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聪·在路上……天涯名博

媒体刊用请通过天涯短信、新浪微博或QQ联系。转载请注明出处,多谢!QQ:371250450新浪微博:http://weibo.com/haideng朋友交流群:29189921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560230
  • 开博时间:2004-05-09
  • 博客排名:第15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aneehan

2019-11-12

小奋青滤pe

2019-10-27

水瓶魔女

2019-10-08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们真的没有时间感叹了吗?

  五一出去半天,碰到了很多行色匆匆的人们——在某个公园里、在某个举办大型促销活动的商场门口、在某个通往地方县城的公交车旁……
  本来,五一是难得的一次休闲时光,可我们在干什么呢?
  去公园是为了踏青、去商场门口凑热闹是为了碰碰运气、挤公交是为了回家……但我们干嘛神色凝重,如临大敌般沉稳。凝重也就罢了,更多人的脸上,是一种机械化了的麻木,人走我走,人停我停。为了一瓶免费的矿泉水,我可能要骂娘。
  那一瓶矿泉水,我哪怕奋不顾身,也要为孩子争取来,望着孩子脸上幸福的笑容,作为父母的我肯定很开心?可是,就为一块钱,我们要千山万水地去抢,我们的代价是在夹杂着人肉味的人群中面无表情地横冲直撞。我说,至于吗?
  有人立马会很给你投来鄙夷的目光:你懂什么?
  我不懂,其实也没人懂。
  可能,你为了在孩子面前证明他的父母并不比别人差要大打出手,那是一种习惯性的出手,一种条件反射似的还击,那跟是不是一元钱的矿泉水无关,因为你已经习惯了给孩子争取任何可以争取的资源。
  一天下来,你容光焕发地坐在沙发上给孩子讲述着你争取一瓶矿泉水的经历,那么得意,那么幸福,其实一天下来,你最有意义的事情也就是为孩子抢了一瓶矿泉水,或者一个价值两元的玩具娃娃……你忘记你是干什么去的了。
  换一种说法,如果没有孩子,你回到家里,就得整理照片了,你可能忘记了那山那水的模样,但你一定记得你拖着疲惫的身躯留在任何地方的倩影,电脑里,装满了小小的风景大大的你……
  是的,谁有时间去感叹一下,哪怕找一座没有任何名气的大山,我们坐在山顶或山腰凝望远方,回忆过往。实际上,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时间给自己留哪怕是半天的空白了。
  行色匆匆说好听一点就是生命的一种充实,是生命坐标里的一种奔跑,不论你是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5 | 浏览:3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哦,微博微博

  昨天,QQ两三次弹出徐静蕾“入住”腾讯微博的消息,QQ把这消息无限放大后以娱乐新闻推荐到首页,一时间,粉丝如云。
  这么一来,粉丝兴奋了,徐静蕾也兴奋了。
  这样的事情好像碰到不至一次两次了,作为名人,你不想失去任何网站的粉丝,尤其是腾讯这样的微博后起之秀。这里有点做广告的嫌疑,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微博领域里,腾讯的确要晚一步两步……
  这事情要是放到普通人身上,其实也一样,谁没有个三朋四友的,当时的人人网就是这样,邮箱里老能收到一些最熟悉的朋友发来的邀请,忍不住,还是注册了。尽管,现在的人人网那边几乎不去了,但当时那份热情却历历在目。
  再后来,新浪微博异军突起,几乎会上网的人都注册了。
  十年前,你在大街上碰见一位能上网的朋友后,肯定要问对方的QQ号,现在QQ号基本都知道了,那就再来一问:你有微博吗?咱互粉一下呗。
  问题是,大多数人注册后,除了几个朋友,再关注谁呢?
  过来过去,还是QQ里那几个好友,但QQ里那些好友从哪儿来?比如我,大部分从天涯来的。于是“天涯er”成了一块牌子
分类:时评 | 评论:5 | 浏览:27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死不了你就好好活着

  最近很多次地听到关于死亡的消息。与我有关的,与我无关的……
  这让我想起了曾经的住院时光,今天还跟你好好聊着天,到了晚上,运尸车风驰电掣地从你病房门前经过,那位白天和你聊天的老人走了。
  就这样,一次次地走多了,我这个病人比护士还麻木,甚至,在听到一个关于死亡的消息后依旧能面无表情地做我正在做的事情。
  就像今天下午的这条消息,二姑父没了。
  没了就没了,我能怎样呢?
  作为亲戚,带好祭钱,带好花圈,很虔诚地跪拜。要是再有别的项目,我能免费为你在心里默默诵念无数声阿弥陀佛。
  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比较人道一点的地方,起码我没感叹他妈的又死人了,而且还是亲戚,最亲的亲戚,你们一死,我们这些至亲就得用最昂贵的方式祭奠。我不会这么没良心,至少,在我的爷爷奶奶过世时,你们也曾把白花花的馒头放到供桌上,我不能忘恩负义啊。
  生死本就是一个程序,干吗搞那么沉重,干吗说我没良心?
  不知道二姑父的年龄,但我知道二姑的年龄,属兔的,今年本命年,73岁。
  春节拜年的时候去过二姑家,姑父被安置在正屋最东头的一间小偏间里,空旷的房间里只一个炕,一个火炉。房间里有刺鼻的屎尿味儿。可我是晚辈啊,拜年的时候看看姑父是人之常情,再大的味道,再苦的环境,二姑都坚持了一两年,或者更多,你一个晚辈,几分钟的时间就扭捏作态,那就不是东西了。
  姑父炕上的被子已经没有一丝新的感觉了,要多旧就有多旧。炕的正上方有表哥做好的一条绳索,它的作用很简单,姑父想翻身时抓住绳索,借下力就容易得多。
  可是我去的时候,姑父已经很久不用那根绳索了,他甚至坐不起来。二姑指着我和弟弟一一问姑父,这是谁,这是谁,姑父看着我时恍惚了,他说不认识。倒是认出了弟弟,也许,我多年不在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34 | 浏览:24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道可道,非常道

  前几天,跟鱼儿在群里聊天时,她问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鱼儿是小学初中水平,我一定让她自己去百度,但人家是博士,这时候我就犯难了,想着用最简单的道理去搪塞,肯定说不过去啊,那我该怎么解释呢?
  后来,就在群里费了一个小时的劲儿,俩人终于达成共识,鱼儿说,有点明白那意思了。并希望我能写出来,然后再继续研究……
  我记得有一次在深圳的某素菜馆碰到过一位和尚,大概三十多岁。当旁边有人给他介绍我曾写过《道德经》的解析时,我发憷了,这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的事情,弄不好会颜面扫地。和尚看着我面嫩,随便问了我个《道德经》问题,我大概按我的理解去解答了,答完后,他表示能凑合……回家一百度,他问我的那句话,竟然有一个错别字,两个人都没发现,那就当扯平吧,我自我安慰:又不是天天捧着《道德经》,错就错了呗。
  我认为,百度里理解的“道可道,非常道”总有点牵强附会的意思,所以,还是按自己的意思去理解一下这句话吧。
  还有一个观点,想要彻底理解国学里的某些观点,一些佛经是必读的,比如《法华经》 《阿弥陀经》 《坛经》 《大方广圆觉了义经》《金刚经》等等,现在就拿一句《金刚经》里的话来读一读:
  “佛说般若,即非般若,是名般若。”即,佛所说的般若等佛法,并非般若本身,众生藉此文字般若入门,到彻底觉悟佛法时,则一切名相皆可舍弃。这是原话加简单的注解。
  说到这里,又想到少室山上的一幕,一位小和尚很虔诚地问半老和尚:
  “师傅,你看,树是在动啊!”
  半老和尚回答:
  “实际上是
分类:谈玄论道 | 评论:7 | 浏览:30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海的细节(三):青海桃花始盛开

  我的春天之旅,也是高原的春天之旅,就从这些花花草草们开始吧……
  
  
  也许是桃花,也许是梨花,也许它仅仅就是装扮在路边的野花,尽管每年只有十几天的时间绽放,人们还是那样期待这个季节,属于它们的季节。
  
  
  高原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你看,河边的小公园里,直到现在还不能见到大片的绿色……
  
分类:路上风景 | 评论:11 | 浏览:34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动了次凡心

  一下午,发了两次大火。忍无可忍,那就属予作文以记之吧。
  我无意中看了一眼中国电信的缴费单,这边每月的宽带费是78元,俩月,收了156,另外还有40元的信息费。大惑不解中,然后打10000号询问,对方声音很温柔地告诉我,是118168的一项对对碰聊天服务费用,跟中国电信没有关系,我可以播打118168的客服咨询。
  我一听就火了,我说我跟谁碰了跟谁对了?还对对碰呢,我啥时候订阅了?你取消还是不取消。
  对方回答,取消不了,电信是电信,118168是他们……这意思就是无关。
  这下就大怒了,我说既然无关,你们收个屁钱啊,你们有那么好的精神吗,白白给人家收钱,你那一帮人是不是就靠收这些钱养活的?你要是今天不取消,我跟你没完,否则你就让那个狗屁118168自己来我家收,别从你这里收。
  我没给对方反驳的机会,停了半天,她说,我现在可以说句话吗?我说可以。
  我个人给你申请取消吧。
  我说谢谢。
  但这个月的费用20元已经产生了啊。
  我说行。
  
分类:拉拉家常 | 评论:5 | 浏览:30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在为我的爱情添加注解?

  某个早晨,弟弟开车从家里七拐八弯的便道中晃悠出来,走到路口时,村里的几个男男女女站在路中间聊天。我看弟弟的意思是要摁喇叭了,就赶紧说了一句,别别,别摁喇叭……
  为什么?弟弟问。
  我说你以后开车,只要是在本村子,哪怕等他们聊个十分八分的,你也不能摁喇叭,这是礼貌也是规矩。
  我们俩很有耐心地开着车慢慢往前挪,他们那些七七八八的人同样很有耐心地站在那里旁若无人地扯淡。他们觉得,我们的车原本就是停在那个地方的。
  很慢很慢地开过去,其中一个人发现这车在动时,才招呼大家让路,他们才正眼看了一下车,散开了。这样,前后不到一分钟,也算过去了。但是你摁了喇叭后的效果肯定不一样,你车一过,这些人就开始议论了。虽然,摁喇叭或不摁喇叭,你路过后大家肯定都会议论你,但内容肯定不一样。这些议论里,包括你父母的前生今世,包括开车、坐车者的老婆丈母家长里短……
  当然,爱情是重头戏。
  这些长长短短的爱情评论里,可能有某年某月,跟你一起走过的女孩子,也许是亲戚家的,也许是同学朋友,反正只要你曾出现在村口,这些内容就像电台的广播一样,一直保留到你老去死去,甚至死去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会津津乐道。
  项羽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后来的成语衣锦还乡可能就是从这篇《史记》里来的吧,这也许是项羽的宿命。他要是坐拥关内,进可攻退可守,为什么非要去彭城故里炫耀呢?他搜刮了那么多财富,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得到乡邻们的肯定,得到乡邻们的八卦。可是有些甜似蜜的八卦会害死人……最后,刘邦平三秦雄踞关中,项羽自刎,多么悲惨!
  这些注解,不单是对季布妹妹虞姬的八卦,但项羽需要。
  在戏书中,司马氏为项羽整出了一幅如诗如画的霸王别姬,那么悲壮,那么萧瑟……这就是对项羽整个爱情,甚至是
分类:情感牢骚 | 评论:7 | 浏览:36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图片笔记

  父亲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这张照片是去年秋天拍的,我不敢走近父亲去拍摄他的一举一动,他肯定会雷霆大怒,严厉拒绝。远远地,大概三五十米的距离上,我在把玩相机,顺便给父亲记下了一个表情。

  
  村里的乡村公路,路上晒满了驴粪。路旁的白杨树在深秋时已经没什么能力摇曳了……

  
  榆树叶子也可以这么多姿……
分类:路上风景 | 评论:7 | 浏览:27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人只剩下两种坐姿了

  大概事物的发展总是有一个相同的过程吧,就像贝尔发明电话一样,在后来的一场关于谁发明了电话的官司中,贝尔以早两个小时申请了专利而获胜,从此,格雷和穆奇的名字在历史中湮没了……
  世界上其他事物的发展莫不如此,比如选秀节目,比如征婚相亲的节目,还有铺天盖地的游戏赢手机节目……几乎是就这一两年,某个电视台要是拿不出个招牌节目来,就显得落伍了。在这种跟风的大环境下,还有一个千篇一律的铁律——每一档娱乐节目都有女主持或女嘉宾。
  当然,女嘉宾可以是以丑娱乐,也可以是以美压阵。只要能取悦观众,鲁豫有约也好,非诚勿扰也好,收视率是王道。
  今天我说的不是这些大同小异的娱乐节目,我只想说说这些娱乐节目中女主持或女嘉宾们的坐姿。
  从这些节目来看,女人们穿衣服的可选择面太小了,只剩下旗袍和裙子,当然,穿旗袍的还算少数,哪个女主持或女嘉宾没几十套裙子?要是有点名气,还是专门订制的……
  穿着裙子主持节目可以,但下地就不成了,这就像穿着高跟鞋去种地或干活儿,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的事情。
  但这些时装对很多女孩子来说,却是梦寐以求的梦。遗憾的是生产线上的工人不论男女,都不可能留长指甲,那就跟指甲上的彩绘无缘了;很多敲字玩电脑的白领们想留一手长指甲,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在农村的女孩子们成天穿着像时装一样的裙子去干活儿了。
  这么说来,女主持人就必须有女主持人的行头,要么旗袍,要么裙子。偶尔在户外的节目,可以穿其他的。
  网络里形形色色的“走光”
分类:坊间相学 | 评论:59 | 浏览:290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海印象:(5) 青稞面青稞酒

  有钱的哥哥到来了,四六绵毡上坐哈;白面馍馍糊奶茶,慢慢儿喝,别把尕嘴儿烫哈。没钱的哥哥到来了,灶火的旮旯里坐哈;青稞面馍馍尕麦茶,快快儿喝,恐害怕被人见哈。
  这首青海花儿一看就是几十年前的调子,现在的青海人招待阿哥可不是青稞面和尕麦茶了。
  当时的尕妹想好好招待一下上门来的阿哥,可是你没钱,我赔不起啊,有钱的哥哥你可以喝奶茶吃白面馍馍,哥哥你没钱的话,我只能安排在厨房的某个角落里,给你一口青稞面,就你一碗尕麦茶,不是尕妹为难哥,实在是尕妹力不从心啊。
  有人就问了,吃粗粮有啥不好,人家想吃还吃不上呢。
  又有人问了,喝麦茶没啥不好啊,韩国的大麦茶还是一种品牌……
  这么说你就见外了,我给你三天时间,让你吃青稞面,喝青稞面糊糊,待遇可以再高一点,喝点青稞酒。我保证,三天之后你得用手指头抠你的屁眼,大便干燥得可能连肠子头都拉出来了。
  多年前,还是我上学的时候,我们家条件稍微好一点,家里能吃到比较充足的白面,但有邻居家就不成,依旧是青稞面主打。我下学回来,看到某邻居家的小孩手里拿着一块青稞面馍馍,很干的样子,用现在的话来描述,那样子可能像下雨天被轮胎碾过的黄土地晒干了一样,黑的黄的,没有一点儿油。
  用一句网络里流行的话,羡慕嫉妒恨。
  我咋就没青稞面馍馍吃?
  又有人问了,你们青海能种小麦,也能种青稞,那咋不都种小麦呢?白面不是好吃吗?
  尕姑舅你甭生气,青稞小麦虽然都能生长在青海,它们也像雪莲一样有个海拔之痛,小麦是低海拔地区的物种,而青稞则是高海拔地区的物种,你家水地少山地多,那就是青稞多小麦少,要是你家在昆仑山上,估计连青稞也熟不了,那里倒适合雪莲生长。
  杂粮好,可大多数杂粮吃多了都便秘,说不好听点就是拉不出屎
分类:村里的事 | 评论:23 | 浏览:34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海印象:(4) “站大脚”的人你伤不起!

  在青海话里,“站大脚”和“站大角”没有任何分别。可能细心的青海人自己也琢磨过这个问题,到底是“站大脚”还是“站大角”呢?
  在唠叨这个问题前,先有必要解释一下什么叫“站大脚”。
  “站大脚”的情况其实在全国各地很普遍,就是一些乡下人到城里的某个路口或角落,在农闲时候聚集在一起等待城里的“买主”,他们以搬运、装卸等小时工为主,类似前几年网络流行的一张图片,上书“Java工程师,10元/小时;PS高手,20元/小时”等等,然后等着别人来“买”你这份劳力。
  规范后的“站大脚”就是宋丹丹那小品,“再陪你唠10块钱的!”
  这里的10块钱,就是“站大脚”们的劳务标准细分之后的结果。
  在大城市,这些年一直在以影响市容等的名义整顿劳务市场,类似这样农民工聚集的地方就很少见了,但在街头,稍微细心点,我们很轻易就能发现很粗糙的“搬家”“送水”“修冰箱电器”等等广告牌子,下面写上联系方式,这种广告形式实际上就是广告在“站大脚”,人在幕后罢了。
  换一种说法,在很多城市,你经过发廊门口时,发廊里面的小姐衣着暴露地跟你搔首弄姿,这跟“站大脚”的意义不同,但广告形式却差不了多少。一个卖的是劳力,一个卖的是肉体。
  有人说了,其实“站大脚”挺好的,农忙时跑到家里顾着农活儿,一到农闲,聚集出来换点零钱,何乐而不为?
  甘苦自知吧,我每次路过109国道平安段时,总被他们的身影吸引,心里不是个滋味儿。每每有一辆车过来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期待“买主”的心情就像孩子们抢压岁钱一样,一拥而上,生怕耽误了自己的发财路。有时候,事主家只要三五个人,却拥上去了十几个,这时候,“大脚”们就各显神通,有的说我有经验,有的把工钱压到很低……
  要是正常交易,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即便没有社会规范
分类:村里的事 | 评论:8 | 浏览:6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台同播一部电视剧,叫“拼播”?

  好像从电视剧《铁梨花》刚刚播放开始,我刚好有了一大段空闲时间抱着遥控器发呆……
  这呆发着发着就发现毛病了,怎么好几个台都播放《铁梨花》呢?仔细一数,刚好是4个台,再到后来,详细一盘点,出现了4+1的模式,即,4个卫视在黄金时间播放某一电视剧,1个卫视则过了零点后才播放。而且步调一致,绝不多播。
  最近的《借枪》,接下来的《风声传奇》几乎都是无一例外地实现了“拼播”,这种“拼播”现象对电视台来讲,可能节约了成本,但对观众,可就不那么一回事情了。我尤其同情“4+1”中的那个“1”,跟着人家的“4”步调一致地跟进,你还不能多播一集,为了省点钱,大半夜地留住几个可怜巴巴的观众。
  也许是电视剧制作成本的提高,也许是多家卫视有意“默契”,但这样的“拼播”现象着实让观众“被”了一回。
  转来转去就那么几个台,先是这么捆绑4个台,再有一些台老是在播已经放过的电视剧,尤其青海卫视,光是《亮剑》就播烂了……你台穷可以理解,但别老拿这些个破电视剧充数啊,搞得我妈在任何电视剧里发现李幼斌就大呼那是李云龙,见了王宝强就喊许三多……经典固然是经典,但老那么演,我认为是对演员的讽刺,好多老人几乎背会了剧情,他们只认你的成名作了,有没有意思?
  成本大了,就出现了各家卫视的自制节目,你还别说,一些节目相当能拿得出手,比如辽宁卫视的《女人当官》,阎学晶的女一号不用说了,其他几个男演员,在东北甚至是全国舞台上都有相当不错的表现。再比如天津卫视《杨光的爱情故事》,湖南卫视《回家的诱惑》等等。
  其实这也是一种司空见惯的情况,“拼播”剧成本高了,各家卫视就在摩拳擦掌,想着自制,湖南卫视就很少参与到“拼播”行列,当然,国内像芒果台一样的电视台还是凤毛麟角的。
  作为观众,还是希望百花齐放的效果好一点,别拿着遥控器,到处都是李云龙,许三多,再不就是康熙(张国立),马大帅(赵本山)们……
  纠结啊,怎么偌大一个大陆电视剧市场,还不如港台的繁华呢?究竟是什么惹得祸
分类:娱评 | 评论:8 | 浏览:26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郭德纲,“传道、授业、解惑”不是孔圣人说的

  前几天看郭德纲主持的某卫视“你好达尔文”节目,节目开始4分钟,郭德纲说了一句:“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是孔圣人说的。”
  乍一听,楞了一下,孔子啥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算郭德纲的年龄,他当时的高中课本里肯定有韩愈的《师说》,这篇字脍炙人口,大多数学生都能背诵几句了,开头几句便是——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唐朝韩愈的《师说》,把老师的任务定位为“传道授业解惑”,仅仅是阐释了孔子教育思想而已,这句话恰好也是孔子一生的写照,但绝不是“孔圣人所说”
分类:咬文嚼字 | 评论:4 | 浏览:2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路过我博客的编辑,请看进来

  最近十篇博文,被盗用了两篇,虽然都有署名,但没通知我本人,那就是盗用。写字的人写几个字不容易啊,你们也搞文字的吧,搞搞也就罢了,还上瘾。相煎何急!
  怎么着,也得有点良心,既然你们能从我的天涯博客里“拿”走文章,那通知我一声也不难吧,在我博客上面有QQ,有电子邮箱地址,这么发达的网络,你们咋能说无法联系呢?
  近半年,上网机会都比较少,所以十篇博文写了半年。
  前一篇是我上一次离开网络之前写的: 《研究生还是研究死?》,被《新京报》用了,但没知会一声。
  后一篇,写了不到一周吧?
   《姥姥语录》,被《北京青年报》用了,可气的是,《北京青年报》这是第二次直接“拿”我的文字用了,虽然写了署名是余聪,也是我的文字,但我没得到任何稿费。
  
  既然写了,再罗列一下前段时间朋友及我自己整理的一些盗用文字(都没跟我联系,更不用提稿费了):
  《婚前一颗糖,婚后用车装》,《中外健康文摘B版》2009年第9期;
  《谁是孤独的制造者?》,2009-04-14,新快报(广州)
  《幸福就是乱七八糟的一个小家》,2009-9-30,京江晚报;
  《丫头,你怎么又睡着了呢?》,楚天都市报
分类:关于自己 | 评论:12 | 浏览:2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帮父母买盐

  从前天、昨天开始,手机里陆续有全国各地朋友的短信,问我青海买盐轻松不。
  我不当家啊,根本就不知道柴米贵。
  还是父母,从外面风风火火赶回来,让我打电话问我的朋友们能不能买到盐,要是能买到,就尽可能地买一些。母亲说,她还要给舅舅们存一些……
  可是,可是,村子里好多年轻人在盐厂打工,他们怎么啥消息也没有呢?
  我说一个日本地震就把你们折腾成这样,人家都没慌呢,你们慌啥?
  可我说这些没用。
  母亲说,雷响天下响,大家干啥咱就干啥,一准儿没错。
  看着父亲母亲激动地跟弟弟妹妹们打电话的表情,就跟干一件大事情一样,我说我娶媳妇你们也未必能激动成这样,就好像多年未见面的媳妇孙子一起见了似的,买一送一的感觉……
  不大一会儿,母亲背着半袋子盐进门了,嘴里嚷嚷着她们几个人是如何在小卖部分盐的,僧多粥少,几个女人分来分去,各自就分了三十多斤。
  我说这就够了吧。
  母亲说不行。
  用完了她和父亲的关系网,没办法,开始想到我了。
 
分类:亲情无限 | 评论:20 | 浏览:25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0页/7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