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即是深山

谈天谈地谈猫狗,管它春夏与秋冬,快乐尽在其中!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49981
  • 开博时间:2006-04-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西游记》节选——魏徵梦斩泾河龙王

长安城外泾河岸边,有两个贤人:一个是渔翁,名唤张稍;一个是樵子,名唤李定。他两个是不登科的进士,能识字的山人。一日,在长安城里卖了肩上柴,货了篮中鲤,同入酒馆之中,吃个半酣,各携一瓶,顺泾河岸边徐步而回。张稍:“李兄,我想那争名的,因名丧体;夺利的,为利亡身;受爵的,抱虎而眠;承恩的,袖蛇而走。算起来,还不如我们水秀山青,逍遥自在;甘淡薄,随缘而过。”……他二人各道词章,又相联诗句,行到那分路去处,躬身作别。张稍道:“李兄呵,途中保重!上山仔细看虎。假若有些凶险,正是‘明日街头少故人’!”李定闻言,大怒道:“你这厮惫懒!好朋友也替得生死,你怎么咒我?我若遇虎遭害,你必遇浪翻江!”张稍道:“我永世也不得翻江。”李定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怎么就保得无事?”张稍道:“李兄,你虽这等说,你还没捉摸;不若我的生意有捉摸,定不遭此等事。”李定道:“你那水面上营生,极凶极险,隐隐暗暗,有什么捉摸?”张稍道:“你是不晓得。这长安城里,西门街上,有一个卖卦的先生。我每日送他一尾金色鲤,他就与我袖传一课。依方位,百下百着。今日我又去买卦,他教我在泾河湾头东边下网,西岸抛钩,定获满载鱼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1 | 浏览:48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不可不读的至理名言

蒙哥先说两句:
“长裙随风舞”是我在新浪的博客里的一位网友,先是被这个名字吸引,到她的博里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一下子就被她迷住了。长裙是苏州人,研究生毕业后嫁到了法国,现在是一个小女孩儿的妈妈了。从长裙的博文里可以看出,她是一位聪慧、善良、勤奋、刚强的姑娘,我们通过她那善良的眼睛、生动的笔触和一幅幅图片,看到了她的生活——她年轻的丈夫、可爱的女儿,执着于爱情的小姑子,还有她周围的那些个性鲜明的面包师、屠夫、清洁工、阿拉伯老妇、丈夫的同学和偶然相识的人们……在长裙笔下,所有的人和环境都那么栩栩如生,让你不由自主地看了还想看,所以,长裙博客里人气很旺,每篇的阅读量都是四位数,而跟帖量也都是三位数。有时想说两句,总是被那儿热烈的发言场面吓退,感到在年轻人的天地里插不进嘴去。
开博后曾发现过两个让我爱进骨头里的女孩子,长裙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是懒猫COCO。我十分欣赏她们善良平和的心态、豁达的人生态度,还有流畅的文笔、朴实的表达方式,这在与她们同龄的女孩子中是很少见。相信看过她的文章,你也会爱上她的。
下面这篇是长裙前几天的博文,题目是《你
分类:网络空间 | 评论:1 | 浏览:30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成活,也疯魔

前些天,写了篇博文说我家坏当“不疯魔不成活”,其实,家里还有位“不成活也疯魔”的家伙,那就是坏当他爹。为何同样的话要倒过来说呢,那是因为人家坏当虽说痴迷冷兵器,但是破破烂烂的东西经过他的手可以焕然一新,徒增身价;而今天要说的这坏当他爹,正好反其道而行之,究竟是怎么回事?且听我慢慢道来。
坏当他爹手很巧,六八年从学校分到工厂干车工,硬能用C6-16的床子车出手表壳和手表蒙子来,他把自己的手表改装成只有表针没有表盘,后盖换成透明的有机玻璃,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转动的齿轮和表摆、游丝,当时戴着这样自制的手表,简直酷毙了,用如今的话说,那真是雷倒一片啊。现在退休在家闲着,不知什么时候什么事儿唤醒了他喜欢表的那根神经,除了遛狗,全部时间都用来鼓捣手表了,最近几个月来,更是变本加厉,每周都要到四里山下的文化市场上去转上几圈,在地摊上买一两块旧机械表或是电子表,回家后便致力于给它们改头换面——本来是闪光的表盘,给喷上漆,变成亚光的;本来有棱角的表壳,硬是打磨成圆弧的;本来表蒙子高高的,要把它弄薄弄低;本来尖尖的表针楞给来一剪子,让它变成方头;他看着不顺眼的商标或标志,一律换掉;或是
分类:有感而发 | 评论:0 | 浏览:8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疯魔不成活

三年前,儿子迷上了冷兵器收藏。开始还只是到四乡里找寻着购买,买回后用机油擦擦干净,摆在那儿自我欣赏自我淘醉。那时买的东西很杂,军刺类居多,他在墙上钉了一棑架子,专门摆放这些东东。听他说,里面有二战时期的捷克刺刀,也有三八大盖上的刺刀。我对这些一窍不通,丝毫不感兴趣,更谈不上喜欢,每当他兴致勃勃地对我讲说时,我就故作认真地听,然后言不由衷地赞美上几句,怕是也夸不到点子上。
如今,他对军刺已经没有了兴趣,转而喜欢上日本军刀和那些历经苍桑幸存下来的历代官刀。到处去寻摸,听说哪儿有这类东西的集散地,马上开了车跑去淘宝。一旦买回中意的来,就夜以继日地窝在家里,收拾打磨,精雕细刻,废寝忘食,简直到了痴迷的地步。看着他如获至宝般买回家的一堆堆东西,真是不敢恭维,那是些什么呀,锈迹斑斑,破破烂烂,缺这少那。家里变成了他的小作坊,台钳、台钻、小车床,还有数不清的各种型号的油石、砂纸,甚至专门买回一个烤羊肉串的炉子外加木炭,用来沾火;一只长长的估计是当下水道用的塑料管子,从中间剖开,堵上两头,用来淬火。好在家里有三间地下室,无论他怎么折腾,起码不影响日常起居。那堆破铜烂铁,经过他的悉心
分类:有感而发 | 评论:0 | 浏览:7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奥巴马当选了……

从早上就坐在电视机前,看凤凰卫视关于美国总统选举的专题报道,直到奥巴马胜出。
也不是咱事后诸葛亮,这奥巴马长就了一张总统脸,年轻、帅气、英俊、精力充沛,老气横秋的麦凯恩哪里是他的对手。
至于什么民主党共和党,那是人家美国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只是在一边看热闹的,台上谁耐看,我们就对谁有好感。看着电视上美国民众的狂欢,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羡慕、嫉妒,兼而有之吧。
美国的总统是老百姓自己选出来的,大家信任他,相信他有能力把国家管好。如果他不能胜任,人民手里的选票也会把他无情地淘汰掉。一个泱泱大国,可不是某个政要手里的玩具,让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老百姓也不是猴子,让官员们想怎么耍就怎么耍。陈水扁政府贪污腐败,不称台湾民众的意,大家不但把他选下去,还要追究他和家人的法律责任。在民主国家当个领导可不件好玩的事情。
八年前,小布什当选后,我们的媒体一度冷嘲热讽,笑话他乱讲话,笑话他乱造词,把他说得像个不知所措的低能儿,似乎美国人选了个半吊子出来当总统。也仗着美国人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们
分类:有感而发 | 评论:1 | 浏览:1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养鸡

这几天,街谈巷议的主要话题就是鸡蛋里被查出有三聚氢氨。卖鸡蛋的很恼火,嫌媒体胡吣,影响了他的生意。老百姓很迷惘,不知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放心地去吃。
依我说,要想安全,除非自己去开荒种地,自己种粮种菜养猪养牛养鸡,先不说可行与否,单说这想法,一家伙就倒退到五千年以前去了。
说到养鸡,很怀念当初家里可以养鸡的那些日子。文革以前,我们住在大杂院里,是一间三十平方的北屋,窗下垒了个鸡窝,鸡窝旁边是用废木条扎起的鸡笼,那可都是我的杰作。鸡窝用砖垒起来,很低矮,上面盖着瓦,里面铺炉灰,鸡上宿后,门洞用木板顶上。鸡窝门打开就是鸡笼,鸡笼高大敞亮,一米多高,旧塑料布当顶子,又遮阳又避雨,中间还横上一根棍,让鸡可以在这个单杠上歇歇脚。鸡笼里面也铺上炉灰,便于打扫。现在想想,如果当时爹妈有意好好培养我,让我有机会受高等教育的话,我可能会成为一名高超的建筑大师,像鸟巢这类的活儿就不用请外国人来设计了——鸡窝我都能垒的这样好,鸟巢还在话下吗?我家养的那些小母鸡们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中生存,心满意足,主要表现在它们的屁股很争气,天天下蛋,基本不隔窝。尽管这样,姥姥每天还是不厌其烦地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1 | 浏览:1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介绍一篇网络小说

在凯迪社区看到一篇转帖《1959~2009,我的沧桑五十年》,这帖子还是从天涯转贴过去的,作者是八爪夜叉。细读之下,行文比较口语化,有点东北方言,很吸引人,于是转发了前面一部分,大约一万来字,谁知一转眼的功夫被网管删了。经常被网管删,就不那么生气了,毕竟咱是在人家那一亩三分地里,就得受人家的限制。不过,他就是不删,我也不能全部转贴过来,因为这篇东东加上跟贴评论共有60页之多,还有作者与大家的互动也挺有看头。
最不爱看描写文G时期的作品,看了闹心,平日里与朋友交往中也都尽量避免这个话题,大家都在那个年代受过不同程度的伤害,不想让它再影响心情。但是这个《沧桑五十年》不同,作者轻松调侃的语气让人比较容易接受他所讲述的内容,好多人都是看了笑、笑过了哭、擦擦泪再接着看。网上有不小80后的年轻人也对此文感兴趣,这让人很欣慰,如果板着脸忆苦思甜,孩子们都不爱听,但是,为了不让那段历史重演,必须让我们的后代了解那个年代所发生的种种荒唐,从这个角度来说,八爪夜叉做了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八爪正在一段段写一段段贴,从五九年往后的大事一件也没拉下。有人沉不住气,跟在后面催,
分类:网络空间 | 评论:0 | 浏览:1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捕》第十章失去明天的战士

《追捕》 作者 [日]西村寿行

第十章 失去明天的战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半夜时分,响起一阵电话铃声。
  矢村当地一声放下酒杯。
  杜丘从这儿离开已经三天了,这中间一直音信杳然。他潜入研究所后,矢村曾委托静冈县警察秘密调查,观察研究所的动静,但却未发现任何异常。
  “是我,杜丘。有好消息。”
  “你还活着哪?”听到杜丘的声音,矢村放下心来。
  “那当然。”
  “快说说经过。”
  “总算找到杀害朝云的证据了。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为了确证那件事,需要一只猴子,给我找一只猴子来。”
  “要猴子?”
  “是的,尽量能找一只和朝云那只同类的,不管是得了神经衰弱还是什么病,经常生病的就行。希望你在后天早上能弄来。”
  “明白了,找一只猴子。可是,证据不会有问题吧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捕》第九章最后的堡垒

《追捕》 作者 [日]西村寿行

第九章 最后的堡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以三岛市为起点的136号国道,沿着伊豆半岛的西海岸,通往海岬附近的南伊豆町。
  杜丘要在这条路中途的下贺茂下车,转向海岸,沿县道前往人间村。
  下了公共汽车,杜丘沿着沙砾路走向海岸。
  十一月末,近海的寒风凛例。路旁的灌木枝条,都一律朝向陆地弯曲着。尽管南来的洋流带来了温暖的气候,可这些树木却分明显示着海风的严酷。这里几乎没有乔木,也许是海风刮起的盐分,在某种程度上抑制了树木的生长。
  洋流散发出浓烈的臭氧气味。
  没走多久,出现了一个用铁蒺黎严密包围起来的地方,旁边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
  私有土地,严禁入内
  东邦制药公司药理研究所
  杜丘沿着铁蒺藜走着。这道铁蒺藜,穿过繁茂的灌木丛,伸向很远很远,一直到断屋为止。那是一片险峻而又陡峭的绝壁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8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捕》第八章蛛网

《追捕》 作者 [日]西村寿行

第八章 蛛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远波真由美推迟了归期,等待着杜丘的消息。
  她提出出院的要求被堂塔拒绝时,是十一月十四日。十五,十六,十七,又在烦躁中过去了三天,杜丘依然杳无音信。先前曾经约好,一旦逃出,就往津山家打个电话。可那电话却迟迟没来。
  正在寻找逃跑的机会?也许,已经暴露了身分、吃了药,一动也不能动了?一想到这些,她就坐立不安。
  应该尽快把他救出来。
  ——要是被做了脑白质切除术怎么办?
  所谓脑白质切除术,就是把脑前叶的白质部分切除。要在前额上开一个洞,从那里把脑前叶神经切断。脑前叶是高级神经活动集中的地方,因此,一经手术,就要改变性格成为呆痴者。这种脑白质切除术,曾在精神病院流行一时。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做了手术,对医院就百依百顺。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梦,也没有自寻烦恼的事,成为半植物性的东西。这对于医院来说,倒是极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1 | 浏览:16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捕》第七章包围圈

《追捕》 作者 [日]西村寿行

第七章 包围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下班后,三穗回到新宿的公寓,那个男人才打来电话。
  “是我。”
  “都等你好半天啦!”三穗急不可耐地说。这个电话真有些让人心焦,等得她坐立不安。“我先问你,不来和我一块吃饭吗?现在就来吧!不然的话。可就不跟你说那件事啦!”
  她有些醉了,趁着醉说了句真话。她希望这是交往的开端。男人,有着使她神往的东西。
  “今晚恐怕不行。”电话那端的男人,脸上似乎掠过一丝冷笑。“明晚再去吧。不过,你还得再说说……”
  “好吧。”她很有些失望。会拒绝来一个女人公寓的邀请,这种男人也实在少有。在这点上,她感到了他刚毅的气质,她期待着明天晚上。
  “那只鸫鸟是被汽枪打下来的,她七月中旬拣的,听说到八月末就死了。香烟的事嘛,是这样的,烟一钻进鸟笼,鸫鸟就扇起断了的翅膀,使劲一张一合的。”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0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捕》第六章潜入东京

《追捕》 作者 [日]西村寿行

第六章 潜入东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各家报纸的晨报,都别出心裁地争相报导了杜丘冬人逃出北海道的消息。
  《潜逃检察官一事,暴露当局无能》
  《夜间飞行,轻率一举,潜入东京》
  《令人怀疑的自卫队防空网》
  《破釜沉舟,竟至逃脱》
  五花八门的标题,充斥着版面,而内容则大体相同。凡是得知杜丘从北海道逃脱的各家报纸,都要求分社全力以赴了解赛斯纳177飞机的去向。在这方面,他们要比警察和自卫队的消息灵通得多。报上报导了来自太平洋沿岸各渔港的目击者们的谈话。
  最后的目击者,是茨城北部的一个渔夫。
  “将近半夜十一点时,有一架飞机一掠而过,低得几乎要碰到渔船。飞机沿着海岸线,消失在那柯凑方向。”——这就是最后的目击者提供的情况,也是有关飞机的最后消息。
  据报纸报导,从夜里十一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9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捕》第五章逃脱

《追捕》 作者 [日]西村寿行

第五章 逃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到了约定的时间,庞大的牵引车露出了身影。杜丘从潜伏的森林里来到路上,发出信号。
  车前灯熄了,从驾驶室里跳下两个男人,一个约莫有五十来岁,另一个和杜丘年龄相仿。
  “你是杜丘啦?”年长的那位低声问道。
  “是的。”
  “受一位小姐之命,来帮你的忙。”他没有掩饰并不情愿的口吻,“真不愿意干这个差事。你别忘了,我们是出于不得已。你进到车里,不到地方绝不能出来,行吧?”
  杜丘感到,这是先给了他下马威。
  “麻烦您了。”
  “好吧。”
  他又向那个板着面孔、脸色阴沉的年轻人说了几句什么,就走回牵引车那边去了。这是个高顶棚的大型牵引车。车门的锁打开了,里面装着纯种马。他们两人在黑暗中默默地拉出五匹纯种马。那是些肌肉健壮的马,鼻子里呼着白气。这使杜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捕》第四章金毛熊

《追捕》 作者 [日]西村寿行

第四章 金毛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小窝棚是用茅草盖的,俗称叩拜小窝棚,形状就象一个人合掌而拜。
  榛老人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杜丘告诉他,自己是远波真由美介绍来的,现在正被警察追踪。听了这后一句话,老人表情依然无动于衷,只是指了指那张圆木拼成的床。
  风雪在老人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皮肤象锈铁一样,闪出黝黑的光泽。小窝棚中间挂着熏烤的兽肉。可能是由于熏烤兽肉,茅草和柱子都熏得黑亮黑亮的,令人感到连这个小窝棚也快成为熏烤制品了。
  杜丘在这个小窝棚里过了三天。尽管还没有发现追踪队的迹象,他还是时刻警惕着。这位脱离红尘的老人,在深山老林里修建了这所茅屋。这个地方,大概只有真由美知道。
  这三天,老人几乎一言不发。但看来并不是出于厌烦。他把熊皮睡袋让给杜丘用,又默默地端出食物。一日三餐,几乎全是熏兽肉。最初的两顿,他吃得很香,似乎感到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0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捕》第三章追踪

《追捕》 作者 [日]西村寿行

第三章 追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要找到食物已经毫无指望了。杜丘找到一条河,喝足了水。河水甜极了。他沿着河流,来到山下的一个小村落。这个村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已经能看见有几处地方像锯木厂一样。杜丘洗洗脸,抖掉身上的灰尘,然后又洗去鞋上的泥污,尽可能地整理了一下装束,朝村落走去。
  一个骑摩托的年轻人,在路上与杜丘迎面而过。刚刚过去不久,又停下车来回头张望,露出一副满腹狐疑的神色,随后开车扬长而去。
  杜丘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村口的布告牌。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那个骑摩托的青年要停下车。布告牌上正贴着一张通缉令,上面写着逃进山去的杜丘的衣着打扮,还写明他在某时某处可能下山,必须严加监视。
  摩托车的声音又转了回来。
  杜丘一闪身从大路站进森林,隐蔽起来。正是刚才遇见的那个年轻人。摩托车卷起一片尘土,驶进了村落。显而易见,这个年轻人一定是想起了通缉令上写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7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