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ymauy的自言乱语

就我这智商,也只能看看星星,数数月亮,一个人自言乱语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2861
  • 开博时间:2006-03-31
  • 博客排名:第5195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9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些不顺耳的话

我网上认识的一位朋友喜好写古诗,偶然还做不耻下问状,询问我的意见。看着那些佶屈聱牙且艰深奥涩的词句,我虽不明但觉厉,可又不想露了自己的短,便强吹毛求疵于一两处,蒙他不弃,还从善入流了。起初我觉得面上有光,暗自得意了一番,但过了不久,我回过神来了,郁闷地问:你这是把自己当白居易,把我当不识字的老太太了吧。。。人家只是呵呵

好吧,我承认我这人的文化水准不高,就算辛辛苦苦地通过自学考混出个专科文凭,那也是有此学历而无此学力,所以我除了应聘找工作之外,一般只说自己高中毕业。前些日子,某群中有人询问,我便如此应答,结果人家回了句:你别胡说八道了。既然对方如此高看,我便索性信口胡诌:我是家里蹲大学毕业的,准备去克莱登大学深造,到西太平洋大学进修,再争取和王石做校友~~结果,好几个人跳出来附和:我也是家里蹲大学的。呵呵,他们当然不会真的是,不过表现了一下对于文凭的某种嘲谑。在我们看来,年轻人的能力比文凭重要。

前不久我在报刊上读到了连载小说《涂自强的个人悲伤》。不少读者感叹唏嘘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弹琴

我的单位邻近居民区,该小区内贯穿着一条河,每日我进出往返其间,总算明白为何河景房的价格会较高了,风景独好固然是一个考虑点,可更重要的是,捕鱼抓虾钓龟捞螺蛳,这有多么实惠啊。清晨我常常能见到撒开的网放下的钩。某天中午闲来无事,我拎着水桶,保安提着鱼兜,我们两人顶着大太阳,沿着河岸逛了三刻钟,共计抓到小鱼数条、小虾若干,螺蛳好些。保安原打算将它们都当做自家的龟食,但我于心不忍,便讨要一些回家养着玩。左挑右选之下,我却越来越为难起来:毕竟,被我选上的,尚存苟延残喘的机会——我只能如是说,因为在我家,除了三口人养得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之外,其余的生物:包括一盆仙人球、四只龟、五只兔、二十几条锦鲤鱼都先后登了极乐世界,正所谓三人未得道,鸡犬已升天——可不管怎么说,总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剩余的,就不得不成为乌龟的至尊鱼虾堡了。然而,同样是鱼虾,哪一条该生哪一条该死呢?每当我抓到一条,而另一条从手边滑过时,我便转念想:是不是该考虑那一条呢?到最后我忍不住自问:凭什么在我的一念之间便决定了它们的生死呢?

好吧,面对鱼虾,我尚且如此优柔寡断,何况面对人命呢?我想我可以理解苏菲面对将一双儿女中的一个送进焚尸炉的困境时,该有怎样的崩溃与绝望。此生,她锥心刺骨记得的,只能是由于自己的这个选择,而使亲生女儿命丧黄泉。就像在此次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嘿,在这阳光明丽,春风沉醉的日子里,你为什么总那么忙忙碌碌,疲于奔命呢,何不走慢点,用文艺点的说法,就是让灵魂跟上脚步~用通俗点的说法就是:壤窝们,开心的一小,火大的一小,绳命,是剁么的回晃啊。如果你有钱,我会建议你去三亚,烧上几亿人民币,租游艇请美女,开派对玩群P~呃……嗨皮,我是说玩嗨皮。但看样子,你也不过是一屌丝,既然吃不起炒黑木耳,那就和我一起喝清茶,看桃花赏樱花吧。咳,我至今都无法正确区分桃花和樱花,你不觉得两者长得实在很相似?就像中国人和日本人,乍一看都是黄皮黑眼,均受儒家文化影响。只有当透过表象仔细观察,才能发现其实质有着天壤之别。据闻,蒋百里曾评论说日本盛产的清酒樱花鲤鱼可以代表日本人:清酒没有后劲,象征日本国力难以为继;樱花突然盛开,但也一夜败落,象征日本国运无常;厨师烹鱼前,鲤鱼躺在砧板上不动,象征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唉,这么一说,樱花未免就带了点人生无常的悲剧色彩,也难怪日本人会将自杀行为称之为“樱花飘落”。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Jay:
  嘿,适逢新春佳节来临之际,我先祝你蛇年大吉,全家安康~好吧,这话并非似曾相识,它~~就是我去年的老话~请恕我笨嘴拙舌找不出新词来,至今我都习惯转发祝福短信——仅仅不忘记在末尾添上自己的名字而已~也许是显得有些敷衍没有诚意~但我有限的脑细胞原本就怎么能够投入这无限的人情往来中呢~太麻烦了~
  当然,也有锦心绣口的家伙乐意趁此机会显摆自己的才华,一位朋友每年都自编段子,此次除夕夜发给我一副对联,见我没有反应,憋了几个小时后终于忍不住发问:我对联里的机关你看出没有?我随口答道:有你的名字呗。他说:这是一层意思,还有呢?我当时就汗了:大年夜的,还玩几层机关几重门的?拿出手机再细读一遍,然后赧然地答:真没看出来。他幽怨地发了四个字:壶温,溪理。我恍然大悟,带有点讥嘲与自嘲地说:这下锦衣夜行了吧,俏媚眼白做了吧?碰上我等普通青年与二逼青年,他这个文艺青年的玻璃心可能碎了一地~没办法,在这个喜庆的节日里,我哪里会联想到忧国忧民的事儿呢~作为一个干着粗活,拿着低薪,打着光棍,窝着小屋的女屌丝,我若还能充当热爱“学 习”的粉丝,那么我真就是吃添吊白块的粉丝长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弹

真是对不住,来晚了,路上遇到个熟人,攀谈了两句。别,你别说是寒暄,大冬天的,一听到“寒”这个字眼,我的心脏都忍不住抽抽,上海这鬼天气真是折磨人的身心啊。如果让我在酷暑和严冬中做选择,我宁可选择酷暑。一到冬天,即便我穿得跟只狗熊似的,这双手也始终冷如鬼手馨,你能体会这种缩手缩脚畏首畏尾的不自在感吗?
咳,一到冬天,南方的爷们就成了“冻死大爷夫“,女的就成了”冻傻大波娃“,好吧,呆在零下——还是室内温度中,我总感觉自己是被流放在了西伯利亚,所谓:家是最温暖的地方,好像不适用用南方的冬季。南方人是造了什么孽,要遭这份罪?呸,你可别说什么开空调的傻话,你又不是国务院办公厅的假日办里那帮子脑残,不要那么不察民情,不接地气,屁股代替大脑做思考,秀自己的弱智无极限了。你难道不知道在上海乃至南方,有多少平民百姓会天天开着个空调取暖?至今我家都没用过几回空调,个人感觉,它也不实用,这么说吧,空调每回启动时,就让我想起了中国的外交政策——韬光养晦,哼哼唧唧半天才吐出口热气,最后也只是有所作为,聊胜于无罢了。
你的说法,让我想起不久前电台节目直通990里,当一位听众反映自己动完手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

  嘿,看你神采奕奕的样子,想来最近日子过得挺滋润呐~我?呃,,,也挺好,就是闲着没事儿顺带着生了场小病玩玩……没事,真的“小”病而已~~就是小孩才易感染的。。。水痘~~好吧,我承认,到我这个年龄,居然发水痘,是件够糗的事儿。我可以不计较脸上身上留下的数点痘印,毕竟,我打小就没指望进入娱乐圈或者某某商学院,靠张脸蛋混饭吃——当然,如今到了食色时代,别提成年人,连小孩都会穿着比基尼在豪车边搔首弄姿——当一部分孩子因为穿不暖衣而躲在垃圾箱里烤火时,有一些孩子却在尽量地脱去衣服,暴露身体,这算怎么回事,你说?好吧,我可以不要脸面,但我需要休眠,这满头皮的水痘……咳,你知道脑袋枕着仙人球是什么感觉吗?我觉得我大致能够想象了,实在是太疼了!我整宿整宿地失眠!据说有种酷刑就是不让人睡觉,我现在知道这有多狠毒了。有句俗话叫:一夜不睡,十夜不醒。也难怪我到现在都昏昏沉沉,头脑不清,我的黑眼圈能跟大熊猫相媲美了,好在自从斯巴达一开,我可以这么解释:由于收听了这个伟大的报告,我激动地”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什么?这两句是用来形容思春的?那也对啊,我觉得我们群众的美好春天就要来到了~不,我没有影射现在形势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弹琴

  啊,稀客稀客,好久不见,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晚饭吃了没?要不来只鸡腿~再来杯啤酒?……别啊,别不吃啊,我跟你说,大杯喝酒,大块吃肉,这才叫逍遥快活。减肥?虽然我不能确定我的两个手肘是否可以触到肚脐,但站着时,嘶。。。深呼吸~你瞧,我真就看不到自己的脚尖~可这有什么?胖不胖,那是给人看的,可吃得舒不舒坦,这是自己感受的~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不过数十年,没必要为了养他人之眼而虐自己之胃。何况,万一走路上,“哐”,路陷了,走桥上,“哗”,桥跨了,躺床上,“啪”,楼倒了,那就等于被下了个绊马索,连人生这道缝儿都没跨过,直接来了个大马趴,那不是很惨?~如果还被数落是由于自身重量问题导致该结果,岂不是更冤?所以呢,人生得意须尽欢呐~有吃就吃,有喝就喝,有玩就玩——当然,玩女人不在其列——色字头上一把刀,切记切记啊~就说最近出的那个李宗仁,呃……对对,这是个军人。李宗盛?呃……对对,这是个音乐人。李宗伟?呃……对对,这是个运动员~东西吃多了,血液就全集中到肠胃去消化了,脑子变迟钝了~他叫…对对…李宗瑞~一纨绔子弟,搞出了多大动静啊。人家以摄影著称的陈老师吧,好歹算郎有情妾有意,到他这儿,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Jay:
   你好,这几日我再次翻看了扎米亚京的反乌托邦小说《我们》。坦率地讲,这是一部难得地会让我至始至终都无法喜欢上女主角的作品,尽管女主角I-330集美丽、智慧、坚强、勇敢于一身,可她给我深刻印象的只有那露出雪白而尖锐牙齿的讥嘲地微笑,是的,那种带着智力以及道德优越感的做派让我很不舒服,谁都不愿意被别人当做蠢货或者白痴的吧?她的自负最终导致了计划的失败,以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作为代价。
  而且,相较于那个略显天真无知,但出于爱的天性而甘愿冒险怀上自己所爱的男人D-503的孩子的O-90,我一直在想:I-330对于男主角D-503存有爱情吗?倘若D-503并非是 “一体号”飞船的建造师,她会主动去结识并勾引他吗?对于感情,她如此评价:“我感到十分惭愧。很明显,不应该‘无缘无故地爱’,而应该‘为了某种缘故而爱’。”所以,在他们的相处中,我能够看到D-503对于她的痴迷与癫狂,然而她呢?更多的时候只如同导师一般,循循善诱,谆谆教导,灌输给他关于G命的思想、关于靡菲人的历史,为的是他能够与之合作,共同完成对于飞船的劫持。一个过于理性过于克制的人,可敬,却未必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扯淡

  Shy:
  你好,不知道我发送的电子邮件你可收到?这些都是东夷岛国的A V文件,本着屌丝阶层友爱互助,快乐共享的精神,我将它们一并打包赠与你了~不过有言在先,我只能够确信其中一部出品自Tokyo-Hot,至于其它的,便一无所知了,好在相对于文字的介绍,其间的肢体语言,尤其是床上的肢体语言才是重头戏,且又最为通俗易懂,天下大同~当然,日本口头语言其实我也略懂一二,比方。。。压脉带,呵呵
  我在邮件中已声明:若不喜欢,你大可以将其删除,但千万别不仗义地把我给举 报了~处于在个人电脑上看黄 片都要被罚款3000,治 安拘 留15日的严 打形势下,我估计一旦被请进官方指定思想改 造基地,自己不仅得倾家荡产,而且绝对将在里面吃完粽子吃月饼,吃罢月饼吃重阳糕了~所以对发送对象的考量,我已是慎之又慎~但愿没看走眼,对你有所冒犯~毕竟,这种成人 片吧,和荤段子一样,都涉及了性,性这东西吧,虽然不能说羞耻,但毕竟私密,若超出了亲近朋友的范围,非要和外人分享,就等于强行闯入对方的私人空间,或者硬性将对方拉入自己的私人领域,属于粗鲁无礼的骚扰行径。
  当然,除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Jay:
  你好,没错,我的发型略有改变。在换了一家美发店的时候,我顺便就试了个新发型。你看,这根根竖立的刺猬头是不是更具气势?其实我一直是个走老路认老地方的家伙,原先那家我已光顾了三年多,可近期它突然改变了经营思路,将剪发分为了单剪和精剪两个收费档次。洗、剪、吹、染、烫……这些服务项目都是具体而清楚的,即便不同发型的修剪,也一目了然。然而~这单剪和精剪的程度差异,如何体现?我尝试过了一回精剪,却着实感受不到精细在何处,又忍受不住服务人员每次在耳边喋喋不休的推销,只得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预计这种收费也不会长久,因为你想啊,多付了钞票的顾客总是会觉得它用心不够,而少付了钞票的顾客则总是会觉得它不够用心,总之,两方都不会满意。
  有的时候,没有公认的、明晰的可量化的评价标准,是很难让人信服的,对吧?
  我曾抱怨过同事的工作方式,我承认我是有点情绪化的夸张道:你总是……。她不服气地反问:我怎么就总是……?然后我一一作了列举,于是她悻悻地没再做声,呵呵,当然,我突然也意识到自己较真地很没趣~但它至少证明了一点:只有当我能够拿出事实做依据时,才能让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Shy:
  你好,在经历了漫长的107个冬日后,春姑娘终于姗姗地降临了申城,对于我这样惧冷的生物,不可谓不是个好消息,你感觉如何呢?时间好快,转眼4月即将来临,上周日,我收到了一位朋友的短信,他问我:《光明与磊落》在上海书店能买到吧?这让我着实有点诧异,因为他并不知道我的博客的存在,自然也没读过相关文字,而我俩之前也不曾就这话题交流过看法,我真没有料到,他会关注它。
  好吧,尽管我一直鼓吹做朋友要仗义,其实,也不过就是叶公好龙罢了,关键时候我便现出了原形。我虚情假意地劝解道:“这书发行量不大,估计也就几个大书店有售,要买的话还得排长队,多麻烦啊,不如到时网上阅读一下呢。”呃~我承认,我有点害怕这小子请求我去代为排队购书。对我来说这是多么无聊的事儿。从小到大,我可从来不觉得哪个大人物值得我如此费时费力。这几日听两个九零后的姑娘聊她们心仪的韩星,当她们两眼放光地提到“我们家的***”时,我努力回想自己的青葱岁月,咳,似乎我从来没有如此着迷于谁,至多……就是淡淡的欣赏,偶尔还会腹诽上一句:切~怎么这么个聪明人也会说出这种话,写出这种文字来呢?当然,智者千虑必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Shy:
  你好,所谓的“方寒之战”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知情,因为相对于上网逛论坛,我更侧重纸质媒体的阅读,而直到……大概年初八,我才在报上见到了相关的简短评述。
  我当时只觉得方舟子的质疑有点不靠谱,才高八斗,年少得志,这在备受当代学者推崇的民国文人中并不鲜见啊~譬如顾维钧:27岁成为驻美公使、34岁出任外交部长。再譬如周诒春:我算了一下,1912年任南京临时政府外交部秘书时,不过29岁,而莅年便做了清华学校的校长。还有胡适, 1917年回国就当上了北大教授,时年25岁。自然得提到学生时期便备受赏识的钱钟书——正由于他的不幸离世,才让韩寒有幸可以骄傲地宣称:以后世上写文章我第二。古语有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凭什么韩寒就不能是个天才作家呢?当然,前提是,他们活儿都很好~呃,我是说专业技术活儿,而且发挥得也一直很好~所以,我对同事玩笑道:“要证明还不容易吗?按照常理,老子肯定活得没儿子长吧,等他老子百年之后,再看看他文章质量有没有下降不就一清二楚了嘛。”你说是这个道理吗?一个人若笔耕不辍,可突然就发挥的相当不好,文采失色,文理不通,还对自己过去的作品情节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弹琴~

  嘿,适逢新春佳节来临之际,我先祝你龙年大吉,全家安康……其余的客套话就免了吧,说多了倒显得虚,不是吗?年夜饭吃得怎样?上海除夕的饭桌上必备的蛋饺、熏鱼、百叶包、绿豆芽、烤麸……都有吧?我?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我只喜欢三样——春卷、八宝饭、酒酿汤圆,可惜今年我无福消受了,我花了两周的时间拔除了横向阻生的智齿,你看,左边这一颗还缝了几针,过程那是非常的痛苦。。。。。。是的,够背运……
  呃~我母亲?她挺好的,身体康健,精神饱满,情绪也挺稳定~——不、不、不!养老金的问题没有解决。 话说12月7日那天,我母亲等人在社保中心遇到了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他只推说不知情,我就不明白了,如果执 政者如此地不听民声、不体民情、不察民意、不顾民生,又怎样去履职、尽职呢?如果地方管理层面都这般地闭目塞聪,那么中 央层面又当如何地脱离群众呢?这到底是个别官员的道德问题还是国家机构的体制问题呢?自古以来我们都是这样的一个管理模式:如狼似虎的小吏、加上纵容庇护的上司,外加装聋作哑的大BOSS,平日都让下面的人充当白脸,将各种社会矛盾强行压 制,维持刚性的稳定,而一旦民怨沸反,怨声载道时,便将那些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现实骨感

  Jay:
  你好,11月29日看到你所推荐的 @上海发布 于10:48分回复养老金问题的微博了,是的,我出离愤怒:这般蒙昧良知,颠倒黑白,混淆视听,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厚的面皮啊,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上海市政•府的无耻不要脸了!
  当2011年上海普通退休职工的养老金被扣减时,从何谈起:明年上海养老金“继续”加!“增幅”一定高于今年!即便2012年养老金有所增加,这就好比先从百姓碗里夺去一块肉,然后又补回去,这能算值得大肆宣扬的政•绩一桩? 2011年的老人们呢?便当作历史的一页,被轻轻翻过去了?某些人“朝三暮四”的手段耍得果真炉火纯青,可惜,百姓们不是猴儿啊!
  在一片莺歌燕啼中,我像只讨厌的乌鸦,不断发出聒噪的叫声,我告诉那些由于不知情,或者装作不知情而欢呼称颂的人们:这不是事实,请到复兴论坛去看看“2011年上海市养老金计算不合理”一帖。一个小时之后,我的微博号被禁了。我又申请一个,很快,再次被禁。我有些诧异,扪心自问:我并没有说什么反•动言论,使用什么暴•力语言,我只不过说出了一个被竭力掩盖的真相而已。显然,在某些人眼中,一个简单的真相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须邮

  Jay:
  许久未见,甚念,你一切可好?你所推荐的那些节目,我都不曾看过,也有人问过诸如:你闲时做些什么的问题。我总得想一想,才犹豫地回答:嗯……睡觉,吃东西,上网,发呆……哦,还有听广播。是的,比起“看”电视,我更喜欢“听”电台。
  上月25日,我偶尔听到了下午一点开始的直通990民生热线,其间有位老人反映:他社保卡上的照片被医生无意撕毁掉了,去相关部门咨询,被告知补办需缴付20元的工本费。他觉得该项收费没有公示且不合理。许是我的错觉吧,我感到主持人是以一种轻慢的口吻将其解释为常识问题,便挂了电话。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主持人连读了两条听众短信,都含有不过20元钱,这老人居然还小题大作地打电话,未免斤斤计较了些的意思。尽管主持人读罢,貌似不经意地表示:这仅仅是听众的观点,不代表他们的态度。我仍然愤怒了。我不相信那么多短信都不从道理上分析曲直对错,而一味从区区20元这个价钱上对老人加以苛责。即便皆是此种观点,作为主持人,你有必要读两条吗?这不是强调,这不是肯定,又是什么意思?
  20元钱,对于年轻的白领或许真的微不足道,不屑一顾,然而,对于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