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呼吸

一个写手。

在咖啡馆里写字

因为等孩子考试,第一次尝试在咖啡馆里写字,没想到效果出奇地好。除了迅速完成了工作量,还余留一个小时来涂鸦。

在人来人往和欢迎光临的招牌声中,在孩子的哭喊声中,我突然有了一种职业写手的愉悦和幸福感。敲字速度加快,大脑飞速运转,文字流畅地输入。

    有没有一个故事留给我?如果以

2013年3月1日

  20年后,我再次被困。这一次,我被困在了一座城里。这座城市四面环海,风景宜人,气候适宜。但是我和我的文字渐行渐远。我们不再是擦肩而过,也不再是遥遥相对,这一次,我们彻底分离。分离让人痛苦,让人觉得苦涩,我原以为它在远远的地方等着我去会合,没想到我只能远远地望着,没有走近的机会。

     不能呼吸的窒息困扰在每个

2013年3月1日

笑靥如花

苦难留给自己咀嚼,世间方才太平,才能远离窥视和纷争,读一篇文章,就当是回报,找到过同伴,就不再寂寞。就当太阳曾经照进洞穴,但是它终究还是走了。

  内心高远,对人如对文字,进入视野的甚少。一种需灵魂对坐,一直有期盼,同路人不易寻到。有一种是因为悲悯。生

2013年3月1日

走的心情,一派狼藉

 走的心情,居然是一派狼藉。

整理好了我的行李,可是整理不好我的心情.居然就要回去,而回去的意义居然就是离开。

行走在老街上,潸然泪下。

这是生活了25年的城市,我要和它话别

2013年3月1日

天冷了

去年冬天,我来到这里。冬天是怎么来的呢?我不知道。今年的冬天是在一个早上突然到来了,早晨天刚刚亮,突然感觉屋里有了凉爽的风,是真正的凉透的风,里里外外都凉了下来,热的气息在风中无力而纤弱。几天前在昆明,冷的人缩着脖颈在街上行走,有人说:“好冷“,有人说:“还是深圳好。”没承想,几天功夫,也凉了。

2013年3月1日

吴哥下午茶

  

 

因为原定于下午4点起飞的飞机突然改到七点,想想还有漫长的五个小时(当时才两点),狭小的候机厅的尾端,有一个容下三张桌子的小小咖啡吧,我给自己点了一份下午茶,一杯浓厚的卡布其诺,配一小块点心。

很需要一块长围巾,包裹着自己,在这样的异国的下午。小小的机场、勤劳的本地人,他们不知疲倦地在燥热的天气下忙碌着,真诚地微笑。非常便宜的物价,让欧洲人、

2013年0月2日

写给2012年办期刊的日子

  

忙完最后一期期刊,再来办公室,好像许久没好好干活的感觉,一股子生疏感油然而生.

    2012年12月31日确定出版最后一期,我发了一封邮件:2012年的期刊在这一天终于结束了,感谢对文字的敬重。这话说得重了点,但我是这样认为的。随后我给自己请了一个5天的公休假——一个人去了吴哥窟。五天的时间里,想在陌生的人群里,感受自己的滋味,重唤起丢

2013年0月5日

小东江絮语

  

小东江絮语

2012年7月1日

深圳生活(一)

  深圳生活(一)
  来深圳一个月后,艾米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一个清单:
  朋友:一个半?
  娱乐:练瑜伽7次;看滚石30年演唱会一次,孩子坐不住,中途离场。
  美容:2次,平均150元一次,还是体验价,不包卡,正价每次平均300元;因为昂贵,决定中断;
  购物:两件西服,一黑一藏蓝;一条小黑裙,两条窄腿西裤,一黑一米;全是职业装
2012年1月3日

孙玮云南上演“跨国追捕”

  孙玮云南上演“跨国追捕”
  出演过《狼毒花》《来不及说我爱你》《男儿本色》《孽缘》等热播剧的演员孙玮从《军人荣誉之铁血雄心》片场赶到翠湖边接受媒体采访时,腿上因拍戏留下的伤口还没痊愈,他用药膏和纱布,把伤口随便包裹了一下,就和记者聊起了这部在云南和泰国取景拍摄的缉毒新剧。
  《军人荣誉之铁血雄心》又称为《军人荣誉3》,6月22日在昆明安宁开机,孙玮在剧中饰演男一号—
2011年7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