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吾所好

富贵如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12776
  • 开博时间:2006-03-3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爱的诠释——读《山楂树之恋》有感

  
  
  最贫瘠的土壤也能绽放出生命绚烂的花朵,皆因爱情——这天赋人类的雨露琼浆。爱情,无论贫贱富贵、贤德恶丑、智慧愚钝、繁华寂寞、战争和平,无处不在,它是人类历经颠沛流离、天灾人祸而繁衍至今、生生不息的源泉。
  
  《山楂树之恋》被网友誉为“史上最纯美的爱情”。“史上最......”这一句式如今有些滥了,让人想起拍照必有人要竖起的两指。经典的爱情,如罗米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大概太著名了,反而称不上最。又或者在这个物质时代,纯美的爱情太过稀有,才触发了众人心目中之最。但我不得不承认,读完小说《山楂树之恋》,人到中年、对爱情不再过敏的我,真的被老三和静秋的爱情深深打动了。
  
  据说同名电影为了追求唯美纯美,淡化了原著中关于性的描写。我倒觉得,正是原著中笔墨不多的关于性的描绘,凸显了这份爱情的难能可贵。那是七十年代,还在文革期间,女主人公静秋思想单纯,“革命”而保守。在男女主人公为数不多的几次“亲密接触”中——山道护送、江中游泳、亭里相拥,老三都有一些异样的反应,静秋不懂,老三也掩饰。热恋中老三
分类:开卷有益 | 评论:4 | 浏览:8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教师节不送礼

  
  今天是教师节。我格外忙碌一点,因为丁当光小学就读了3所:名校琅分、平民学校北小、小班化的长阳。
  
  昨天收到来自长阳校长室的信息:各位家长,明天是我国第26个教师节,值此教师节之际,我校开展“谢绝家长馈赠”活动,请予配合。同时感谢各位家长一直以来对学校工作的支持,恭祝大家节日同乐!
  
  儿子上学6年,这样的信息还是第一次收到。我相信学校的诚意,也就打消了按惯例去表示一下的想法。但是因为早几天就跟班主任约好这个周末去找她,所以中午还是到了学校,跟班主任(语文老师)、数学老师交流了一番。听得出两位老师经验丰富、品质优秀。不硬行送礼,我觉得是对他们的尊重。
  
  虽然儿子已经离开了琅分和北小,今天这个日子,仍然要向两所学校的老师表达谢意。
  
  昨晚和丁当一起,用他新申请的电子邮箱,给琅分的江老师发了一张贺卡。江老师带了丁当整整5年,从小不点入学到准小伙子转学。今年,她完整地带完一个班,又开始了新一个轮回。我相信,这个班特别是让她最最费神的丁当和小袁,将是
分类:心灵实录 | 评论:2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所谓恶搞

  
  丁当看到了我在内蒙拍的照片。
  
  


  
  等我烧完晚饭来叫他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这个模样: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4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在旅途

  
  去年此时在台湾。司机范师傅提醒我们下车要打伞,他说台湾的太阳会咬人。阳光静静地照在身上,一会儿真觉着那儿疼起来。临别给范师傅拍了张照,六十多岁的他说,回去你放在博客上,我就能看到了。我说,我真的有个博客。给他写下地址。但回来后一是忙,二是懒,三是技术不太好,一直没有把照片上传。最近新版好象发照片更容易些了。今天整理照片,不知怎的,又想起范师傅了。


  
  
分类:绿野仙踪 | 评论:2 | 浏览:4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浪漫是开在心底的花儿

  


  早晨在单位吃饭,几个同事闲聊,说到休假和到哪里休假的话题。梅说,旅游要有心情。我说,出去了心情就不一样了。梅说,那要有好的地方。我说,远的近的,好的地方很多啊。建议她今年冬天去鼓浪屿住几天,鼓浪屿是个很浪漫的地方。梅笑笑:这么大年纪了,谁跟你浪漫啊。
  
  我十分诧异。浪漫是一种感觉,浪漫是自己的事啊!难道一定要年轻了才可以浪漫,一定要有别人呼应才谈得上浪漫吗?
  
  儿子上小学前,我报名参加了个成人钢琴班。二三十人的班里,除了少数在校大学生之外,学员大多是在职人员,下了班,简单地吃一餐或者啃着面包就赶来上课了。我们中间,年纪最大的是一位69岁的老太太,据说是某大学的退休教师。因为年龄的缘故,她的形象实在不够漂亮——又黑又瘦,真正到了垂暮之年。跟我们这群二三十岁的晚辈在一起,她准时到、按时走,学得很认真。几堂课下来,老师说,我们班学得最好的就是这位老太太。
  
  每天晚上坐在钢琴前一遍遍弹奏练习曲的时候,我常常想起这位鸡皮鹤发的老人。我能体会她那一点一滴的进步和陶醉音乐的愉悦。不管年纪多

分类:闲情偶寄 | 评论:6 | 浏览:5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根筋

  
  每次买菜,一心盘算着要给儿子增强营养。
  
  今天早上去买草鸡蛋,看见大筐旁边有个小筐,特别地装了几十个小巧、纯白的蛋,比普通鸡蛋小,比鸽蛋大。便问卖蛋人:“这是什么蛋?”
  
  卖蛋人忙着称蛋收钱,随口用南京土话答曰:“wu guo 鸡蛋。”,前一字是第三声,后一字收音短促。
  
  “五谷鸡蛋?”吃五谷杂粮的鸡生的?那一定很营养了。真的吗?我疑惑地看看旁边买蛋的人。
  
  一位老太太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看我,好心地说:“wu guo 鸡!”,她讲的前一个字是第二声。
  
  “哦,是无骨鸡。”可是无骨的鸡是不是缺钙啊,这样的蛋会有营养吗?算了,还是买草鸡蛋吧。
  
  我拣了十几个草鸡蛋递给卖蛋人。忍不住还是想问个明白,“鸡怎么会没有骨头呢?!”
  
  卖蛋人生气地看看我,不吭声。我又回头看看买蛋的人。有个小伙子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看我,好心地说:“wu gu 鸡蛋”。他说的是标准
分类:闲情偶寄 | 评论:7 | 浏览: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在旅途

  
  二、想家
  
  这一趟出门不顺。南京到秦皇岛没有直达飞机,要从上海或北京转。到了北京,动车时间并不衔接,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多。到达会议指定的宾馆已是傍晚六点,离家一天多了。因为来得不易,所以急着订回去的票。先被告知宾馆的订票系统出了问题,要明天下午六点以后才可能恢复。后来可以订了,想要的票又没有,好不容易订上了周日下午五点到北京的动车,是最后两张坐票。
  
  往返不易,加上动辄挨宰,在这个避暑胜地,在本应闲适自在的双休日,我总觉得内心有个空洞的所在,隐隐不适。儿子浑然不觉,欢天喜地地在海边捞鱼捞虾捉螃蟹。他头天在海滩的沙堆里捉到一只漂亮的石龙子,更是意外之喜。我问他,你想家吗?他摇摇头。想回家吗?也摇摇头。对他来说,妈妈在哪儿,家就在哪儿吧。
  
  我坐在海边看他玩,等他玩得尽兴。海滨浴场人很多,躺在沙滩上的,泡在海水里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中国的,外国的,一个个兴高采烈、大呼小叫。我安静地坐在沸腾的声浪里,感觉内心的空洞像溃疡一样隐隐作痛:我想家了。
  
分类:心灵实录 | 评论:2 | 浏览: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在旅途

  
  一、阅读
  我喜欢出差,喜欢旅行。除了想短时间地换换环境透透气,最吸引我的是出门在外可以获得大块的完整的阅读时间——这时候理直气壮地抛开公事家事,安心地把时间留给了自己。等候的时间,坐车坐飞机的时间,到了宾馆独处的时间,都可以埋头于书,不觉运行之久长乏味。如果是坐汽车,最喜副驾驶的位置,那儿光线好,又稳当,并且你在前面看书,后面的人不一定察觉。
  
  出差的时候,偏带些平时不想看、不容易消化的书。因为自小养成的坏习惯,饭中、觉前乃至如厕,两只眼睛不能久闲着,否则就十二分的不自在,所以平日不想看的书这时候也看得比较有兴味。《万历十五年》、《北京法门寺》都是先生老早买回来的,以前总没耐心看,就是在旅途中“被迫”看完的,真正看进去了,就越看越好看。
  
  有时也影响旅游观光。在台北101大厦,东西太贵,和团长不约而同去了书店,意外见到张爱玲去国初期在国外出版的两本小说,国内没有,买下来便一路看去,自此对窗外风景不再留恋,陪同的台湾朋友直唤我作“书虫”。
  
分类:心灵实录 | 评论:1 | 浏览:4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温柔

  
  一段时间来,我的工作很忙。似乎每天都在赶,一件接一件的大事和急事,一趟接一趟的长差和短差。仓促中,有时候整天想不起喝一口水;有时候把无名的火气发泄在家人身上。拜了师傅想学的葫芦丝买来了就没有碰过,书房里摆开的文房四宝很少能一亲香泽。
  
  今天我却两度放下手头的工作做自己的事情。并且觉得这些事远比我每天的忙碌重要得多。
  
  今天清晨,我带上摄像机,陪儿子回他转学前的母校——琅小分校,参加他原来班级的毕业典礼。6月22号那天收到班主任江老师的邮件,用大大的字体和重重的感叹号,郑重地邀请冯从吾返回班级参加毕业典礼。看到邮件的瞬间,和以前每次收到江老师的信息一样,我的心一热,鼻子一酸。不仅仅是丁当,连同我,怎么能同那个小小的集体、那些亲切的名字分开呢?事隔一年,我们终于又要回到那个集体中,又要见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了。
  
  九点钟拍完录像回单位上班,经过丁当以前上学的必经之路。那排不知名的树木长得很高很高,绿荫葱茏。我们已经再也够不着那些树叶了——丁当上一二年级的时候,个子小,坐自行车总
分类:心灵实录 | 评论:0 | 浏览:4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一节自语——兼给弓儿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孩子们都上半天学,参加完学校的庆典和演出,下午放假。
  可是大人们仍然要上班,多数没有时间陪孩子过节。
  孩子无处可去,自己坐公共汽车孤零零地回家了。如果手上的工作不那么重要,我一定请假带你玩一玩,毕竟这个节日属于你的次数不多了。但是没有办法,我走不开。
  
  开完会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回家的路上盘算着,给你送个什么礼物好呢?没有,没时间去买了。带你到哪儿去吃饭呢?哪儿都去过了,况且手头还有点公事要加加班。经过菜场,我想,好久没在家做过饭了,就亲手为你做个可口的晚餐吧。一荤一素一汤,虽然简单但比外面要干净称心。于是买了几条黄鳝、一把香椿和一个西红柿,外加一些新鲜的水果。
  
  我做菜的时候,你就站在旁边吃水果,帮忙剥大蒜。你瘦得可怜,怎么也吃不胖。想起昨天傍晚的事,我仍然很后悔。
  
  昨天下午,我正忙着,班主任打电话来了。她说你评了个“希望之星”——北小之星的一种吧,当时我不太明白其内涵。紧接着就说,你最近表现不太好,上课仍是玩,不做试卷,“这次语文没
分类:心灵实录 | 评论:4 | 浏览:4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好


2010年是我的不惑之年,虽然工作增加了,责任变重了,但是一切正正好的感觉,让心灵因满足而自在,因自在而快乐。

职位不算高,但是与年龄大体相当。因为不突出,所以不张扬;因为没落伍,所以不惭怍。

房子不算大,但是小有保障。看到那么多蚁族、蜗居,有个可以经营的安身之处、安乐之窝岂不值得庆幸?

车子不够好,但是经济耐用,在我心目中,它就是个工具,工具用不着太华贵,所以被刚开车的菜鸟倒车“破了相”也没觉着心疼,还习惯性地对主动打电话自首的肇事者连连道谢。

儿子不争气,小学快毕业了,别人忙着考证择校签约,我们打算换个学校再读一年。按照义务教育法,他可以不必留级,家门口的学区就有很好的初中校。但是因为注意力缺陷,前几年他的功课耽误了不少,心理年龄也仅止八九岁的样子。我打算把脚步缓一缓,让他站稳了再起跑。在薄弱小学的一年,他的自信心增强了许多,学习状态也渐渐走向正常,相信下一年他会有更好的表现。

“爸爸和妈妈,
分类:心灵实录 | 评论:4 | 浏览: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星


丁当回来说:今天班里投票,好多同学投了我的票。
我问他,投什么票呢?
他摇摇头:不知道。

第二天回来说:我知道昨天投什么票了,是评选北小之星,我也被选上了。
我大喜过望:真的吗?老师公布了?
他摇摇头:没有,我们在老师桌上看到名单了,里面有我的名字。

第三天回来说:今天老师问我,觉得自己哪些方面能当北小之星。
我问他:你怎么说的?
他嘻笑着说:我说我脚最臭、脸最脏、口水最多。

他因为爱脱鞋,被怀疑是班上脚臭的来源,不止一次被老师批评。最近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忽然问他:你是不是又脱鞋了?他无辜地伸出脚去,脚上好好地穿着我给他买的新凉鞋。班上几个调皮鬼在一旁起哄:哦,靓鞋!老师说:这种鞋沾上水就会发出难闻的味道。
他回来讲给我听,我非常气愤。我对他说,你的脚一点也不臭,在家里、在汽车里我从来没闻到过你的脚臭。这双鞋也是好鞋,不可能发出难闻的味道。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0 | 浏览:3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尘烟


天津是第一次去。想起天津,首先想到的是两个久已忘却又依然熟悉的名字——罗儿和管儿。

算一下,又一个二十年!现在,与往事、与故人,动辄就是十几二十年的距离,时不时地吃一惊。

罗儿和管儿是我大学同宿舍的室友,比我们高两届,天津人。分到一个宿舍的时候,她们已是毕业班的学生,以老大自居,对我们看哪哪不顺眼。几天以后混熟了,又没大没小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虽然不过隔了两年,听她们的口气倒像隔了一代。譬如,她们进校的时候,比我们单纯得多,不与男生说话,不谈恋爱,被老师、同学稍稍怀疑跟哪个男生如何如何便觉得受了莫大的污辱。而我们这届,好多人在校期间谈恋爱。比我们低了两届的新生又“长进”了许多,简直是带着男朋友进校的。

呜呼!世风日下,一代不如一代。她们在我们心目中,好象九斤老太。

既想到了就全记起来了,二十年前的罗儿和管儿鲜明地印在我的脑海。

两位都是地道的北方人,罗儿却长得像江南小姐,个子适中,白净漂亮。难得
分类:朝花夕拾 | 评论:0 | 浏览: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约定

上午手机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于是开始了一场短信与短信的“对话”。把一个约定记存在这里。

A:是徐老师吗?

B:是,哪位?

A:我是一个曾经和你结识过的学生。我想问你个问题好吗?我前几天参加学业水平测试,因为监考老师没有说开始答题外面的铃声也就是音乐只响了三五秒钟,所以我就没有答题,谁料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导致我题目没有答完!十号出成绩,还不一定能过合格分数线!老师你说我该怎么办?

B:这个问题你得咨询考试院学业水平测试办公室。按我的经验判断,责任以你为主,你等那么久不可以开口问一声吗?毕竟考试时间是固定的且能看到旁人在答题。错了就担当起来,以后努力吧。

A:我觉得我没有错,因为我坐在第一张位置,进去之前也没看时间。更何况以前考试监考老师都会说开始答题的,广播里也会通知。所以我挺难受的。

B:挽回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把心力用在有用的事情上吧。人生很玄妙,有一天你会发现任何一条岔
分类:闲情偶寄 | 评论:3 | 浏览:6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为诗狂

  
  二十多年前,文科班的黑板报上布满了我们关于爱情的诗歌散文。老校长经过,驻足,攒眉,默读,一言不发地走开去。我等惶恐,却又忍不住,得意地偷笑。
  
  校园的林荫道上,琪揶揄我说:“一看见他,你趴下来就能写出一首诗。”
  那时,写诗源于初开的情窦。
  
  二十多年后的某一天,同事们在餐桌上闲话家常。梅说,现在有句骂人的话:“看不出你还是个诗人!”
  我和大家一起哈哈大笑。
  
  领导把分工宣传的我叫去,让我找些文件,包括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基本情况等等,提供给电视台的写作班子,写一首关于职业教育的诗。
  “看文件怎么能写出诗来呢?”我好笑。
  再过十天,全省技能大赛结束的汇报表演中,安排了一首诗朗诵。领导说,原来那首诗没有职教特色,上级希望换一首职教之歌。“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办?”领导犯愁了。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忍不住说,我来试试吧。
  诗是发自内心的情感。即使再好的诗人,如果
分类:开卷有益 | 评论:3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