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洛河

多少年後在某個地方我將輕聲歎息把往事回顧一片樹林裏分出兩條路,而我選了人跡更少的一條,從此決定了我的一生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11926
  • 开博时间:2006-04-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何谓学者?


许介麟/撰文(转贴)

 一、前言:什么样的人叫作学者

依中国古代以来的传统,人依学问的优劣大抵可分为五种。第一种是有学问又悲天悯人者,称为圣人;第二种是有学问又有智慧者,称为哲人;第三种是研究学问而通达事理的人,称为大学者;第四种是有知识而能识别事务的人,称为学者;第五种是有普通常识的人,称为常人。除此之外,世间上还有许多连普通常识都缺乏的人,被叫做「没常识的人」,这有一点讽刺的意味。

中国的学者或知识分子,本来强调的是学问而不是知识,认为知识乃是书呆子的事,死读书之类。而学问则涵盖了知识与生活经验,学问好不好在于能否活用。
现在的社会,圣人不可得。慈济功德会的证严法师有没有学问姑且不论,她当年兴建不收保证金的慈济医院,发愿于「一滩血的故事」。花莲县凤林镇有一原住民难产,送医院流了一滩血,因缴不出八千元保证金,医师未伸援手而死亡。故事所涉及的凤林镇庄汝贵医师,心不平而控告证严诽谤。虽然慈济证严法师的辩护律师团的有效辩护,一审做了无罪的判决,但不能抚
分类:心盦笔记 | 评论:34 | 浏览:65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曾经、我也是个喜欢落笔云笺、慢声倾诉那犹如无边落木般萧萧心绪的主儿。这习惯源于一次偶然,在十五岁那年的暑假,我迷上了维特,才发现原来书简能承载那么深沉的情感,我喜欢那种不受拘束、随意散淡又有些少许自我张扬的风格,比如塞韦尼夫人,于是渐渐起了效颦前贤的心思。后来我偷偷拿了父亲的病历报告和体检表,利用背面涂涂抹抹:没有收信人的名字,亦没有我的落款;内容千奇百怪、有闲谈有感悟也有读书笔记,或许,说她们属于随笔更妥帖。而我,自始至终当信写---发给冥冥中的寄托、也发给少年时代过于敏感的心。这些纸儿最终没逃过灰飞烟灭的命运,仅仅在记忆中散发着余温。

从此、在嘘寒问暖之外写些额外的、非关病酒不是悲秋式的小文字,成了我写信的习惯,无论尺素鸿书寄到哪里,都会打着这种烙印。

世间总有聚散离合,人与人的接触好像浮云飘萍,转瞬即逝。因为搬家、自己在外历练,奔走多年。保留下的信札,往往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即使电子信箱,也因为忘了密码无法激活而丢失所有存在里面的信件。一开始遇到这种情形,总会捶胸顿足、懊恼得几天都心情不佳。现在,倘若尽了力还没法子找回来,就对自
分类:履道坦坦 | 评论:30 | 浏览:4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条街、一个广场


 街名Istiklal Cad,意为“独立路”;旁边那个不大却经常纷扰不断的广场,有个更意味深长的名字----Taksim,分割或者割让(这个区也是这个名)。原来在Ottoman帝国晚期,西方列强把这里划为“禁区”,禁止本地人随意出入,情形有似晚清时代上海和天津的租界。虽然没有正式的条约去认证这种特权,但在血性男儿看来,竟然让外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发号施令,意味着他们的Anavatan(祖国)已经被列强给分割给占领了,那时的Ottoman人视这个地区为奇耻大辱。后来,在一战结束后,通过种种努力,不平等条约和特权最终一道儿被废除,当时的共和国政府,把Taksim中心最大、最繁华的那条街改称独立路。

现在,来到Istanbul的,无论是漫游者、投机商、冒险家、考古系的大学生、退休老教师、想来散散心的调音师或者到处搜奇探秘的记者,都会在短时期内了解并喜欢上Taksim,可未必了解她那段沉痛的历史。

在我客居异域的漫长岁月里,究竟去Taksim多少次,已经无从计算了。大概每周总会去两三次。Taksim是Istanbul新
分类:槐影记梦 | 评论:7 | 浏览:3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羁旅、一段回忆和一段旅程



 


    这个只有十五万人口的工业小城Zonguldak以产褐煤而出名,距Istanbul有将近400公里,正好6小时车程。去那边要先通过欧亚大桥,然后上高速路,一路迤逦而行。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崇山峻岭之中穿梭,透过巴士的窗户可以看到沿途层叠的山峦,有几乎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清冷而静穆。自山麓流出的一泓溪水,在枝枝桠桠和密密匝匝的小灌木间忽隐忽现,最终消失在腾起的山岚雾霭之中,也许,正在寻觅一个古老而幽远的传奇;也许,是一个关于山和水的纠葛;也许,和我一样只是游弋在寻找答案的历程中!

身边一位高大的卷发阿拉伯人正在低声吟颂着祷文(Dua),彷佛置身于一群朝圣的香客中,专注而执著。只不过偶尔,这绵绵不绝的祈祷声也会被暗隅中传来的婴儿的哭泣所打断。最终,随着一声如释重负般的叹息,他结束祈祷,重重地抹了脸。然后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了一下正在以手支颐、神游八极的我,很快便热情地道塞俩目(Selam),紧接着向我这个异邦过客郑重宣布:
"在大家睡着的时候

分类:槐影记梦 | 评论:21 | 浏览:29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懂



 三十岁之前、怕说自己不懂;三十岁之后、爱说自己不懂。负笈远游前、以不如人为耻;世事消磨后、以不自知为耻。

我从束发起即喜读书,无非一个原因:好奇心和好胜心过强而已,喜欢寻幽探秘,知人所不知,达人所不达。所以甫一开始,就立下宏愿,非大经大典不观。当同伴们人手一册舒婷北岛琼瑶的时候,我却孜孜不倦地啃但丁。到现在我也没看过朦胧派,心底总是固执地认定那只是“各领风骚三五天”的文化快餐罢了,不值得为此消耗精气神和一把接着一把的眼泪花儿。鲛人的眼泪会化作珍珠,为庸俗小说(比如“穷聊阿姨”的那几部)流的泪,纯粹是情绪排泄物,一点意义都没有!

读诗如此,读史也是直接从通鉴和前四史下手。坊间流行的那几本著作,像范文澜白寿彝诸先生编的教科书,只细细读过一遍就撇下,仅当参考。当代的史书,为特定理论所牢笼,带着镣铐跳舞,读得让人憋气。最受不了的是,太多烟雾、太多忌讳、太多曲笔,无怪乎袁伟时老先生说我们是吃狼奶长大的一代!

西方哲学精深邃密,我最为服膺。当时年轻气盛,也尽量搜求,粗粗翻了一遍
分类:心盦笔记 | 评论:27 | 浏览:28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文书库一览




1喜欢读英文书的朋友差不多都知道这个在线书库,该书库几乎每天都有新书增加进来,目前其所拥有的在线免费图书已超过2万本,内容涉及众多领域,阅读格式也多种多样。最好的是,你可以通过每本书所提供的链接,还能顺藤摸瓜地找到其他很多非常有价值的在线书库和丰富多彩的内容。本文所提供的其他一些书库就是本人通过这一书库的线索找到的。



         1. http://onlinebooks.library.upenn.edu




               

分类:心盦笔记 | 评论:10 | 浏览:2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艺林散叶



《艺林散叶》,中华书局刊本(2005年5月新一版),不分卷,亦无章节。是书为笔记体,共4325条。洋洋大观,包罗宏富,仍以艺林掌故为主。

吴县郑逸梅(1895-1992)撰。逸梅本姓鞠,早岁失怙,生长外家,故从郑姓。名愿宗,字际云,逸梅者,特其笔名耳。入草桥中学,与吴湖帆、顾颉刚为笔砚交;业师胡石予,亦东南名士也。后从业报界,垂四十余年,有"补白大王"之号。逸梅喜诗词吟咏,因陆丹林之介,得入南社,与高吹万、胡朴安相过从。又好收藏名人尺牍,充笥盈椟,积年所得,几达万通,悉毁于文革浩劫。惜哉!晚岁究心内典,喜诵《法华》,淡泊物外、性月恒明,遂至耄耋。

逸梅自序言此书仿《世说新语》,记事虽繁芜,要之四途而已:曰史料性、知识性、趣味性、线索性。按郑翁所记,清季南社耆旧并东南名流轶事逸闻最多,是故陈巢南、柳亚子、高吹万、苏曼殊、蔡哲夫、朱大可、张季直、冒鹤亭、陈叔通、朱古微、瞿蜕园之名屡现,其次画家名伶收藏家亦复不少,吴湖帆、周炼霞、齐白石、张伯驹、程砚秋、梅兰芳、谭鑫培、想九霄等,皆
分类:心盦笔记 | 评论:16 | 浏览:25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诫女书




 自汝去亲离乡,奄忽六载,其间虽数返桑梓省亲,皆匆匆把晤。席不暇暖,复揖别高堂,赴燕赵之约矣!吾虽憾之,然为生计,汝亦无可奈何也。老夫自付天下骨肉契阔,非独吾一家一姓,曷足伤悲哉?!然舔犊之情,须臾不可忘怀。尝忆汝髫龄,梳羊角髻,着茜色裙,踊跃而来,偎依老夫膝下,恋恋不去,若小鸟之依人。又每挽吾颈而言︰"阿爹仁恻,儿愿长相陪伴。"言未讫,吾已泪光莹莹。嗟乎!得女如此,夫复何求,夫复何求哉!


 及游邑庠,阿母恐其荒怠,废书卷而好游冶。是故每于浣衣之时,授汝古诗词兼训之以前贤大义。同辈或笑汝母操切,几欲拔苗助长也,吾但颔首微笑而已!何者?盖吾人非圣贤,"生而聪敏,幼而循齐",唯应早施教,多疏导。如若疏忽,积弊难返,则悔之晚矣!阿母家法虽严,然用心不可谓不深远。幸汝亦聪敏毓秀,强默识,不劳多督导也。且及笄后,通时务,晓诗书,明礼仪,知进退,懂利害,故而饮誉于乡曲,称善于戚党。当斯时,汝学业日精,德业日进
分类:履道坦坦 | 评论:4 | 浏览:2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5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叶小琛挪

2018-10-26

jfsvwn1746..

2018-10-18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深海悬崖

2018-10-18

dengbinhom..

2018-10-11

夜凝苍穹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