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话

“写话”是为了给女儿作陪练而写话,于是就叫“写话”;女儿是为作文而写话,取“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之意,于是就叫“苔花小米”,简称“苔米”。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1804
  • 开博时间:2011-10-3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崭新的一天

 今天是新的一年的新的一天,新的令人感到兴奋,感到恐慌,感到压力倍增。怎样做才能对得起这崭新的一天呢?

分类:随想录 | 评论:2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海飞丝”吓了一跳

今天凌晨3点就起床了。感觉该洗头了,就想起妻子前几天专门给我买的男式专用“海飞丝”,何不试试新呢。

用的时候我却打不开它。记得那些“露”啊“乳”的,都是用手一按随即淌出液体,方便得很。可是这瓶专门为我买的“露”为什么专门不让我用呢,我按呀按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瓶子纹丝不动。

我拧下盖来往里瞅瞅,乳白色的液体确实是我可以用来洗发的,但是怎么弄出来呢。我想再试一遍吧,就旋上盖,再摁一次,还是一动不动。我就有点急了,别人一弄就行,这东西怎么还欺生呢,我生气地用手指点了下瓶盖,很是无奈。谁料到瓶盖“啪”的一声跳了起来,直不愣登地戳在那儿,吓得我直眨眼。试想一下,在这寂静的夜里,万籁俱寂,连针掉在地上都会发出雷鸣般的响声,窗外猫咪的脚步声都清晰可辨,太安静了,它——就是这瓶洗发露,居然“啪”地来上这么一家伙,又蹦又跳的。我身子僵在那儿,酥了半天才有反应,就跟大观园里自鸣钟下的刘老老似的

分类:一些事 | 评论:5 | 浏览: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会打牌光会看人

我们一行5人到小饭店就餐。饭菜上来之前,大家忙着打牌,可是我即不会“勾机”,也不会“升级”,真正的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只会吃饭。虽说是我用心不二,专注于吃饭,但等饭的时间漫长,网络又不通,总不能一个人跑到院子里跟寒风私语吧。无奈只好侧身一隅,作壁上观。

 看得久了,还真让我看出些门道。从洗牌上动作上可以看出几个人的性格,比如:甲先生洗出的牌象当年的麦秸垛,层层叠叠而井然有序;乙先生呢,出手成双,一下子就是两个麦秸垛,一左一右,两相对峙,也煞是好看;丙先生喜欢大起大落,哗地一声撒出去,满眼都是麦秸个子,从这个角延伸那个角,纵贯桌面,不留缝隙。只有丁先生,慢条斯理的把两摞牌对准,噗啦一声搀在一起,又噗啦一声再搀一遍,让牌们充分混合交换,绝不容许“尖”和“尖”凑一块,“勾”和“勾”在一起,那架势,不把国王和王后挑散了他真是有些不甘心;而摆到到桌上,整整齐齐,象一座待价而沽的小高层,窗户门眨巴着眼挑动你的好奇心;就是撒在桌上,也像一溜多米诺骨牌,或

分类:一些事 | 评论:4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仅有雾,而且有霾

  好友大侠曾曰:神仙腾云,妖怪驾雾。以今天的亲身感受,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不然,我怎么会发言站错了地方,动手删错了文章?早上一出门就找不着北了,不仅有雾,而且有霾!都是它们搞的怪吧。

分类:随想录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话真的无话了

  昨天,傍晚时分,我悚然一惊,还有短短的几个小时2016年就要成为过去了。可是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记得总是忙忙碌碌的,也没有偷过懒,但忙的什么呢?

  写话真的无话了。

  现在是2017年的下午,匆匆忙忙打下这几个字,再次无语。我在想,日子过得怎么这么快呀,我的时间都跑哪儿去了?郁闷哪。

分类:随想录 | 评论:1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泪光(苔米)

    风吹散了你脸颊上的眼泪,只留下点点晶莹的泪光,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我们互相望着对方,笑声似在天边回荡。

 那是刚开学的时候,太阳当头,万里无云。我们聚集在树荫下,叽叽喳喳地嬉笑,像一窝麻雀,和树上的鸣蝉比谁叫得更欢。烦躁!你来回地走动,不住地跺脚。怎能不烦躁!明天就要队列队形比赛了,可是现在——瞧瞧树下那一群,好像不关自己事儿一样——你是体育委员,看到我们这样的状态,怎能不心急?“吱——”老师吹哨了,我们站好队,再次开始训练。

    队伍缓缓移动起来。这里,后方传来一阵阵哄笑,我们都回头观望,原来是一个男生推了另一个一把,两个人都差点摔倒。队伍瞬间散的没了型。你很生气,冲过去吼道:挤什么呀,好好跑不行啊!谁料那男生吐吐舌头,一脸无谓地说:没办法啊,他的体积太大了,我简直被挤没了。听了这话,大家笑得更欢了,树上的鸟都吓飞了。笑过之

分类:苔米学步 | 评论:2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回东都

    西周的徐公,是我的老朋友了。一天路过东都,他说到镇一中看看吧,我打一把方向盘就拐了进去。瞧他全神贯注的样子,探头看着路边的房舍,树木和似曾相识道路,好像要把每一个景物都收进眼底,竟有些不易觉察的激动。

我觉得好笑,可也没说什么。

    到了地方,徐公下车,有些急切。我停好车,他已经走出老远,追上他的时候,已经到了南边废弃的操场。他在一排高大的杨树下静静地站着,一言不发,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又笑了,心想由他去吧,我一个人逛逛也好。

    其实我对东都一中是充满了感情的。小的时候,母亲在这里教书,我常常一个人在这里玩耍。记得有几棵大杨树仿佛要触着天上的白云了,北边几排青砖瓦房,操场没有现在齐整,设施也不全,似乎篮球架是破破烂烂的。我最常去操场边上的草地,那里多的是不知名字的小草小花,最妙是能捉蚂蚱,大的小的,绿身子的,土黄色的,捉多了就用狗尾巴草穿起来,一嘟噜一串的。拿回家,母亲就用它喂鸡;而姥娘呢,就用水洗好,搲一勺

分类:一些事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槐叶

    在姥娘家院子里的大槐树上,六月的树冠可以遮荫了。小青虫爬上去,咬一口树叶,嚼着嚼着却停了下来,它回过头来哭着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这么香呢!

    可不是吗?姥娘家的东西总是那么好吃的,玉米、地瓜、花生还有煎饼子和炸蝉蛹,当然也包括小青虫盛赞的嫩槐叶,我们用它来做渣腐,真是太香了。

     四十年过去了,我还是忍不住想吃,可是姥娘已经不给我做了,在那个槐叶飘落的深秋时节,姥娘也去了。

     如今道旁的槐叶绿成一团,我想起那只贪吃的小青虫,它还在吗?或者它的子孙还在吗?槐树也很老了吧……我不敢往深处联想,尤其是在万赖俱寂的深沉的夜里,望见如星光一样幽幽的叹息般的黑眼睛,可是来自天上的姥娘的垂怜

分类:纪园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汶水汤汤,只取一瓢

        今天下午路过市医院,随便找那个摆滩的小个子给缝一下背包上脱落的带子。他干着活,我问他贵姓啊?他说姓王。活很小,一会儿就弄完了。我掏出夹子准备付款,问多少钱呢?他说一块。我说零的都给你吧!老王说:不,就一块,多一分也不要!我稍稍愣了一下,细细看了看他,大概是风吹日晒的原因吧,那沧桑的脸上十分认真,显出一股子拧劲儿。我默默地把一元钱递过去,一双粗糙的、饱经风霜的手接住了。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竟然有些激动。我想,也许换了别的商贩是不会拒绝的,一个愿给,一个愿要,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老王却不,他有自己的坚守,他的地盘他做主,汶水虽大,只取一瓢,一点儿也不多要!

        举目望去,滚滚人流中不乏衣着光鲜,趾高气扬的人物,在纷纭的众生里,他一米多点的个子

分类:一些事 | 评论:6 | 浏览: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明其妙的电话通知

  

2014年7月19日下午2点,接了一个号码为00078482946588的电话,后来打回去,说是空号。下面将通话内容公布出来,就是想请哪位老师为我分析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在此先致谢意!

(电话铃响,我接)

我问:喂,你是哪儿啊?

她答:我是泰山邮政总局。

泰山邮政总局?你怎么知道我这个电话的?我从来没有对外人使用过这个电话啊。

给你通知的是收发室,你家里有邮件需要签收才会打电话通知你的呀。

哦,是这样,你给我查一下吧,我叫乌一文。

分类:一些事 | 评论:19 | 浏览:2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过半百学走路

  

人生在世,少不了走路,不论是大街上,小路上,都得走,走路难免擦碰,于是就有了规则,大家都靠右走。可是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土地上,什么事儿都别具一格,在部分人那儿,走路没了规则,行走在大街上,险象环生,不晓得怎样适应这些随意的路人!

走了半辈子路了,突然吃了一惊,发现自己适应不了极其复杂的路面形势了,多少有点不会走路了!一个吃过苦头的朋友告诉我:你得遵守交通规则,同时还得躲着不遵守交通规则的!

仔细看看行走在路上的各色人等,感觉还真是这样。

有一次,我正靠右走着,突然左前方对面一女士从斜刺里杀将过来,挟雷庭万钧之势,轰然而至,几乎横在右行道的前面,阻我去路,原来她是要横穿马路哪!你看她美目圆睁,虎虎生威,一幅威武不屈,当仁不让,再不让路不就把你撞进东海的样子。我身上的白毛汗都吓出来了,一时间没敢细想,说时

分类:一些事 | 评论:25 | 浏览:17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逢七一

  

又到了每月的第一天,恰好是7月1日,想庆祝一下!

常言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那么一个月呢?没听人说过,于是自己杜撰了一句:一月之计在于首,也就是每月的开头,第一天嘛。

感觉是这样的,如果一大早心情好,做事就顺手,那么这一天下来也能顺风顺水的,想来不差;如果这个月的第一天开好了头,随后的日子,不论是第二天、第三天乃至整个月都充满了希望,好像被第一天的光辉照亮了似的,这一个月的工作学习也能顺顺当当的,越干越有劲。

这不过是我个人的一种感觉罢了,比如爱静,于是就早睡早起,可以尽情享受凌晨的安谧,万赖无声的时候,感觉正适合读书写字。其实多数人喜欢晚睡,也有人喜欢熬夜,习惯不同,没什么好坏之分,如此而已。

分类:一些事 | 评论:28 | 浏览:1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拜拜了,天涯!

  

最近这一段时间在天涯累坏了,博文发不出去,网速又特慢,点击一下,等半天没有回应,跟患了老年痴呆似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也不知道还要持续多长时间。若不是念及老朋友,其实早就走了,现在终于忍无可忍,准备接受博友的建议,暂时休博,我抢先一步自觉主动地把ID封了算了!

好多博友跑到新浪、网易去了,我也在新浪建了个同名博客。当然,如果天涯恢复正常后,我还是很恋旧的,毕竟这里有那么多熟悉已久的朋友!

对不起了各位博友,道一声珍重,酒自罚一杯,一切都在不言中……

分类:一些事 | 评论:30 | 浏览:28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敢问新版涯叔,额的路在何方?

  

大约我是一只菜鸟的原因吧,好多事情闹不明白,自以为很笨,这没什么可说的,我得认。可是有些超出了我笨的范围,就得问啦。比如这天涯改版,乍一看,眼睛为之一亮,版面确实比以前增色不少,天涯人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很辛苦啊,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真不容易!

赞叹之余,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具体问题,我遇到麻烦了,迷路了,而且一迷就是几天,至今还在天涯里左冲右突,不得其门而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东找找,西探探,最后徒唤奈何!询问了几个博友,打听了几个朋友,均不得而知。我在博客留言里还发现有几个博友也有同样的遭遇。急切之下,只好斗胆麻烦涯叔,或者涯叔的哪位部下碰巧看见了,帮我们指点一下迷津,在此先表谢意!

比如——朋友给我一个ID叫平阳子,我找到天涯社区的主页,在“搜贴、找人、搜版块”里键入“平阳子“,然后就找到了“平阳子主页”,可是我左寻右找,上下求索,怎么也找不到平阳子的博客,这是为什

分类:一些事 | 评论:28 | 浏览:40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啊,亲!你好点了么?

  

阿滢花容失色地告诉我他的博客被封了,不能发博文了,吓我一跳。

问他为什么呢,犯啥事儿了,这么严重?

他说可能是什么地方得罪天涯了,或者是发的牢骚让天涯看见了?不过也没做什么呀,比如说犯规什么的,没犯过呀。

我问有什么证据吗?

他说刚才发博文,总是提示:“你的操作过于频繁,请稍后再试”。

哦,原来如此啊,我说今天早上我也遇到过这种情况,连发四五遍之后,关了博客重新打开,费了老大的劲终于发了出去。不过听博友说已经好了,怎么又不行啦?我说你等等,我也码俩字儿上去试试,看看行不行?

行文至

分类:一些事 | 评论:30 | 浏览:40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1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