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即是深山

谈天谈地谈猫狗,管它春夏与秋冬,快乐尽在其中!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49982
  • 开博时间:2006-04-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九儿的年终总结(2010年)(2010-12-25 10:02:51)

  

    各位前辈,我是宝贝九儿,恭祝大家圣诞快乐!

    又到年终,又到孙子们写总结的时候了。

    从我出生那年,奶奶就嘱咐我,要按时写年终总结,记下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有了哪些进步。2007年和2008年,我都老老实实写了,可到了2009年年底,我却怎么也打不起精神写什么总结了——家里硝烟弥漫,那叫一个黑云压城城欲摧啊,那叫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啊。至于原因,唉,说来话长。那年,姥姥家遭遇拆迁,于是姥姥和姥爷就搬到我们家,与我们挤了一年,年底,妈妈单位分了房子,爸爸帮她装修好,妈妈就带着我和姥姥姥爷一起搬了过去。开头,我也没觉得有什么,新房子让我很开心——爸爸为了我,在所有的房间里都铺了木地板,这样,我打滚翻跟头就不局限在床上了。慢慢地,我感觉有点不对头,爸爸妈妈总吵架,也不知他们哪来那么大

分类:儿女亲情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儿的年终总结(2012年)(2012-12-24 19:45:12)

  

    各位前辈,我是宝贝九儿。今天是平安夜,前辈们吃饱喝足之余,耐住性子看看九儿的年终总结吧。

    自打九儿出生,奶奶就嘱咐我,每年要写一份年终总结。九儿是个听话的孩子,也打算每年都认认真真的写份总结,可不知忙了些什么,2009年和2011年都交了白卷。今年,说什么也得按时完成任务了,不然,奶奶会生气的。

    这一年,九儿的个头没怎么长,体重也没增加几斤,可是姥姥和奶奶都说我长心眼儿了,成熟了,会说大人话了。这还用说么?九儿今年升了大班,也就是学前班,已经开始学着写字和数数了。九儿的大名是爸爸搅尽脑汁给起的,笔划很多,很难写,我都能很流利的写出来。阿拉伯数字我写的也很规范。英语的成绩也不错,那些苹果啊桔子香蕉之类的念法,英语歌什么的,九儿回家还都能教给姥姥和奶奶呢。妈妈给我报了个班,幼儿园放学后,我不能回家,得再上一个小时的书画课。为此爸爸有不同意见,他说,孩子的任务就是玩,学

分类:儿女亲情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儿的年终总结(2013年)(2013-12-26 20:49:41)

  

各位前辈,新年好。

岁末年终,新的一年离我们越来越近,这总结再不写,就完不成奶奶布置的作业了。

即将过去的2013年,对九儿来说,发生的大事可是太多太多了。

按时间顺序说,第一件大事便是弟弟的出生。

云阿姨刚怀孕时,就让我猜她肚肚里是个弟弟还是个妹妹。都说小男孩说的准,其实,我哪会猜呀,我只是盼着能有个漂亮的小妹妹,于是就说是个妹妹。全家为此非常高兴,因为,如果云阿姨生个女孩儿,我爸爸就儿女双全了。

分类:儿女亲情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儿的年终总结(2014年)(2014-12-26 13:04)

  

九儿给各位前辈请安!

岁末年初,哪儿哪儿都忙,奶奶偏偏吩咐我每年要在这个时间写总结,真心有点儿添乱!可奶奶是我的顶头上司,当然就有条件任性,只好硬着头皮写就是了!

也不是九儿不愿写总结,真实情况是,即将过去的这一年确实乏善可陈。

就拿我来说吧,今年上二年级了,总的经历就是——每天早起上学、中午吃小饭桌、晚上回来写作业、经常被老师请家长、然后被妈妈罚站、时常遭到将被爸妈狠狠修理的威胁……从学校到家里,头上压着磨盘似的好几座大山,别说我还是个孩子,就是个大人,天天过这样的日子,能不心烦才怪!

好在九儿我皮实,只要玩起来,什么事情都会丢在脑后。

这一年,爸爸很忙,经常出差,连中秋节都

分类:儿女亲情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头条——狗狗就医记

  

(以下文字大部分来自我的微信)

 

1月2日

    我家的大狗CICI是只十岁的金毛,连续一周没好好吃饭了,且浑身腥臭,还流血。以为是发情,没拿着当回事,只是天天给它洗洗。谁知越来越厉害,今天看上去简直就是大出血,太吓人了,赶快带它去就医。

    大夫是多年前认识的小张,CICI两次生小狗都是他来帮助处置的。第一次生了五个,都像小猫崽那么大小,一个也没活;第二次生下一个死胎,过了两天仍有宫缩,小张过来看后,直接用手掏出了另一个死胎。从那,再也没让它交配过。

    大夫的诊断是子宫内膜炎,本应做子宫切除,但考虑到它的年龄,怕它承受不了,先挂个吊瓶,又打了两支小针。

    灵,下午就能稍稍进食了,可是仍有出血!

 

1月3日

    又打了一天针,仍是昨天的配方

分类:猫狗鱼虫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了,2014年!

  

    别了,2014年!

    这一年,持续了不知多少年的咳嗽仍没有好转。各种正方、偏方吃了又吃,收效甚微。它打算陪伴着我直到永远么?世间还没有谁对我能如此忠贞不渝如影随形不离不弃。

    这一年,没费什么周折,我就在南部山区租了套房子,又大又好又便宜,把全部家当都搬了过去,并在那里住了九个月,直到市里开始供暖才回来。打算明年开春后继续去那儿居住,为了清静、也为了我的咳嗽。

    一年多的时光,我还没有从丧父的阴影中走出来,只要不是在家里,无论在哪里玩,无论是和谁在一起,总是呆不踏实,总是惦着要回家,明知家里已经没有了爸爸。

    这一年,我的两个孙子都非常茁壮地成长着——我的大九儿上二年级了,学习成绩一般般,找家长的频率比较高,可是他能跑能跳,精力充沛,脑筋灵活,知老知少,这就很让我满意了!他老师如果不嫌絮烦的话,尽管可着劲地找家长就是,相信大九儿他妈久经沙场,应付老师的经验还是蛮够用的;我的二九儿能

分类:有感而发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卷土重来

  

    由于在新浪又开了博客,渐渐忽略了天涯的老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这儿的管家便不认主公,输上用户名和密码也不成,硬是不让进门了。没法,只得不时远远地看看曾经的家园,痛恨因为自己的喜新厌旧,以至于有家不能回。

    刚才清理QQ邮箱,忽然发现天涯的管家曾给我发过邮件,让我回来重新设置密码。看看日期,居然是一年以前的事。

    不敢怠慢,赶紧飞奔过来,按它的指点,一步步操作下去。好!终于拿到了敲门砖,敲开了我这久闭不开的山门。

    大喜啊!

    先在这里贴上两个字,宣示一下主权。

    以后我要常来浇水松土栽花种树,绝不能让这儿再次荒芜下去。

分类:有感而发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相

据说,蒙哥小时候不好好吃饭,喂饭要费很多口舌,比如说,“大老虎来了,大老虎怎么张大嘴啊?”趁着蒙哥学老虎张大嘴的机会,赶紧填进一匙饭。我认为,当时妈妈肯定已经熟读过《狐猩和乌鸦故事》。 

后来,蒙哥有了儿子,真正是后继有人了,儿子继承捍卫和发展了蒙哥不爱吃饭的传统。

再后来,蒙哥的儿子又有了儿子,嗨,真是神了,没人给他痛说革命家史,这小子依旧对吃饭不感兴趣,直到现在,都上小学了,一叫他上饭桌他就打怵,往他嘴里喂口饭就像给他吃毒药似的,皱眉咧嘴,那个不情愿啊。

也不知从何时起,蒙哥开始爱上了吃饭,这一质的飞跃,让蒙哥慢慢从往昔的“豆芽菜”渐变成如今的虎背熊腰。

更不知从何时起,蒙哥的儿子不但也及时地爱上了吃饭,甚而至于连做饭都爱上了,迅速由过去的“姜芽子”,摇身一变,成了个壮壮实实的肌肉男。

现在,蒙哥只盼着儿子的儿子哪天能顿悟,把吃饭当成件快乐的事。

有位名人说过,“幸福有很多种,离我们最近的,就是吃饭。”蒙哥很以为然。

自从蒙哥一反常态爱上了吃饭,最受不了的

分类:以吃为天 | 评论:0 | 浏览:2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泰国电影《永恒》

  

对泰国,除了那些比女人还要美丽妖娆的人妖,知道的少之又少。而人妖,也仅仅是从朋友们旅游带回的照片上惊艳。

这些日子,为了暂时不去想那些让人头疼的人和事,打开电脑的目的就是去找电影看。昨天看了洪晃的《无穷动》,感叹章士钊的那个四合院真是太适合人居住了。

今天,在风行电影的首页上,点开这部泰国电影,只是为了猎奇——看看泰国能拍出什么样的电影。

《永恒》与张艺谋的《菊豆》一样,主题也是侄子和婶子的不伦恋,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此剧比张剧不知要高出了多少个层次。

富商帕博有一个大大的封闭林场,他就是这个林场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他没有子女,只有个从小收养的侄子,叫尚孟。他对这个侄子视若珍宝,疼爱有加。尚孟只知读书和工作,不近女色,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中,帮他把林场打理的井井有条。帕博除了爱他的侄子以外,生活中离不开女人,但无论什么样的美女,他总是很快就厌倦了。偶然,在曼谷的夜总会里,他遇到了美丽出众的玉珀蒂,被她独特的气质所吸引,于是对她展开追求并抱得美人归。帕博把玉珀蒂接回他在森林中的家里,他希望侄子能像爱他那样爱他的婶婶

分类:影视评论 | 评论:2 | 浏览:1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面条

  

从小时候就听爸爸说,他最爱吃面条,“天天吃也吃不絮……”

当时真不理解他为何如此爱吃面条,我可是一直爱吃米饭。

爸爸就笑话我:“南人吃米,北人吃面——你可不像我们北方人的后代。”

后来,大家都说我是抱养的,更有明白人言之凿凿地说,我就是当初从南方运过来的那批孤儿之一,所以,我家贝勒爷只要见我蒸米饭,就戏称我是“南方小孩儿”。

近几年,为咳嗽所累,渐渐不爱吃米饭了,因为米饭相对硬一些,无论咀嚼还是下咽时,极易引起咳嗽。你想,一家人刚坐下吃饭,我这里就狂咳不止,又咳又呕,眼泪鼻涕的,十分破坏吃饭的气氛,每每把贝勒爷气的端着碗到一边去吃。不得已,改吃软饭,渐渐地爱上了面条。

经常在家与医院之间穿梭,来回路远,无法按时回家吃饭,到了饭时,就在外面胡乱买着吃。以前,什么牛肉烧饼、煎饼果子、熟玉米棒子,软硬通吃。而现在,只能吃半流质,各种面条就成了首选。

吃亮亮拉面的时候居多,七块钱一碗,如果是夏天,再要一瓶百事可乐,正好十块钱。跟店家多要一只空碗,把面一点点挑到空碗里,拌上醋吃,凉的快,吃

分类:以吃为天 | 评论:0 | 浏览:4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之火(五)

生命之火(五)


建国后,父母随军入城,开始了新的生活和工作。
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各种运动也多如牛毛,什么三反五反镇反肃反,打老虎,镇压反动道会门,土改,合作化,公私合营,大炼钢铁,除四害,林林总总,名目繁多,不一而足,父母陷在繁忙的工作中。
54年年初,妈妈生下了我,我刚出满月,就被交给保姆和姥姥奶奶来照看,他们仍在外面忙那些永远忙不完的工作。
相对于他们的一生来说,进城后到1957年以前是最平静最幸福的时光,他们都还年轻,精力充沛,对未来充满信心,刚刚实行的薪金制使他们在经济上比较富裕,家中只有我这一个孩子,虽说他们把各自的母亲接到自己身边,但不想让母亲们受累,于是再雇用保姆来照看我,看来他们当时有这个经济实力。
手里有了钱,我的父母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很舒适。我记得我们住的房间内光线充足,窗明几净,大大的写字台上铺着墨绿色的桌毡,上面是一尘不染的玻璃板,漂亮的台灯边上放着蘸水笔和墨水瓶,那时的钢笔还是插在上衣口袋里的装饰品。让我最感兴趣的是台灯旁那个盛着蜂蜜的瓶子,那晶莹的
分类:小说传记 | 评论:0 | 浏览:9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之火(四)

  

生命之火(四)

    1948年秋天,济南解放了,妈妈随军入城。
  那时的济南是个硝烟尚未散尽的城市,由于守军的顽强抵抗,攻城的过程很艰苦,用血流成河来形容这场战斗一点也不过份,作战双方的伤亡都十分惨重,城里一片狼籍。马路上,街巷里,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有国民党士兵,也有解放军战士,打扫战场成了当务之急。进城的干部们全体动员,负责处理散布在各处的尸体。
  听妈妈说,经过几天的搬运清理,马路上干净了许多,有时她们正在街上走着,就会被老百姓拉住,怯怯地对他们说:“同志,你去看看俺屋里床底下。”找上人到那家一看,床底下的死者已经高度腐败,肚子胀得老高,费了很大的劲才从床下拖出来。那时,上级给每人发了一个口罩,可是薄薄的口罩怎么能挡住刺鼻的尸臭?从那时起,不论冬天多冷,妈妈从不戴口罩,她说,只要一戴上口罩,就能闻到死尸的腐臭味。
  那时,她作为市长秘书,拥有一间非常宽大的办公室,在她好奇的眼中,擦得铮亮的木板地简直就是一张硕大的床。她只是不明白,屋顶上为什么要悬着一个玻璃盆子,把灯光遮得不明亮了。而

分类:小说传记 | 评论:0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之火(三)

  

生命之火(三)

    家境富裕,没有严父拘束,小姑娘仗着一双可以健步如飞的天足,加上生就的男孩子天性,没有玩伴也自能野得昏天黑地。
  她的学校后边有个大湾,到了冬天,水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她只要放了学就要跑到那儿去溜冰,当地人叫做“擦滑”。那时候没有冰鞋,她也不需要冰鞋,随便是双鞋就成。这可是她的拿手好戏,她滑冰的技术连男孩子都自愧弗如,那才叫得心应手,花样翻新。如果那时能碰到一位教练好好点拨点拨,说不定她能成为奥运会上花样滑冰的健将,或是冰上舞蹈的佼佼者。
  学校大门旁边还有一座寺庙,庙里有许多小和尚,每天早上,小和尚们都要在门前习武。她非常喜欢看他们展转腾挪各显身手,她简直被他们的功夫迷住了。看的时间久了,她居然无师自通,什么翻跟头,竖晴蜓,“打旁连”(术语叫“侧手翻”),她全都学会了。去上学的时候,往往一路打着“旁连”翻到学校。
  像这样的左右逢源,上学对她来说真是一件快乐的事。
  秋天,她约了小女伴到城墙上去摘酸枣。好吃的好采的早就被别人摘去了,只有城墙的半腰上有熟透了的酸枣

分类:小说传记 | 评论:0 | 浏览:5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之火(二)

  

生命之火(二)

    1919年初春,在一个小城镇的富裕家庭里,一个女婴呱呱坠地。因为是庶出,女孩儿的诞生并没有引起大家多少注意,老爷和太太仍旧舒服地躺在烟榻上吞云吐雾,他们的狗也安静地趴在一旁,尽情地享受着充满室内的异香。
  女孩儿的母亲是这个家中的侍妾,姓孙,名字还是老爷给起的,叫素琴,但是除了老爷和太太,从来没有人对她直呼其名。是尊敬还是不屑?没人能讲清楚。家中上下无论长幼都称她为房姑娘。当她生下包括这小女孩儿在内的一子两女后,她还是房姑娘。据她自已说,“房”是她母亲的姓,给人家做丫头做待妾,连保持自已姓名的权力都没有,别人只能用她母亲的姓来称呼她。
  当年,太太过门后一直不生育,老爷便盯上了陪嫁过来的漂亮小丫头。在上世纪初,虽说是西风东渐,但是封建主义的根还深植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和国人的脑袋中。家里妻子如果不能生育,做丈夫的可以一纸休书休了她,也可以堂而皇之的纳妾。对于这一点,太太当然比谁都明白。她在心中几经权衡,与其让老爷在外边娶个不知什么样的二房回来,还不如将这丫头给了他,这样,自已仍可保持在家

分类:小说传记 | 评论:0 | 浏览:7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之火(一)

  

蒙哥先说两句:
    前些日子,电脑突然黑屏,送去修理后,电脑里的东西荡然无存,永远地丢失了。这让我认识到,除了存好备份,还是放在网上比较保险,于是,把这篇写于2006年的回忆妈妈的文章贴过来。

 

生命之火——献给亲爱的母亲


前言
    2000年3月11日中午,我妈妈在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一间普通病房里去世了,再有两天,就是她81岁生日,她没能等到那一天,就永远地走了。我是妈妈的独生女儿,所以能按照自已的意愿,一切从简地办了丧事。她生前从来不曾张扬过,我不想像许多人那样张扬着大操大办。我信奉我国传统上厚养薄葬的老观念,她生前我尽到了心,她身后我又张扬给谁看呢?
  突然失去母亲,痛定思痛之余,我想,妈妈做为生命的个体,已经在世上消失了,但是还有我,我是她

分类:小说传记 | 评论:0 | 浏览:6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