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51016
  • 开博时间:2004-05-17
  • 博客排名:第366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豆角花——与妻诗二






1.
你的笑容在溪水边上,在你的名字里,
仿佛攀援而升的豆角花,开出一两点的微黄、微紫
一两点的害羞、婀娜与浪漫。
小时候,那冰雪中砍来的架条上,你的花色
有颤音回荡在目光之外,在今夜睡梦深处。
有浅浅的笑,在五月初四的田地里。

2.
翩跹在绿墙上的豆角藤上你万花摇曳,
你如扇如蝶,你在围栏之内,
绽放的美丽与成熟的骄傲。
天空的锈迹,在父母亲的咳嗽声中
变成你的谜语。我在你的花落之后,
收获劫后余生的小豆角。
我挎一个亲人的菜篮,一步一步走近你。

3.
我走过田埂的脚步声,藏在叶子之间。
你开放的时节,和你收获的季节,
我要寻找不同的途径,寻找不同的花苞与果实,
与你私语。绿豆、芸豆、蚕豆、黄豆、甜豆,
那种营养价值高?还有——
豇豆、扁豆、刀豆、豌豆、四季豆,
谁是我小时候种过的哪种?

4.
郊外的菜地里沉淀了豆角花的深红酱紫,
下水村的腹部微微鼓起的豆荚,
在夏初的斜阳下,做自豪的开放。
它期待长成茁壮的大豆角,它纪录我们
为什么走这么远?为什么在一个又一个路口
相互攀援?相互开一朵最惯见的豆角花
弥漫心房,发散芬芳。

2010.06.06草
分类:2010 | 评论:4 | 浏览:378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土豆花——与妻诗






1.
清晨带来全新的一天,案头也有鸟栖息。
有小时候哭闹的美丽和释怀,有一次小小的打击,
和父母房头的三声责骂,和昨夜的小雨一样,洒落,流走。
而清晨,想起三岁时的一瓶点滴,五岁、八岁的几次高烧
都被涂了红色、黄色,及其他暖色,
从案头的像册里,抖出笑声背后的亲情密码。

2.
拜佛的时候心里想的事情,将来也不说出口。
病会好起来,痛也会消失,今天早上一定是好心情。
今天,我的工作还是在乡下,在路边,不必说
眼里的天空有多远,山有多绵延,水能流得多快与多慢。
我把美丽的一刻留下,便成就一生的任务。
在两个人,办好一件要事,并且已经二十年之后。

3.
在经文中,没有坏的祈愿,倒有好的因果。
春天的稠密,在越发剧烈的冷热交替中,抬头
看天,看批判的风声中一群鸟儿的南迁。
看古典,看时尚,看风的四个方向和笑意的八种指向。
然后烧菜,然后,想想父母做过的错事,
自己不能再错。想想,自己吃过的苦头,孩子
不能再吃。早晨已降临,一切开始按部就班。

4.
这一天早上,我的好心情在十里四香的田畦
这一片土豆花。拾肥的年代,偷粪的年龄,
劳动课的欢乐与假条背后的傻蛋都已经为人父母,
土豆花成片成片开满故乡的山川,还是从前的花色。
还是从前的门当户对,和如今的相濡以沫。
还是儿子从杭城来的电话,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的兴奋。

2010.06.04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149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慈城记

1.
西汉,孝子董黯住慈湖北岸的谈妙涧。
母患屡疾,喜饮大隐溪水,
奉母筑室以侍,数十公里外担溪水供母饮。
母病渐愈。锄草田间现涌泉,犹如大隐溪水,
掘地为井,是为“慈溪”,是为慈城。

井边慈湖,湖边谈妙涧,涧边浮碧山。
从城南到城北,沿解放路一路走回一千年,
古城便现形于今日明州。

2.
慈城设治吴越勾践时,在余姚江畔,作越国屏障。
我不记得唐朝开元,房琯为令,
却看见水中倒影,其下马伊始,
迁县治于浮碧山以南,浚疏阚湖以灌溉城郊。

古县衙里“公生明廉生威”,
只是现代气息俺盖了历史。

3.
顺山涧而上,沿水势而走,是风。
是延续千余年的历史文脉,触目三国阚泽居住慈湖,
便溺水了,便是这镇里的一户人家了。

远观小北门外的山岗上,那一块天平军的正气石碑。
近看大耐堂,看刻有圣旨的冬官坊和恩荣坊,
看湖心堤上师古亭,把一家人的希望
印满儒学小镇的天空,和水面。

4.
好山四面绕青螺,十顷慈湖胜事多。
桂花厅、刘家祠堂、冯岳台门、程氏庆余堂
俞宅、甲第世家、福字门头、布政房、完节坊
应宅、符卿第和莫驸马宅、状元宅、胡宅、凌宅、方宅……
满城名流名宅不表,且说城郊的毛岙村,
到是值得一住。

2010.05.2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3b104f0100jadx.html
看图来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138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河姆渡记

1.
大石在地,举七千年之力,把个鸟儿送上天。
双头连体鸟儿朝向太阳,公元前的太阳
比今年早春的梦想更热。

有两次,在你头上动土。
把你的干栏一根一根挖掘出来,重新搭好。
后世走马去如云,我今天在遗址上,
继续磨我的骨器。

2.
精心摩制耜、镖、镞、哨、匕、锥、锯。
精心刻画你的鱼。
不计母系,不计父系,只管再次生育儿女。
把这植物残存也留给后世,
在葫芦、橡子、菱角、枣子中,特别突出水稻。

泥土之下,有稻谷、谷壳、稻杆、稻叶,
身体之中,有活力和未来。

3.
我的痛苦在于,这次是不是要下田劳动。
是不是,要把长江与黄河分出一个贫富,
是不是认得清,这大小各异的村落,
谁活在新新石器时代?

河岸沼泽区,公元前的干栏横七竖八地活下来。
以陶器为主,并有少量木器的主人也似隐似现,
他们七千岁。他们的陶盆上印有稻穗的图案,
他们的弯弯的稻穗图案
令时光腐朽,叫人心澎湃。

2010.05.29
分类:2010 | 评论:1 | 浏览:141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野菊花

1.

就在外面,扎堆的野菊,还在雨中低唱,
一个月后的艳红与微醉。
万金湖的水却已经发酵,从内部。
从脚步声溅起尘埃的地方,从十里四香的路边,
一夜间,熟透。
一早,太阳升起,零露瀼瀼。
看见她们,我一定要走到外面去,在微熏中,
忘记自己的使命和花的属性。

2.

全年之中,都有花开,就是野外的这一丛丛菊花,
看见了群山和水。看懂了嘴边的笑和眼里的爱。
看清楚了面向太阳的姿态。
看见有人评论,风已经吹过我的眼,
我再看一眼,把眼泪滴在花瓣后面,睡足一个春天。

3.

环湖一周,有多少的你开放?
四十公里,你的花期多久?
你一一点头,你一一做揖,你一一耳语。
万事有最原始的黄色小菊。
宿根自生,茎叶花色,摇曳千古。过路的人
不禁触景生情,闻歌垂泪——
此时,“黄花不掇手,战鼓遥相闻”。

2010.05.29草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105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普陀再记:唵嘛呢叭弥吽




后寺之夜

后寺之夜,佛也睡了,人也歇了。
在白华顶左,光熙峰下,三百间殿宇上,夜钟响出五里。
同样是依山取势,分列六层,向天上走。

九龙藻井是从南京搬来,走陆路。
琉璃瓦是明代宫殿拆迁而来,也从明代来。
整座寺庙宏大高远,气象超凡;
不像是今天的事物。
看不见的千步金沙海浪声日夜轰鸣,
日夜天华法雨,日夜名动江南。

从缅甸请得的玉释迦牟尼被毁,
现世玉佛还是那一米多高,从北京雍和宫移来。
而我们都是不请自来。
我们都是在夜里,看后寺,念明朝。

2010.05.15记于法雨寺


正进之师

沏茶一壶,你便是前寺的一缕香,后寺的一声钟。
你的长调,在海印地放生之际,在百步莲花之后。
念念有词的拂晓,太阳照耀庙宇之前,
你内心里的三两点光明,
有蘑菇的味道,和鞍山的味道。

在九龙起舞的早上醒来,各届来路的云雾
沿天地浮荡。客舍的门一开一合,
水和风一样日夜不息,在你眼角停驻。
庙宇有别名,朝代有别名,
不同情况下,你也使用不同的名字。
唱观音圣号,念几遍心经,
世事详情都刻在心里,不再一一赘述。

你如何礼敬观音,如何惦记些关外旧事,也不用详述。
法雨之夜,向你学习早睡早起,
古树上的鸟儿却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地说唱。
这一次,我像个人样,想些佑护苍生的事情,
去菩萨墙影壁“观自在菩萨”。
字高五尺,高过我头顶,高过我三五年的心境。
默念着三皈依和往生咒追了上去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是我。

唵嘛呢叭弥吽,正进师傅,恳请菩萨加持——
祥慧净院里的老乡,再沏茶一壶,为佛国添色。

2010.05.17 记于法雨寺

http://blog.sina.com.cn/jlccljm
分类:2010 | 评论:1 | 浏览:121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祭父

铺展一地的是风干的干粮,那些经年的馍
是中原父兄的脸色。
十合抬上案,牲畜排队完毕。
大姨二姨、大舅二舅请上坐,请在大院里
坐上席吧。请将农用三轮的发动机熄火。
请安静,请俺爹忘记出事的瞬间,
撞翻他的那辆三轮车的样子。

吹手还去请来,了堤村南边
还得喧嚣三天。刘坤山的儿女回家来听唱戏,
戏罢一个不留,只留俺娘一人
舍不得那两分地。
舍不得,院里的鸡、羊、猪,舍不得走。
舍不得二小家的孙子,还在乡里的私立学校读书。

善堂乡,了堤村。
按乡下的规制办席,上坟。按说,
二爷早都死了,文生叔也从天津回来。
大爷家大顺骑车二十里外疙疙瘩瘩早到,坐下就喘。
他已六旬。二大爷家章顺、铁顺从鹤壁矿上来,
商量老宅如果处置,商量村里
谁家的势力比咱强。

“泰山石敢当”还在院墙外,是不是要换地方埋?
坟头上的哭声,爷爷奶奶二大爷二娘
和俺爹,你们分不分得清谁在哭谁?
老娘一人在乡下,
乡亲们还像从前一样给照看。
抱拳,敬酒,一句句拜托,面目通红,像
不擅喝酒的爹,活着时抿口酒的样儿。

俺爹入土三年,乡亲们还是像从前一样亲。
他们是我故乡的人。他们的脸就是我的脸。
他们衣装也是我的衣装。他们的笑也是我的笑。
他们的拘谨更是我拘谨。
我活我死,都与他们相关。

2008.11记于河南浚县善堂乡了堤村,2010.05改
http://blog.sina.com.cn/jlccljm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110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大竹海

  1.
  进入大竹海,我看到了你,
  还是从前一样魂牵梦系。
  我在你的土地之上,走着,坐着,
  或者躺着,都不能发出光线。
  太阳从东边,把我们一起照亮,
  我们一节一节,笔直,和雨露一起,
  组成 阳光下的春天,如草,如毛发。
  
  2.
  你还是你,你还是小时候,
  我在玻璃上画下来的那个你。
  你带着你绿色的队伍,这几十年来一直长驻我家,
  在被橱的小门上,和炕头的坑琴上,
  在八仙桌上方的奖状旁边……
  都是你,和由你涂改的少年时光。
  
  3.
  你在我记忆的深处,用小书钉钉在木框上,
  或者用好看的纸盖着,免得你跑掉。
  免得在心灵合眼的地方,打呼噜,说话,做不相干的事。
  免得我的画上,有殖民的味道。
  我的竹子,就是我的命根子,
  我一来一去,太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1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大树的笔记中略知一二(外一首)

1.
去一些很远的地方,激发自己的想象。
去水边,波浪翻涌,
来山顶看见大树华盖,看见自己被改造。

看见自己,退去冬日的旧叶,退守在春天
可以汲水的地方。

我被改造时永远需要汲水。

2.
这木头活着时叫做大树。
但它仿佛在慢跑,在深呼吸。比风还轻,又比土结实。
它现在仿佛并没有失去生命。
在地下五到十米的地方,是他没有缝隙的墙壁。

地面上,在看不见的墙壁上,开满了鲜花。

它原来叫大树,现在叫倒木,
将来要么叫栋梁,要么称枯木或朽木。

3.
我在林地出生,我的面目是树。
是古银杏、香果树、领春木、连香树、银鹊树,
是古生代孑遗植物,是你们的“活化石”。

在天目,我的智慧是树。

故事的场景放在森林内外,历史的狡诈
如何变成了智慧?
我作为树,如何才说得清千古的绿意?

4.
大树如神,不计其数。
我等岂得合抱?
我已老朽,冲天树向上叙述故事,
菩萨来此的时间,已经不知道是山是海了。

大树的笔记提及的时间和泡沫,
印证了一种人工方法。
过去我们常驻森林,将来要再找机会。
未来,或木兰报春,野樱怒放,或青柯红叶,古寺淡林。
森林的文献均会提及。

2010.05.01天目山草记



上李家的树林


从韩天线上走,路过这一片树林。
在水中,他们布阵、混合、堆积……
青涩的性感就好像雨林中的灌木,
只要一丝阳光
就能完成整个光合作用。

敌视或者冲突,从数百年前开始。
一旁,是上李家在历史中的地位,
却已经荒无人烟。
沉寂的几分钟里,发生了许多事情。
调和却慢了一秒。

林子里有光的地方应该有花,
但这里只有水,
浇灌生命,却也湮灭生命。

2010.03.27 鄞州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90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西溪札记(外一首)

1.
乱草之间,划一叶扁舟,左突突,右冲冲
也都是无力之举。
泥土安静,树也安静,
无处不在的水,看一眼
便可冼却一生一世,映出半梦半醒。

2.
喜鹊的家在树上,看起来
还是小时候那一幅工笔。
包括蟾蜍受惊时的一跃,
包括小小鱼儿,从水面的那一下逃离,
都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3.
这几间房,这几盏灯
样样在记忆里找得见。
想起小时候听的《报灯名》,
不过天也不黑,不用打灯,水亮得很。
那打灯的人,也无意掺和将来的事情。

4.
聚合于水草间,水里竟是白云的殿堂,
湿地的古道埋藏了几番古意,
方觉出几许人间气息。
云端之上也有几次离散于须臾,

5.
最后这次,是我一个人
我和理想同浸一地。
同地而眠,我和你一模一样,像一片落叶
一撕两半。——可我依然喜欢你过去的名字,
相信你过去的说法。

2010.03某日记于杭州西溪湿地



无题有寄

你已经慢慢推开浙东的门。
咳一声,有一个院落的回声。

一天差不多咳一千声,
寺庙内外的树叶都应声而去秋天集合,

把你湮没。让你做门后的纹路,
画来年生成的风景。

你的脸不是咳红,是佛的一千只手
慢慢地摩挲,仿佛院落在抖动。
2010.01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104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五乡(外二首)

这水从小到大,环抱着家。
一棵树拉着另一棵树,长进了身体之中,
却躲开了日子里的湿气。
大雨哗哗下,逗留或者离开,

水之镜,水之境,水边的电影院
从来没有免费的时候。

记忆在伞顶唱歌。
如果有人哭泣,
谁是无辜者?

另外,在五乡,你记得在哪儿出生吗?

2010.03.27 五乡镇


一个人

他是一个从1982年开始做生意的人。
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他爬滚打了快三十年。
他是一个参与了中国巨变的人。

他制造海上卫星通讯设备。
在中国的沿海和长江之上,
还可以看到他的四艘货船。

他是一个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收手,
在别人畏惧时进发的人。

他投资五千万,在老区。
他捐助四川广安三圣小学35万元。
那年雪灾后,他捐了10万,5.12后捐了110万。
他是一个宁可损失上百万元,
也下令在海上援救外籍船员安全脱险的人。

这个乐善好施的人,
51岁,名叫乌根祥。

(宁波江北红五月诗会作品)


另一个人

你的洪塘之美,你的裘市之美,
在办公室悬挂的江北地图上。
你从20亩水稻开始了田野上的人生。
你从3亩蔺草开始的成功,已经不可复制。

潘树增,老潘!
从裘市到西洪,再从西洪到邵家渡,
绵延近千亩的葡萄地间,你双手插腰。

(宁波江北红五月诗会作品)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89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亲你一下至关重要

我们来上海相互表白。
像夏天一样多变,在重病未能治愈之前,
我们充满未知。虽然,楼房不比高架更高,
我依然不能牵着自己上树去睡。
不能,失去一些朋友,失去那些语言和表情,
失去关心和爱护。
礼花点燃之后,通风报信的人离开现场了。
所有的电话,一个也打不出去,好消息来临之际,
忙音不逝,打电话的人已经睡去。
我们排布在这江的两边。安家落户之后,
我们一直向前走,我们的未来没有交叉,
从今以后,脸洗得很干净,还不必提防癣类袭击。
就像这黄浦江两岸的风景,多么美好。
一手谢绝罪过,一手给出救,
我们在上海美好地会面。
在创意的世界中虚拟一个永久,
语言中的沙粒和思想中的金子,共同呈现
部分分歧,部分至尊之宝。
太阳照射过的地方,花朵鲜艳,大门开放,
对症下药之际,亲你一下至关重要——
来上海亲你一下,认出中国。

2010.04.25 上海世博园参观随感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84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五亩江南(外一首)

  
  今年春天,五亩田黄了一家人的惦记。
  心里的旧事,和着些乱事,熬了整个冬天,
  一芽一芽地长出地面。
  心思成垄了,是油菜花在春天的意图,
  是五亩良田上的油菜花,
  越过田梗的香,越过乡村和老宅的牵挂。
  是我在春天压在心底的两声咆哮,
  长出地面。那一片油菜花
  黄了五亩江南。
  
   2010.03.20 仙居随记
  
  
  如药
  
  
  我观察这一簇簇油菜花,
  她们会呼吸,呼吸的波浪比山冈要高,
  比山风要慢。
  
  开春之后,周围还冷。
  我看着她们,像是越过山冈和河流的暖。
  她们的黄,像是一种药,可以把过去的病治好。
  
   2010.03.20 仙居随记
  
  http://blog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9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锴画题

A

她呼吸的波浪比房子要高,比任何一种毛发,
要错综复杂。她从室内到遥远的户外,哭泣
与真实的距离,只有一张纸的厚度。
在燃烧的背景下,她的呼吸一滴一滴,
把房子染红,染黄,染黑,染及其他各种色彩。

B

她把嘴张开,默认成黑夜的样子。
周遭与二月相关的事情,像骨头一样,
排成有秩序的明天,后天,及更多的未来。
这些骨头像气泡一样,每天相信一个谎言,
每天,把柔软的时光送上天堂或地狱,然后吃饭。

C

她分泌的物质,她的调料,
可以用青铜去记载,用石头去记载,用眼睛去看。
到处都充满了她的生命,那些螺旋式的水
在白天和夜里奴役彼此。所有的物质,
包括女人,随后就消失在记忆之中,画面之外。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89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四望皆明(组诗)


A
在四明,黑夜不是压向群山,而是升上树梢。
兄弟们,等你扫完了树叶再走吧。
等子弹变成树叶,等黄昏在枪声中变红再走。

竹杖插地为记,写1942年的历史。
对山峦的热爱从眼睛里来,又从眼睛里走。
兄弟你要用六七十年的时间,烘干大树的衣裳。

时间在眼睛里干透,但兄弟们的身影常年不枯。
常年不枯的还有太阳的行囊,
挂在天上,感谢当年拿枪打仗的人。

B
谢谢你,姑娘,谢谢你在四明山里给我带路。
谢谢你山岙里的几间房屋,它们在春天里像是我的老家。
谢谢你春天漫山遍野的樱花,她们每一年都开放。
她们芳泽后世。

这块江南沃土,硝烟散尽,穿山甲延续着自己的后世。
此时,这里已成一片人间天堂。

只是我走得太快了,会漏割一些稻
分类:2009 | 评论:1 | 浏览:2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