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江波的胡言乱语天涯名博

作家,天涯文学访主持人,舞文弄墨版主董江波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137028
  • 开博时间:2011-12-31
  • 博客排名:第1343位
最近访客

昕轩网络

2017-09-28

ty_君婷1

2017-09-27

bzf12

2017-09-11

zidengling

2017-09-07

ythesheng

2017-09-01

758518902

2017-08-29

TIANBL

2017-08-29

刘上惠

2017-08-29

Z姓幕僚

2017-08-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千万不要老想着去改变他人

上午十点左右,正在专心工作中,父亲突然打来电话,于是,思路和语境就迅速从北京模式切换成了老家模式。

父亲在电话里说了两件事情,第一件是,我的同村朋友文俊今日大婚,他要不要代我去上个礼。我说不用了,我有文俊微信号,一会儿直接给他发个红包。

父亲在电话里“哦”了一声。然后又跟我说道,“啸,你在外边,家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有一个理,你自己要明白,不要老想着去改变他人,凡事和待人接物,多改变改变自己。”

我答应了父亲,说今后做事行为,一定多思考一下,让他放心。

放下电话,我明白了。在工作中,遇到了比较棘手或耗费巨大精力的困难,我的做事方法是,先集中力量,把困难解决了,推进了。然后会找造成困难的原因,并且明确而不留余地的把这个问题,

分类:视点杂谈·娱乐视线 | 评论:1 | 浏览:206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总有一本书,会写着记录着你的故事

一位高中时代的女同学南来找我,我通过她微信后,她非常兴奋。

“啸,你知道不?我人问人的,问了4个高中同学,才找到你。”虽然是输入的文字,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的喜悦。

南是我喜欢过的女子。

我也觉得感觉很好,就回她“那你太有诚意了啊。非要找到我,干吗?”

我和南高中毕业的时候,呼机刚盛行几年,手机还是板砖大哥大的状态。家里固定电话倒是都有,但不几年,手机就人手一部普及了,固定电话,也废了。

在这一过程中,真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淡了,散了,想不起来了,彻底忘记了。毕竟,人,还是以现实和眼前的生活为主。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3 | 浏览:109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谢你,未曾缺席我最美的时光

就算现在想来,那也是再司空见惯不过的事情,但无论在那时,还是当下,我都认为那段日子,是我最美的时光。

 

性格敏感、天生好强的我,自然而然迷上了看小说,在作文课外之余,就喜欢写一些情感类的小散文,大抵都是亲情、友情为主,兼或提一下爱情,这也符合十六七岁的年龄特征。

 

照例是一个午后的下午,在师范中学的宿舍里,躺在床上,看阳光洒到窗户上,静静的读一会儿书,看到一篇台湾作家杏林子写的散文《朋友和其他》,里边有一句话,深深触动了我,“其实,友情也好,爱情也好,久而久之都会转化为亲情。”

 

当然,这句话的语境,要放在整篇散文当中,才能发挥出它无穷的魔力和感染力。

 

我冲动之下,就用两页稿纸,手写了一篇大概600字左右的同类文章,题目叫《最真挚的感情》。

 

在进一步一种类似于“文学青年”的冲动驱使之下,我直接拿着这篇文章,当时就跑到了校广播室,给了主编李耀月老师和学生播音员高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1 | 浏览:109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人的时光,一群人的疯狂

升高中时,选择了就读师范中学,这也意味着,我基本上不再考虑上大学,而是师范中学毕业后,就投入到教师行业当中,开始教书育人。师范中学,也就有了很多别样的味道,比如,恋爱一定会成为主旋律。

其实,我是喜欢那个女孩子的,利索的短发,圆脸蛋,衣服搭配的很是入目,尤其是说话的时候,有一种亲切在里边。就好像,你突然听到一种悦耳的声音,悦耳到,想把它拢入怀里。

但我不说,众人也不说,在一学期的茫长东拉西扯中,有一天下午下课,晚自习未到的时间,我和她照例说笑着走着一起返回宿舍,我突然就想让她喊我“哥哥”,实际上,我也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亲妹妹。大抵这种情况下的“哥哥妹妹”,是男女朋友交往前的过渡。

我假装生气,如果她不喊,我就走了,而且今后也不再跟她说话。说完,我就抢先从四楼跑下了三楼,我听到她在后边喊了句,“你等等我啊。”见我不理,我分明又听到她喊了句,“哥哥!”声音很小,但让我的心很跳动。

我继续大声说着,“声音太小了,听不到,我走了啊。”

然后,她又略大声喊了一句,“哥哥!” 这次我明显听到了。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1 | 浏览:11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聪明只是小伶俐,大聪明才是大智慧

翻古书,近日又读到《孔子师项橐》的故事,这次属于重读。这个故事,确实读的精彩,大爽,为什么呢?孔子是至圣之师,是中国教育之神,是整个华夏民族的老师,但就这样一个至尊至上之人,竟然被一个七岁幼稚小儿给难住了。这样的场景,那看热闹的群众,真是高兴异常啊。

第一次读的时候,感觉是惊奇,一个七岁的小孩子,不仅灵思敏捷,而且知识渊博,一气就回答了孔老夫子车轱辘一样的一连串问题,连个思考的场景都没有。就连孔子老人家也连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而离去了。

但这次重读,却读出不一样的味道。这项橐的聪明灵慧,多是在能言善辩,而且辩的问题,以生活实用为主,并没有显示出其别样的智慧,感觉只是小聪明小伶俐。而孔老夫子的赞赏,也仅停留在对项橐的一般性喜爱和叹服上。就像我们今天,被一些熊孩子噎得快要气得半死,但又无可奈何,只能说一句“好吧!好吧!”的感觉,那几乎一模一样。

分类:视点杂谈·娱乐视线 | 评论:5 | 浏览:90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你的,山西师范大学

 

时间倒回到十年前的一个夏日,2007年7月2日,离彻底告别母校山西师范大学的最后48个小时。

照例早起跑步归来的阿辉对我愤愤不平的说,“江波,宿舍楼下,竟然支了一个牌子?”

我边穿衣服,边问道,“什么牌子,写的啥?”

阿辉一字一顿的说道,“7月4号封楼,请毕业生尽快离开宿舍!”

听完阿辉这句话,我猛的冒出一句,“去你的,山西师范大学。”

年轻气盛的我们,就想,我还巴不得现在就离开呢,要不是该死的毕业论文答辩,要不是该死的毕业前乌七杂八的各种烦死人的手续,要不是该死的毕业前的各种装逼搞情怀的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2 | 浏览:7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年,你可以不用有理想

给宝贝女儿回家摆满月酒加百日席兼周岁宴,需要到亲戚们家里一一告知时间和宴席地点,亲朋好友摆十几桌,欢聚一堂,吃喝聊天,以话情意。

到一远房姑姑家告诉的时候,照例会在家里坐几分钟,叙叙这几年来别后的情况。

姑姑突然对刚上初一的小表弟说道,“你看你哥,人家从小就志向远大,毕业后就到北京了,现在不仅有好工作,而且还是作家。你看你,就没法说你了。”

经进一步了解后,我知道,表弟的学习成绩,在本镇小学时,是数一数二的。但升到县城初中后,就变成了二十多名,经过几番努力,挣扎到了二十名以上,并且稳定下来,但再往前进,真是比李白想象中的“蜀道”还难。

在镇子和村子里,读书其实是一件既不受重视,也非常受关注的事情。为什么这样?如果家里有一个小孩,学习非常好,并且刻苦,那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3 | 浏览:90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那穿过风花雪月的年少

2000年的春天,树叶一天比一天翠绿,气候一天比一天怡人,而额头光洁,年少如华的我们,却将在那座老旧的三层三漳中学教学楼里,度过最后一段的少年时光。

中考绝对是人生的一道坎,也是走上社会前的一场大戏。但学习氛围的紧张、追名逐次的激烈,远远没有投射到这座内陆城市的深深小镇。有的,也只是一种淡然。

根据平时的学习成绩,除去心理素质特别差的,未来或上高中,或上中专,或毕业后务农、外出打工,已经注定。也仿佛,这辈子的命运,已经注定,再挣扎,已经是徒劳。学习,都是努力了都未必会有结果的事情,何况,命运和人生。

于是,除了十几个学习成绩尚可的佼佼者,其余的人,就有些慵懒,这种慵懒,不是某一个班,而是初三四个毕业班的所有学生。而新近从晋川第四师范中等学校毕业的年轻音乐老师,却并不这样想。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3 | 浏览:85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定不要原谅那些向你泼脏水的人

我已经明确能够记事辨物懂理,但尚未上小学的年龄,母亲有段时间身体不好,在姥姥家养病休息,我当然是陪同着。

需要养的病,往往是身体虚弱,依靠吃中药,当时的中药,需要自己拿回家去煎,往往是一包药煎三次,够喝一天半。

煎药最好的用具当然是沙锅,一种用陶土和沙烧制的锅,利于中药药效入水,喝中药,其实喝的是煎出来的一碗或半碗极苦极深黑色的药水。如果不小心煎糊了,那这锅药,就废了,得倒掉。如果非要喝,那便成了毒药。

沙锅一开始是借韩爱玉家的,韩爱玉跟我同年。姥姥的村庄,习惯上称呼一家为他们家年龄最大的小一辈的名字。比如,韩爱玉家,就是爱玉家,相应的,爱玉妈,爱玉爹,爱玉弟弟,……等等。

因为老需要煎药,几天后,母亲就从镇供销社买了一个沙锅回来。那个沙锅,竟然和韩爱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12 | 浏览:117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儿时的“猫腻”,其实是面子是心灵的那道坎

说幼时家贫,是委婉的说法,其实就是家穷,没有闲钱。

那时根本就没有零花钱这样一个说法,是后来长大后,才知道,大凡家庭用度里,还有这么样一个东西。

母亲生病,有一长段时间,吃一种丸药。丸药需要药引,上午一丸,用一颗干枣,枣切碎,丸药揉开,放锅里蒸,蒸好吃掉。下午一丸,用一颗核桃,去皮切碎,吃用方法同上午。

母亲养病,姥姥操持家务,父亲外出务工,弟弟年幼,这买药引的任务,就交给了上学下学的我。

本村是没有丸药的,临近不远的镇子有,而我,也在镇上读书,就近便事。

也不知道是从哪天起,我突然灵机一动,每次各买一斤干枣,一斤干核桃的量,我全部变成了九两五。枣和核桃,那时都是3块钱一斤,这样,每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4 | 浏览:11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我赚的钱只够我家宽裕的生活哦

自从上天把漂亮女儿赐给我们这个小家庭后,我就有点不太能容忍午夜12点以后再接到电话、短信、微信,而之前,我并不认为这算是多大的事儿。

不少极亲密的人,非议我这个看法。说,“你把手机关了,或者微信关了,不就得了。”

这是一个馊主意,如果真有危情,怎么找到我?自使用手机这13年来,24小时开机,已经成为习惯。

“叮……”的一声,然后又是“叮……”的一声,之后又是第三声。有点不能容忍了,我必然被“叫”醒了。

看手机,午夜0:16分。

三条微信信息,一个属于见过几次面这种关系的大学同学发来的。

就有点恼。

分类:生命点滴·史话云烟 | 评论:2 | 浏览:96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人的生死与你无关,但请保持人类的怜悯心

2013年之前,一直痴迷于桌牌三国杀游戏。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每天中午饭后的宝贵休息时间,不是或倒在椅背上来个“北京瘫”,或爬在工位上流口水;而是呼朋唤友,在茶水间大玩三国杀一个小时。

每每,中午一个半小时的就餐和休息时间,中餐时间压缩到了十几到二十分钟。

那是几乎四年前,还有游戏和玩乐的热情和激情。现在,别说整天整天地玩三国杀,就是连续两天,也觉得是浪费时间。

我是在突然的一天,元旦前的一个周三,决定中止跟同事玩这个游戏。

更绝的是,我把三国杀牌也拿走了。理由是,这个牌,是我买的。

当然,他们后来集资买了新牌,不过,那是后话了。

分类:视点杂谈·娱乐视线 | 评论:6 | 浏览:10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认为我已经见惯了生死,可显然没有

我记得,刘和珍被杀后,鲁迅先生并没有想写些什么。在《记念刘和珍君》里,大家都可以读到这一节。但有义士问先生怎么没写,应该写点什么。于是,先生就写了。

其实,从满篇来看,我们也能明显得出结论,鲁迅先生是极想写的,但就是没动笔,直到有义士提到这件事情,先生才欣然下笔。

我跟先生有同感,12年前,我初中最好的同窗好友,达到穿一条裤子程度的好友杰去世时,震惊与伤心到不能自制,但就是没想到过写一些什么。

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在盛夏里愉快地看着精彩的奥运比赛,高中担任班长时的学习委员、大学同窗燕却在北京某著名医院里被病痛折磨,五个月后,她去世了。

这个消息,我不知道。

直到2010年的春节,

分类:情感话题·红尘爱恋 | 评论:2 | 浏览:107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本就是只为“乘兴”而来的

前年到台湾的时候,整个行程有长长的九天。台湾标志性的景点,都独自背包玩了个遍,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就跟在北京、在西安、在杭州一个意思。

如果非要我说有什么不同,那就只有两点,一个是坐城内地铁和城际火车时不用安检;第二个是,人们都非常客气,尤其是不管你购买了多么便宜的东西,卖东西的都会非常客气地说“谢谢”。

行到中程,特别想到一个叫薰衣草森林的地方看看。问了酒店前台,说打出租车700台币就到,算算,人民币不到200块钱。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认为很近。

司机看我兴致很高,就决定载我过去。那个地方其实已经很偏僻了,但有导航,不怕找不到。

我是三点出发的,预计两小时能够到。到了,我参观半个小

分类:驴行游记·人物访谈 | 评论:2 | 浏览:10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不了解的生活,就不要评价

某二线男星,参加一个综艺节目,提到家庭是多么的节俭,有一个话题:其一线男星的父亲,对上厕所用厕纸也有明确要求,大便也只能用三格纸,厕纸的三格,大家清楚是什么情况。

于是,现场的著名女娱乐主持就欢乐地问道,“请问,够用吗?”我想,这个问题,说出了我们绝大多数人的心理话。

我们也特别关心,这够用吗?

这个二线男星只是笑了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节目继续往下走。

后来的网络话题,形成了两个方向,一个是好节省啊,家风实在太好了;第二个是太作秀了,明明三格纸,根本擦不干净吗?

但话题过了也就过了,没人出来澄清或解释些什么。

分类:故事小说·地方风俗 | 评论:3 | 浏览:109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