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1771
  • 开博时间:2012-02-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想念大姐

  大姐是我好几次不坐火车硬座之后再坐硬座时,坐在我对面的一个中年女人。

 

  大姐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小女儿就靠窗的位置藏在大女儿身后,企图逃过查票人的双眼。这样的事查票的列车员见多了。他让小女儿站起来,然后拉过去量身高。小女孩量了一次,又脱了鞋量了一次。大姐和孩子回到坐位,仍然让大女儿掩护着小的。我以为不安和紧张已经过去。另一位列车员开始启用POSE机,让大姐补票。大姐解释说:算了吧,小孩也就五岁半,还那么小。

  我也遇到过一次补票的事。列车员走后我跟大姐说起,那次我没有带学生证,给他看校园卡,他也不愿意。很显然,我没有大姐那么“世故”,补了票。其实,在大姐之后,坐我们前面的一个学生,也没有带学生证,跟大姐一样,最终也没有补票。列车员最后用手机拍了他们的身份证和火车票,落下狠话自己走了。这番狠话,换做是我,也是信的。

 

   大姐的大女儿叫白岭,小女儿叫白珏。人和名字一样美。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雨天小记

船舱先生来信息说这几日合肥落雨,我这里何尝不是。环绕丽娃河畔的校园,被时而狂暴,时而绵密的雨罩得雾蒙蒙的。

我恋雨。有雨的日子就应该埋在被窝里,哪里也不去。但还是出门取书,在一楼里独占一地,听落风雨,尽得枯琐。

想起中午那位给我送书的湿哒哒的小哥, 感佩却不免心疼。他要是在家里,陪着妻子和孩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渴望偏于一隅

我渴望偏于一隅

下雨或是不下

我都在这里

偏于一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那一天起

遥不可及,长路漫漫

从那一天起,走过生命

迄今为止的四分之一

从那一天起,别人生命的洪荒

和芜杂投向镜头扩散的阴影

投入心悸的想象

想象作为自身不可剥除的一部分

 

从那一天起,宛如重又活了一次

书本告诉你大地的崩裂

集中营的摧毁

都指向幸存下来的你

不可不可一世,悠忽度日

 

从那一天起,再也不能轻易

插上翅膀,宣称轻盈

你必须被画进一幅画中

穿着婚纱的新娘

裙裾边悬着石头

 

从那一天起,无法忘记

毁于一旦只是一瞬间的故事

收缴起自负的信心

卑微祈祷

感念上帝来不及收回

长夜漫漫

(汶川六周年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晨落雨

  

      又到了周日,昨晚的酒差不多醒过来了。趁着这会落雨不用出门,写点东西。近来想写的愿望愈加强烈,骨子里是真的害怕错过了自己,错过了在慢慢改变的自己,错过了在会议室里望着窗外的白云和树,心里默默觉察的变化。我想,相比以前,我定是从容了些。没有那么着急,也没有那么忧虑还没有到来的事。从容就是一个人有足够的力量去接受和相信自然而然的时间自然而然地发生。

     昨天是专业的惯例相聚,送走一批人,提前过一个自己的明年。大家都好,有一个灿烂美好的前程,有一个如花美眷的少女或风度翩翩的少年。从一开始就不是主角也不甚酒力的我们本不太想去,去了也老想开溜。无奈,这是千万人选择的模式,难道还有比这更适合大多数不太认识最后也不可能多么熟悉的人更好的告别方式?碰一个杯,道一声恭喜,是你和大多数人结识的开始和结束。它仍然是值得珍视的,缘分并没有让你遇到另外一群人,不是吗?

    雨落得更大。有点冷,有点困。想缩回床上再睡一觉。我是那种一心想工作,但精力和意志都远远无法跟上的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4年5月9日

    早上一如往常练拳,我去得晚,相对也走得晚些。来了几个新人,其中的女孩子我们正好在一次读书会上有过一面之缘。我记得她,所幸,她也记得我。她本科学的物理,现在读哲学。

    他们走了以后,剩我和师兄两人。这师兄不常来。以前也从未说过话。我旁若无人又打了一遍,师兄远远地在那边提醒我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后来我站桩,他走到身旁,纠正我的姿势。说站桩是太极里最重要的部分,它让全身松下来。功夫深的人,怎么站都是松的,初学者就要把姿势做到位,否则就会有某些部位僵硬,反倒不好。师兄学太极好些年,讲来颇有心得,我时常自顾练习,与平日天天照面的人交流不多,师兄的感触倒一时让我顿觉受益。聊开后问及我的专业,他似乎对文化感兴趣,我依言问他工作性质,他确也在某文化公司上班。我回头有事,不及多聊,就先走了。

    也不知是不是读研以来,除了船舱先生,身边没有别的朝夕相伴,同进同出的人。我变得特别在意那些在我身边像水一样流淌过来,也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念你的年轻

    好些年以后的今天,你发给我一个博客链接,我终于实实在在地经过你同学的文字看到了青春的Solution。你发起了一个“爱卫协会”,会员包括你,只有三人。不是没有人加入,而是你要求太高。你太喜欢这个教你语文的卫老师了,甚于我们初中的语文老师。毕业前夕,作为会长的你题下了这首小诗:

往事如风,

去无影踪,

留下回忆,

笑谈其中!

       ——会长solution

   高中三年,我们相聚不多,卫老师你提过很多次。真正能够体会要等到我上了大学,遇到Z老师,然后不厌其烦地给几乎每一个认识的人提起他。说他说过的话,念他写过的文字。

   没有人能够确知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初小记

     五月的第四天。想不起二号那天做了什么。

     “应该是上自习了。”师弟问,我如是回答。一号看剧,三号教课,一会去听音乐会。这就是我的假期。在人少的校园里,把时间过得尽可能无聊一些,尽可能一事无成一些。懒腰撑得慢一点,长一点,再长一点,就能撑出一段无忧无虑的、慵慵懒懒的美好。

    想象老去是浪漫的。甚至会奢望每一天都这样消逝,同歌里唱的一样,融化在阳光里,消逝在风里。牡丹花开过了,那个有牡丹节的小城里的人们生活一如往常,在特殊的日子里去观赏几个早已在电视上看厌了的明星。听他们唱与牡丹毫无瓜葛的歌曲。然后从拥挤的人群中回到家里,想象一些永远都只是可能的缘分,黯然神伤。     

     芍药花才开始开。我们站在花圃旁边辨别了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晨的光亮

    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守门大叔。

    在读书的当口,大叔站在花圃道对面,我的斜前方。他似乎叫了我一声:“姑娘。”我不记得是否有这一声,抬起头来看到他,回应:“诶。”他笑得很好看。看着他慈善的脸庞,最初的几秒我甚至没有想起他来,只是觉得特别熟悉,特别熟悉。他笑我说:“放假都在读书,没有出去玩啊!”我不好意思回答:“哪有,反正也没事儿。”我想起他来了,立马就问:“好久没见您了,之前的那个工地拆了,您现在哪儿呢?”他手指着说:“到这边来了。”“难怪,都没见您。”

      我继续低头读书,大叔站了一会儿,以为他走开了,结果他是绕到旁边看我读的书,站一会儿,再到师弟方便旁边看了一会,最后还是走了。估计是去上班了。

     大叔之前是在给一个工地守门的,他有一个类似于保安的小屋,那是他每天工作的地方。他没事的时候就在门口站一会儿,或者在小房子里看报纸,打盹儿。每天打开水的时候基本都能见到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只是笑笑,之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小记(一)

   先从习惯开始自我批评。一、贪多,常不一本读完,此为读书大忌。二、求快,该求甚解处不求甚解。三、不熟,不做笔记,不习,不深察。

   改三个毛病从读一本书始,务必有始有终。谨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爸爸

爸爸

上周我又去了一趟超市

你唯一一次来

住的招待所旁边那家

你回去的早上

我在那里买了几个

很贵的包子

真的很好吃

 

你是我对这个城市

最初的记忆

我猜测你无数次回忆里

想象我的生活

 

你来我身边吧

我们一起散步

两年前夏天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突然很想给一个人写信

 

突然很想

给一个人写信

告诉他

我过得很平静

也很快乐

我的心依然惦念南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是植物

窗外、床前,月明中

不敢辗转反侧把夜晚惊动

好让他用母亲般双手的安谧

轻抚我疲惫的灵魂

 

每一个夜晚我都和小桶

里的植物一起生长

我以为我能够长成一株植物

哪怕它是下辈子被我遗忘

最终都能够记起的愿景

 

有一天,就这样,我信了书里的诗

"我们是植物,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我们的植物性,

我们的根都必须从大地里生出成长,

为的是能在苍穹中开放,

为的是能负重住累累的果实。”

它使用的语言跟它的信仰:

我们是植物

同样衰老

 

灶台里灰烬的余温

是竹子叶、黄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要这黑夜没有尽头

我想要这黑夜没有尽头

我想要睡去又醒来的时刻

书还停留在没有来得及翻开的那一页

如此重复

如此往复

没有尽头的自由

 

我想要这黑夜没有尽头

我不想永远留在家乡的老人

开始想念自己垂垂老矣

却崭新的坟头

还有生长在上面的植物

和金黄的菜花

 

我想要这黑夜没有尽头

我会永远记得他在我面前

讲诉自己衰老了的童年

他为自己娶了一个大他八岁的新娘

她为他生了五个娃,养大了两个

 

我想要这黑夜没有尽头

我想到他肯定会在这夜里

辗转难眠寄望着田间

明天的日头

我希望他的希望就是他的盼头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叛逆

  对于父母,我的叛逆一直持续到现在。其实在上大学之前,我几乎都没有叛逆过。年岁越长,越是增长了我的反骨。年岁越长,越是希望和他们不一样,但也越发看到自己和他们太像,像到让我自己控制不住失望,生气,甚至愤怒。父母对我的感情在这一点上是相同的,但他们以为的只是觉得我变了,不听话了,跟他们太不一样了。

  我希望至始至终都温和地对待他们。因为他们在我身上感到的无奈和孤独一定比我感到的不知道要深重多少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