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185859
  • 开博时间:2006-04-0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4-07

mukj049

2020-03-08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尾巴怎么个翘法

 

          因为鲁能的糟糕战绩,一时不能成眠,延宕到凌晨两点,打开微信看了看大家的“这个值得转”。众多的值得转里面终于又看到一些气呼呼的脸,其中有一个大喊天下负山东,列举了山东的种种身先士卒种种贡献,但总是壮举伴随委屈。我真的不知道曾经有这么多所谓的举,只是,其中的一说文化,就翘起尾巴来说孔孟是山东人了。这似乎是个必须的第一反应,因为上述二位以及其他几位的有文化,就证明了你有文化。也就是说你也可以象孙子那样写兵法,象王羲之那样写字,象诸葛亮那样去失空斩,也可以象武松那样杀嫂,当然也可以象西门庆那样去浪漫。我不知道这骄傲从何处来,但人们总是很热衷地谈哪个哪个科长、局长、省长秘书什么的是邻村朋友的发小等等转折亲、可能亲、地缘亲。说完了还要面泛红光,竟金灿灿的了。

 

 

 

       

分类:笑骂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鸦雀把沟 (完整篇)

      普通话的优势总是在故乡的回忆面前丧失贻尽,譬如说这鸦雀把沟,嘴里面念叨的梁郭方言应是ya che ba gou的发音(鸭车巴沟),但能在键盘上打出来的,就是鸦雀把沟了。倒也妥切,鸭车巴沟的意思大概即是鸦雀们把住了这条沟的要塞了吧,啾啾喳喳,展翅相接,下面绿树成荫,蜂蝶乱飞,再往下便是潺潺的溪,倒映着喜鹊蜂蝶树叶缝隙里空中的云,流了下去。梁郭方言里面鸦雀特指喜鹊,并不是乌鸦和鸟雀的统称,所以这鸦雀把沟的意境,是可以和七月七日银河上面的那个画面媲美了。因为这个联想,鸦雀把沟一直是一个神秘的极远的所在。

                

    7岁的孩子可以去二道沟,倘使疯一些的可以去一次三道沟,能够堂皇地去了五道沟的,是可以被叫做叔叔的人了。他们三三两两地骑着自行车,驮着赶海回来的鱼虾,总说是在五道沟歇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度光阴

  
  
  从受教育开始,同学好友间就不间断的探讨:你最喜欢什么?最最喜欢那个明星?最喜欢谁的歌?在胡子茬很软绵的时候,自己也曾幻想着锦帽貂裘卷个平冈什么的,喜欢影视剧里面那些突然得了神功可以一下子窜到树顶上的人,喜欢在美国西部站哪里叼着雪茄抽枪打人的牛仔。随着长大难免性情,喜欢美女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又难免物质,喜欢大一些的房子,喜欢越野车了。所以自己认为最喜欢什么这个问题是个伪命题,喜欢的目标不断地在迁移,现在让我一下子能够窜到树上,免不了还要打110来救下来。
  
  但要是现在来问我最喜欢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喜欢放假。刚刚就放假了,8天,一年也就两次这么长的假期。胡子茬还有点软弱的时候,这假期是一定要跑出去的,在各个展示计划生育必要性的景点上显露峥嵘,然后在自己的记忆里和电脑硬盘里记下我去过那个后脑勺的西湖了,我去过那个人缝里的仙乃日了。硬盘再也不愿意打开,一打开身体都会自然而然地拥护计划生育。现在的胡子茬硬了,摸着的时候扎手了,秋假十一,便自然而然地想到家乡里的田园,田野里收割玉米大豆后的根茎,风物肃杀,天空淡远,属于大
分类:流水 | 评论:2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狼青 4

  我怎么也喜欢不上这只白色的兔子,它没有办法给我在伙伴们中间树立威风,也不可能跟着我一溜烟地跑没有了踪影,挖田鼠的时候它也不能扑将上去一口拿下。相反,它需要我严格的照料,比如放了学便要在水渠的沿上拔些青草,回到院子里蹲下身子,看它红着眼睛一纵一跳地过来细细品味。它是以吃为终极目的的,但要醒来,除了白色的毛之外,身体的其他器官都调动起来搜集有关草的所有信息,它根本没有空闲与我打闹、耳鬓厮磨,除了吃,再也看不出它还有什么其他爱好。但我要一下子捉住了它的后颈,提将起来,四腿伸直表情惊恐,倒还是有几分的可爱。虽然不喜欢,但因为自己一天一天拔的那些草,也觉得不能有谁可以欺负它了。
  
  但它毕竟是兔子,在有些动物眼里,它是一盘肉而已。黄鼠狼终于来了,奇怪的是,这位黄先生的嗜好竟是大大的不同,它在夜里潜入院子,找到兔子之后并不顶了走,而只是啃破了它的鼻子。印象里兔子好像不会喊叫,被凌辱的时候院子里听不到什么声音。令人讨厌的是,兔子的伤口刚要好的时候,黄鼠狼便来啃一次,如此一来,兔子的鼻子总是血流不止,而且开始溃烂。毕竟心疼,而且对黄鼠狼的这种行径恨之入骨,父亲和我开始
分类:流水 | 评论:3 | 浏览: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狗 3

  等到你能一溜烟儿地跑没有了影子,也往往预示着更厉害一些的管辖到来,若要甜加点盐么?愈自由愈束缚么?沿袭着这个规律我开始上小学了。狼青是没有办法陪我读书的,放学的时候我一溜烟跑回家,它便一下子扑上来,两只前腿抱定我的脖子,伸着舌头把我的脸添一遍。说实话我并不十分欢迎它这种欢迎仪式,但又不好意思给它翻脸,就一次一次地被它这般消毒着。
  但有个关系还是不得不说的,那就是狼青是属于果园的,果园是属于大队的,大队是属于全村的。虽然它已经成了我的影子,但在我不谙世事的时候,我并不清楚有一天这种隶属关系会把它拿走,换句话说,我和它在我们自己的童话世界里面形影不离,而在大人眼里,就是果园不用它的时候找个人家代为喂养而已。在大人眼里,是没有童话世界的,也不明白一个小孩子的感情有什么可以值得珍惜,抓生产是天大的事情,其他一概用加法和减法来得出一个需要丰收的答案。
  当我第一次回家狼青没有扑上来强行抱住我的时候,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便疯了一样寻遍了它可能去的任意的地方,等到我哭着回到家里,爸爸才从外面回来,说了一句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晰的话:狼青是大队的,它的食量又很大,咱家也喂
分类:流水 | 评论:2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狗 2 --狼青

   在跟着年长的孩子跑的时候被落下了,也算的是一种欺负,或者被推到在地上而且没有人把我拉起来,或者拉起来的时候某处还有隐疼,这个时候一般是要哭一阵的。小孩子之间也有政治,力气大的和年龄大的有特权,玩一些角色扮演的时候他们统统要演八路军,而小一些的没有特权的只能一遍遍地扮演特务。结局必须要被麻肩头拢二背地押了走,拳打脚踢也逃不掉,最后总是要被“枪毙”,其时我会一如既往地大哭起来,“八路军”便在哭声里一哄而散。
  
   自从拥有了这条狗,我的地位一下子就改变了许多。当我走在胡同里的时候,它总是不紧不慢跟在我的周围,即便是大人见了,也先站住,胆战心惊地看着一孩一狗从身边经过,确认我和狗都没有发怒的后,再小心离开。那两三个总是轮流坐庄的八路军司令,也远远投来崇敬的目光,终于小心走上前来,讨好地问我能否可以摸摸它,我同意的时候狗便蹲下,任由他们摸几下脖子上的毛,头转向一边似乎视而不见;不同意的时候,但要有伸手的,狗便把脖子上的毛四外炸开,喉咙里发出一声像极了“no”或者是“go out”的低吼,司令们瞬间不见了踪影。总还是有勇猛一些的,譬如说京涛,也便是开火的时候总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忆里的故乡,不到农历的十五,准确的说应该是十一或十二,吃完了晚饭后统统是黑的。晚饭是在日头落山之前吃完,之后妈妈会点上煤油灯把碗筷收拾停妥,然后再把我们哥俩儿白天磨破的衣服缝好。现在知道准确一些的叫法是煤油灯,其时我们是叫洋油灯。只有妈妈做针线的时候才会调亮一些,通常只有黄豆粒那么大,为了能引针,妈妈必须靠得很近,于是屋子里统统都是一个大大的背影。后来大了一些的时候,村子里的先知弄来了一个叫做瓦斯灯的东西,要一个密封一些的内胆装好瓦斯石,泡在盛着水的茶缸里,当时的茶缸其实就是白瓷口杯,大多印着毛主席头像和语录。但印象里,做瓦斯等的茶缸统统是掉了很多瓷,好多已经摔出了褶皱,见得里面是发黑的金属,并没有那金光闪闪的像。
  
  瓦斯灯点亮的时候,我有一种到了十五的高兴。
  
  但这个傍晚还没有瓦斯灯,家里把两盏洋油灯全部点亮了,亮光里是闪闪烁烁来来回回的影子,我看到五六个本村的大人在我家的园子里进进出出,具体的情节是不甚清楚了,但知道村里东南岭的苹果园撤场了,大人们把一些物什搬送到我家里来保管。家里很少这样的忙碌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14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