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牢

不悲不喜,淡泊宁静....嗯,口头的,哈哈!
博文

神秘月光

         关于月光的传说,我相信,天涯里从来没有间断过她的神秘色彩。自从在天涯里第一次看见了她的字,就已经将这个名字烙进了心里。心想,千万不能跟这丫头太接近,她会让人中毒。偏偏世事常常如此,人算不如天算。她像个从月宫下落凡间的小白兔,蹦蹦哒哒来到我面前:“哟,原来月焰很年轻么?”是啊,那时候我们都比现在年轻好几岁呢,哈哈!

          月光是个小妖精,以前是,现在依然是。月光是一个迷,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依然是。她笑起来的时候,似乎可以调来世间最神奇的甘露,瞬间可以救活你心里那朵枯萎的花。当她忧郁的时候,眼神里的迷离清冷会让你心生出一种莫名的疼,疼到你的骨髓,疼进你的肺。她理性起来的时候,可以三言两语间让男人至少增加十年的阅历与智慧,她感性起来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孩子,能让男人过足充当大哥哥的瘾。“十个男人见了九个爱,还有一个不爱是眼瞎。”哈哈,必须这样夸张一下,提到月光,我不这么拍几句马屁,似乎就无法成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魔所印象

与魔女其实打交道算是比较早的。当年忘记追着月光来到小酌混吃混喝骗姑娘的时候,魔女偶尔会来围观围观我跟忘记打太极。那时候我对忘记是绝对的羡慕妒忌更加恨,这胖小子,到处敲击回车键骗妹子不说,居然还跟着一个拎包的女秘书?于是,三不支还对着这个女秘书虚晃一下红绣球,欲行调戏之。艾玛,现在想起来,还不由一身冷汗……我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的节奏么?人家魔女可是乌龙响当当的重量级人物,派出所所长。掌控黑白两道,毫不含糊……

放眼天涯,两种人居多。一种是人格分裂,属于轻微心理疾病。一种是双重性格,倒比分裂要正常的的多。与魔女打交道愈加接近,愈加断定原来魔女是典型的双重性格。一面是雷厉风行,正气浩然的女领导,女强人的形象;一面是心思单纯,不谙世事小女人形象。她可以用羽毛球拍杀的男人落花流水,在场下,可以瞬间收拾下锐气,靠在男人的怀里,小鸟依人。

于是这样性格的人,恰恰越是容易受伤,而且不自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世界上有这么一种鸟,他们在求偶的季节,或者是遇见危险的时候,会把自己脖子下的气囊鼓的很大很大,其实只是虚张声势,徒在其表而已,毫无杀伤力。魔女常用这种方式来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3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乌龙缩影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从小酌到乌龙,便可看出,我与忘记有着最大的共同点,典型的悲观主义者,同时具有绝对的疯癫基因潜质。无非就是疯癫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已,他疯的时候爱笑,哪怕自己是咬着后槽牙也能打出两个“哈哈”来,但是这无奈笑容的背后,隐藏着多少心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我疯的时候会哭,因为我时常担心哪一天会麻木的哭不出来了,所以很享受还能独自流泪的日子,正如我在一篇文字里说过,眼泪是一种奢侈品,早晚有一天我们可能会享受不起……

风吟,一个文静内敛的男人。从外表看来文质彬彬的他,却酷爱对抗性极其强烈的足球运动,便可看出他外表斯文,内心狂野的本质。当我第一次从一介那里知道闷骚不是一个贬义词的时候,突然发觉,用“闷骚”二字来形容风吟最为合适不过了。他的冷静,理性,稳重成为许多少女少妇们的情感慰问所,自然也难免不会发生以身试教的可能性。风吟除了做女性的情感护理,最擅长开挖掘机,而且专挖各种陈年旧疾,让人唯恐躲之不及。其实他的目的很明显,给乌龙提供各种八卦信息,混淆试听,调虎离山,从而达到隐藏自己暗地里发生的各种“骚情”情节。

对于飞鸽其人,早就如雷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魔所博文我所见

  看了魔女昨日的一篇博文,关于一位老外助教的婚姻故事。大家踊跃探讨,各抒己见,通过各位涯友的不同见解,也窥见了每个人不同的道德观与人生价值观取向。不过,世间有很多事情历来只能各自揣测,很难讨论出一个真正的结果出来,不过都是以人为镜,独善其身而已,或许通过这样的交流也可以让自己获得各种收获与感悟吧。

  我在想,任何一件事情,如果想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必须持有自己的价值观念或者道德模式,或者是关于人性方面的自我认知来作依据。比如,我就在一篇影评里说过这样一句话,世间真正的爱情与年龄无关,与国界无关,甚至可以与性别,人鬼无关,要的只是一种灵魂的默契。但是,这种乌托邦式的爱情,在现实里确实是很难存在的,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加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爱上一个人总是有自己独特理由的,而在外人眼里有时会变得不可理喻,让人匪夷所思。关于那个年轻女子为何爱上一个在外人看来看似非常不搭对,人家却过得很平稳安逸。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构一场雪

你不太钟情于冬天

因为惧怕风的寒冷

于是,心中冰封的一朵纯

不再因为错过去年的一支梅而遗憾

没有雪的冬

是不是,又缺乏一些浪漫?

 

不分季节,不分黑夜

甚至,不需要风的指引

放飞冰封的洁白,一路往南

万花锦簇

我会在第一时间认出你

然后,给你一个雪之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唱我生活,我唱我快乐

      听泉老大描绘师傅是一个惧怕寂寞的人,或许,爱好写字的人大多是寂寞的吧。寂寞是什么?寂寞是当你吃着一碗面,却无人诉说面条的咸淡,但不会影响自己填饱肚子;孤独是什么?那就是你唱着一首悲切的歌,却无人能够体会自己出心底的痛,于是心里莫名的苍凉。如果说爱好写字的人大多是寂寞的,那么爱上唱歌的人注定是孤独的。从天涯到唱吧,寂寞与孤独就这样一路相随着,一路陪伴着,一路温暖着……是不是在很多时候,我们在敲击着键盘码着格子刻录记忆,而我们哼唱的那些歌曲,是不是大多时候是在咀嚼一种往昔?

  至今记得家里的第一台燕舞录音机是哥哥从老家带回来的,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一台录音机是爷爷奶奶卖了屋后一棵大柏树所换。真的很好奇,怎么那么一个四四方方的黑匣子可以把人的声音装进去呢?除了听一些喜欢的磁带,哥哥还喜欢对着录音机录歌。那一年的夏天,窗外的蝉鸣不停的嘈杂着。感觉自己总是唱不好了,就会不耐烦的冲出门外轰赶知了,我则会站在一边鄙夷的翻他白眼:“自己的水平不行,与人知了何干?”。哥哥突然一机灵:“老二,你的声音变得很好听哦,来,唱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光的歌

本该生动在三月草尖的绿

此刻,却在二月的天空叮咚

于是,在这个浅短的冬天

还未来得及

去咀嚼一朵雪的凉

一种洁白的花却都开了

 

月亮,插上晶莹的翅膀

轻歌,浅舞

推开天幕碧翠的浪

那一波一波的蛊,由耳至心

缓缓地,只需一个不经意

便蚀了人的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你,江南

  

南。与北的重叠

我喜欢

简单,纯粹

朦胧,妩媚

你。无视我万千次的膜拜

闭上眼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5 | 浏览:7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一弯月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7 | 浏览: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着

  

活着

被岁月凝固的河,拉不住时光的针脚

踏浪而行,踩着一抹残红的孤独

繁华一季。活着,我比烟花更寂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所谓的梨花

  

秋与冬

不过

是一墙

之隔

春天,还会远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9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地一片安静

  

秋夜,终于一片沉寂

云,忘记了游走

风,放轻了呼吸

没有了车轮的碾压

小鸟归巢

不见了白日里的欢喜

就连秋虫的低吟也变得小心翼翼

 

凌晨两点半

大地一片安静

我的心,是一望无垠的森林

一只迷途小鹿

撞击着心脏的四壁

我猜一定是你

在我心里,探寻春天的消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身

  

只需,轻轻地一个转身

我走,恰如我静静的来

我只是一阵风

吹不落那朵雨做得云

也吹不散天边的一抹霞

记得也好

忘记也罢

从此你我,同在一个宇宙

却在不同的世界平行

也许未来

我会留下你的一丝妩媚

做火种

点燃梦中的星星

我能够认得,哪一对星星

是你满眼的风情

嫣然一笑,花开四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2 | 浏览: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念奶奶的糍粑香

  

  确实不知该如何来形容这种心情,从来不大喜欢向人提起,也从来不愿意动笔,尽管现在梦里还是会出现她的满头白发和慈祥的声音。或者是害怕有人会看见我这样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还会因为提及到自己的奶奶而无言泪千行的囧相吧? 

  九岁时,母亲和隔壁的阿姨聊天,提及到多病的奶奶,说她老人家可能活不了几年了,腻在母亲身边玩耍的我听见这话,突然放声哭了起来,蛮横的不停用手拍打着母亲:“奶奶不会死,奶奶不会死……”,现在提起来这事,母亲还说我对奶奶的感情怎么就这么深呢;初中时,和同学发生一点摩擦而发生争执,因为他骂了一句:“X死你奶奶……”的脏话,当时就像个疯子一样,操起一把椅子一下把他砸翻在地,顺手捞起桌子边的雨伞卡住他的脖子摁在地上,差点把人弄断气。尽管这个同学退伍之后现在成了一名火车司机,和我也成了要好的朋友,虽然是聚少离多,但是依然倔强的不曾为这件事情对他说出半个对不起。今天,我把这些当年的丑陋事情说出来,其实也是为了引申出自己对奶奶的那种无法形容的感情,也许能够让你们理解到,为什么平生最爱吃的食物,却已经拒绝了整整二十年。那是四川当地一种食物,或者姑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有你们,我便很安心

  

  仔细想想,其实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坐下来静下心写点什么东西了。忙,年后的春季确实是很忙,正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我想大概很多正在为生活奔波的人,大多是如此吧。于是,工作繁忙,生活压力大成了自己开始变得懒惰,不在热衷于写字最合情合理的借口。自己也曾装模作样的说,文字是自己缓解压力最好的工具,但事实上,我还是有些惧怕写字,文字于我来说,写起来还是有压力的。怕自己的词不达意,显露出自己的庸俗;怕自己肆意的宣泄自己的不良情绪,影响他人心情;怕自己的文字水平总是在徘徊在自我的小纠结里期期艾艾,鼠目寸光,遭人不耻!

  话虽是这么说,尽管如此的感觉到文字给我带来的压力,我依然放不下这个叫做文字的东西。就像我始终无法让自己变成一个麻木的人,毕竟,有思想,有触动,才会有文字出来。或者至少对于我来说,应该确实如此,我很难在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心情的状态下写出文字出来。于是,今天敲击的键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23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