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即是深山

谈天谈地谈猫狗,管它春夏与秋冬,快乐尽在其中!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49981
  • 开博时间:2006-04-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聊斋志异》之 小翠

  王太常,越人。总角时,昼卧榻上。忽阴晦,巨霆暴作,一物大于猫,来伏身下,展转不离。移时晴霁,物即径出。视之非猫,始怖,隔房呼兄。兄闻,喜曰:“弟必大贵,此狐来避雷霆劫也。”后果少年登进士,以县令入为侍御。
  生一子名元丰,绝痴,十六岁不能知牝牡,因而乡党无于为婚。王忧之。适有妇人率少女登门,自请为妇。视其女,嫣然展笑,真仙品也。喜问姓名。自言:“虞氏。女小翠,年二八矣。”与议聘金。曰:“是从我糠覈不得饱,一旦置身广厦,役婢仆,厌膏梁,彼意适,我愿慰矣,岂卖菜也而索直乎!”夫人大悦,优厚之。妇即命女拜王及夫人,嘱曰:“此尔翁姑,奉侍宜谨。我大忙,且去,三数日当复来。”王命仆马送之,妇言:“里巷不远,无烦多事。”遂出门去。
  小翠殊不悲恋,便即奁中翻取花样。夫人亦爱乐之。数日妇不至,以居里问女,女亦憨然不能言其道路。遂治别院,使夫妇成礼。诸戚闻拾得贫家儿作新妇,共笑姗之;见女皆惊,群议始息。女又甚慧,能窥翁姑喜怒。王公夫妇,宠惜过于常情,然惕惕焉惟恐其憎子痴,而女殊欢笑不为嫌。第善谑,刺布作圆,蹋蹴为笑。着小皮靴,蹴去数十步,给公子奔拾之,公子及婢恒流汗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0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聊斋志异》之 婴宁

  王子服,莒之罗店人,早孤,绝慧,十四入泮。母最爱之,寻常不令游郊野。聘萧氏,未嫁而夭,故求凰未就也。
  会上元,有舅氏子吴生邀同眺瞩,方至村外,舅家仆来招吴去。生见游女如云,乘兴独游。有女郎携婢,拈梅花一枝,容华绝代,笑容可掬。生注目不移,竟忘顾忌。女过去数武,顾婢子笑曰:“个儿郎目灼灼似贼!”遗花地上,笑语自去。生拾花怅然,神魂丧失,怏怏遂返。至家,藏花枕底,垂头而睡,不语亦不食。母忧之,醮禳益剧,肌革锐减。医师诊视,投剂发表,忽忽若迷。母抚问所由,默然不答。适吴生来,嘱秘诘之。吴至榻前,生见之泪下,吴就榻慰解,渐致研诘,生具吐其实,且求谋画。吴笑曰:“君意亦痴!此愿有何难遂?当代访之。徒步于野,必非世家,如其未字,事固谐矣,不然,拚以重赂,计必允遂。但得痊瘳,成事在我。”生闻之不觉解颐。吴出告母,物色女子居里。而探访既穷,并无踪迹。母大忧,无所为计。然自吴去后,颜顿开,食亦略进。数日吴复来,生问所谋。吴绐之曰:“已得之矣。我以为谁何人,乃我姑之女,即君姨妹,今尚待聘。虽内戚有婚姻之嫌,实告之无不谐者。”生喜溢眉宇,问:“居何里?”吴诡曰:“西南山中,去此可三十余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6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不能善待老人的《风和家人》老年公寓

  

蒙哥先说两句:
    在济南舜网上看到这个帖子,楼主是“打开的门”。看后,气愤极了,所以转贴上来。
    中国社会已经进入老龄化,老有所养的问题越来越为人们所关注,因为我们都会老。
    此事《齐鲁电视台》9月17日《啦呱》栏目曾经有过报导;亦可见《济南时报》9月26日第10版;
    据说,有人从中斡旋,院方说可以道歉,可以退款,但前提是楼主要删帖,并扬言要追究媒体的责任。
    帖子后面有蒙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0 | 浏览:10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十年代的尘埃》之《俄国的苍蝇和皮匠》

蒙哥说两句:
  《五十年代的尘埃》,作者唐德刚。此书包括这篇《代序》在内共六篇文章,分别是《梅兰芳传稿》、《我的女上司》、《三妇人》、《学跳舞》和《俄国的苍蝇和皮匠》。蒙哥在网上搜到后很感兴趣,愿意与朋友们分享,整理后,除去冗长的《学跳舞》外,将分别按顺序贴在这里。
  
  
《俄国的苍蝇和皮匠》
  我自侥幸地取得苏联入境签证之后,便按规定向苏联官办旅行社一次缴足留苏联期间的一切费用。旅费之外,食宿之资是每日每人美金十七元五角。这数目看来是很大了,但是在赴苏旅客中,我们的费用还算最小的,因为我们是属于参加开会的代表团,享受特别优待。普通的旅客则每人每日须付美金三十元。再者我们所享有的美金与卢布的兑换率是一元美钞换十块卢布;普通旅客是一比四,单费用一层,你就可想到,平时赴苏旅行是如何不易了。
  我在七月下旬,乘喷气客机自美飞欧。客机豪华舒适,使人无旅途困顿之感。抵欧后曾历访英、法、荷、德、奥五国,与西方古老文化直接接触。印象与感慨同深,八月初抵奥京维也纳。此一古老城市,尤使我们熟读西洋史的人发思古之幽情。维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9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十年代的尘埃》之《三妇人》

蒙哥说两句:
  《五十年代的尘埃》,作者唐德刚。此书包括这篇《代序》在内共六篇文章,分别是《梅兰芳传稿》、《我的女上司》、《三妇人》、《学跳舞》和《俄国的苍蝇和皮匠》。蒙哥在网上搜到后很感兴趣,愿意与朋友们分享,整理后,将分别按顺序贴在这里。
  
《三妇人》
  学校里“校外住宿介绍所”内的梅丝小姐,用她夹着一根香烟所剩余下来的,右手上的两根小手指向我招一招。她要我越过站在我前面的两位女同学,到她台前去办理“介绍手续”。
  “这两位女士是先我而来的呀!”我有礼地回答梅丝的召唤;并表示我不愿非分抢先。我深知在这个国家里,做“女士”的一切都有优先权;我尤其不能和“她们”越级争先。
  “别介意……”梅丝说,“你真是好运道,这是一间最理想的公寓,不过房东却指明要租给一位男学生。”
  我这才毫不犹豫走向前去;那两位女士也向我投视一瞥羡慕的眼光,缓缓地给我让路。
  我拿着梅丝姑娘的介绍卡,很快地就找到了这个新地址。招呼一下司阍者,便扬长地跑上电梯,找到了“五一二”号。我揿了揿电钮,等了半晌。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十年代的尘埃》之《我的女上司》

蒙哥说两句:
  《五十年代的尘埃》,作者唐德刚。此书包括这篇《代序》在内共六篇文章,分别是《梅兰芳传稿》、《我的女上司》、《三妇人》、《学跳舞》和《俄国的苍蝇和皮匠》。蒙哥在网上搜到后很感兴趣,愿意与朋友们分享,整理后,除去冗长的《学跳舞》外,将分别按顺序贴在这里。
  
《我的女上司》
  在一个明朗的秋天的下午,我拿了一封学校人事室给我的介绍信去见我的新上司。这儿是一个伟大的法科图书馆,里面布置得金碧辉煌。在这人影散乱但是却寂静无声的大厦内,我被我的新上司和蔼地接见了。这个新上司是个碧眼金发风韵犹存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做格雷小姐。
  她的态度轻松活泼,有着美国女人的一般优点。一见之下,我便衷心自庆,因为我这一次碰到了一个可爱的上司。她看过了我的介绍信,微笑地问我说:“你的名字是怎样发音的?”我反复地说了几遍,她也牙牙学语地说了几遍,可是她总说不好;她皱了皱眉头。
  “你就叫我汤姆好吧!格雷小姐”,我急中生智取了个洋名字。她听了大为高兴。于是从这时起,我就是我上司的“汤姆”了。
  我的女上司她告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十年代的尘埃》之《梅兰芳传稿》

蒙哥说两句:
  《五十年代的尘埃》,作者唐德刚。此书包括这篇《代序》在内共六篇文章,分别是《梅兰芳传稿》、《我的女上司》、《三妇人》、《学跳舞》和《俄国的苍蝇和皮匠》。蒙哥在网上搜到后很感兴趣,愿意与朋友们分享,整理后,除去冗长的《学跳舞》外,将分别按顺序贴在这里。
  
《五十年代的尘埃》之《梅兰芳传稿》
  如果男性之间也有一个人可以被称做“天生尤物”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梅兰芳!
  兰芳的名字不用说将来是与中国的历史同垂不朽了。但他之所以能名垂史册,不是因为他贵为今日的“人大代表”;也不是因为他曾经立过什么“功”,什么“德”足以造福人群,而是因为他能以男人扮演女人的成功!
  一个曾经看过梅剧的苏联剧作家问中国驻苏大使颜惠庆说:“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用个男人来扮演女人呢?”颜说:“如果以女人来扮演女人,那还算什么稀奇呢?”
  兰芳现在是名满全球了!但是老实说西方人之欣赏梅剧,恐怕多少要受几分好奇心的驱使。可是我们看惯了“男人扮演女人”的几万万中国人和日本人,为什么又对他疯狂地爱慕呢?这分明不是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十年代的尘埃》之《代序》

蒙哥说两句:
《五十年代的尘埃》,作者唐德刚。此书包括这篇《代序》在内共六篇文章,分别是《梅兰芳传稿》、《我的女上司》、《三妇人》、《学跳舞》和《俄国的苍蝇和皮匠》。蒙哥在网上搜到后很感兴趣,愿意与朋友们分享,整理后,除去冗长的《学跳舞》外,将分别按顺序贴在这里。


《五十年代的尘埃》之《代序》
  这是作者在五十年代所写的几篇杂文。写的时候就兴之所至地写了;原无意要把它们保存下来。但是它们却也在无意之间被保存了——保存在一片灰灰的五十年代积存的尘埃下面。
  记得就在那个年代的开端,美国的国务卿艾其逊曾说过一句举世皆知的话:“等到尘埃落定再说!”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在五十年代飘扬的尘埃,也早已落定——落在一起,结成像一层薄薄的丝棉。我拍拍它,它不动;我再吹它一下,它也不飞。肯定的是落定了。我用两个指甲轻轻地把它捡起,就在这片捡起的丝棉的下面,我发现了这几片已在那儿躺了二十来年的“流沙坠简”!
  其他没有给这片丝棉覆盖过的断简残篇,显然早已随五十年代的尘埃飘散了;飘散得像春梦,像秋云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1 | 浏览:1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片有故事的云

  不可小觑偶然路过的“访客”,他们就像博客上空飘过的彩云,不定哪块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虽说最近有很多访客是急于挣钱的淘宝推销员,但我还是挨个敲开他们的门看看,生怕与未来的良师益友失之交臂。我在新浪的博客访客栏里的“篱外青旗”,就是咱们今天要说的那片有故事的云。
  大略地浏览了一下,“篱外青旗”似乎是位爱好京剧的香港人,确切点说还是位学生。那篇题为《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的文章题目吸引了我,打开看时,是介绍唐德刚先生的两本书,“最近闻听得专写晚清和民国史的唐德刚先生去世,就去买了两本他的书回来读。一本是《五十年代底尘埃》,另一本是……唐先生写的东西,一般主题都很正经,凡事总会描述前因及后果,但文字从不晦涩,十分好读。”说到其中那本《五十年代的尘埃》,“有篇写梅兰芳的文字很有意思”,不像大陆那样为尊者讳,而是“对所有事情都有提及,哪怕是野史八卦,也把那些事情发生时清末民国时代的背景描述得非常清晰。”这些话吊起了我的胃口,马上到网上搜,《五十年代的尘埃》还真一下子叫我给搜着了,于是下载了,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
  《五十年代的尘埃》由六篇文章组成,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产自销话南瓜

标题的解释权归蒙哥。
所谓的自产自销,在这里是指“自己家生产的自己负责把它报销掉”。
前些日子就准备写我们家的雷人南瓜,因了各种事情没写成。今天起床后,把最后一个南瓜大御八块,放锅里蒸上,想了想,要是再不说说咱家的南瓜,可就时过境迁,没意思了。
春天,贝勒爷到集上买了若干种子,有南瓜、扁豆、茄子、丝瓜、甚至还有韭菜,一古脑地全撒到院子里了。贝勒爷做什么事都是有前劲没后劲,崇尚无为而治,这么多种子种下去,长不长就看天意了。结果,韭菜没成气候,只有稀稀拉拉几根杂草样的叶子,疑似韭菜;茄子勉强发了芽,不久便被周围篷勃生长的地瓜花、鸡冠花、月季花给欺蔫了;扁豆大约活了一两株,弱弱地攀着枝蔓,悄悄地开着小花;只有南瓜,那叫一个疯长啊,粗壮的蔓子肥大的叶,生机勃勃,十分霸道地爬满了各种可以攀爬的地方——架子上、墙上、无花果和香椿芽的树上——不久,一朵朵南瓜花便迎风怒放。接着,谁知道哪个无名英雄传的粉授的精,反正,一个个小南瓜在赤日炎炎的季节里珠胎暗结,秋风起时,抬眼望去,树枝上,叶缝里,满是大大小小的果实,让人心里别提多舒畅了。南瓜不值几个钱,自
分类:以吃为天 | 评论:0 | 浏览:1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则灵异故事

灵异故事不是鬼故事,只是一些无法用科学方法解释的现象,只好归在灵异之类。蒙哥从不打妄语,所讲的这几则,绝非道听途说,而是发生在自己或朋友身上的真实事情。

1982年的正月十四,是公公85岁生日。中午,全家摆下酒菜为老人家祝寿时,墙上的大相框砰然落地,把大家吓了一跳。相框里的照片是爷爷——公公的爸爸——景仙公的一幅半身照。照片拍于四十年代末,相纸已经泛黄,照片上的景仙公老态龙钟,柱着一根龙头拐杖,颇有气派。这幅照片挂在那里十六七年了,挂相框的是一根结实的麻绳,却无缘无故地在公公生日那天断了,大家心里都觉得不是好兆头,只是不敢说出来。果然,两个多月后,也就是1982年4月23日,公公故去了。
公公将去,爷爷知会家人?

院里有株合欢树,又名马樱花、木芙蓉,是搬到那里后公公亲手所植,他老人家浇水剪枝,精心照料,十几年辛勤培育,合欢树挺拔健硕,枝繁叶茂,树冠高出房头,覆盖整个小院,花开季节,枝头层层芙蓉,清香四溢。公公去世那年,这株合欢在一场风雨中莫名其妙地倒了,扶起它,培好土,却再也没发芽。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0 | 浏览:1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边走、边看、边想……

  大雪化得差不多了,趁着下一场寒流还没来,今天抓紧时间去了趟医院,给老爷子拿药去。
  等汽车真是个苦差使:夏天热;冬天冷!眼巴巴地盼着车来了,车上的人又那么多。挤点也就罢了,人多拥挤的直接后果是空气不好,加上咱的鼻子好使,什么味都能闻到,一来一回,光在车上就得呆三个小时,实在痛苦,只好使劲侧着脸朝窗外看。一路看下来,一路的浮想联翩啊。
  
  人民商场换了字号。我十八岁工作,五十岁退休,在这里消耗了生命中最珍贵的青春岁月。眼见着它像个娼妇一样又傍上了个叫什么振华集团的新贵,还跟着人家改了名换了姓,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在退休人员的工资早归了社区,和原单位没什么瓜葛了,不用像在职员工一样,废除了原来的合同,和新主子再签劳动合同……
  
  人民商场东面的中国电影院不见了,新盖的某住宅小区售楼处像个暴发户,飞快地在它的废墟上崛起并取代了它。记得刚参加工作时,常常到中国电影院“蹭”电影看。人民商场也经常借中国电影院的场地开全体职工大会,这样的大会是大家互相增进感情的好机会,在一次这样的大会上,我从玲那里听到了关于她父母的全部
分类:有感而发 | 评论:0 | 浏览:7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现罗汉果

一直为慢性咽炎所苦,时好时坏,总不除根。那天,接到同事小云的电话,闲聊中她听我不时干咳,便建议我用罗汉果泡水喝。她说,她气管不好,女儿去桂林旅行结婚时给她带回来几个罗汉果,说这玩艺对咽炎气管炎引起的咳嗽疗效很好。开始时她并没拿着当回事,顺手放到了一边,后来,当不过女儿的多次催促,就拿出来泡水喝,感到确实很有效。
蒙哥这种听见风就是雨的人,肚子里哪能放得住事?马上就跑出去买。到大观园对面的宏济堂药店一问,有,三块钱一个。本想买它二十块钱的,谁知人家不肯给七个,于是花十八块钱买了六个,店家还不给袋子,难道我要抓几付中药他也直接倒进我的包里让我这样带走不成?真没法跟这些孙子生气!回来后,不论好歹,敲碎了连皮带瓤泡上了一个,一尝,太浓太甜,怕对糖尿病有影响,于是上网查一查,这一查,可让我发现宝贝了,原来,这罗汉果的用途真不少。不知别人看了会怎么想,反正我这后半辈子就认准它了。
(贴上这篇后就去文化市场给老爷子买梨膏糖,看到那儿的罗汉果居然才卖一块五,跌脚啊,后悔啊,当时为何就那么性急呢?为什么就不货比三家看看行情呢?看摊的小姑娘很通融,十块钱给了我七个,还装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0 | 浏览:15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贿,已经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蒙哥年轻的时候,自视清高,凭能力工作,凭良心做人,从来不做请领导吃饭给领导送礼的事情,非常瞧不起那些对上溜须拍马,察颜观色,曲意奉承的人,更鄙视那些卖身投靠拿肉票换党票的恶劣行径,耻于和他们为伍。几十年下来,只落得个非党非团不官不吏的清白自由身。退休后,跳出了功名利禄的是非圈子,再回过头去看时,反而觉得自己的前半生像个青涩的毛桃,傻的可以。社会风气并没因一部分人的不入流而变得清廉,相反,贪污腐败,循私舞弊,成了一种普遍的现象,而行贿受贿更是小来兮,早已成为大家见怪不怪习已为常的事情,已经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了。
不说影响江山社稷的大是大非,单单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例子,就不胜枚举。
生活中的潜规则教会我们,家里若有人不幸生了病,需要手术,手术前塞给主刀大夫一个大“红包”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我们期望让病人少受罪,让家人尽快知晓手术中病人的情况,再塞给护士长一个小“红包”更有必要;而且,会来事的人还要在手术后请大夫护士们到饭店去撮一顿,那更是皆大欢喜。
如果家里有上学的孩子,哪怕是只上幼儿园,当家长的更不能装大头蒜,逢年过节都要意思意思,因为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0 | 浏览: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房子房子

朋友新近买了我家旁边单元内的一套复式房,用银160万。
从朋友第一次叫我陪她看房时,我便从心里喜欢上了这套近三百平米的大房子,恨不能天上掉下160万砸到我头上,让我也拥有这样一套称心如意的房子,让我们一家四代能其乐融融地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不过,虽说我不能如愿过一把买房的瘾,朋友能住过来也让我着实兴奋了几天,要知道,这位朋友不但是我和当年的网络女侠蒙爱丽莎的共同朋友——蒙爱和她是同时参加工作的好伙伴;她的先生和我们家的贝勒爷是从小学到中学的同班同学——而且她的女儿tintin和女婿亦是我家儿子的好朋友。有这么一位密友住到我家隔壁,能不让人高兴吗?再说,她们入住后,蒙爱肯定会赶来“温锅”,我们俩又有机会见面了!
这些日子里,朋友家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装修,终于在昨天告一段落——两名清洁工从下午2点干到晚上11点,整整干了九个小时,将装修一新的房子清理的干干净净灯明瓦亮——今天,新家具便开始陆续送了过来。最值得一夸的就是那组沙发:一套三人的一套双人的,宽大、敦厚、松软,放在宽敞的大厅里,并不显得突兀。按下旁边的按钮,你坐的这一侧便会自动伸
分类:人间百态 | 评论:0 | 浏览:10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