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江波的胡言乱语天涯名博

作家,天涯文学访主持人,舞文弄墨版主董江波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1116189
  • 开博时间:2011-12-31
  • 博客排名:第1375位
最近访客

Z姓幕僚

2017-08-08

电子新村

2017-08-05

duan666245

2017-08-05

ty_红狐416

2017-08-05

还得起名

2017-08-04

钻钻小萌宝

2017-08-04

onyx玛瑙

2017-08-0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原谅我少年时许下的承诺

高一的时候,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班里的同学,普遍家庭贫差,而个人却很是努力。不然,也不会到上高中的地步,贫穷家庭的孩子,初中毕业,就该参加劳动以减轻家用了。

少年人的心性,除了努力学习外,自然大把的时间给了闲聊。几个投缘的少男少女,不谈情说爱,不亲亲我我,但聊家庭、聊身历、聊未来、聊理想,就能把一个茫长的晚自习,变成短短的一席话。

星是我特别有好感,但却还远没有转换成喜欢和爱的一个女孩,比我要小几个月。

星谈起自己的家庭,似乎这样的家庭,司空见惯,早已让人们麻木不仁。星的父亲在星很小时候就去世了,不仅去世,还留下了一屁股债。这些债,在中国,尤其是乡村的中国,是子子孙孙都得还清的,还不清,欠债的家庭,辈辈都抬不起头来,做不了正常人。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4 | 浏览:110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可以为你奋不顾身,但我不能够为你吃苦

对于恋爱这个事情,实际上,我在行动上,远远落后于心理上。

在升入山西省立第四师范中学就读高中不到三个月,就有了几个心仪的女子。但却一直不动声色。

我相信,你能够理解少年人的这种心性。犹豫不决、难以抉择,……不知道心之所属,于是,就想着,拖着,干脆就不做选择。

然后,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第四师范中学同一届男生并不算多,总共一百来号人。

同班的凯,有一天很神秘的跟我说,他跟班里的莉“好”上了。大家当然知道这个“好”,就是搞对象,交男女朋友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慌了。

你自然明白,莉也是我喜欢的女子之一。我突然就觉出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17 | 浏览:100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理想,绝不能是星辰大海

看大表姐训将要上高中的侄女儿,忍不住把我的情怀给勾了起来。

 

“大表姐,你错了。你不能让侄女儿的理想是星辰大海。那是幻想,不是理想。”我喷出一句流行语,把表姐和侄女儿说愣了。

 

训的内容很简单,我觉得基本放之中国家庭皆准。那情形,放到一大半家长训幼年、少年时子女身上,都一样样儿的。

 

“为什么不努力学习?不努力学习,就进不了重点中学,重点大学,就成功不了!”而成功的概念无外乎以下几种:私企高管高薪、体面公务员为官从政、事业单位稳定铁饭碗、出国外企、最不济成为专业人士(如著名各类文艺家、教授学者们)。

 

超脱出情怀的话语,我仔细给表姐分析了一下。

 

首先,不管是一个单位,还是一个公司部门,领导往往一正二副(很多现在都没副的了),剩下的十来个几十个人,全是普通员工。如果领导没有变动(高升、退休、离职、被抓等),那下边这十来个几十个就永远没有晋升的机会,只会每年工资增加

分类:现代诗歌·花语情诗 | 评论:3 | 浏览:11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来,我有辣么多贫穷且真挚的小朋友

小学五年级以前,我都住在姥姥家。

长子县一个小村落,人员最密集的南窑上区域。凤凰岭是座土岭秃岭,除了稀疏的草,几乎没有什么树木。

村落叫酒村,名字的由来,没有细究过。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时候,祖宗十八代,都这样叫了,习惯成了自然。冬夏雪深雨大的季节,偌大的水就顺着南窑上七拐八扭的街道往下边流,形成一个大大的S形。

住在南窑上以外的村落区域(其实可以用以下来形容),是很困苦的。因为别的区域,落差要比南窑上低50-100米不等。这样的落差,鉴于村水利工程的“零存在”,南窑上外的人家,就开始遭遇洪水,苦不堪言。

所以,自古以来,南窑上就是风水宝地,阳光足,没有水淹的风险。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1 | 浏览:10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拒绝你的盛情邀请,是为了我们能继续做朋友

因故到成都出差三天。

成都土著、友人宇盛情邀请,让我到其家居住三天,他将热情接待,照顾周全。免我住、吃之忧。

宇电话里满是经年的友情,“在北京读研究生时,我们就最说的来,可惜不是同舍,如果是同舍,那绝对比现在还要好。”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现在已经很好了。比我那五个舍友,要好得多。”说实话,这5个舍友,除关系极好的林外,剩下的4个,我大抵只能记得住他们的名字了。

一开始,我执意不肯。但宇太执著了,甚至动用了嫂子来劝我。

我最后只好投降,“好吧。我到了成都,下了飞机,就给你们打电话。”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2 | 浏览:11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于很多人,情商都是昂贵买不起的奢侈品

2007年4月,毕业来京不久,与人合租,一个男同学,一个女老乡,一个女同事。

女老乡占据主卧,女同事次卧,我和男同学占据客厅,各占一角。

厕所位置比较好,三个房间去厕所,彼此不经过。

突一天下班归家不久,头疼,身上有点热。没在意,自己喝了两颗感冒药,睡下了。

谁想,半夜头大疼,身子动一下不仅疼,而且浑身没劲。

头疼的厉害,应该是叫了几声,把另外三个人惊醒了。

女老乡英子迷茫地出来,说道,“董啸,你感冒重了。”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3 | 浏览:11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隔壁邻居是鬼怪

世间有鬼怪,杂居人类间。也许,你今天刚遇到的一个人,就是一个鬼怪。

1、初来到

刚搬来这个小区的时候,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一层九户邻居,看到我搬家进来,都是点头一笑,说一句,“要搬进来了哈。”

我也点头一笑,说一句,“没错,刚租进来。”就算招呼过去了。

但唯有一对老夫妇(不仔细看,会认为是60岁左右,仔细看就明白是70开外模样),跟其他邻居不一样。

第一个是,他们不打招呼,但开开门,偷偷看我们搬家的过程。第二个,看到有其他邻居过来了,他们也走出自己家门来了。这时,得以仔细观察一下老头老太太,老头更显老一些,但还高大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2 | 浏览:10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年深爱的,现在却不想浪费一点点时间

08年北京奥运会如火如荼的时候,虽然已遇到了妻,但还没有跟妻确定关系。

那时迷一个女子,大而亮的眼睛,跟面部不成比例,睫毛很长,闭眼的时候,仿佛盖了两半弯小黑月亮,苹果脸,红红的。说话的语声很清亮,透进心里来。

她叫钰。

那会儿没微信,我也不太喜欢在工作之外时间使用QQ。有事没事,就给她发短信、打电话,聊一些闲淡话。

不多时间,她其实就很明白我喜欢她了。

于是,周末双休的时候,我开始要求到她工作或居住的地方找她玩儿。她不同意。但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她同意来我工作或居住的地方找我玩儿。

无非就是聊天、一起去吃饭。电影,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0 | 浏览:105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个作家,不是你豢养的戏子

2012年底开始写第一本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就要跟写作杠上了。除非哪一天,上苍把能够写作的所有功能都拿去,否则,必然是”笔”耕不辍,写到老而死的境地里。

第一本书《孤男寡女》出版的时候,引起的不是震惊,而是惊讶。无外乎是:

“他竟然出了一本书。”

“真真心想不到啊,他出了一本书。”

“到底是不是你写的啊?”

“自费的吧?花了多少钱出的?”

我先怒,继而苦笑,再者就是淡然。

第二本书《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简称《守候》,网络连载时名为《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4 | 浏览:117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难过的关口,是自己的良心

在我幼升小时,普遍家贫。绝大多数同学,除了基本的铅笔、橡皮、小刀、本、书外,就一无所有。

哦,对了,还有一个各家母亲手工缝制的书包。书包布质的好与坏,颜色的鲜艳与否、多寡程度,以及是否是整块的布,都直接象征和体现了一个家庭的富裕或贫穷。

有一天,同学小海带来了一个自动削铅笔刀,把未削或秃了的铅笔往自动削铅笔刀的小洞里一伸,转动一小会儿,铅笔的木屑从另一端自动掉出来,削好的铅笔又好看又耐用,而且根本不担心笔芯会折断的问题。

相比小刀,那绝对是又快又好了,效率直接提高十倍不止。用现在的话说,那根本就是差了好几个次元的等级式存在。

于是乎,小海一度成为了热捧,课余,不断地有人向他借削铅笔刀。当然,他只借给跟他关系好,或者是他看顺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8 | 浏览:107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妖劫

一、初劫:死别离

母亲在生下我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三个讯息,我深深地记在了脑海里。当然,这些讯息,也都同样留给了我的兄弟姐妹们,我们一共有四百二十一个。

当时,母亲是非常煌急和不安的,但她灿烂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她不得不在这颗嫩竹上停下来,用她尾部的尖刺刺破竹茎皮,然后一一生下了我们。

母亲翠绿的身体、翠绿的翅膀、红色的眼睛、微黄的脚爪,是那样的漂亮和迷人。但还是有一只蚋缠上了她。这只讨厌的蚋,就像一只通体黑色的蚊子。

母亲的身体是她身体的上千倍大,却拿她无可奈何。她每产一个孩子,蚋就伸出自己尖针般的尾部,刺破母亲产下的一个卵,将自己的孩子产到母亲孩子的身体里。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5 | 浏览:10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后的牧师

其实,我自己都不把我这个牧师当一回事儿了。

虽然,教廷最后的解散通知还没到达我管辖的教区,但那是早晚的事儿。虽然,每周还会有几十个人来找我忏悔,但忏悔人的年龄在明显地告诉我,这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了,并不见得有多少真心在里边。

我所在的教区,位于东大陆的晋川高原地带,按当地的行政划分体系来讲,具体负责两个县二十三个镇1203个村庄,共计54万余人。但上帝的信徒不多,我记得这个数字,目前只有9640人,甚至还包括十几个儿童在内。

但这个数字却不可小觑,近万人的信徒,如果在西大陆的话,我有资格当一个主教了。可惜,这里是东大陆,我就只能是一个普通牧师,教派最低的职级。管辖我的主教,有几十万信徒。当然,这其中也有我负责的9640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7 | 浏览:11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爱就果断拒绝 钓着当备胎是作孽

燕是那种欢喜的女生,白而嫩的肤、桃花眼、挺直的鼻子、大而性感的嘴唇、脸颊上有几个淡黄的雀斑,常含笑,含笑时左右俩一深一浅的酒窝,辫子不是乌黑,有点麻黄的感觉,马尾似的翘起,又落下,走路一跳一跳,整个人洋溢着欢喜的样子。

被邀请出席一个演讲类社团的辩论赛,作为校社联的实际负责人,我冠冕堂皇地讲了一通话,然后被社团负责人客气地请在第一排中间观战,同时,担任辩论赛的评委会主席。

然后,燕就出现了,她口齿不是最流利的,语言也不是最好的,但她整个人,却很挺拔,给人一种信任感和愉悦感。我当时是想起了一个词:木秀于林。

当然,我主动忽略了下一句:风必摧之。

和所有评委的意见一致,我把最佳辩手给了她。虽然,她们那一队,英语学院代表队,最终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6 | 浏览:108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既然爱她,那就自己告诉她

不管是性格多外向的男女,一旦遇到自己心仪喜欢的人,马上就变得腼腆起来。

初三的时候,我和德是同桌,教室右边倒数第二排;军和亮是同桌,右边倒数第三排。我、德、军是男的,亮是女的,我们一般呼她为温亮,女生呼她为亮亮。

我是刚刚转学来的,原来的初中学校,在撤校并点的大潮中消失了。

转校来的第一天,上午来学校,在教室外等班主任。天有点阴沉,飘着小雨,我在屋檐下发愣。

突然,有个女生走了过来,先是一抹明亮的蓝刺激了我的大脑,等我下意识地看到她的脸时,好像突然就明白了“爱情”是怎么回事。

白净的脸,双腮有点“嘟嘟”,就好像在向谁撒娇的小姑娘模样,而两颊却有点桃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3 | 浏览:10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年的除夕事儿

临近2008年大年三十,我和阿宁走在北京海淀区和西城区的大街小巷,茫无目的地找房租,只为节省一个月的中介费,同时,也乘过年回家的空档,压一压来年的租金。

早上出门的时候,只吃了一个煎饼果子,然后滴水未进,找完清华和北大附近,从北大旁边一条窄长的巷子出来的时候,人实在饿得走不动了。

我对阿宁说,“再要不吃一点东西,我就要倒下了。”

说完这个的时候,再走出100米。奇迹般遇到一个小时候才能经常遇到的炒玉米摊:地上摆个烧炭的小铁火炉子,炉子上边是铁架子,再上是手摇转动的全封闭式椭圆铁锅,铁锅对内是方向盘式的摇手,用以来回转动铁锅,对外是一个接口式的铁盖子,用以炒好后拧开放出爆米花。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6 | 浏览:105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6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