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吾所好

富贵如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12850
  • 开博时间:2006-03-3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宁静鼓浪屿


鼓浪屿是宁静的。没有汽车、摩托车甚至脚踏车。虽然一拨又一拨的游客如潮汐般此伏彼起,来了又去,你总能在小岛腹地纵横交错的某条小巷、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榕树、一段灿烂的花墙边,听到自己的跫跫足音——一路少人行,只有你自己,身旁的风,和空中的鸟鸣。

鼓浪屿不是世外桃源。鼓浪屿是繁华的。鼓浪屿的繁华,不是码头的人流、龙头路的摊店、音乐厅的夜夜笙乐。它褪了色,洇了形,像老旧的照像、唱片或电影,在颓败中依然透出逼人的贵气。你在它的怀抱里漫无意识地走,巷边、街角,随时都能撞到——一幢又一幢空关的别墅,或者也有人住,住的却是寻常人家了,楼道里晾着散乱的衣物,却掩不住别墅里昔日的光影——如果你的阅历或想像够丰富,你可以看到它那时的热闹、气派,里面演绎着金粉之家比小说更小说的故事。

是抱着旅游的心去厦门的。去之前朋友告诉我,鼓浪屿很小,有半天时间就足够了。这让我有点儿失望。鼓浪屿是厦门的主要景点之一,我是预备在屿上住一两夜,并且去著名的音乐厅听一回免费音乐会的。
鼓浪屿果然很小。因为我们到达的时间已是深夜
分类:绿野仙踪 | 评论:5 | 浏览:5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鸡头牛尾之二——骨肉相连

丁当离开了就读五年的芳草园小学。他走得很仓促。虽然之前关于转学或留级我曾多次跟他探讨过,打过预防针,但为了转不转学,转去哪里到底百转千迴,犹豫不定。直至开学第一天,在他回老校上了半天课后,才决心带他离开。

到新学校未久,新老师逗丁当:“转学是什么感觉呀?”丁当信口回答:“骨肉分离的感觉。”老师们都笑了,她们大约觉得他还蛮夸张煽情。但一经他说出“骨肉分离”这四个字,我的心不由一痛。我知道,他不会矫情。

头一个月,他经常跟我提到以前的同学。据他说,那天下午看到我出现在教室外面,有同学就告诉他,你妈妈来了,她肯定要带你转走了。
“没想到是真的,就像做梦一样。我还答应了黄裳放学后给她捉只蝗虫的。”他沮丧地说。他向来言而有信,没完成诺言,心里总不大舒服。

他也拿现在同学和以前同学比较,说现在的同学比较“粗”和“硬”,以前的同学对他比较“软”——这种表达我懂,以前的同学大多是高校教工、机关干部、律师、医生等白领的子女,现在的同学是民工的孩子,他们生活的环境、质量、状况以及表达情
分类:生活画卷 | 评论:5 | 浏览:8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鸡头牛尾之一——告别名校

  
  丁当在名校五年,当了五年的牛尾巴。五年级,他坐到了最后一排,靠门口,位置周周不变,有时候早上去凳子还失踪了(他那时上半天学,下午空着的板凳常被隔壁班老师挪用)。知道这些情况后,我决定给他换个学校。
  
  丁当转到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小学。这所学校隐在一条弯曲的小巷子里,四四方方,巴掌大的地方。听里面的老师说,学区内的孩子,有点法子的都托关系找路子去了别的学校,现在全校只有7个学区生,其余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丁当转入的六年级三班,连他一共45个人,有44个是民工子弟。丁当告诉我,有一天他碰到一个小朋友和他的妈妈,听说他从琅分转到这儿,那个妈妈特别惊讶:“为什么呀,我们好不容易才从这个学校转到琅分去的。”我笑笑,告诉他:不为什么,现阶段这个学校更适合你。
  
  开学三个月了。丁当并没有从牛尾巴转变成鸡头,不过我感觉到,他已经融入了新集体,成为它的一分子。
  
  在名校,他永远是最后一名,语、数、外,任何方面。在这里,他的外语属于领先——其实成绩并没有特别提高,只不过大多数民工的孩
分类:生活画卷 | 评论:4 | 浏览:6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共此时——范师傅(一)


从台湾回来将近二十天了,今天我首次打开了相机,第一张看到的便是在高雄分别时与范师傅的合影。那天拍完照我遗憾地说:“可惜您拿不到这张照片。”他开玩笑似地回答:“你可以放到网上,放到你的博客里啊。”嘿,又一个意外。六十多岁的范师傅居然也用博客?而且不介意将自己的照片放在网上?我说,我还真有个博客呢。撕下一张纸,我写下了自己博客的名称。他接过去认真地看,也郑重地留给我一个E—mail邮箱——这真不是一位普通的老人,一个寻常的司机。

认识范师傅是缘份。这次去台湾属公务出差,两岸交流。我们一行十一人原本坐的是一辆中巴,陪同人员和车子都是全程固定的。车到彰化意外地发生了故障,团友中玩车的金教授在行地说,这不是小故障,肯定走不了了。果然,当天的晚饭拖了些时间,接待方下午即从台北重新调了车来。行李换车的时候,中巴司机看上去十分抱歉,不住地对我们说对不起,他不想这样的。其实我们并没有太在意。

第二天午饭后上车,迎面遇见驾驶座上一张慈祥的脸,新来的司机师傅笑眯眯地问,饭菜还合口味吗?我一愣,赶紧说,蛮好蛮好,和我们那
分类:生活画卷 | 评论:3 | 浏览:5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赠无用

  
  阔别二十五年的初中同学老赵忽地冒了出来,问我要QQ号(争知俺老土,一向不曾用过QQ)。他不但建议我赶紧申请个QQ,还要在QQ里建个群,把当年班里同学现今有联系电话的都召集到一块儿。
  
  我也记得上初中那会儿,唯成绩论的老班确实让我当过一回班长,后来发现俺高分低能,连“起立”都叫不响,就让我改当了学习委员,也算名副其实。所以我好像没有义务非要承担结群和集会的任务。
  
  不过毕竟是老同学相邀,人生能有几个二十五年?当天就摸索着申请了个QQ。把老赵的号码一加,他立刻就现身了——居然网名“无用”!被我嘲讽了一通,那只无用企鹅便一直黑着脸,不再吭声。今天上网一瞧,无用兄在QQ空间里新增禅诗一首,如下:
  
  青山春色影无踪,回看年轮月已空。寻来觅去心何在,系向流水却问风。
  
  哼,好不酸也。又如此颓败。俺当下就回一首:
  
  青山春色本无踪,阴晴圆缺何曾空?海阔天高心自在,不问流水不问风。
  
  天生我
分类:朝花夕拾 | 评论:12 | 浏览:5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真

  
  我检查他语文习题册上的作业。有一道关于神州五号的填空题。“2003年10月15日,是一个令全世界华夏儿女难忘的日子。这一天,(神州五号)飞船载着航天员(杨利伟)首次进入太空,实现了中华民族千年的(飞天梦想)。读到课文中的"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时,我心里( )。”此处空白。我问:“你怎么不填呢?”我说:“你应该填(我很紧张.....)”。
  他一口回绝:“有什么好紧张的?又不是神八升空!结果大家都知道。”
    
  傍晚,我和他走过小区的院墙。看着朵朵盛开的蔷薇,我禁不住上前嗅了嗅:“咦,怎么没有香气?”他笑了:“晚上花儿就没香气了,有香气的那叫夜来香。”他说:“花儿都睡觉了吧。”
    
  班上有两个调皮蛋老欺负他。问他们怎么欺负人的,他说:“徐航是蜜蜂,袁义通是马蜂。”有什么区别呢?我问。“徐航呢,你不惹他他也不惹你。袁义通就防不胜防了。”
  
  他从珍珠泉春游归来,兴奋地告诉我珍珠泉公园里有个大池子,里面全是钱!“哇,阳光下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5 | 浏览: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政治同沉浮

  
  4月21日,90岁的石学鸿老人去世了。他的大名我早就听说过,盖因先生爱好书法、篆刻,而石老是书法、篆刻界的大家名流,备受推崇。曾见其年轻时的照片,西装笔挺,俊逸不凡。
  
  今天是4月23日,南京解放60周年的纪念日。报纸连篇累牍讲述着60年前的往事,包括一个个或非凡或普通的人解放前后各自的运命。我于其间第一次了解到石学鸿老人的生平经历,想不到在1981年之前,他人生中整整三十年竟然是在监狱中度过的。文摘如下:
  
  国民党时期,石学鸿是政府的一个小公务员,在国民政府文官处印铸局担任技师,主要负责给各机关刻官印。他本人不是国民党党员,而是参加了当时的一个小党派——民社党。1946年,他离开印铸局后,又担任了南京市参议员,相当于今天的政协委员,参与监督协调南京的文化教育、社会治安等。其间,因为篆刻书法技术超群,石学鸿与当时的诸多文化名流如黄宾虹、胡小石、傅抱石等交往颇深。
  
  南京解放前夕,民社党负责人钱均田邀请石学鸿一同赴台。当时,与南京城内的许多人一样,石学鸿心里也是惊慌不定,
分类:开卷有益 | 评论:4 | 浏览:6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边走边看


清晨,目送儿子像一颗快乐的小雨点融进了欢腾的校园,我便轻松转身,走路去上班。

登上草场门大桥,秦淮河两岸的风光尽收眼底。这条河是秦淮河的支流,经过几年的整治,从讨厌的臭水沟变成了著名的风光带。桥下知名的、不知名的树木窜得好高,树冠顶着绿莹莹的新叶直冒上来,让人忍不住想伸出手,拍拍它们可爱的脑袋。河两岸的绿堤上犹有三两个晨练的人,或跑或走,伸胳膊踢腿的,羡慕着他们的悠闲,又恍然看到了自己幸福的老年。

教育学院往北京西路车辆最是拥堵,今天我不在公交车里又挤又闷地受罪,也不坐私家车一段一段地苦捱,沐浴着晨光,舒展了四肢,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人行道边的樱花早已凋谢,学院栅栏上的蔷薇又结满了花骨朵,有几个急不可耐的花苞已俏然绽开。蔷薇的颜色和香气都类似月季,不过花形要小。它们不一棵棵、一盆盆地独立生长,总是一大片一大片地蔓延,最适合装点栅栏和围墙。从现在到五六月,它们会前谢后继、此起彼伏,每天都托出无数朵鲜嫩的笑脸。每年春天,乍一看到这蔷薇花,我都会想起遥远的童年,那时候不像现在,各色各样
分类:闲情偶寄 | 评论:7 | 浏览:5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距离

  
  那一年,我从这里辗转到那里,坐了两夜一天的火车。窗外的风景过渡转换,从肃杀到葱茏,仿佛时光倒流,从秋冬回溯到夏春。
    
  那时候,我们言语不通,风俗不同。你费力地说着普通话,我生硬地学唱流行歌曲。我们朝夕相处,却又泾渭分明。
  
  所以后来的离开,我甚至没来得及伤心——
  我们距离如此遥远,相处了半载依然是陌生。
  我们距离如此遥远,再见一面已隔了十几春。
    ......
  
  如今的天气真有些反常。春三四月,晴好的日子,这里的气温也会飚升到二十好几度,满街的夏装,我想着,和你那儿一样。
    
  小区里遇见个中年男人,穿着运动装在慢跑。想起了相思湖畔那个穿运动装独自锻炼的老人。那时你微笑着,让我看那老人家。我说,你老了也是这样。你忽然回转身,一言不发拥紧了我。
    
  听说股票忽起忽落,不知你赚钱了没。我“命令”你赚了钱坐飞机来看我,你唯唯喏喏含糊答应。我怎会不懂,你来与不
分类:朝花夕拾 | 评论:5 | 浏览:4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井下观奇(一)

  
  同学老于打电话来,让我跟某教育杂志打个招呼,在上面发表篇论文,越快越好。
  
  我颇觉为难。一来本人脸皮薄,向来不喜求人。在我看来,发表文章是你情我愿的事,作者喜写、愿发,编辑能用、可发,文章自然就登出来了。虽然听说过“关系稿”这类事情,在我看来真正高水准的杂志总要用对路的好稿,不可能全靠关系。二来老于提到的那家杂志我本不熟,去年已腆面为一熟人打过招呼,欠了人情,岂好一找再找?
  
  老于是我大学同学,博士在读,又可能到了上职称的关键时刻,不帮她一把也说不过去。左思右想,只好拐弯抹角,转托另一位跟该杂志有关系的朋友。朋友信息反馈得很快:
  一、这家杂志社用稿是收费的,刊登一篇论文收费在3500元—4000元。
  二、即使收费,还要靠关系。目前关系稿已排队到下半年。
  三、关系硬的话,可以插队,但最快也要等到7月以后。
  
  我吃了一惊。这家杂志在我印象中是很不错的,中文核心期刊,竟也这样赤裸裸地收钱?(看来去年那熟人也被宰了)发表文章不但没
分类:生活画卷 | 评论:4 | 浏览: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亏后的长进


儿子在班上有个“死对头”,唤作袁义通。小袁性格暴躁,容易被激怒。儿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顽皮好动,动辄惹事生非,但体质瘦弱,往往以吃亏告终,最后两人一起挨批。

昨天他带了些蝌蚪到学校,送给几个要好的同学。“还没送完,就给袁义通抢去了。”回来告状说。
“抢就抢了吧,又不值钱。下次你主动送给他,他就不抢了。”我安慰他。

今天又带了几个蝌蚪,送给昨天想要而没要到的同学。下午放学回来,我打趣他:“袁义通今天有没有抢你的蝌蚪呀?”
“没有。”他说,“他在玩一种蜘蛛吐丝的胶水,弄得手上脏脏的,在我喝水的杯子里洗手。”
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也生气了:“他怎么能这样?你有没有跟他理论?”
“我没有。”他蔫蔫地说:“我不敢。”
“在原则性的问题上是不能退让的,不然他会老欺侮你。”我看不上他的软弱,鼓动说。

电话中儿子慢条斯理地告诉我:“我没有跟他理论,第一,他这个人不讲理,我跟他讲理他会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7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德育老师的牌风

  
  在北京参加中职德育课课程改革培训。白天上课严肃紧张,晚上散步回来,老师们说也该放松放松,就在茶座里打起牌来。
  
  四位都是女流,牌技有高有低还有不太会打上来凑数的。几个回合下来,但见李老师夏老师配合默契、步步走高,梅书记胡老师水平悬殊、节节败退。然而四人都是笑意盈盈,其乐融融。
  
  只听她们边打边总结:打牌也是教育。李夏二人愈战愈勇,接受了成功教育;胡老师不会打而好打,享受了快乐教育;梅书记牌技高超,苦于对家胡姓之胡打,只能憋屈承受耐挫教育;几个回合下来,胡老师渐有所悟、略有长进,年长的李老师不时鼓励表扬几句,颇善赏识教育......
  
  
分类:闲情偶寄 | 评论:3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
全省职业学校技能大赛艺术类赛场,舞蹈比赛正在进行中。

一个女生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台下的目光都随着追光灯集中在她身上。突然,原本响彻全场的音乐戛然而止。身为赛场巡视员,我心中一怔。又听剧场某处传来些微骚动——想必是参赛学校在不满和质疑。

舞台上那个女孩好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甜美的笑容未曾纤毫波动,肢体也没有片刻僵滞,依然欢畅地旋转、轻扬。十几秒钟后,音乐声再起,她的动作和音乐又一次吻合,直至曲终舞罢,优雅地鞠躬退下。

晚上听到更惊心的消息。在另一场比赛中,一位男选手居然从舞台上跌落下来。讲到这里,当时负责赛场的同志脸上犹有惊惧——“把我吓坏了,要是摔伤了摔残了怎么办!”他旋即笑了:“幸好舞台不算高。那孩子自己爬起来跳上台又跳了起来,没事人一样。”

也许,表演中出现任何意外都必须保持笑容和姿态是他们的专业要求;也许,无论响与不响,音乐始终回旋在女孩心中......不管如何,他们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孩子。意外之下,那样的淡定自如让我既感动
分类:心灵实录 | 评论:7 | 浏览: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南行


 晨曦

 蜈支洲一角

 行走

 跳跃


分类:绿野仙踪 | 评论:10 | 浏览: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生以来最好的答卷


小儿被医院里判过"刑",先是阿斯伯格,后是多动混合,跟医院、专家很打了一阵交道,还吃过几个月中药,疗效全无。去年暑假在外婆家住,吃得好、玩得好,开学时神清气爽,表现颇佳。上学不过两个月,鼓起的腮帮又塌了下去,脸蛋渐成美女们追崇的削尖,精神萎顿安坐不住——应试教育伤人于有形,着实厉害。

我这个育儿无方的母亲,狠不下心来让他像别的孩子一样“学海无涯苦作舟”,自己先吃不了焦灼之苦,便跟学校商量,让他上半天学:上午在校上课,下午回家温习,不做无益的陪读。班主任和两位任课老师均十分赞同。

于是从去年11月开始,儿子就上半天学,下午半天由一位大学生哥哥督促他复习。任务是我前一晚布置好的,只把当天语数外三门的学习内容读熟、会写、会做。完成任务后他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画画、看书,打游戏、看电视,观花、赏鱼......只没法下楼和小朋友玩,因为即便双休日,小区里也只有学龄前的幼儿,罕见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学生——他们不是要上学校指定的补习班,就是要上家长向往的兴趣班,有时间闲耍的学童几近绝迹。偶然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9 | 浏览: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