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99635
  • 开博时间:2003-12-31
  • 博客排名:第26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齐云山访邋遢仙两首





 

  桃源洞天访邋遢仙
  
  易应昌
  
  齐云山上邋遢仙
  问渠乡里笑嫣嫣
  自言年少颇狂颠
  病奇却得异人缘
  终南坐定粗疴蠲
  脚遍青天与黄泉
  比(此)来二十四五年
  狮岩象石将终焉
  午夜披衣子画(昼)眠
  道人水火炊云烟
  不炉不扇常如然
  白发鬅鬆眼婵娟
  面能丰肉口修延
  一条破衲松龙编
  略记薪灯几辈贤
  亦俗亦道木石边
  愿祝三阶泰且乾
  齐云灵迹纷且闐
  舍身崖下翠芊绵
  若非祖师畅元元
  山虽秀奇谁为传
  石盆勺水绿涓涓
  见说天元冬夏平
  即今不可无此老
  精灵恍惚以蹁跹
  
  
  桃源洞谒邋遢仙
  
  邑人 程瑞禴
  
  云拥层峦众壑偏 苍苔有迹卧神仙
  苍桑几变惟衣衲 甲子频逢不纪年
  洞口交梨青带雪 岩前古柏翠于烟
  夕阳岭上松风起 疑是吹笙向碧天
  
分类:《二水居士拳学札记》 | 评论:3 | 浏览:1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竹嬾二遇张邋遢(下)








分类:《二水居士拳学札记》 | 评论:0 | 浏览:1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竹嬾二遇张邋遢(上)

  






分类:《二水居士拳学札记》 | 评论:0 | 浏览:1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竹嬾一遇张邋遢(下)















 
  (万历三十八年九月)
  
  (大小米如中书堂淡沈判)押,挈其总领而已。山有草花,红媚可人,叶如牡丹而小,土人名之秋海棠。我地秋海棠生墙阴湿地,花如豆蔻,叶如苋,乃断肠草,非此种也。今固改名秋牡丹以配之,且今僮辈携其种回,不知肯滋殖否。度老竹岭,西脚鲍电酒颇醇美。十里,至王干巡司广叶岭、钟岭、黄土岭,所谓王干三岭也。一过老竹,即为歙地,山形非不雄壮,而势稍散阔。土人工殖利,山下开塘蓄鱼。虑人窃取。则作砖墙围之,每亘数十百步。以杂树与桕子利薄,多改殖橦子,砟油转售,故无红叶点缀。凿石煅灰,多作窑穴,自垩淋漓可厌。盖陶白、猗卓之策行,则孙绰、谢眺、卢浩然之趣不免减损。物之不能两大,固其理欤。又十里,至杞梓里,宿。
     十四日,三里,至徐坞,七里,苏村。五里,至斜干。有槐源大石桥。五里,至蛇坑。五里,至赐麟桥。五里,至山后铺。五里,至郑坑。五里,至七贤桥。土人云,昔有七贤者,作七井七灶,为糜以食饿者。又共作此桥利济。诘其姓名,则不知为何。拂碑,碑泐不可读。 里,至方村。一里,至北岸。一里,至大佛铺。吴氏住处,乔木阴森,俗传半夜夫妻八百丁者。有衍庆桥,螭蜒湾。四里,至蔡坞口。六里.至章祁铺。有越汪公祠,诘土人,不知公为何人。余按唐杜伏威部将王雄涎传,称歙守王华在郡称王已十年,雄涎攻降之。至今歙人称汪王,其即华耶?抑其子孙耶?五里,至郎源口。又五里,至稠木岭。二里,至七里庙。有八相公祠。二里,至新安第一关。六里,至城,绕城行。一里,至河西桥。桥有十七洞,下俯大溪,雄跨,胜吴江垂虹也。余以山人装,竹兜潜行,不敢过诸豪贵交,人亦无从物色。余蚤息旅馆,无事。作《仙中十三声诗》,亦经行所感也。
    十五日,十里,至岩市镇。街术纵横,车毂凑击,聚落之雄胜者。以礼岳故,不敢迟徊流览。入一小肆中午餐,几案楚楚.熏炉研屏,若苏人位置。壁有文大史画一帧,题句云:秋色点霜催木叶,清江照影落扶疏。高人自爱扁舟稳,闲弄长竿不钓鱼。长洲文璧。十里,至杨村。十里,高桥。十里,万安桥。十里,休宁县。县冶壮丽,江南北所未见。冒雨行四十里,至岩脚,沐浴更衣,蹑级而上,日已崦嵫矣。至天门.有青童二人,执炬导余归黄庭院。院主陈建宇、吴立斋,具精蔬款余。羽流俱能酒,酣肆雄快,绝无城市局蹐卑趋之态。恨无展、陆妙手,作《醉道士图》贻之耳。
    十六日,五鼓起,盥栉,同羽流鼓吹诣拜表台上章。天风猎猎,清寒砭入骨,如置余九霄郁罗之府。尘海浩浩,俱出履带下也。归院午飧罢,羽流乞书扇者棼集。漫占语应之,不复计其工拙。天门外石室中遇张躐蹋,一百二三十岁人。
    十七日,蚤,下山。改从溪路取严州道至休宁。过落日台,乘月行五十里,至屯溪。
    十八日,易船,行四十里,至辰山渡。二十五里,至簪团山,山多翠箬。
    十九日,行十里,至绵溪,有汪五峰墓。
    二十日,晚,至黄馆驿。易徽客汪姓者船,夜行五十里。
    二十一日,至七里泷.过严先生钓台。五十里,至桐卢。五十里,至新店。四十里,至富阳,连日大东北风,水势既阔.行湾曲中,雾气茫茫,浩如泛海。
    二十二日,晨起,雾未解,风势未定。余从富阳起陆,觅官舆一乘,驿骑四匹以行。沿山度岭,七十里,至六和塔。一望烟江无际,余向所弃舟,竟不知何处,始信置足实地之为快也。又十里,至赤山埠,觅西湖划船,至昭庆云山房宿焉。舟中遇同载一僧,从云栖来,号慧文,颇知诗。固言云栖岩下有一穴,仅容一人侧卧。有一僧处之,上则草木萧蔚,下刚涧泉瀑灂,僧寒暑不出。慧文作诗赠之,曰:岩上草萧萧.岩下水潺潺。中有上皇人,侧身卧其间。痴憨似布袋,撒颠类寒山。乞食尚无瓢,世故岂相关。自言无体面,要求方寸闲。其风可想矣。
    二十三日,从松毛场觅舟,得湖客舫。子夜行,泊石门。
    二十四日,抵家,晡矣。
  
分类:《二水居士拳学札记》 | 评论:0 | 浏览:10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竹嬾一遇张邋遢(上)

  《嘉業學堂叢書》之《味水軒日記》卷二
  
  


  


  


  


  


  
  (万历三十八年九月)
  
    八日.治往齐云之装。辰刻发舟,夜泊石门。得选古一:夙志礼灵岳,差池罥尘栖。缨组幸已解,樊笼安足羁。皎皎晴昊碧,苍苍平楚低。清风引余袂,快舸遵水涯。如彼入云鹤,矫矫凌晨曦。
    九日,由谢村取余杭道。曲溪浅渚,被水皆菱角,有深浅红及惨碧三色。舟行,掬争可取,而不设塍堑。僻地俗淳,此亦可见。余坐篷底,阅所携《康乐集》,遇一秀句,则引一酹。酒渴思解,奴子康素工掠食,偶命之,甚资咀嚼。平生耻为不义,此其愧心者也。夜泊杨家桥,去县尚二十里,明晨登陆矣。成一律以应令节:梦结灵峰顶,身为独往云。高流溯欲尽,仄岭望初分。笑与鸥凫别,行随麇鹿群,龙山尘上事,拂鬓亦埃氛。
    十日,从余杭埠口觅笋舆,冲烟而发。三十里至青山坡,石皆沈紫色,老苔渍之,极其古秀,画家所未能状也。又十里,至五柳。又十里,至马溪桥。溪流得雨,泼泼有声。桥左一大士庙,老僧进杯茗。五里,至临安西市汪铺。馈食皆淡味,古云山中无盐豉故寿,其然邪?
    十一日,五里,至青溪渡。溪多马卵石,一路多水碓,泉流甚壮。又五里,至钱王铺。又十里,至化龙铺。十里,至横塘。又十里,至藻溪。时雨初霁,云气乱如奔马,四山多面眉声。三里,至瓶窑问口,溪声潺潺。跨溪建一观音阁,老僧煎茗施行者。土人赵老角巾褐衣来迎客,云阁本其所建。生二子,一椽史,一诸生。平生步履不越溪上,日听水声看山色而已。谈吐颇有味,马少游辈人也。七里,至戴石。十里,至镇郭。有万寿寺,树木颇阴森,而像设荒落。五里,至方园铺。十里,至太阳铺。尽日行两山合沓间,一峰吐云,一峰送日。夹路野松,雨蒸日炙.香气扑人。衣袖为沾渍者,拈之皆有龙麝气。
    十二日,雨。十里,至庐岭。十里,至昌化县。县在万山中,无城。儒学倚一峰下,面对稠林,森秀之极。十里,至白石桥。十里,至手挖巡司。十里,至朱柳。有睢阳双节庙。十里.绕溪行六七里,四面峰峦回合,疑无径路。逾一小岭。又三里,至结口,宿焉。是日,雨不止,衣袍沾湿,仆夫颇疲顿。余于舆上,领略云山滞蒙之状。沈绿深黛中,时露薄赭。倏敛倏开。非襄阳术老,断下能与造化传神。乃知此老高自标置,固非浪语。向余不知画法,不为此行在万山中适值澍雨,亦何由证入哉。忆余初从余杭渡口,晴色可掬,止西望有晦昧之意。今乃知余来时,正山灵酝雨之候也。余实步步入雨境耳。
     十三日,大晴。自颊口起行,五里,至高路。五里,至横溪桥。十里,至岭脚。过车盘岭。五里,至顺溪。五里,至杨家塘。五里,至昱岭关。五里,至新桥铺。上老竹岭,岭当两山回合处。岭以东水皆流入太湖,岭以西水皆流入浙江。山势两背相抵,曲涧蛇行其间,万杉森森,四望疑无出窦,而竹岭梢通一线,亦半假人力凿治,真一夫当关之胜也。气候新晴,愈觉澄朗。渚峰晓色,澄翠拖蓝。日光射之,远者如半空朱旗,近者如涂金错绣。丹枫苍桧,点缀其间。万壑屯云,干流漱玉。到此又思李昭道父子画法,不为虚设。大小米如中书堂淡沈判......

  (待续)
分类:《二水居士拳学札记》 | 评论:0 | 浏览:1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35页/16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