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心灯

在彼岸点一盏灯,照亮茫茫的心路
博文

2016的最后一天

2016年的最后一个下午,冒着零下十度的严寒与风雪陪圆圆去Beaudet公园溜冰。看着飞驰在冰道上的小小身影,像小鸟那么自由和快乐,站在路边冻得瑟瑟发抖的我真遗憾自己不能与儿子一同用飞的姿态迎接新年。儿子在飞,女儿在飞,我已赶不上他们的脚步,但我慢慢地走去,向着我的2017。天空,正飘着祝福的雪花。

分类:阅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于书里书外

朋友枫子的新书《弥漫在秋光中的法国香颂》在台湾出版,我做的序。这也是我第一次给人作序。

 

行走于书里书外

 

林锦

 

    枫子嘱我为她即将出版的新书写一个导读。“由你来写是最合适的,” 她说,“所有这些文章都是在我们的共同见证下诞生的,也是一段我们共有的美好回忆。” 正是这句话打动了犹豫再三的我。是的,作为该书内文的第一位读者和编辑,我应该写点什么,让读者更好地了解枫子和她的书。

 

      我与枫子相识的日子不短了,越来越觉得她是一个极为真诚、热情而又富于浪漫情怀的人,一个孜孜不倦地追求心灵成长的年轻作家。对于充溢着精神性的美好文字,她有着一种近乎执拗的虔诚。这种虔诚引领

分类:阅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归

考完最后一门,一身轻松,长舒一口闷气。一年多漫长的煎熬终于告一段落,从这天开始,生活要回归她应有的样子,不再被时间驱赶,可以从容地驻足,静观,默想,还有阅读。

 

今天是圣诞前夜,整个上午都在家做卫生,将物质和心理上的积垢一并清除。

 

晚上和老公带着圆圆去Vanier 学院教堂,女儿与她的几个同学为教堂的圣诞子夜弥撒演奏小提琴。我很少去听弥撒,来蒙城后就听过一两次,也听不懂,只是看看热闹而已。不过今天,那里的气氛使我有一种特殊的感动,在一首首优美的弥撒曲,还有女儿演奏的贝多芬欢乐颂的简单而庄严的旋律中,我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接近了那绝对而无限的灵,虽然我不是教徒。

分类:阅读 | 评论:2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久别重归

整整一年没来这里了,竟似游子重归故里般,有些百感交集的味道。这一年来,我再入校门,苦读苦学,为了今后能够找到一份专业工作,最终实现L'intégration sociale (社会融入)。高强度的课程,使我的法语有所提高,也在某些方面开阔了视野,但也几乎霸占掉了我的全部时间和精力,许久以来,我荒废了这里,以及内心的那个角落。

 

其实上个学期六月份就结束了,我有两个多月自由的假期。但我依然什么也没写,好像一种东西一旦坠落了,就干脆任其坠落下去。直到昨天,编发薛忆沩的一篇访谈,他对文字的执著再次震动了我,于是,我决定重新开始。

 

下周就要开学了,我又要重回那种有时几乎是让人窒息的忙碌中去。但我希望,至少能用纸笔,时不时地在这忙碌中开个天窗,让心灵透一口气。

分类:阅读 | 评论:1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日感怀

  我的生日又到了。要不是老公提起,孩子们问起,我真有可能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而这种遗忘,更多是出自潜意识里的一种逃避——逃避岁月的流逝和青春的老去。

  小孩子都是喜欢过生日的,我的小儿子,冬天时就在念叨:“妈妈,我好盼望夏天,夏天来了,我的生日就要到了。”生日对孩子们而言意味着成长,意味着一天天变得更加强大,更加独立。而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那么喜欢过生日,甚至害怕过生日的呢?在我的记忆中,大学二、三年级时,已有这样的感觉了。青春易老,更易老的是人对自我青春的判断。就是说,我们其实还很年轻,而我们的心却自认为已经老了。前不久,看到我的一个小朋

分类:阅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祝贺女儿

    上周五,Pierre-Laporte中学音乐班年度音乐会上,女儿和她的同学们演奏了由女儿作曲的弦乐五重奏L'âme au repos(休憩的灵魂)。这是女儿第一次在学校公演她的作曲。看着节目单上她的名字与莫扎特、舒伯特、李斯特……排在一起,我片刻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观众们给予了最热烈的掌声,我想,那不只是对女儿作品的肯定,更代表一种广义上社会对创造精神的欣赏与期许。

    在之前的音乐比赛中,女儿独奏了卡拉列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从上中学开始学习小提琴,迄今快五年了,虽然因为学琴时间短和功力不够,女儿没能获奖,失去了在年度音乐会上的独奏机会,但能在短短几年就企及这样难度的曲子,我还是为她感到骄傲。

    最后的颁奖仪式上,女儿一人获得5个奖项:最佳乐理奖、最佳视唱练耳奖、最佳合唱奖、乐器演奏突出进步奖和音乐创作特别奖。感谢加拿大,感谢Pierre-Laporte中学,给了女儿今天的绽放。祝贺女儿!

 

祝贺女儿

分类:阅读 | 评论:2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木心的《文学回忆录》

    读木心的《文学回忆录》,缘于好友晓丹的推荐。晓丹说,是木心和他的《文学回忆录》最终完全地帮她撑起了精神帐篷。她还说,我们总是在寻找安全感,人有了一个精神帐篷就真的安全了。

 

    这个寻常的五月末的下午,我的窗外也有着翠绿的树,墨黑的云。我像晓丹一样躲进了木心这顶硕大的精神帐篷里,如痴如醉。当那些智慧的语言如同幽冥中的光焰,一次次将我照亮的时候,我相信,奇迹就在我的心里。

 

奇迹

 ——一首献给木心的诗

 

文/ 和晓丹(蒙特利尔)

 

       木心先生是一个近代中国的文学痴人,文学传奇。一生多灾多难,以文学和艺术为故乡和避难所。陈丹青把他从纽约接回老家乌镇,并在他去世后将《文学回忆录》整理出版。木心于两年前在乌镇去世。  

我的小诗是对木心的感激,缅怀和崇敬。      ——作者题记

 

五月将近的纽约  

杰克逊高地

的窗外 一路路浓荫  

洒不完的阳光  

暗下 暗下  

唯你的鸢尾花还亮  

是你舒阔的情  

 

五月末的蒙特利尔  

穷途末路     

分类:阅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儿生日·母亲节

今天,是女儿的生日,也是母亲节,一如十七年前我把她带到人世的那个雨天。我常常感谢上苍的美意,让我那么凑巧地在母亲节这天成为了一位母亲,让这一天对我而言具有了双重的意义。无法淡忘曾经的艰难、困顿、焦虑甚至绝望,但流转的时光终于带给我安慰:女儿从一个襁褓中的小婴孩变成了adolescent,从一个令人伤透脑筋的小家伙成长为豆蔻年华的少女,如今即将跨入Vanier学院的大门,成为音乐和世界语言系双科大学预科生。对未来我不想期许太多,但今天,属于感恩和祝福,祝女儿生日快乐,祝自己母亲节快乐!

分类:阅读 | 评论:1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送别北行故人

    朋友一家要离开蒙城,北上狼河市安家落户了。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楞了片刻,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吗?我们的朋友要到那样寒冷、荒僻的地方去开拓新的生活吗?

    狼河,在我的概念里,只是一个地理名词,一个地图上的圆点,至多,只是一个观鲸的旅游景点。也许是由于那个“狼”字,这个地名带上了几分野性、荒蛮的气息,每次在报纸上看到la rivière du loup, 心中总是会漫过一种辽远的、莫名的、乡愁般的感觉。我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偏远、寂寞的地方,竟会成为朋友人生中的重要驿站。

分类:阅读 | 评论:3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复活节,期待春天的复活

复活节的四月,蒙特利尔的春天仍未复活。昨日一场雪后,气温又降到零下四度。可是,只要你抬头眺望窗外,看看那明亮的天空和阳光,就知道春天已在不远处。

 

学诗习作:

 

四月,写给等待中的春天

 

昨日柔风轻吻我的额头,

今朝雪花又开满枝头,

分类:阅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