不知道女性主义者们会不会同意。

 

天气变冷了,像

分类:梦札 | 评论:1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自待在寝室的第三天,一切正常。本以为恐惧会像从前一样袭来,的确,恐惧一直都在,尤其是晚上醒来的时刻,但没有带来失眠的力量。倒是感到了孤单,从早到晚,在现实中几乎没有人际交往,除了对食堂的阿姨,或者小店的老板说上一句:“我要这个“或者“这个,谢谢”,好像回到了前些年的夏天。以前有段时间开玩笑说要去大兴安岭去做守林人,或者去个荒僻的火车站做站务员,其实根本无法忍受吧。

但还是决定待下去,一个小小的挑战。昨天晚上在本子里记下恐惧指数,10分制,21号晚,我给的是“3”,今天给昨晚的评价还是“3”。凌晨三点多还是醒了,窗户透出微光,然后自然是辗转,拉紧被子,调整枕巾。很多个念头,想寻找到一个可以休憩的点,先是想一个场面,波光粼粼的海边,又纠正成湖边,然后想到一个人,他黑黑的面颊,羞怯的笑和沉默,很快地飘开去,母亲的身影,在院子里洗衣服,天井深深,需要更加令人安心的事物,一个词,甚至一句鸡汤,我只想度过夜晚。后来自然是睡着了。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了写而写

现在坐在桌前,感到两腿和背部肌肉的放松,两颊因为刚才的寒风还有些干涩。而迫不及待想提到的,是星星,连着好几晚看到它们,在紫蓝色的天空里,毫不犹豫地闪烁。昨天在经过体育馆前的露天篮球场时,忽然蹦出“银色”这个念头,以前一直想到的是光,有点虚弱,昨天发现实际上有那么一两颗几乎可以说是刺眼的,一颗迷人的痣。长沙错过了那场在手机的天气预报里曾经显示过的大雪,直抵晴天。我还在想雪花在路灯光里飘舞的样子,一群池塘里的鱼。阳光照晒图书馆的走廊,把破旧的扶手映在墙壁上,一只只不规则的竖琴,我把手指凑上去,像树枝一样笔直,怪异地拉长。谁能弹奏一只竖琴呢。

现在坐在桌前,两眼疲惫,渴望睡眠。很久没敲字似的,还是随便写写。老是写麻木,写无动于衷,总是会愧疚的,总是有一天会写写某个瞬间,一片灰色里,浓墨重彩的一笔。就像这两天往来麓山路,因为正在进行的工程,很自觉地告诉自己得记住点什么。眼前的街区,不是你可以与之培养感情,慢慢温习的文章。被捣碎的线条,平面,和将它们围拢的灰色,以及扯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前几天的一个和你好,2018

 

1

十二月

 

别忙

路边的玉兰

正点上

它白色的烛焰

十二月,夜夜

摊开寒冷的稿纸

月亮,雾霾,水杉的尖顶

或者随便一只

晚睡的麻雀

将叼来一段

细碎的旋律

 

 

起风的时候

当然必须

站在窗边

必须透过水渍,灰尘

阅读稿纸

被风撩起的一夜

必须拉伸双腿

陪一些没能

飞去南方的鸟儿

一遍

又一遍地跳圆圈舞

或者寒暄过后

蒙上彼此的双眼

在枝头躲藏

假扮树叶

 

 

而几乎所有夜晚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2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潭州流水

前些天的下午,午睡醒来,窗外仍然明媚,一转念,没有背上睡前已收拾好的书袋,往小包里塞进水杯,决定去爬岳麓山,沿着木兰路往南走了一会儿,忽又思及很久没去桃子湖,便在路口往左拐上桃子湖路,经过文化创意园时,又高高兴兴地走了进去。之前好多次和朋友们经过这儿,在对街眺望暮色里创意园透出的灯火,每次都嚷着要进去瞧瞧,听说修了不少铺子,但从未真停下脚步。我们很忙,是的,太忙了一点。总有书要看,有课要上,要锻炼身体,要考虑未来。

事实是,并没几间开张了。一家Today便利店生意冷清。卖绣品的铺子关着门,许多圆圆的绣绷高低错落,没有少女的手耐心地捧着,只有透明的细线吊起装点橱窗,在白板上印下平滑的影子,白布上零星地散落着叶子,金鱼,或者两抹远山。另一边,人们在书吧里喝咖啡,喝奶茶,看书,闲聊,想起木心先生的话,大致是,“那快乐的脖子快乐的腰”“克尔凯郭尔看到,又得举枪自杀一次”。我顺着有阳光的一侧走,将它稳在身上。再往前,是一个小型展厅,关于那只狗——刀刀的展览,展品颇少,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只海鸟落满船头

人和人

走了

把童年的纸船

独自泊进

睡眠的堤岸

做一夜寒冷的梦吧

别总是将冬天

拒之

门外

 

去山上

看它清扫

枫香滚烫的叶子

邀它掏出雪花

共同翻阅一切

关于白色的词语

 

当八只海鸟

落满船头

八首儿歌已被唱完

人们摊开船只

白纸一页

从海上

飘来

 

 

人和人

离开了

写字楼从沉睡中醒来

用窗户眺望街道

清点四个天空的黯淡

夜深了

便从门缝里打着唿哨

和电梯玩一叶障目的游戏

当人们揣着白纸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2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事

三月

我把桃花存进手机

红的,白的,每一朵

都很像去年的那些

每一朵都

再次踩准了

春天的节拍

三月的时候,我一定是

在想象西湖的样子

想象他手臂落下的一瞬

船桨划破了水面

而他始终只在镜子前

提沉

游走

 

 

三月末

我回了一趟武汉

坐在校园的小树林里

等着怀念

等着激动让我

眼眶一热

可往日并未重现

即便樱花重回枝头

即便树下再次围满了

同样年轻的女孩们

我只是等着太阳

沿着头顶的树叶

走到西边

等着朋友再一次

顺着夕阳

把那张熟悉的脸

带到时间和我的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是唯一的剧情和配乐

(奇怪,前几天发了的,怎么没有了)

1

灯光

哽在夜晚的喉咙

眼睑将永远为此干涩

朝着梦境前行的人们

卸下了明亮的重负

而你只能携着花香

四处躲避

秋风的袭击

 

2

你的左手,是一片

悲观的叶子,总是在

寒冬来临前缴械

右手却熟练地生根

绕过巨石 寻找火焰

 

火焰,或者一团

温暖的虚幻之物

在想象中趔趄,咳嗽

围着表盘跳圆圈舞

或者沿着麓山路飞奔

被所有湖水拒绝以后

它坐在蜡烛上

像一本架上的书

在梦境里

喋喋不休

在起伏中

呼吸

平稳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晚的老三样以及前些天的浮夸与伤感

 

1老三样

 

星星

 

小时候,星星就是一些遥远的玩具。暑假的傍晚,扒完碗里最后一口饭,便急匆匆地上楼顶抢占躺椅。楼顶的水泥板热气还未散尽,被晒了整天的油膏捏起来很柔软,但小孩是不怕热的,那时我和哥哥能顶着中午两点的太阳去附近的河塘钓龙虾,这点余热当然不在话下。随着夕阳收敛了最后的光线,天空浮着轻盈的蓝色。偶尔会有蜻蜓盘旋,更多时候是那些胡冲乱撞的蝙蝠,家乡的大人管它们叫"盐老鼠子",不知怎么,无论猫,狗,鸡,鸭,家乡人称呼起来一律加上"子","猫子""狗子"用普通话念--可真怪!等我在椅上躺定,便是对着早早坐在天空的那一两颗星星发呆。不一会儿,哥哥也上楼了,他总是有法子把我从躺椅上骗下来。盼盼晚风,嬉闹嬉闹,再抬头时,星星已经和同学脸上的雀斑一样,数也数不过来了。有一段时间,我们特别热衷数星星,似乎因为周一升国旗时,听台上演讲的同学提到哪位伟人在儿时坚持不懈地数星星,后来果真成了天文学家

分类:梦札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记录

1深夜麻雀

 

车在高速上跑

你像一纸封里的信

安静地坐在车厢

看着池塘,水稻

顺着一首歌的音符后退

被无数双困倦的眼浏览

而你也在等待

被阳光再一次拆开

被窗外的空气

再一次

翻阅

 

 

其实就是另一些线段

从A到B,同时

在内心幻想C点

以两条小巷为边的夹角

当黑夜重新降临

霓虹在镜头里灵巧地摆尾                              

你看见九月的榫头

准确地接进了

七月的卯眼

  &nb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

 

1紫茉莉

昨天下午五点多,在图书馆看见紫茉莉,汪老写过一篇《晚饭花》,晚饭花也就是紫茉莉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前去摘了一朵,还自顾自地念了一句“有花堪折直须折”。细嗅有香。本以为扯去花托时能带着扯出柱头,这样便是小时候玩的耳环,可以去逗与我相约吃饭的H。

“本来想做成耳环给你戴”。

H白了我一眼,“我们小时候会用那个黑色的果果,可以磨成白色的粉,然后我们会敷在脸上”。她举起手在脸上示意。

在走出隔开图书馆与操场的铁门前,我把紫茉莉安插在路边的灌木里,给绿色革质的叶子一衬,艳丽极了。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

9.17 大晴

今天回了学校,寝室里挤满物品,却空无一人,虽然料想到会是这样。简单地收拾后,去对面寝室里聊了很久的天,而不安一直都在:乘车时,是那些迅速掠过的稻田和坚硬的小石块;后来,是被阳光照晒得过于明晰的城市将另一个空间过分干净地否定;当我随着电扶梯下落,是察觉到有些场景正被氧化时,胃里的绞痛。事到如今,离开依然激动人心,依然会引起情绪的阵痛吗。或者只是不成熟的表征。我试图把被芯准确地塞进套子,却想着,为何得不停地习惯得到,又习惯失去,习惯人群,又习惯从人群中退隐,紧接着是责怪自己--又来了又来了哼现在是情绪最不好的时候--这是昆丁说的,所以才会在看«喧哗与骚动»时几乎是立刻喜欢上这个家伙。因为脆弱几乎等同于犯罪,把脆弱敞开就更是了,是吗是吗。可是隐藏脆弱本身不是一种脆弱吗。

 

9.18 依然大晴

1

早上醒来时的感觉却是安宁,刷牙,洗脸,去食堂。习惯真是个好东西啊,让你感到自己好像从未离开。

 

2

分类:随文漫笔 | 评论:1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8页/41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