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mauy的自言乱语

就我这智商,也只能看看星星,数数月亮,一个人自言乱语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2831
  • 开博时间:2006-03-31
  • 博客排名:第5196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01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乱弹琴

  嘿,你好,最近忙吗?……我?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在愁钱啊。唉~像我这么个没文化没文凭没素养没技能的家伙,工资待遇能好到哪里呢?所以,每到月底,我就囊中羞涩、捉襟见肘、穷途末路、苟延残喘~铤而走险…呃…这个可以忽略,还不至此~~看着自己的钱包一天天地骨感下去,我的心情忧郁得…那叫一个彻底的blue啊,而且忧郁它日长夜大,居然由蓝精灵变为了……阿凡达……彻底把我击倒了~现在别跟我提什么视金钱如粪土之类的混账话!一旦金钱如粪土,TMD, 相信我吧,这个世界上独多的将是屎壳郎!
  如果让我在金钱和智慧之间做选择,我一定会取金钱而舍智慧。你知道什么是成功?财富就是成功,财富就是王道。像孔子颜回之流,纵然再博学圣贤,一箪食一瓢饮,身居陋巷,不改其乐,在世人眼中呢,呸!无非一丧家的累累狗而已。如今的我,恨不得在针尖上削铁,佛面上刮金,蚊子身上搜肉~若能把灵魂卖给魔鬼,我也是很乐意这么做的,可惜,我担心我的灵魂太过稀薄,卖不出个好价钱~嘿嘿,我估计魔鬼们也都快去喝西北风了,因为拥有灵魂,尤其高贵灵魂的人越来越少,生意不好做啊。啧啧……放眼望去,太多空洞的躯壳了——虽然它们装点的越来越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弹琴

嘿,最近上海这温度一天胜似一天的闷热,夏夜难熬啊,你睡得可好?有个词这样形容酣睡状态,叫:一夜无梦。当然,这多半只是人们关于梦的记忆消失了而已。我嘛?常常一夜乱梦,不过,无论美梦抑或噩梦,我觉得都是有趣的梦,希望全部可以记住,呵呵。按照佛洛依德的理论,梦就是白天受压抑的欲望的满足,既然如此,生活平淡无奇,且让梦境给予一点小小的心理补偿吧,你说呢?
  有人在网上调侃地祝福过我:春梦了无痕。可惜啊,我真的很少做春梦,当然更不会做什么春秋大梦:比方有个亲妈,堪比股神,几万元钱花几个月的时间便翻倍成为几百万,这种“登峰”造极的功夫,只怕前无古人,后者寥寥~再比方有个干爸爸,对我能殷勤胜过自己的糟糠妻,慷慨赛过自己的亲生儿。这种“美美”的小日子我不敢奢望,这样纯洁的男女关系~好吧,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不信。一个精壮风流的中年男,一个水灵鲜嫩的妙龄女,你觉得是柏拉图式的友爱,我这尚未脱离低级三俗趣味的人,却觉得是柏拉图式的饭岛爱啊。如今这社会,干女儿是用来“干”的,红十字是用来“黑”的,对于我那六七笔捐款的去向我至今是苏格拉~没有底啊~我装点了红十字的荷包,红十字又装点了谁的脸面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14

  Jay:
  你好,我坐在露台上给你写着这封信。露台很小,但抬头便能看到星空,很不错吧。有篇文章曾提到,我们民族需要一些仰望星空的人。结果我同事刚读了标题即忿忿道:这环境污染得还能够见到星星吗?以前星星多么明亮啊……我不得不向她耐心解释:文化人嘛,他们眼里看着A,嘴上说着B,心中想着的却是C,你怎么能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呢?当然当然,我非文化人,所以我说的看到星空……真的便是看看星星啊,数数月亮啦,仅此而已~就我智商,你懂的,呵呵。
  当年,在老宅被强拆之后,开发商许诺的楼盘却迟迟没有完工,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只能租借在冬凉夏暖的一室一厅毛坯房里近两年的光景。七月溽暑天,我也就这样: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吹着凉风,听着乐曲,看着夜景。现在想来,还是一件挺惬意舒心的事儿。所以,当网友抱怨着房价的节节攀升时,我会不解地问:买不起就租呗,有什么关系呢?其实,买了房从本质上来讲也不过是70年的长期租借而已。好吧,也许我对外界环境的钝感力比较大,用仓央嘉措的诗来说就是: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对于生死,你是什么时候形成真正的认识呢?我并非指认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信口胡诌

  窗外这点点灯火,总会让我回想起孩提时代常常能够见到的萤火虫,当年,环境污染得没有那么严重,杀虫剂喷洒得没有那么泛滥,而室外光源使用得也没有那么密集,在夏夜,草丛中随处飘舞着萤火虫所发出的清冷的幽光。萤火虫啊,原本是种非常不起眼的小家伙,但黑暗却让它那点光亮变得如此美丽。你说,当面对生活的困境与挫折,人类是不是该像萤火虫一样,抱有着对光明的期冀和坚持,不断向前,只有这样,平凡的生命才被赋予了意义和价值?呵呵,信口胡诌而已——一个失眠的人,往往很无聊,一个很无聊的人,往往就会信口胡诌……是的,我又失眠了。失眠,是我最为长情的朋友。在深夜,我习惯和它相对无语,静默而坐。
  你也无眠了吗?那么好吧,先让我燃上一棵香烟,将它平放下,你看到这粒暗红的亮点了没有?在它缓缓烧过的地方,将留下一段烟灰,这是时间的灰烬,也是生命的灰烬——它的,我的,我们的……在这一棵烟的时间里,容我这个无聊的人来讲个无聊的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凤姐还只是一个与正德皇帝眉来眼去的风情女子,苹果只是一枚夏娃玉手中,牛顿头顶上的普通水果,对了,大米也只是大米,不含增稠剂,西瓜只是西瓜,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13

  Shy:
  近日我读到一句话:美国好山好水好单调,中国好吃好喝好危险。那么,当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好危险的国度,出于礼节,我是否该轻轻问候你一声:“你可吃好喝好了?”对于食品安全的问题,你我还是保持沉默吧,否则,控诉到最后,只会感觉彼此像极了“药材店里的一块揩台布,揩来揩去都是苦”~~这是沪剧《阿必大回娘家》里的一句唱词~~对身心健康都没有好处。
  这两天我后脖颈处莫名就红了一大片,疼到无法触摸,我记得鲁迅的文章提到:魏晋时期的名士都喜欢服用五石散,该物会使皮肉发烧易破,所以人们不能穿窄衣,也不能穿新衣,还必须吃冷食。天,一个人怎能没病找药吃,没事找罪受?这得具备多大的自虐精神呢?
  我可禁受不起此种折磨,所以,时不时扯开衣领问我母亲:“你看你看,它好些了没有?”我母亲安慰我:“好多了好多了,已经红得有点发黑了。之前……”她似乎在字斟句酌用哪个形容词比较恰当,“之前,它红得比较新鲜。”“红得比较新鲜?”我有点哭笑不得,心里嘀咕:那要不往上抹点牛肉膏,切了片,今晚我们一起烧烤了吃吧,权当吃回牛肉大餐。
  呵呵,其实,我一直挺不忍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12

Jay:
你好。如你所言,最近我上网的次数比较勤快,没办法,受朋友所托,为其挂改QQ密码呢,三个八位数号码,其中一对所谓的情侣号,按照行情,大概要值上百元——QQ号码的买卖是这位朋友的副业,呵呵,当他告诉我号码都已卖出时,我忍不住调侃道:你坑人啊,这种号码也有人要?还真有不开眼的~他反唇相讥道:那是你不识货,这可值钱了。我讪笑:是,是,对于喜欢的人来说,它是无价的,不过对于不喜欢的人来说,它就是无价值的。呵呵,Jay,其实物也好,人也罢,莫不如此,因为自己喜欢,原本那件寻寻常常的物,那个普普通通的人,无端地便长出诸多的妙处,生出无限的可爱,让自己神牵梦萦,日思夜想。不计代价,使尽手段,只为占据了这件物,拢住了这颗心,在自己看来是理当如此,在所不惜,在旁人看来,不过一个“痴”字罢。
不瞒你说,去年我也曾被地沟油蒙住了心,瘦肉精吃坏了脑,花钱买QQ生日号,结果?自然竹篮打水一场空,唯一的收获便是结识了这位朋友。当时我气急败坏,原准备兴师问罪的,但经他几番解释之后,我放弃了追索赔偿,宁愿选择相信他的无辜,原因很简单——他信佛。呵呵,我总觉得,一个信佛或者上帝的人,不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呗

嗨,你好,外面下雨了,我没带伞,一抬头,看见你房里的灯还亮着,便上来了,没打扰你吧。
  好的,谢谢,我已经擦干了……这种鬼天气被淋湿,感觉真不太舒服,唉,所谓的落水狗、落汤鸡是何等的心境,我能够想见了,非常同情啊,呵呵。
  一个人是否热爱生活有情趣,我们可以从细节上来做出推断。刚才,我在浴室的地砖上、浴缸里发现了不少头发,啧啧,你有多久没有清理打扫了?要知道,下水道若被堵塞了,可是件挺麻烦的事儿。
  再看看你的厨房~啊~灶台干净,厨具全新~嗯~没有一点烟火气,确切地讲,是很清冷,没有一点世俗生活的气息,没有了生活的气息,也就是没有了家的味道……显然,你不擅长也不喜好厨艺以及家务。你是把这里当做暂居的旅馆了吧,呵呵……你怎么解决饥饱问题?在外将就一顿?要知道,餐馆里的菜肴往往都重油重色重味,不仅无利于身体健康,更会败坏人的口味以及品味。那些食物原材料最为新鲜最为本真的滋味,你都快忘了吧?真遗憾呐……对我而言,吃是一种享受,如果只为了生存,那绝对是一种大不幸。据说有科学家准备发明一种药丸,只需服用一粒就能饱腹……呵呵,多么无趣的发明,多么无趣的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

  啊,你好你好,真是好久不见,见面不如闻名……呵呵,开个玩笑,用英文怎么说来着?just a joke……你猜对了,我是喝了一点酒,只一点点……难道有酒味让你闻着了?这可太糟糕了,呵呵,一个女人,不!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酒气熏天,总归有欠素养~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对,是葡萄酒…不是白酒……相对而言,喝葡萄酒会让人显得更有层次更有气质,是吧?尽管某些白酒的价格飙升到离谱~哎,那个拉菲你知道吗?……对对对,一群锦衣华服的人坐在高档餐厅里,拿着个高脚杯,装模作样地“以45度角、合适的距离下进行观察;而后再摇动酒杯观察酒液在杯壁上流动(酒柱)的状态。在酒倒入杯中静止下来以后就可以进行初次闻香,然后是摇杯再次闻香。葡萄酒喝入口中后,舌头以缓慢的动作搅动,让葡萄酒液充分的与舌头、上颚、下颚、脸颊内侧以及舌根的位置接触。葡萄酒经过舌头咀嚼后,吞下一、两小口,然后吸入一些空气到口中,使葡萄酒的芳香度更加强烈。当葡萄酒在口腔内的各个味觉感应区发生作用,此时应专注地去体会并且记录葡萄酒的结构(酒精、酸、单宁等)以及真实的味道。”在一套这样繁冗复杂的仪式之后,哈哈……敢情中国许多人喝的高档拉菲红酒都是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11

  Shy:
  你好。如你所言,早慧的孩子往往在极小的时候便崭露出非凡的天赋,他们博览群书,精读《红楼梦》——当然,现代人也“红楼梦”:选秀渴望一夜走红,炒楼期望一夜暴富,还做着有一个叫李刚的好爸爸的美梦——我与他们不同,当别的孩子刚踏入校门,便对于拼音汉字数字都略懂略懂时,我则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不通~~这让老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我持观望状态,他们严重怀疑我患过脑膜炎,或者正在得多动症~即便后来我目已识丁,对于纯文字内容的把握依旧很欠缺,《知音》《故事会》太过深奥了——好在我父母双亲也不存有望女成凤的远大理想,他们只巴望着我能够自食其力,吃饱饭~~结果呢?我就真的成了货真价实的饭桶~~我的人生乐趣只两件:一睡觉,二吃饭——我最为青睐的还是图文并茂的艺术表现形式,言简意赅……通俗地讲……就是连环画和漫画……
  小时候读过的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故事,是以孩子的视角,细腻地描述了这个小男孩的与外公之间的祖孙深情。但他的外公最后被审判并处决掉了,因为他压迫剥削过劳动人民。出于报复,孩子偷偷上山去捉蛇,企图让蛇去咬他认定的罪魁祸首——一个女孩,但由于疏漏,他反被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10

  Shy :
  好。
  我想,你说的没有错,所谓的优秀小说与低拙小说之间的界限其实相当模糊。阅读与美食一样,纯粹是种个人体验——一个人口中的美食是另一个人的毒药——《第二十二条军规》便极不合我胃口,那是我最为痛苦的阅读体验之一~~它应该是名著吧~~可见,我所评论的几部小说未必就不是好作品。
  对于一部小说来讲,若它既无法被褒扬,并非因其不够优秀,也不能被贬斥,并非因其不够拙劣,只因它的“说”等于没说,它的“表达”等于没表达,它的“存在”等于没存在,这才叫悲哀呢。这种无特色,无个性,无思想的三无作品充其量便只能算是一只面目模糊,发育不全,缺失魂灵的胚胎而已,尚未形成,也不能称之为真正的作品。Shy,你如何认为?
  我还曾经读过一些被赞誉为思想深刻的作品,但我个人总觉得有点名不副实~~怎么说呢~~好吧,我只承认,作者“想”表达的思想是深刻的,他所“能”表达的却未必如此~~想与能之间的距离,貌似咫尺,实则天涯~~任何一名野心勃勃的厨子都希望能够操持出一桌满汉全席,可惜,摆弄半天也许仅有馒头一只,还能噎得人半死~~当然,有句话讲的好,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9

  Jay:
  久未联系,你一切可好?其实,你的来信我早已收到,只不过近日我疏于动笔,不知不觉便耽搁至今,见谅了。
  你对于几本书的点评果然精辟,虽然珠玉在前,我还是忍不住就我听到的几部小说妄加置喙,你姑妄听之吧~~
  上海107.2故事广播电台一个多月前刚播讲完小说《狼牙》,坦率而言,我个人觉得其中情感纠葛多了些,而这恰恰是该作者最不擅长的部分,写得有些陈腐且毛糙~~我的耳朵非常受虐啊~~只有特种兵们首次参加爱沙尼亚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的情节,才令我精神为之一振~~然而,听着听着,我便有些如坐针毡的不安起来:这狗血洒得太厉害了~~军歌、国旗、还有骨灰盒……所有能煽情的招数都上了,自然,这些兵娃子的肾上腺素就像钱塘江的大潮,滔滔不竭,奔涌而出,举着国旗,流着鲜血,踩着泥水,怒吼着跑向终点。那些老外们——记者、裁判、军人们,毫无悬念地,从比赛开始到比赛完结,都相当配合地表现出“惊叫”、“目瞪口呆”、“掌声雷动”、“口哨不断”、“激动地写着”、“惊呼声连连”、 “张大嘴”、“裁判举起右手敬礼。在场的所有军人举起右手敬礼。”……我真想拍着他们的肩膀劝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8

Jay:
你好,这些日子没有回信,只因为我没钱缴上网费,所以……被断了网~~嘿嘿,实属无奈,见谅见谅~~这封邮件所携附件你闲暇时看看。此次去世博园,我没敲到什么章,仅拍了这段视频,与朋友们分享吧。一网友劝慰我:如果去世博园只是敲章,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也说不出,那世博会真正就成了SB•会。我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你认为呢?
即便我去参观的那天,暴雨如注,可世博园里一如往常的人流如织,这是我最头疼的情形。当我第N次说:“不行不行,人太多了,队伍太长了,换个地方。”,我母亲忍无可忍,发飙了:“这里人多,那里人多,家里人最少,一共就三个!”我当即想回敬一句:“对啊对啊,那我们回家去吧。”好在我还懂得察言观色,审时度势,瞟了她一眼,立马非常知趣地闭上嘴,排到了长龙的最尾处。
我呀,急死,可前面那位男士偏偏拖拖沓沓得很,每当队伍前行时,他都不赶紧跟上,留出一段空间,让我看着都替他心焦。最终,我沉不住气,斜身想从他身边越过,他的后脑勺仿佛长了眼睛,也可能装了GPS?反正,我向左他往左,我向右他往右,挡我去路的动作又迅捷又精准。几个来回下来,我彻底死心,悻悻作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7

  Shy:
你好,我已看过你推荐的豆瓣网上“咱妈她是个美女,咱爸他是个帅哥。”的活动,晒出的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孔,当真让人感慨岁月的流逝以及父辈的纯净美丽,那种气质那种眼神,如今,真的难以找寻了。
我闲暇时顺便也翻看了我家相册中父母年少时的照片,突然便忆起我的朋友曾对我父亲的黑白照的惊叹:哎,你爸爸年轻时很漂亮啊。我当时一怔,心中嘀咕:有吗?哪有!
现在,仔细打量之下,我不得不承认,依照花样美男的标准,咱家老头果然漂亮,或者说,帅!只可惜,他生不逢时啊,当年流行的偏偏是方脸阔口雄性荷尔蒙过剩的所谓阳刚男人,嘿嘿。
孩子都不会太在意父母的长相吧,Shy,你呢?至少在我心目中,似乎认定我父母一直就是现在这副模样,从来没有年轻过,呵呵。
对于朱自清而言,难以忘怀的是父亲的背影,对于我而言,我年少时,父亲那星星点点的白发以及脖颈处一圈酱红色的皮肤——这与后背白净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则最为记忆犹新。
我父亲是农民,除了农活,从16岁起,便开始打工卖苦力,夏天,一大包一大包的水泥掮在肩头,毒辣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6

Jay:
你好,你我之间以后开场就用“你好”二字吧,简洁明了,直奔主题~~你发的短信我已收到:“美国人的实力:想打谁就打谁;英国人的实力:美国打谁,我打谁;日本人的实力:谁打我,我让美国打谁;韩国人的实力:谁打我,我和美国一块演习;俄罗斯的实力:谁骂我,我打谁;法国人的实力:谁打我,我打谁;中国人的实力:谁打我,我骂谁。”呵呵,这个笑话我喜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转手又发给了另几位朋友,显然,笑果不错,很快,便在其中一位的QQ空间中再次读到~~
说真的,Jay,我的第一反应与你相同:咳,中国人的阿Q精神啊……连笑话都如此编派,可想而知,精神胜利法=中国的国民性,已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共识,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一种悲哀呢……可是,Jay,除了骂,我们还能如何呢~~面对外界的咄咄逼人,莫说打了,只消情绪上“不高兴”,都会引得一些国人心中惕悚,唯恐贻人威胁论的口实。“韬光养晦”倒奉若圭臬,“有所作为”却弃若敝屣了。
美国海军征兵广告有一则如是说:“没有人喜欢打仗,但总得有人知道怎么打!”我总觉得,如今的我们呐,相当知道怎么打仗,打嘴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五

  Jay:
久未联系,你可好?最近不知是网路还是电脑本身的问题,总之,我上网着实不顺,经常卡机~这么热的天,很容易让我心急上火呢,所以,就戒了上网这念想~~我本想借此机会读些书,修生养性一下~~结果,我像那掰玉米的猴子,读一本丢一本,今天清理床头柜和书桌,发现已经堆积了十来本书,可惜……没有一本是正儿八经读完读全的。不过,好书就像金子,即便寥寥数页,也闪耀出了智慧的花火,让人惊艳震撼~~比如萨义德的《人文主义与民主批评》提到:细读只能起始于批判的接受,同样也起始于一种确信,那就是,即便是伟大的艺术作品最终都抵抗完全的理解,只有有一种批判的理解,它绝不可能完善,但是确实可以得到暂时的肯定。
关于伟大的艺术作品最终都抵抗完全的理解这一点,让我联想起村上春树的《挪威森林》中形容《了不起的盖茨比》所说的:“每次重看便觉得越来越好看。”一本好书,我想,随着阅历的增长就会带来不同的理解和感悟,怎么说呢,有点像~~横看成岭侧成峰吧,呵呵~~或者,像……甜点,层层美味,慢慢享受~~或许它的魅力也就在于其不完全理解上~
然而,我疏于阅读伟大的艺术作品好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9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