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207992
  • 开博时间:2006-03-3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心愁,秋下

  

六点半的时候,窗外就已经黑了,街灯次第的亮起来。前些日子,我还会登上景山,看变幻的云霞:颜色和形态。八点半的时候,太阳虽然已经下山,天却还是有着微蓝。夏天已经悄然而去,便都留在了追忆之中。想到多年以前的一部剧《似水年华》,在我一直都未曾去过的乌镇---那是“来了便不曾离开”的江南。也便是一种情怀。

 

人生,总有许多情怀。能言说的却也不多。我往往沉溺于其中。周末与旧友相聚,吃肉饮酒。十年不谋面的老同学说:"看你的文字,那么性感。是种情怀。"其实他们仅是从QQ空间的心情和偶尔的日志的只言片语里读到了某一个侧面:生活的横截面。他并不知道除了那里,还有微信的朋友圈,

分类:寂寥陪日斜 | 评论:5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好是,如此

  

2006年3月31日,开博。


  

 


  

有些还在,有些远去,有些消逝。


  

 


  

谨此为念。

分类:寂寥陪日斜 | 评论:9 | 浏览:10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来时,心慌

  

只是在一夜之间,春天就悄然的来了。在街边花儿竞相绽放,来不及让人留意含苞的娇羞。为什么如此的慌?非要剪破四月的光。只是在遇见以后,只是在忘记以前,但愿还可以凝神一朵花开。


  

 


  

一部《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的电影,一部刚刚才播放的《儿女情更长》。几天之后的清明节。总是想哭,流着眼泪。


  

 


  

不停的变换,戴上不同的面具。而终究还是自己,原本的心思和本来的模样。


  

分类:寂寥陪日斜 | 评论:1 | 浏览:4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总无常,惹过

  

2011年12月27日 下午三点四十。


  

 


  

一早醒来,头疼欲裂,看到某些网站的首页贴出天涯账号密码泄露速改。来了此处。仍是时常回来,一如我的故乡。终是有那么多的见识,缘于此。也终究是许多人不得见,或再也说不上半点言语。还好,我是没有忘记你曾用过的名字。即便,这一时喜好的名字已然寻不到任何踪迹。


  

 


  

凭空消失的那

分类:寂寥陪日斜 | 评论:1 | 浏览:8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朋友,许久

  

像一只候鸟,总是在迁徙。然而,又不是,从一个地方飞走了,再也没有回去。


  

长长短短的文字,著述着零零碎碎的年华光影。而失散,支离破碎了生命。五一过去不久,马上就是端午,在端午之前,有个儿童节。于是我就想站在少年的合唱团里,是一棵小草,是采蘑菇的小姑娘,是放牛的孩子王二小,是外婆的澎湖湾,是茶园里的鲁冰花,是池塘边的榕树下。是少年。


  

我们听闻着陌生的讲述,不同的人在见证着不同的岁月。岁月是多么揪心的字眼,让自己老了,让曾经的热烈坦诚,惦念,热望,欢笑,泪水,都失散。我们从未走失过,只是回忆里,总会有着某种咸腥的微殇。你是我

分类:寂寥陪日斜 | 评论:2 | 浏览:1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零碎纪,微言

  

虚实相间。我们看到了X、Y轴的存在,我们也一样看到了X、Y、Z轴的存在。我们可以伸手去触摸,二维的平面,三维的立体,最後是没有纵深感的成像。那是油彩的凝集,还是光影的渲染,抑或是一扇门上的涂鸦,投影仪的流光溢彩,谁在无名指上祭奠生死,平缓和激情是不是对立的?虚实相间,我思故我在。


  

我们总会遇见许多人,并与其中绝大多数擦肩而过,只有寥寥无几的人我们多看一眼,曾有那样一刻凝神。我们也曾是许多人的擦肩而过,偶尔也曾被陌生的眼神注视过。在某些群体里,我们都会有一种象征性的面孔,那是一种印迹,或许长久而深刻的存在。每一张面孔之後的辛酸阅历。面孔不重要,重要的是灵魂。


  
分类:寂寥陪日斜 | 评论:1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悔过书,寻常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万里长梦。




 




我的万里长梦在去江南的那列车上,在清晨的水稻田和水雾氤氲的荷塘。墨蓝色的天被朝阳渲染成红色。跋涉在千山万水的梦的幻境。




 




不想醒来,依旧在梦里。去延续我们的别了又别。背影,会是唯一的回忆。很多年後我们会不会再想起。我纠结在心里梦的线索,丝丝缕缕像你的发。睡在怎样的梦里,在谁的身边醒来?




 

分类:斟茶意酒别 | 评论:8 | 浏览:1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夜里,诗篇

  

昨夜梦到一次离别




有风有雨有云烟




还给你的爱,是以吻封缄的你梦的窗外




想一想从前,执意去江南




一盏荷花欢




醉饮,是红颜。细雨,在屋檐。又见,一双飞燕。

分类:斟茶意酒别 | 评论:6 | 浏览:9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念生,无端

  

在八点钟的黄昏,在熙攘的城市街头,你可曾看见




站在陌生的天桥,等待着陌生的微笑,可曾是我的执着




换过新的号码,开始一段新的邂逅,最后的删除,是不是都会忘掉




我一个人的时候,为什么会渴望和你的拥抱。只是,我们都不能




分类:寂寥陪日斜 | 评论:1 | 浏览:7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天,长恨



病态妆颜,留痕岁月。谁在谁左右。




记在笔记本上的每一条你来我往的短信,是多少年前的年少时候。谁会把谁的书信结集,怀念谁当时的楚楚动人和两地相思。一切过往皆虚妄。那是三月一滴泪,萌芽春的浅浅淡淡悠长,一座离岛,一座荒芜的城。




路过一棵树,会不会驻足,望望那枝头的春是不是来。车窗外的树,枝桠上的鸟窝。夕阳,在枝桠间凌乱,一如昨日我们的分分离离,割舍不下。终究,天色是暗了下来。




细雨湿流光,屋檐下青苔,柳荫下梳妆。最是翩翩难忘怀。只是迟迟我们都没有赴约而来。




原谅我没有说的谎言,只是生

分类:寂寥陪日斜 | 评论:3 | 浏览:10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