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聪·在路上……天涯名博

媒体刊用请通过天涯短信、新浪微博或QQ联系。转载请注明出处,多谢!QQ:371250450新浪微博:http://weibo.com/haideng朋友交流群:29189921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6560236
  • 开博时间:2004-05-09
  • 博客排名:第15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aneehan

2019-11-12

小奋青滤pe

2019-10-27

水瓶魔女

2019-10-08

博客门铃
博文

微博时代的“作业本”精神

  在新浪微博,关注“作业本”很久了,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草根微博,他的言论和观点我在这里无须赘述,270多万的粉丝数就能说明问题。他的每一条微博,其转发量和评论的含金量要远高于那些粉丝千万的名人微博。
  昨天(5月19日)晚上9点多的时候,他发了一条配图微博,内容如下:
  
   从没推荐过谁,今天推荐她:@鲁若晴 ,她在美丽的青岛,化疗让她头发掉光了,她说温度还在,得去逛街。男友离她而去,她说心痛若死…姑娘,你随时可以见他,只要你说,我们给你抓过去,相信我们,我们做得到。她在这个世上的时间,也许不多了,不需捐款,到她的微博,跟她说一句:姑娘我爱你吧…谢……
  12个小时后,这条微博的转发和评论数分别是:
  转发(50579)|评论(14690)
  当时,我下意识地点开鲁若晴的微博,其粉丝数为4000多一点,12个小时后,鲁若晴的粉丝数达到了10万。
  
  随着粉丝数的不断增长,她以前发的每一条微博都在不断地进行着温馨转发,最多的评论是祝福和打气!最多的声音是“我们与你同在!”
  是的,这是草根的力量!
  尽管鲁若晴在微博中说“刚吃过吗啡,左眼已经完全看不到东西”但我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16 | 浏览:5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南巧家女的家属情绪能稳定吗?

  5月10日,云南巧家县白鹤滩镇花桥社区发生一起爆炸案件,目前已致4人死亡16人受伤。有目击者透露,李姓妇女因为不满政府征地拆迁,带上炸药包进入服务大厅的协议签订现场后,点燃导火索后实施自杀式爆炸,当时她怀抱一岁多的小孩。(人民网)
  已经习惯了发生一件突发事件后媒体的调调,无非就是当地领导十分重视,要么亲临现场,要么做出重要批示,这起爆炸案也一样:案件发生后,昭通市委、市政府,巧家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死者、伤者家属情绪稳定,社会秩序稳定。
  一位母亲,抛却了护犊之情,“大义凛然”地选择了和孩子同归于尽,这是怎样的场面?俗话说得好,虎毒不食子,何况人?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重大的社会事件发生的背后,往往是当事人走投无路了,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才选择孤注一掷,而这个时候,我们的一些社会机构和当事人缺乏必要的沟通,必要的情感上的疏导,他们高高在上地坐在办公室里颐指气使,完全不把老百姓的疾苦放在眼里,这是怎样的为人民服务?
  在回归理性之后,很多人会说,这位母亲太过鲁莽,素质低下,怎么不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用这种方式把自己的性命丢了,还要搭上孩子的命,何苦啊!
  我们就当这位母亲是一只老虎,就当是不通人情的动物,就这只动物,选择了和人类同归于尽,那她应该是一只怎样的动物?悲情?绝情?还是苦逼得找不着北的精神病?或许,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根据现场网友的说法,事发之后,从拆迁现场看到,来得全是高级车——奔驰、尼桑、帕萨特……他们一个个头发闪亮,衣着光鲜,就这些人,和那些住着破烂房子,骑着电瓶车,衣着普通的农民们周旋,一个个居高临下地执行着政府的拆迁决定。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
  有人认为,这是暴民在敲诈拆迁款,反过来想一下,你会不会为了敲诈一些钱而抱着自己的孩子和那些门神
分类:时评 | 评论:8 | 浏览:35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甲骨文难认吗?先认识几个篆体吧

  某个半夜睡不着,脑子里总有几个汉字掠过,原因是我坐在车上,久久凝视了一个电脑维修部的门口,一直在想,这个“维”字可真有意思,古人拿一条绳子把一只小鸟绑上了,就叫“维”了。实际上,金文中的“纟”为 ,而“隹”字则为 。不论怎样,用绳子绑住凶猛的鹰隼(最初,隹为猎鹰之意;这里的“鹰隼”都需要驯养,所以先要绑上。古代“隼”与“隻”、“蒦”、“獲”通用)。
  下面这几个字跟“维”无关,但都可以用这样的思路来实现一大片一大片的扫盲,先举几例。
  这四个篆体,其实并不难,很多人可能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字。   
     
分类:咬文嚼字 | 评论:2 | 浏览:45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且慢为谢亚龙的刑讯逼供叫好

  4月24日,谢亚龙称自己曾遭受电击等刑讯逼供,此前认罪是为了保住性命和让被扣留的妻子获得自由。据谢亚龙的律师介绍,公诉人当庭提交了办案人员没有刑讯逼供的书面证明。此外,该律师称谢亚龙因为翻供,之前供认中的自首情节可轻判的条款被法官宣布无效。(来源:《新京报》)
  这则新闻给人的深层“脑震荡”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很多网民一听到谢亚龙被“刑讯逼供”,一个个拍手称快,围观的、打酱油的层出不穷。
  我们静下来想一下,像谢亚龙这样的高官都能遭受刑讯逼供,你拍手称快的小百姓后背发凉不?一个没有任何后台的小百姓,谁还能有所忌惮?
  谢亚龙遭受刑讯逼供,再一次暴露了我国司法部门办案过程中黑暗的一面,办案人员只要达到目的,就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当然是对法律尊严的践踏和蹂躏。可是,又有人问了,我们这小地方,只要被抓,送点好处总能避免一些“极刑”的,这么大一个官,难道没一点门路?
  说客气点,这也是司法腐败的表现吧,有人想整你,而且,对方后台比你硬,你送什么都无济于事。当然,这只是当前中国国情下的假设。按美国人的说法,就是“文化差异”。
  所谓中美的“文化差异”,我们尽可能延伸为:在美国人眼里,中国文化就是“贿赂文化”,就算儿子强奸了房东,只要我送点活动经费,几边打点一下,都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惜,有些事情往往就像美国英语一样,不是按常理来发音的,总有那么些例外。
  有些人的存在,只是为顶罪而生,就像上次的高铁事件,大多数的罪名都名正言顺地推到了已死和已倒下的两个人头上,这也是中国司法的一个现状,如果你“被自杀”不了,为了一个稳定的局面,你必须要牺牲,否则,这个旋涡会像龙卷风一样越旋越大,势能也会越来越大,任何当官者可不希望见到这样的局面。
  感谢谢亚
分类:时评 | 评论:32 | 浏览:77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怕我配不上我承受过的苦难

  终于,等到了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打开了所有的门窗,尽情地让外面的空气涌入我日久封闭着的房间。也许,灵魂也会发笑。
  每一次的歇斯底里过后,我总要抬头看看周围,到底有几个人在注意着我的嘴脸。就像这次,我不知道自己是站着中枪还是躺着中枪的,当中枪已成常态化的时候,中枪的姿势已经无所谓华丽或苦逼了,反正结果只有一个。
  春节期间,可怜的手机吱了二三十次,都是朋友们的问候。在这里,请我的朋友们原谅,我没力气回一条短信了,我甚至连读完一条喜庆短信的勇气都没了。看看是谁发的,随手就关了。直到现在,我在QQ里问起几位朋友,他们如数家珍般能报出我的身体情况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一直关注着我!
  我忒感动了。
  可是,感动有什么用?
  每年一次,几年一次的感动就像是拉伸了的例假一样,感冒并发疼痛感,疼痛感并发感动,可是,我的眼泪不争气,总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它会喷涌……
  闲话不说,记录一下我这次的侥幸吧,当然,不是每一次中枪都能侥幸逃脱的。希望,我以后的每一次侥幸过后都能写出一些这样绵延不断的文字,至少这还能证明我能端坐在电脑前。
  
  ■ 缘起
  
  中午的时候,同学打电话过来问我吃饭了没有。要是没吃的话,他顺便给我带过来一点。我说我的早饭和午饭是加在一起的你不知道啊。
  他说,那好,我吃完饭就过来和你吹牛比。
  我们俩吹牛比有个共性,就是感兴趣的东西比较一致,一是游山玩水、再一个是灵异奇能、要是能扯点家族风水啥的,两个人就会互相吹捧一下,然后语重心长地各自吹嘘一下自己的家史,再来个anyhow,对目前的情形深表忧虑一下……
  几乎每次都是这样。
  除非我的功夫茶具摆上桌子了,可能会
分类:关于自己 | 评论:29 | 浏览:79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怪诞行为学:可预测的非理性》

  也许,有人觉得这本书,包括名字的翻译,完全是个噱头,有点哗众取宠的意思。什么叫“怪诞行为学”?为什么不直接叫“可预测的非理性”?
  的确,有很多理由影响你去读这本书,单就封面来说,好像是一本菜谱。书名却透着诡异,“怪诞行为学”怎么又跟经济学扯上关系了?
  先读一下书中一个简单的案例,或者叫现实生活中的例子吧:
  你买一支钢笔,甲商店卖25元,乙商店卖18元,你会为了这7元钱跑15分钟去乙商店。你买一件衣服,甲商店卖455元,乙商店卖448元,同样是省7元钱,你却不愿意跑15分钟去乙商店。
  或者,再看一个例子:
  你去丈母娘家吃饭,一直持续到深夜。你松了松腰带,啜了一口葡萄酒,深情地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岳母。你站起身来,掏出了钱包。“妈,对于您在这一切中所倾注的爱,我应该付您多少钱?”你诚心诚意地问。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你晃了晃手中的一沓钞票。“您觉得300美元够吗?不对,等一等!我应该付您400美元!”
  你以为你的丈母娘会高兴?
  当然不会,他们全家人都会鄙视你,这在全世界范围内看起来都是一个规范吧。按作者的说法,你的做法打破了“社交规范”(social norms)和“市场规范”(market norms)之间的一个界限。你后来决定给丈母娘带一瓶好酒,却又获得开心。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你的行为涉及到了金钱,这就是市场规范,一旦提及市场规范,人们就觉得你们之间的关系就是靠钱来维系的,感情的成分就少了。
  同样的例子在生活中比比皆是:你找同学修电脑,电脑修好了,临走的时候你非要给同学50元钱,说这是应该的。你想想结果会怎样?
  这本书用大量的社会实验,也就是将人当成小白鼠的做法,将各种情况进行细化的分析,让你感觉到自己的“非理性”到底在哪儿。比如说前段时间疯狂的购买食盐也是一个例子,这种情况,作者称之为“羊群效应”,包括他人羊群效应和自我羊群效应,在所有人都认为是对的的时候,一个人很难跳出这
分类:书评 | 评论:5 | 浏览:35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前世今生:16堂生死启蒙课》


 要有耐心,和适当的时机,不要急,该等待的时候就要等待,每件事情该来的时候就会来,该清楚的时候自然会清楚,不要以为人生很短暂,这一生时间是很有限,但是你将有很多很多的一生,这些很多的人生中,你会慢慢体会领悟学习,这个时间很长很长,最后到达那个终点。
——《前世今生》(Many Lives,Many Masters)

这样一本讲轮回的书,在美国竟然成了畅销书,当然,我买它,读它,重要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它是畅销书,而是书的内容。
一位叫布莱恩-魏斯(Brian L.Weiss)的美国博士在催眠治疗时,无意中发现了催眠可以让人进入前世,N个前世,甚至是来生……后来,通过他和他的病人凯瑟琳的“对话”,追溯了凯瑟琳近86次的轮回(一些未出现的前世,在书中并未介绍),这可是现代版的真正穿越了,只是,灵魂在那个层面上影响不了任何事情,他们只能鸟瞰自己的某一世轮回。
读完这本书已经好几天了,一直想写点东西,就是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比如在这本书中,用我比较“专业”的角度去审视,还是有点疑团的。为什么说自己比较“专业”呢?我举例一个《地藏菩萨本愿经》中的例子来说明:
“行善之人,临命终时,亦有百千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令落恶道。何况本造恶者。”
从佛经的角度来看,即便你这个人一生为善,在临终之时,依然有“百千恶道鬼神”变作父母或眷属来引领你到“三恶道”中。何况,那些作恶多端的人呢?
六道轮回里的“三恶道”说的是饿鬼道、畜生道和地狱,人死后,但凡进入这些个轮回后,基本上就没人形了。但是魏斯博士的这本书,甚至他的另一本专门讲轮回的书(《轮回:前世今生来生缘》(Same soul,Many bodies))中,都没出现过人在轮回过程中进入这三道的说法。但是他的一些观点却很新颖,现摘录一些书摘,或曰笔记,或曰交流——
分类:书评 | 评论:21 | 浏览:89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房价,一个局外人的管见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佛教说,是末法时代。
  末法时代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就是说,你有钱了,不论你是小姐还是工人农民解放军暴发户,你都是牛比的人,反过来,你即便熟读四书五经,会说八国语言,只要你没钱,就是个乞丐也不待见你!至于其他,不想多说,那需要用很多佛经来论证的,我又不是和尚,操不了那心,但道德的沦丧,信仰的丧失这些表面的问题肯定是显而易见的,用不着我废话。
  最近一段时间看新闻,要是哪一版没点房地产的评论、广告之类的,感觉自己就很out,那些个至in至high的专家们天天在电视前隔靴搔痒,用最牛比的数字论证着某个利益集团的观点,再然后,你冷不丁就会在某些网站的首页发现一些房地产的软广告,看懂的人一笑而过,看不懂的人跟在后面起哄,当然,还有没完没了的几派水军没日没夜不知疲倦地在那里YY着。
  我就整不明白,搞懂房地产就那么难?
  一些自以为牛比的人竟然写了个系列,天天在那里胡说八道,赚取点击,还在报纸上开个专栏,“房地产几宗罪”者有之,“房地产鸟瞰”者有之,更有嫌天下不乱的人说某地先购买房子的人砸了售楼处
分类:谈玄论道 | 评论:8 | 浏览:64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混天涯不完全手册

  首先,我得承认,这是一篇挨砖的文字、得罪人的文字。我就是闲得,写完这篇,我不看评论可以吧。
  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某个斑竹掐架,问我知道热闹不,我说我这几年的职业是生病,很少去关注天涯其他板块的恩怨是非情仇啊……
  闲话不说了,我这个标题是“混天涯”,那我就从一个现象说说这天涯怎么个混法。
  比如,某一天你进了新浪微博,点开了某个加V的ID,简介里就四个字“天涯红人”,这时候你就知道天涯的魅力了。这就算混得不错的吧,除了这些人,就是天涯一些大版的斑竹,简介里只有几个字,比如“天涯社区,牛比无限版斑竹”,再下来就是天涯员工了,加上V,简介里写上某经理某负责人之类的,要是你觉得还不够,可以给新浪微博加V的人员消息一下,前面加上“资深”俩字也无不可。
  有人就问了,这尼玛管普通ID鸟事啊,一般人就达不到这个级别。
  哦,不担心,你可以想办法做斑竹嘛,然后写几篇作文,混到某个版去,想办法把自己的作文变成铅字,有的只要交钱就行,然后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在自己的简介里写上“著名散文家”了,要是作协有人,请吃个饭,起码进个县级作协或文联没任何问题,这时候,你的简介里就可以写上:著名散文家,天涯资深写手,某某版首席斑竹或某某版斑竹。这个简介牛比吧?但这还是跟你混天涯没任何关系。
  我曾写过一篇博客,标题叫《网络里的天涯是现实中的北京》,大概四五年前写的,那时候哥们也算义气奋发啊,虽然指点不了江山,但也感觉人才可以一表吧。根据我几年前这篇字,在天涯你混牛比了,基本上就可以扛一面大旗游走江湖了。要是您还不自信,那好办,八元钱一百个粉丝,您要是花个几百几十的,那僵尸粉就跟发面似的哗啦啦就膨胀了,要是自己再置办一俩马甲,互相转载互相辱骂一番,您那里就热闹了。
  你说,坑爹呢,新浪的V加起来还是蛮困难的
分类:谈玄论道 | 评论:83 | 浏览:16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生未完成

  《此生未完成》是一本书,我以为是多年前出版的一本书。朋友帮我买的,当时看了书的简介,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读的感觉……
  关于死亡,我总是有种想躲又躲不开的恐惧,这跟我在上大学期间《北京青年报》连载陆幼青的《死亡日记》有关吧,从来都没买过这本书,但偶尔从报纸上扫一眼,了解这个人,了解这个人死亡的过程。我觉得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或作家用文字去描述自己死亡的过程,的确是件残酷的事情。明明知道这个人马上就死了,随时会死,媒体却大张旗鼓地连载这个人的《死亡日记》,那是一种蚕食生命的无良。
  当时,我的“逃避”心理始终未能完整地读完一遍《死亡日记》,但后来,陆续发现了史铁生的书,比如他写的《我与地坛》《病隙碎笔》等等都是关于他生病到死亡的全景扫描。
  谁的心不曾颤抖!
  拿到《此生未完成》时,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封二的作者简介,于娟(1979年4月~2011年4月),复旦大学讲师,拿过复旦的博士和挪威一个大学的硕士,也就是说,年轻的她得到的是双硕士一博士的荣耀。单就这封二的简介,很多人就会唏嘘不已,这么年轻的生命,这么优秀的人才,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有些人,可能因为一个人的死亡而写出一些字,从而得到社会的认可,比如周国平的《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还有与之相关的好几本书……
  我从不建议将人生的悲楚无限放大的做法,有人可能因为病痛而写出若干本书来,但呻吟却占据了大多版面,还有捆绑在宗教上的神圣忏悔,这样的书,买单的大多是同类宗教的信仰者,他们以为这样的书刚好给了他们配合使用某一种痛苦表情的机会,甚至用流泪的方式发泄的机会吧。
  所有读过的这些书中,我大多找不到像于娟一样笑看生命的豁达,还有那种对中国文字驾轻就熟的技巧,后来我感叹,博士就是博士,即便专业不是中文,但用起来显然是一般中文系的才子们无法望其项背的,用她自己一句幽默语:“就是踩着风火轮也难以望其项背。”
  于娟这本书,有一个观点,深以为然,她说,“写这些
分类:书评 | 评论:10 | 浏览:39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板,再来一盘土豆丝

  我这个人从不敢说“阅人无数”,但绝对能毫不含糊地吹牛说“阅土豆丝无数”,这是个什么话呢?
  从我小时候说起吧,家乡的土豆是从十年九旱的大山里种出来的,每逢国庆节,老爸老妈就带着我和弟弟妹妹们,冒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去挖土豆……
  在大多数时间里,我们几个都是抽着鼻涕,站在山梁上数着土豆。就那样一个个数完,国庆节假期就完了,剩下的大半年时间里,我们的生活都跟土豆有关,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老家人做不出的土豆,什么蒸土豆、煮土豆、炸土豆、炒土豆……光就这炒,又有土豆丝、土豆片、土豆块、土豆条之分。想想也是美事一桩,大清早地,端一碗土豆丝,再拿一个馒头或花卷,每人吸溜着土豆,喝着熬茶,那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饮食文化吧。
  离开家的日子里,土豆丝其实成了一个符号,关于母亲,关于乡愁,或者,关于那山山凹凹的记忆。据说在饭馆里,土豆丝是任何菜系里最能赚钱的一个菜。
  但我好这一口,就是到了五星级酒店的餐厅里吃饭,总是按捺不住对土豆的热情,或者牛肉炖土豆、土豆烧茄子、土豆泥什么的总要点个跟土豆有关的菜,朋友笑我,说你干脆撞死在这土豆上算了。
  其实跟土豆相关的菜,多不胜举,比如清炒土豆丝、酸辣土豆丝、青椒土豆丝、新疆大盘鸡、土豆烧牛肉等等,我这胃有点破烂不堪的意思,总是尝不了太辣的土豆,如果实在没有选择,退一步,自己在家切点土豆片,在电锅里烧点开水,就那样清水煮土豆,自己调制一点简单的调料,放那么一小碗,也能吃得风生水起……
  土豆吃得多了,关于土豆的故事也就多了。
  比如有一次,我在无锡,和哥们一起吃东北菜,我们俩吃东北菜,其实千篇一律,上一盘大骨,再一盘土豆丝,两碗手擀面、一盘花生米、一头蒜。简单但实在。
  那一次,我饿了,他也饿了,先是大骨,他三两下就解决了大骨,我有点慢条斯理,这一慢,就出了问题——他开始吃手擀面和土豆丝了,而我的面还凉在眼前。当然,北方人吸面是一道风景,吃的时候往往不顾周围环境地稀里哗啦,一口面,再加几口土豆丝,就
分类:此间的朋友 | 评论:12 | 浏览:50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轻度”就是没什么大问题

  本来想一本正经地写几个字,但一百度,我笑了出来,为什么呢?
  我很负责,很有学习精神地百度了一下什么叫“轻度”,万能的网络啊,还是给了我惊喜,这个词条已经有人补充了,整个“轻度”词条的解释如下:
  轻度  
  qīng dù   
  1.程度低或量小,范围不大或数量不大。如:轻度损坏。   
  2.以不影响患者保持不卧床和走动的能力为特征的。如:轻度肺炎。   
  3.以没有人员死亡的国家基础建设事故。如:轻度追尾。
  看看第3条,估计不笑不行,但我觉得补充还是过于“轻度”,没有涉及到编辑的一片苦心。
  一条新闻,从产生到播出,要经过好几道关卡,写稿记者肯定是第一关,最主要的则是编辑的审核关,播音员只负责波音罢了。
  不论是记者还是编辑的原因,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的潜意识里有一种把上海地铁追尾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和事老思想。而这种思想是为官本位服务的,或者是CCAV,或者是铁道部,甚至是上海铁路局……
  百姓的利益在哪儿?
  从一个简单的“轻度”,我们就能看出根深蒂固的传统官位思想,他们是体制内人员,一有问题,本能的反应就是想保护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想把很严重,很严肃的事情轻微化。有几个体制内的人员为百姓考虑呢?
  只要不出人命,就可以是轻度,鼻青脸肿也好,折胳膊断腿也好,这些都可以轻度。就是把车撞成牛鼻子,只要官方说没出人命,那绝对是轻度了。轻度意味着可以不重视,也意味着这事情“问题不大”,属于可控范围内。上海地铁两次改道歉信也能说明这样的问题吧,多大点事啊,非要那么严重!
  今天看到微博上有人穿着奥特曼一样的衣服上班,胳膊和膝盖都有保护装置,连头盔都有,这让人想起了2
分类:时评 | 评论:32 | 浏览:7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母亲吃一顿火锅

  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母亲去亲戚家吃了顿火锅。那已经是近20年前的事情了……
  母亲吃完火锅回来后的神情我记得很清楚,她不断地给家里人说,现在城里人吃饭就是好,准备一桌菜,想吃啥就往锅里放啥,就那么打一个滚儿,捞出来放点调料,又热又香。
  我说要不我们也买个那样的锅,插上电就能吃了。
  母亲问我,一套买下来得多少钱。
  当她听到那么一个电炉子,那么一口锅要一两百块钱的时候,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父亲也是一直不主张浪费,母亲比父亲更甚。我和弟弟妹妹们就是有机会一起跟他们进趟城,央求一百次也没用。父母的观点很一致,就那么一桌要不了20块钱的菜,在火锅店吃就要过一百啦。
  我们狡辩,那不是还有肉吗?
  肉?就那些肉不够我两筷子夹的,一盘一盘都是十几二十几,还不如回家杀只鸡,等过年的时候,我们家杀了猪,你们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这一般都是父母亲的台词。
  这20年来,母亲吃过的火锅屈指可数,她说,她怕跟别人吃火锅,大牙都没了,吃起啥来要撕扯,动作大点的时候一桌人都要看着你,那多丢人!
  这几天农闲,母亲到县城跟我们一起住几天。我早几天就在喊,想吃火锅了想吃火锅了。
  这耳旁风在弟弟旁边吹了几天,他就明白我的意思了,然后找个时间,以我想吃的名义顺带着母亲去解解馋。
  我们的计划终于实现。
  母亲坐在火锅的桌子旁边,看着土豆,很准确地估计出了那一盘6元的土豆实际上也就是小小的两个,不到8两,按一斤8毛算,最多也就是8毛钱。
  母亲再看看菠菜后长长叹口气,在家这都是没人吃的菜,一个夏天的菠菜,都长老了,几尺高的,喂猪都不吃,这里摘几个叶子就是6块。
  母亲挑剔了很久,她甚至问
分类:亲情无限 | 评论:41 | 浏览:66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官员自杀也是一种官场的生态平衡

  昨天看官员自杀的消息,有网站统计了近一两年自杀的官员人数,可以说触目惊心。有好事者统计,自然就有好事者转载,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年头,当官的人很容易抑郁啊,抑郁的下一步,一般就是自杀了……
  辽宁农信社主任袁卫亮溺亡是不是自杀,或者身中11刀的公安县纪委官员谢业新是不是自杀已经不重要了,公众的兴奋点现在显然不在“自杀”上。其实,从当年的王宝森自杀到如今的比如青海省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法人代表尼玛的自杀、袁卫亮、谢业新等人的自杀事件来看,自杀是一了百了的最好方式。
  就本人来说,就算我贪了多少多少个亿,我一死,什么都带到坟墓里去了,上面不好查,下面也没必要告了。尤其一些省部级干部,人家一死,老婆孩子都在国外颐养天年,多好的事情!再不济,就算是国内,他们的子女也算“官二代”了,别墅名车,该有的,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动辄几百几千万的人民币,如果好好享受,子孙们还是能够安居乐业的。
  抛开本人,如果是官员生产线上的其他链条,那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们说的反腐败,实际上就是一帮腐败的人把另一帮腐败的赶下台去,然后名正言顺地继续腐败,等着下一帮腐败的把自己赶下去。这个“赶”字不好听,但就那意思,利益集团不同,也就是官员生产线上的链条不同,有时候是并列,有时候是交叉,交叉的时候就是互相利用,并列的时候则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总有一天,要大鱼吃小鱼,一山难容二虎的名言,那可是公理、哲理。
  “赶”的手段多有不同,如果某甲是某个利益集团的老大,黑吃黑也好,白吃白也好,哪怕黑白通吃,只要某乙的手段比你高,那他那个利益集团就要后来者居上。当然,他能“上”多久,那不是某甲操心的事情,定然会在将来的某天出现个某丙把他们干掉。
  也许,在某乙的巨大压力下,某甲抑郁了……
  不
分类:时评 | 评论:11 | 浏览:57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占了人间一条命

  读过史铁生的《命若琴弦》,两遍,或者三遍。
  老少两个瞎子不知道什么叫“曲折的油狼”,也不知道女孩子的脸是怎么个样子,但他们心中有信念,老瞎子说,只要弹断一千根琴弦,就可以拿着老老瞎子给他的药方去抓药,那时候,他的眼睛就可以复明了。
  可惜,他是记错了。
  本来应该是一千二百根。
  这是老瞎子告诉小瞎子的,因为老瞎子弹断了一千根后根本就没有复明,他问遍了所有人,大家都说那药方其实是一张无字的白纸。
  哪有什么奇迹!
  老瞎子的话就像小瞎子的信仰,其实就是小瞎子的信仰:“我师父才冤呢。就是你师爷,才冤呢,东奔西走—辈子,到老没弹够一千根琴弦。”
  如果把灶火当成那妮子的脸,小瞎子该怎么吹?
  其实老瞎子也未必在生命里经历过那么一个妮子。他虽然告诉小瞎子“我经过那号事”,但真正的理论依据却是“早年你师爷这么跟我说”。
  但我们不得不对这些人命心怀敬畏。
  从八百根琴弦到一千根,再到一千二百根,本来,谁都以为后面一个数字是生命无法逾越的坎儿,可是,他们一个个很早就撞到了,就算是一千二百根,一千八百根……对生命的渴望,或对光明,或对妮子的渴望,即便到了天荒地老,也不会更改。
  海伦·凯勒一生中拥有过18个月的光明,后来,她看不见了,所以有了《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的幻想……
  我们总是退而求次之,这是生命的常态。
  比如,眼睛看不见了,我们只渴望光明,哪怕是三天两天;再比如,像史铁生一样,大半生以轮椅为伴,他更喜欢看田径项目的体育赛事;要是常年卧病在床的病人,他们那么渴望阳光,哪怕在阳光下伸伸懒腰,打打电话。
  比着比着,我就想到了自己。
  于是有人建议,为什么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27 | 浏览:10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0页/7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