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吾所好

富贵如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12487
  • 开博时间:2006-03-31
  • 博客排名:第533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不在

 

到苏州出差,住在了三香路上的一家酒店,竟然就在父母所住小区的旁边,步行过去三分钟而已.我的娘家在江阴.十几年前,妹妹大学毕业留在苏州工作,住集体宿舍不方便,母亲便在她单位附近这个旧式的小区买了套二手房.小区闹中取静,设施虽然陈旧,倒也清洁整齐,出行方便.难得的是,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带着个半大不小的院落,院子上方搭了葡萄架子,夏日里藤叶繁茂,果实累累.另有一株山茶,已然长成一棵花树,春天缀满花朵.母亲本来就喜欢花草, 浇水施肥,精心侍弄,她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这两株植物却长得一年盛似一年.

 

因为在苏州只住一夜,第二天清晨我提前半小时吃了早饭,信步走出宾馆,到爸妈家门口转转.算来我到南京工作也快二十年了.儿子出生以后就极少回娘家.儿子上小学之前,每年寒暑假都在外婆家过,有时候在江阴,有时候到苏州,老少相依,其乐融融.因此苏州这个家,我也曾来过,次数不

分类:生活画卷 | 评论:0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掩卷

  

刚刚读完严歌苓的《陆犯焉识》。

“他把他的衣服带走了,还带走了我祖母冯婉喻的骨灰。”

陆焉识离开了他的子女、孙子孙女,离开了曾经生他养他、如鱼得水的大上海,走得干净利落,走得潇潇洒洒,七老八十的老男人、流放回来的“老无期”,骨子里仍然蕴藏着大多数人已不见也不懂的贵气、傲气和书卷气。他离开了人群。

也终于离开了这本厚厚的小说,离开了这几天被深深吸引的我。

 

分类:开卷有益 | 评论:1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遇敦煌--走近常书鸿



  
  在敦煌一夜一天,莫高窟仅只两个小时,却突然发现并深深遗憾——半生已虚度。
  
  敦煌,莫高窟,二十年前初学古文献专业的我早就听说、约略了解,比之二十多岁留学法国、蜚声西方画坛的常书鸿先生那时似乎还强些——先生第一次在巴黎街头看到《敦煌图录》,惊叹、倾心之际,还是第一次听说敦煌。及至赶到吉美博物馆看到更多的藏品,他说:“我是一个倾倒在西洋文化,而且曾非常自豪地以蒙巴拿斯(巴黎艺术家活动中心)的画家自居,言必称希腊、罗马的人,现在面对祖国如此悠久灿烂的文化历史,自责自己数典忘祖,真是惭愧之极,不知如何忏悔才是!”
  
  混迹在一批批游客之中,鱼贯出入于一个个洞窟,面对十六国、北魏、隋唐宋元历代遗留下来的真实的壁画和塑像,聆听藏经洞被发现被劫掠的往
分类:开卷有益 | 评论:2 | 浏览: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见

  
  我和老孙在南大校园告别。说过了再见,她走出西侧门,我走向逸夫馆。最后一次,我侧过脸去看她,她也恰好回头,我们再次相视一笑。门口人来人往,心底平平静静。而我知道,这一幕将永远刻在我心底,一辈子。
  
  这样的一面,又隔了两年。两年之前,是数年。数年之前,不记得了。
  
  六月的大学校园,有着淡淡的离愁,和二十年前一样。二十年前我离开校园的那个早晨,你煮了一锅阳春面。你说,老徐,吃点面再走吧。我端着你的锅,站在7舍外面,跟二马分享了面条。
  
  毕业后大半年,我从广东回来过年。那个冬天下了好大的雪,长江大桥大雪封冻。你家住扬子,不顾母亲的阻挠,坐公交车过桥来看我。你到的时候,我却不在。一个人,长长的路,一天一地的雪。
  
  即便同在南京,我们也很少见面。你很快移民去了加拿大,每次回来都让我一惊:又过了几年。这几年,慢慢地,一点一点,感觉自己浮出了生活的水面。一回头,却是过了二十年。
  
  你回来看望父母。父母是你最大的牵挂。无论你
分类:朝花夕拾 | 评论:0 | 浏览: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拒绝开会

  
  年前到三月初,系统里就开了三个全省性的大会:行政的、学会的、研究所的,内容差不多,都是总结上一年工作,部署下一年工作,并且每次都有一部分会议代表是相同的。领导的讲话稿用了三次,第三次他很聪明地将内容进行了重组,但意思还是那些个意思。讲话稿就像变形金刚。
  
  有一个会安排在周六周日,不管领导有什么想法,我不参加。领导的孩子成家的成家了,出国的出国了,对他们来说,随便哪天开会都行。我不愿意!一周下来我必须陪陪孩子,收拾收拾换季的什物、梳理梳理一周的功课、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有什么会议比生命的舒展更重要更有意义?!
  
  开会据说是为了做事。想做事当然好,但要务实,做实事。大大小小的机构和各色领导,都喜欢开场面盛大而内容空洞的会议,为了抬高会议的级别档次,从各路神庙请来菩萨,神圣地说着雷同的话,做着雷同的事。颁奖、剪彩、揭牌——这两年有的改为摸球,手一触,球就亮了,五彩闪烁,台上台下,皆大欢喜。诸如此类。
  
  年初省委书记说了句中肯的话:不提新口号,重在落实。很好。不幸的是这句话又为
分类:心灵实录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军训——打开中学生活精采的扉页

  
  儿子终于上初中了。开学伊始是为期一周的军训,做父母的心不由又悬了起来——不仅因为儿子从小体弱多病,我们怀疑他是否吃得了军训的苦,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儿子感觉统合能力失调,许多方面比别人慢一拍,尤其是肢体协调性差,动作技能的学习对他来说有不小的难度。小学阶段,学校的健美操比赛等集体活动他都被老师委任当“评委”的。
  
  果然,军训开始没两天,我从他的《军训日记》里看到,他和另一位同学被教官从队伍里“请”了出来,站在一旁看其他同学训练。后来那位同学归队了,他仍然被要求在旁边看,“你就别练了!”教官不高兴地说。单纯的儿子不解其意,但我能想象出来,他“怪异”的动作显然影响和破坏了队伍的整体效果,屡教不改,教官当然要生气了。
  
  经过几年辛苦奔波,暑假又提前“备课”,儿子各方面的状态比以前好了很多。进入新学校,本想让他像其他孩子一样历练成长,但军训第一关他就“暴露”了。为了避免孩子的自尊心、自信心受到伤害,我向班主任如实报告了孩子的情况,希望老师和教官不至把他能力上的差异归结为态度上的怠慢。此后几天,儿子回来都开开心心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4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N个第一次

  
  
  整个暑假,差不多每个双休日,我们总是要安排一天带从吾出去玩一玩。他平时太乖巧也太寂寞了——我们去上班,他一个人在家,做数学、背古文、自学新概念英语,为进入初中做准备。作为奖励,我们休息的日子就带他出门玩。主要是到郊区,植物园、绿博园,后来集中到老山。在从吾的影响下,他爸爸也成了个虫迷。父子俩从老山捕捉了竹节虫、螳螂、拉步甲、叩甲回来,又拍了照片上传到网上,在昆虫爱好者论坛跟虫友们交流,其乐融融。
  
  所以这个星期天早上,从吾一大早爬起来满怀期待地问我能不能去植物园的时候,我感到非常为难。他已经开学了,成了初一新生,学习任务明显加重了;爸爸正好出国了;我下午一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告诉他,时间上实在来不及,我陪他去,中午赶不回来。他冲口而出:“哪怕我一个人去也行!”他的决心如此之大,使我突然作了个决定:是啊,让他一个人去吧,他早晚要一个人出去闯荡的。
  
  对于这个注意力有缺陷、时常在神游的孩子,在别的孩子已经独自上下学的年纪,我还是不敢让他一个人走。直到他六年级的某一天,才下决心让他自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4 | 浏览:4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魂梦深处的家

  
  今年五一期间,适逢母亲七十岁生日,我们姐妹仨都带了丈夫子女回到江阴娘家。虽然跟春节团聚差不离,似乎又别有一番意义。这两天,郑重地吃了团圆饭,去影楼拍了全家福,我们还驱车到张家港杨舍镇,寻找曾经共同的家。
  
  在杨舍镇步行街附近的停车场,车声、人声、叫卖声,喧喧嚷嚷,乱纷纷一时不知身在何处。三十来年过去了,杨舍镇自然有天翻地覆的变化,陌生里有些许熟悉,熟悉处分明又十分陌生。
  
  找家,最清晰的路标是青龙桥。我五岁以前和十岁以后的两年生活在杨舍镇,经过最多、印象最深的便是青龙桥。青龙桥下有条河,河里经常泊着大船。从青龙桥头沿河而下,几百米外有个巷子,巷口写着“向阳新村”,这名称总给童年的我一丝不明缘由的快乐。再往下走上百十米,有一个更窄更长更静的巷子“后巷”,从这里拐进去,外公外婆的家就在这向阳新村的最后面。
  
  如今青龙桥名还在,但已然不是从前的那座青龙桥了,水泥的桥身显出几分笨拙和生硬。更令我奇怪的是,桥下面的河比印象中窄了很多、短了很多,简直称不上是一条河,更没有一艘泊船。
分类:朝花夕拾 | 评论:1 | 浏览:5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螳螂出世——冯从吾

  
  还记得那次在老山我抓的螳螂吗?它长得又大又壮,见什么虫就吃什么虫,非常厉害!但我把它带回家后,它很快就死了。我一直都以为是我没抓虫子给它吃,但是过了几天后我才发现我家的枇杷树上多了一个螳郎巢。我终于明白了,像昆虫这样的低等动物产卵后很快就会死,不是没虫吃。于是,我决定培育家养小螳螂。
  
  有一天,我发现阳台的花上有虫子,我一下就认出了这些让人头疼的“怪物”,它们是蚜虫。我听说过它们的雌虫根本不用和雄虫交配,每天照样会生很多的幼虫,而且是胎生的,所以繁殖速度会很快,让人难以消灭。我非常着急,它们的成虫带有翅膀,能飞上高的植物生幼虫,照这样下去,我的植物不都要玩完了吗?我一直在思考怎样消灭这些讨厌的蚜虫。后来,它们繁殖得特别多,可我却一直都想不出好办法,这可怎么办好呢?
  
  4月28日,也是我生日那一天,放学后我就慢慢悠悠地回了家。到家第一件事,照例去阳台上看看“小敌人”的兵力又怎么发展了。一看又繁殖了“千军万马”了。我正要杀它们,突然看见窗户上有几只瘦小得像豆芽菜似的小虫子,三角形的头,细长的触角,前腿就像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5 | 浏览:4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最喜欢的两种虫(一) 冯从吾

  
  
  我最喜欢的两种虫是螳螂和虎甲虫。螳螂大家一定都很清楚,它很厉害!我喜欢绿色的螳螂,有时还把它们养在家里,但它们总喜欢吃掉其他虫子或螳螂。
  
  螳螂长得很奇特。它的头很小,是三角形的,上面有比较短的触角(本来很长,但是容易断),胸这截很长,上面还有两条前腿。大家都知道,它的前腿上有许多小齿!我认为那可能是用来抓紧猎物的。一般小螳螂都没有翅膀,而大螳螂才有,并且小螳螂只用四条后腿走路,大螳螂才用六条腿走路。螳螂的后腿很长,翅膀盖住了肚子。如果将螳螂的翅膀展开,你会发现它有四片翅膀,外面的是平的,而里面是扇子一样折起来的。有些螳螂是灰的,有些是绿的。



  
  斑纹螳螂是一种灰色的小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3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蜥蜴的花园

  
  蜥蜴的花园 冯从吾
  
  有一段时间,爸爸总带我去安徽、溧水玩。运气好的话,能抓到蜥蜴!去年上半年,我在安徽抓了一只石龙子,我用一个装了泥的小盒子养它,喂它面包虫和蜘蛛,并给它取名叫“龙子儿”。它活了几个月,一次我在外面足足5天没回家,回家时“龙子儿”变成了蜥蝎干。
  
  我天天想着,要是再有一只蜥蝎就好了。我决定先给蜥蜴弄个花园。这个想法很可笑,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白日梦变成了现实——我在一个长方形的大储物箱里垫上湿土,用泥和石板盖了个小房子,过了段时间,土上冒出了些草芽。我又在里面放了两个小盒子,用来装食装水,我等着蜥蜴来入住,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花园完工后的一天,爸爸带我去老山。也许老天爷看我如此期待,感动了。我真抓住了两条蜥蜴,高兴地带着它们和其他漂亮的昆虫回家了。我清点了一下战果:有两只大棉蝗,一只斑纹螳螂,一只大螽斯,还有那两只蜥蜴。我把蜥蜴放进了“花园”,晚上它们就睡在那儿。我想:“离开家乡的第一天一定是个不眠之夜。”第二天,我细细打量它们,它们的
分类:童心可鉴 | 评论:9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丁当的澳大利亚之旅

  
  从澳大利亚回来,一是懒,二是忙,一直没有整理照片和心情。今天下班回家,儿子说告诉我一个好消息:“老师说我到澳大利亚旅游的作文写得挺好的,让我打出来,她要发在她的博客上”。这倒是个意外。不妨用他的文字先发表些感想。  
  
  去澳大利亚旅游 冯从吾
  
  几乎每年,妈妈都带我出去旅游一次,我去过新疆、海南、青岛、厦门、秦皇岛。这个寒假,妈妈带我去了澳大利亚,这是我第一次出国旅游,我很高兴,期待着看到自由自在的蜥蜴、千奇百怪的昆虫、五花八门的贝壳……我们坐上去上海的高铁,到了上海又转乘十个小时的飞机。旅行终于开始了!
  
  澳大利亚环境优美,人和动物和谐相处,随时随地都可以看见可爱的小动物。在天堂农庄和蓝山公园,我看见了三种蜥蜴:一种比较大,身体扁平,像壁虎一样在墙上爬;一种很小,还没有我的指甲盖大;蓝山遇见的那只蜥蜴,有我手臂那么长,头部呈三角形,皮肤带黄绿色的花纹,面对我们的围观一点也不惊慌。在热带雨林,常常可以看见野生的蛇、蜥蜴和乌龟。澳大利亚有一种常见的绿蚂蚁,听导游说可以吃,
分类:绿野仙踪 | 评论:13 | 浏览:3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见见你

  
  
  六七年前,我收到一封信,写信的是一个苏北的职校生。信的内容记不清了,依稀记得措词无助而绝望,说是家里很穷,学校又学不到什么东西,前途渺茫,不知如何是好。
  
  信是写给我们处室的,而我通常处理这些信件。出于女性易于同情和本人好管闲事的性格,我给她认认真真地回了一封信。那时我三十来岁,心态比较乐观,鼓励的话语应该不会太虚空。我劝她要好好学习,参加对口招生,争取从苏北到南京来学习,眼界开阔,世界就不同了。重要的是,我说从她的信来看,文笔相当不错,字也写得漂亮,不同于一般的孩子,我相信她以后必有所成。
  
  信寄出去很长时间后,我再次接到她的信息,记不清是来信还是来电了——她告诉我已到南京上了电大。虽然这不算是一条最好的途径,但她真的来到南京学习,迈出了人生重要的一步,我为她感到高兴。也曾联想到她的家境,不知道十来岁的她如何应对大城市昂贵的生活,但只是让同情心闪了一闪,没有往下深究。
  
  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接到她的电话或几条信息,问候之外,她总是说想见见我。
分类:生活画卷 | 评论:5 | 浏览: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忆

  
  
  我以为我忘了,
  我始终不曾打开
  那坛尘封的秘密。
  
  它依然在那里,
  酝酿已久。
  偶一触及,
  馨香扑鼻。
  
  岁月沉淀,
  激情平息。
  只留下一抔情意,
  清澈透明。
  
分类:朝花夕拾 | 评论:0 | 浏览: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尤物与垃圾

  
  这一向很忙。机关里的工作,一多半倒是文字。中长期规划、十二五规划、明年工作计划,体制改革、创新行动、实验区方案,在我看来,大多不过是文字游戏。计划计划,墙上挂挂,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那日下班,在熙熙攘攘的车流里缓缓前行。电台里传来一个男中音: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一时神思恍然起来。这是小晏的词。后两句是“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一对久别重逢的男女,烛光下深情凝视,似悲似喜,亦真亦幻。
  
  那男声说下去,不过是一则广告。碌碌尘世中,久违了诗词。这少年时的最爱,听来如此悠远,却轻易触动了我的想象。
  
  张潮说:词曲,文字中之尤物。那么官场八股,实乃文字中之垃圾。
  日日与“垃圾”打交道,差不多二十载了。以后还要继续靠“垃圾”谋生。
  
  原来不过是个拣垃圾的。思绪至此,不觉莞尔。
分类:闲情偶寄 | 评论:4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