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汉

浓淡墨色映竹影横斜……现在的问题仍然是那个时候的问题——如何从艺术的观点去看学术,如何从生命的观点去看艺术。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80550
  • 开博时间:2006-03-29
  • 博客排名:第588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生气散板

  

    末伏七夕,没在夏虫聒噪的鸣叫声中醒来,睁眼望向庭院中,清晨江边居然起了厚厚一层浓雾,12层以上房屋模模糊糊一片,怪不得只有轻柔的鸟语。

    今年的夏日特别难熬,全国大面积高温不退、暴雨成灾,连非火炉的城市绍兴等地气温也冲到了44℃左右。每逢雨前,更闷得人喘息困难。不过长夏总算结束啦!蛰伏期也结束啦!感谢陪伴耗子最近百无聊赖度日的cctv-5游泳、跳水、篮球、羽毛球、田径赛事电视节目。

    出不得远门,就在方圆60公里半径找乐子,拜访拜访土主蔬菜基地的大佛二爷、游游黑龙滩的大水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2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懒懒不想出去走

    入伏,暑热渐重,身上总腻着一层汗油。蜀内今年多暴雨和泥石流,各景区封山、各城市封路封桥,17、18号乐山还破天荒发布了橙色暴雨预警。于是,只能宅起来写字读书看电视了,看到的是满满基情,堕落得紧,囧!电脑前不能坐,时间稍长就头晕得很。

    4个月孕检体重和3个月时相同,存货都给幺幺用了。幺幺的形体在b超里清晰起来,看得到头、脊柱和腿,住处从膨胀的小腹扩张到肚脐附近。母体各种反应逐渐消失,气味敏感度下降,仅脾胃腻着湿热胃口欠佳。虽肌瘦,但气色转好、痘痘消失,不再是最初一副人不人的鬼样。偶尔肚里传来痒痒的信号,类似搬重物后肌肉猛烈颤动的感觉,想来翻滚的小东西手脚长了些可以碰到母体了。大解障碍,从规律的一早一次,变成24小时内不定时一次。对电器的影响日盛,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情绪波动,都会造成使用中电器小故障。

    父母堆了一箱箱的水果、干果、零食在家,闻起来很香,吃起来很多都不能被肠胃接受。干果接受度是最高的,而零食吃起来都有怪味。自己可以下厨做些不用重油的菜式,折腾起凉糕、翡翠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会《霸王别姬》

  

    离开惯用的键盘和手机,难得写字,却捉不稳笔,写了一手鬼画符!想必该忘记的已然忘得差不多了,可以修习新技能了。

    读罢李碧华的经典之作,又没睡踏实,早早便醒来,哽一口气于怀中。最早接触《霸王别姬》是中学时代冲着“同志”噱头瞧稀奇去的,除了虞姬抹脖子和焚烧物件的镜头,其他情节早已连不成故事。翻看原著是在宅腐同盟浸淫多年后,稀奇早已看成了稀松平常事,淡了情爱的关注,看到满目癫狂。

再会《霸王别姬》

    在风雨飘摇的清末、混战的北洋与民国初年、丧权受辱的日伪期、短暂的民国苟延残喘中,蝶衣、小楼、菊仙以下九流“戏子”、“婊子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黄六月懒洋洋

  

            五黄六月懒洋洋

 

    进入中期,许是天气炎热正是小蛇猖狂的时节,人很容易疲倦,没有早期那么精神抖擞。

    年纪大了,得来不易的东西家人紧张宝贝得过分,虽然首次孕检情况良好,却无故多出了很多限制。

    过了初期出门禁足期,家人又联手出了个中长途旅游禁足把戏,活动范围仅限于乐山市,出门还得有同行人。路面不平整、堵车地段不许去,人嘈杂、 人气不足的地方不许去,眼睁睁看着出门避暑游玩的某些人,跑惯的人真的很腿痒痒啊!

  &nbs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过岁月,幺幺驾到

  

    艳阳高照的白日,总是给人灰橙澄蒙胧的感觉,虽然明艳,但却总嗅得到异味。起风飘雨的白日,总是给人湿漉漉滑腻的感觉,虽然清爽,但却总归出门不方便。最好的便是初夏小雨初霁的夜晚,空气清新、不燥不热,正好出门溜达。

    终于熬过早孕的第十周,度过了最危险的阶段,明天起就能好好体验乐山沿江的风情了。

    这孕气,来得意料之外,计划之中。

    最初是双脚的后脚掌突然半夜发痒,是一种由内而外满逸的膨胀搔痒感。算下日子,该到医院监控排卵了,泡泡比上个月长圆了。监控到第三天时,医生说:赶快回家、赶快回家,刚刚出来没多久,新鲜着。装上小猪,立刻回家做功课。功课后便不再留意了,因为在这事情上一直都不顺利。毕竟还有那么多关要闯,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然后便是长达半个月的胸涨心慌、夜不安寝、莫名消瘦,偶尔伴随着小腹轻微僵硬感。某日还突然有一瞬间的撕裂感!心想着,t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步履三千 终归故里

  

尝试新的叙事图文结合方式。

步履三千 终归故里

步履三千 终归故里步履三千 终归故里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来早 浮生老

  

来呀,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呀,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欲望。
    来呀,懒惰啊,反正有大把空想。
    这便是春梦。

    刚过完春节,成乐高速路旁边的油菜花就开始灿烂,阳光晒得人懒洋洋。连夜赶回峨眉,只为今早不知道何时就要离开的工作不迟到。夜晚临近11点就再也睁不开眼睛,积存的精力似乎告罄。
    春节期间独自与亲人朋友们分别约见,一路看见——
    爷爷奶奶佝偻的身影,如儿时记忆中祖祖的身影般苍老;上一辈中排于末位姑妈几乎雪白的发丝,在褪去假发后的无力低垂。少年伙伴们的面容爬上了皱纹和斑驳的色彩,谈笑间抖落一地粉尘;青年友人们拖家带口不再出门聚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无论自愿还是迫于家庭压力都围着孩子转,连疲倦都只能在送朋友上车独处的路途中诉说。自己的称谓不再是特定的姓名,化作舅妈、表嬢、耗阿姨、嫂子等概念化的称谓。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末,各家都在忙总结,匆匆一把土

  

复查治疗5天离开医院,回家每日吃药到撑饱的滋味异常诡异,自觉脱掉一层皮,也着实映着快要蛇年的光景。加之眼瞧着就要过年了,各种聚餐轮番飘过,眼巴巴望着同桌之人吃香的喝辣的,席间不知夹杂上多少羡慕嫉妒恨~~
    龙年,
    前段:在峨眉山景区半死不活死撑着,要把职业经理人的南柯梦做完,与天涯运营团队共商大计后交代完少年梦。
    中段:四处旅游,把年轻时落下的国内目的地遗憾补全,西安漂过后就只留敦煌一地。天地尚有不全之数,放下沉淀吧。
    下段:折腾进商业地产门缝中,正要扑进去时,不想伴着突来的病事应对无暇。过门槛就过得断断续续,然而阳气饱满之地终究有许多的快乐。
    要总结,很简单——清帐。
    健康不拖欠了,
    休息不拖欠了,
    妄言不拖欠了,
    情债不拖欠了,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洗礼

  终于在圣诞节这一天,神清气爽地把身上人渣味去掉,搓掉二两老泥,洗了个干净澡。
  很多年没有这么邋遢过了,这一次的10天手术禁浴期,让人想起了很多过往干的那么些邋遢事:比如为赴一场约定,在长途汽车的过道地板上睡个一天一夜的事;比如冬天看书懒得收拾,直到头发长蜡才洗头的事;比如期末考试期间背书半个多月不洗澡,直到考完试回家的事;比如为了省几块钱的洗衣费,被条也一学期打包带回家洗一次的事…工作以后不知不觉就被安逸的生活俘虏了,养成了天天洗澡、隔天洗头、一个月换一次被子的好习惯。
  苦行并快乐的过客成了安逸并纠结的居者。相伴好的生活习惯,软弱、贪婪的精神也渐渐萌芽了。
  因为有了善良、温暖的小猪在身边,慢慢忘了生活本身的样子,患上了连最矫情的骚年时都不曾沾染的“公主病”。有诸内者必行诸外,于是,肥胖来了、脂肪肝来了、暴躁来了、抑郁来了、失眠来了、损友来了、内分泌失调来了、神经质来了、计较来了、刻薄来了……
  这次手术,虽然肚子上开了几个小孔、手上墩子上扎满了针眼,内服外用中西医药不断,加上反复灌肠,大小解也需要人帮助外,好歹也算静养了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1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衡于虑

  多年前的上海夜晚,甜甜说“逛逛广场吧,那里才是真正的上海。”逛完,无感。最近她结婚了。
  多年前陪着刘老大在广州、深圳、厦门等地的城市综合体进进出出,逛着,心烦。最近她也结婚了。
  现在,自己介入了西部二线城市综合体建设中,不仅逛街而且逛得很专业,逛动线、逛品牌、逛业态、逛亮化、逛装饰、逛店面陈设、逛广告位、逛活动、逛折扣……
  每周上班时间逛1-2天的街,而且专到比居住地大的城市乐山、成都、重庆什么的逛城市综合体,吃喝玩乐是一应俱全,有钱就招呼上。这肯定是多数女子的理想,可惜宅人的理想多和常人有些出入。真是从未预想到,居然有安排员工逛街的公司,禁不住问苍天:是不是每个女子都有注定的逛街里程数?在某段时间内一定得全部逛完!
  对生活一无所知时我们经历了太多,开始生活时才发觉一无所知。错过,难道是生活的真相?
  
  为了合并住房公积金账户,到股份公司一趟。正好人事的在挪桌子,问之,曰:改天再来。再问:移出,只需盖章即可,可办否?再曰:请示了领导你改天再来。想起过往种种,哑然失笑。
  几个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1 | 浏览:7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困于心

  一个体重70千克的人,体内包含:
  ——45升水
  ——足够染白一个鸡棚的钙
  ——做成2200根火柴需要的磷
  ——70块肥皂用的脂肪
  ——打2英寸钉子所需的铁
  ——9000根笔芯的碳
  ——一勺镁
  
  然而,搅拌它们也创造不了生命,况且我离这个重量还远着。
  同样,知识技能堆砌一堆元素,搅拌也创造不了前路。
  
  一定有许多人和我一样,自以为涉猎的知识技能何其多,思考问题的深度和角度何其不凡,却不完全知道怎么有效运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4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小灶

  兽类对领地是很有执念的,总是要撒点体液划定范围。入领地者要么靠在边沿小心讨食维生,要么咬死。幼兽成熟后赶出领地去自找天地。
  人类自然也沿袭着兽性,却因人多地少直接动手不雅,因而演变出复杂的表象。
  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将野兽的嘶吼化作各种言语进行表达,彰显其对领地的主控性,代表行为是控制性唠叨、对他者行为活动进行干预、插手他者行动方向。其次常见的,是将野兽的食物抽成化作显性、隐性财务操控,代表性作为是没收工资、引导投资领地的物质、精神建设。
  自我意识觉醒前,领地中他者若无刺激,都不会觉得有何不妥,是为最河蟹的混沌态。但生命总是自私的个体,自我意识在受到知、情、意三方刺激后,终究有会在认知、体验、监控中觉醒。
  觉醒通常经历直觉性生气、认知性伤心、行动性愤怒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可理解为遭遇与过往建立的感性体验模型相悖时展现出的本能反应。他者用理智想觉得自己涵养不够、行为失态,但感性体验却不可控,为他者带来负面情绪。
  第二阶段,可理解为自我认知性偏差。他者觉得遭遇领主刺激性言语是自我行为失当导
分类:突如其来的婚姻 | 评论:0 | 浏览: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明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有时候我们会在安逸的日子中忘记勇敢;
  有时候我们会在家庭的权衡中忘记坚持;
  有时候我们会在物欲的扭曲中忘记初衷;
  有时候我们会在命运的坎坷中忘记乐观;
  有时候我们会在不断的退让中忘记愤怒;
  有时候我们会在琐碎中遗忘掉一切正面的力量,将所有念想向着负面的歧路引导;
  于是,最终在某个时刻,忘记了忠诚于脆弱生命最原始的热忱。
  
  在忘却的时候,寻访岁月往昔中因带着正面力量而沉淀下的朋友,便会发现唤醒记忆并非是艰巨的事情。
  有时候不需要温软的言辞,只需要感受他们在看不到前路时的勇往直前;
  有时候不需要无谓的设想,只需要看看他们正在坚持着辛劳经营的事业;
  有时候不需要强烈的欲望,只需要听听他们在解决种种波折事件的手段;
  有时候不需要将相互知晓的困顿反复絮絮叨叨,只需要相互告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晦暗

  如同每一幅生动的素描作品一般,生命要在平面的时间轴上描绘出立体的画面,便需要用排线呈现出高、低、灰的调子,淋漓细致地刻画质感和空间感,色差越大画面效果越立体。倘若明暗色阶拉不开距离,只有相近的色差,画面便只灰蒙蒙一片,失了生机。
  壬辰年,在几年一度的晦暗轮回时光中,我暂时告别了主体的刻画,转入投影中描绘早已灰调的主体轮廓。
  这一月,穿越秦岭,巡游长安,回溯寻访失落多年华夏的先秦风骨、汉唐气象,纵览炎黄至今的悠长故事,与长久以来的心驰神往一个回应。出火车站,磅礴大气的高大城墙毫无征兆地映入眼帘,唤醒了失落已久的呐喊冲动,这是不可抑制只因我与此恢弘同在的本能。西安有着太多人文还没养成机械造作时代遗留下的珍贵礼物。在此,人从不说神的话,只以真挚浓烈的情感造就出一个个看似神的奇迹。
  
分类:浓淡墨色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开荼靡,别了峨眉山营销中心

  这注定的别离终究发生了,纵然那是生命曾经的全部,纵然那是曾经刻骨铭心的眷恋和难以割舍的情结,分别时却伴随着出乎意料的安详,哀悼的悲戚和泪水全然无踪,只是不知该从何开始去叹息这一段气数已尽的过往。
  抑或是该从今生我等在空城,你于灯火阑珊处款款而来,一路浅笑曼语、绚烂如琉璃,霎那间明了我相思,乱了我心神开始?
  抑或是该从那或浅、或深、或蹒跚追求你明艳笑容的每一个艰难步伐,再也找不到立足点开始?
  抑或是该从梦里或喜、或忧、或淡妆浓抹的每一笔色彩,日渐凝结成紧锁的眉宇开始?
  抑或是该从偶然发生的事件愤然做下檄文,拂袖而去开始?
  抑或是该从你功成名就、人数步入良性增长轨迹营销成为鸡肋开始?
  抑或根本该从高考随性地选择旅游管理后,执迷地以此为人生终极目标开始?
  没有答案,指尖流沙,所有的抑或和偶然都是今天必然结局的伏笔。
  立峨眉河发源地,逝者如斯,凋了柔情,锁了喧嚣,行走在流淌的岁月中,聆听朝暮离合,仰观云散碧落,细数南来北往的山岚。
  不痴、不嗔、不冷
分类:南柯一梦 | 评论:0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7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