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聪·在路上……天涯名博

媒体刊用请通过天涯短信、新浪微博或QQ联系。转载请注明出处,多谢!QQ:371250450新浪微博:http://weibo.com/haideng朋友交流群:29189921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6551939
  • 开博时间:2004-05-09
  • 博客排名:第15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雁过流云

2017-07-25

小喜悠悠

2017-07-06

u_11117248..

2017-06-26

梁若诗

2017-06-19

qqwweeasd

2017-06-14

静AMDA

2017-06-06

小财迷U

2017-06-01

Cici姐

2017-05-27

博客门铃
博文

全世界只有我一个病人

纪念我们永远的朋友——余聪,我们想你

半个月前,我还能一个人支撑着去区医院打点滴,虽然来回都坐三轮,但身体的感觉还能忍受。

前天的一起体验,却让我出尽了洋相……

经过多年的经验,我发现医院其实是个天然的八卦场合,比如俩老太太,守着各自的老头打点滴,空隙时间,两位就唠上了:

甲:“我可不喜欢看宫廷戏,这几天的《甄嬛传》我一集也没看,忒累,斗的喂!我特爱看打仗的,那《康熙王朝》什么的,还带政治,我就爱看。”

乙一听甲这么专业,也不能落后啊,马上来一句更专业的:“您说那杨幂吧,小丫头的戏我可不爱看咯,刘晓庆那时候还成,后来的古装戏,除了陈宝国,我就找不出个喜欢的。现在改看美国剧了,他们的室内剧都不错,我让我儿子给我从网上下载,或直接从网上看……”

这个,就路过吧。

说到病,更不得了,虽然你知道大家都在五十步笑百步,可就那五十步,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302 | 浏览:113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会痛的呼吸

梁静茹有一首歌曲,歌名是《会呼吸的痛》,那些年,在哼这首歌的时候,根本没想过会呼吸的痛是个什么样子——

哼你爱的歌会痛

看你的信会痛

连沉默也痛

后悔不贴心会痛

恨不懂你会痛

想见不能见最痛

看看这些“痛”,多么痛彻心扉,就连沉默也痛了。

可是我不知道最近怎么了,一直把这首歌想当然地理解成“会痛的呼吸”了。大概在什么地方描述过我那种状态,我给姑娘,也就是村姑,也就是我们家二当家的说我的状态时,她总是垂头丧气地听,听完后不久就开始自己的欢天喜地了,嘴里继续哼着中国移动推荐的彩铃,那一哼,就是一个月之久,不论是《我爱你中国》还是王力宏,只要被她惦记上那么一两句了,对对错错总要念烦你。

这也是她的好处吧,她自有自己的气场,我那个弱不禁风的呻吟奈何不了她。

像所有的心脏病人一样,早晨起床时,我得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生怕心脏不对或者浑身踌躇。像我这样一个身体的人,有些事情的发生你根本无法预料,就是翻身也得调整呼吸跟自己较劲。起了床,坐床上,四周望望,深深浅浅地试着估计一下喉咙里到底积淀了多少东西,它们是马上出来还是等我上完厕所才出来,或者你根本就没上完厕所,人家就迫不及待了。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20 | 浏览:12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完美的人生才真实

据说,一位背景丰厚,经常到夏衍家走动的女士,久而久之发觉夏衍对她不热情,于是就到处打听缘由,居然被她问出来了夏衍说她“不天真”。夏衍的孙女沈芸在《两代人的“战争”与和平》一文中说,由此可以判定夏衍对女性的欣赏标准,“聪明而天真,但不是精明而世故,关键还要有才华,如再加上优质的出身家世,这一切就近乎于完美了……”。

男人们可能总会这样吧,如果自己的老婆是48分,他对48分以下的女子往往有能力吹毛求疵,但对分数相对高一点的女子,只能在喝醉了的酒话中,一个小号的微博里梦呓一番,再没别的能力了,就算做梦,也得选老婆不在身边的时候。

某一天在群里聊天,一女子钻出来打破大家的争论,独自感叹起中国的奶粉了:

“唉,真后悔当时没去美国生孩子!”

又一日,群里在聊北京的天气,又有一女子,自顾自地说了一句:

“幸好我们今年没去北京,本来有一次机会的。”

看吧,这是什么?

说白了其实是优越感,这种优越感就跟看一个人的微博头像一样,很多人拿个长焦的单反把个馕饼脸遮得严严实实的,你以为那是在遮脸吗?看看小红圈吧,你得长点心哪,人家好歹是小白炮!一般大妈们可下不起那血本。

还有一些人,喜欢放一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11 | 浏览:66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任何痛苦可以横扫千军

  

苏联解体了。

利比亚完蛋了。

怪戈尔巴乔夫的不努力还是卡扎菲的倒霉?

苏联成就了俄罗斯。

同样,卡扎菲也在成就着过渡委员会,这只是个名称上的过渡而已,从反对派,反政府武装到后来的过渡委员会,让人眼花缭乱,但也能看到世态人心的变化。

那一将的背后,有多少枯骨?

没有一个将军可以摧枯拉朽般神奇地完成他们想完成的事情,事物的进化也好,还是演变也好,往往都是从内部瓦解的。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有次考试,几个监考老师互相投了一下眼神,说:

“打起来了!”

声音很小,但我听得很清楚,估计那时候一个班,只有我知道他们是在说什么的。在那个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的时代,老爸的报纸给了我很多营养。老师说的“打起来了”肯定是伊拉克吞并科威特的那场战争。

随即,美国强势介入。

那时候看过几张伊拉克小孩子的照片,眼睛里满是仇恨,我觉得美国没法赢,因为他们是一个整体,他们不可能从内部瓦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5 | 浏览:80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子碎片

  (1)
  北京这一来,原本没想着要长住下去,本来以为住院就行了,可是,事情不是我想得那么简单。
  住了一个月宾馆,花了5000多。
  当然,这一个月俩人的吃,估计一天至少按35元算,这是保守估计,一个月下来,就算2000吧,这也是保守估计了。
  因为我的红牛和烟钱,就到六七百了……
  当然,不算期间朋友送来吃的东西,那么算就不人道了。
  (2)
  各种医疗费用,现在懒得去做明细,但我花的每一分钱都是从卡上出来的,回头只要一打明细帐单,这个就全部清楚了。
  这俩月,估计4万左右。
  (3)
  一段日子,重新开始,这是漂泊过的人习惯了的生活。
  曾以为,我再也不会漂泊了,我再也不会流浪了……
  我是说,心的流浪。
  在别人的城市,没有归属感,没有安全感。花了钱,也不一定吃到好的。后来这一个月,在外面吃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一定要说不敢花钱,我是吃不习惯。
  吃来吃去,一份18块的炒面片还不如
分类:关于自己 | 评论:16 | 浏览:11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男人撒尿的姿势跟啥有关?

  “我他妈真的受够了!”
  “够够的受够了,真真的!”
  我盯着屏幕上的这两句吐槽,显然是受了甄嬛体的印象。可我连对方是多少岁都不知道,找我吐槽有啥用?
  这话我不好说,我也只能悄悄说。
  我说你别笑死我,你男人两个手抓住鸡鸡撒尿有什么不对的,你非要干涉他?你说他得了前列腺?你还要求他单手撒尿,还要滴水不漏,这……这都是什么呢?
  她显然觉得跟我说这些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局外人。
  “知道你生病,我还给你发这些牢骚,可我就是看不惯他两个手抓住鸡鸡撒尿的动作,那都是小孩子干的事情,成年人哪能那样!”
  又一个感叹号。
  我说,他要是没得前列腺,也改不了俩手撒尿的习惯,你要离婚怎么着?
  “不,就是不得劲儿。”
  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阴影?
  “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催眠师,就算是,也催不了千里之外的眠,就算能催眠,我也未必能找出她讨厌两只手抓住鸡鸡撒尿的真实原因。
  我说你见过男人的
分类:情感牢骚 | 评论:8 | 浏览:7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一定就要之乎者也

  去房东家串门,看到她在绣制一个大画幅的十字绣,心痒痒,我说我也来两针。
  我来两针的效果肯定要比张飞绣花强一点,毕竟,我是有基础的。在老家时,妹妹弟妹的一大堆人在绣,看着看着也就知道个子丑寅卯了。
  对一个男人来说,绣花可不是前段时间微博里热炒的大三学生集体给贫困孩子织围巾那么简单,织围巾有一个量的考量,比如今天两厘米,下次四厘米,总会有个头。十字绣就不一样了,首先你得在不同颜色的线之间穿梭,还要换来换去,一针不对,画面就凌乱了;其次,你还要有颗耐得住寂寞的心,一幅十字绣,少则一俩周,多则一俩月,那过程多烦琐。
  从这个意义上说,不是男人织不出来,是男人急不出来。于是,男人们大多不碰那东西。
  男人不喜欢碰,女人也不一定非要男人去碰这个烦琐的玩意儿。
  但是,写字却不同于十字绣,写字更多的是在之乎者也之间穿梭,男男女女皆可,老老少少都成。看过一段相声,说某个小学老师要求学生每日一记,叫日记。隔天随机抽查。
  某一日,老师读了一段日记,大致内容如下:
  星期天很热,老师带我们去爬山,天空
分类:谈玄论道 | 评论:4 | 浏览:4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咱不说“加油”好不好?

  年三十晚上,大半夜的,感觉不大好,测了一下体温,37.8度。
  起来,吃药。
  躺下,又开始咳嗽起来。
  就那么清醒地仰望着天花板,听着零散的鞭炮声,又穿着衣服起来了。翻看以前的一些文字,回复中好多“加油!”。
  我想起不到一岁的小侄子在学走路时的样子,他是扶着东西横着走,你试图站在距他一米开外的样子,嘴里喊着“加油”,他发现只要小跑一下,就能到你怀里,于是,慢慢转过来,摆脱他扶手的东西,比如门、沙发、茶几、小凳子等等。在他离开这些东西的一瞬间,就像个喝醉了酒的醉汉一样,在你的加油声中跌跌撞撞跑到你怀里,然后赖着非要你抱起来。
  作为奖赏,这时候大人肯定要把他抱起来,满脸亲一遍,他也很配合地手舞足蹈一番。
  可是,当我在医院的走廊里,或病床上坐不起来时,你在旁边喊“加油”有用吗?
  内心是深深的排斥!
  过年了,QQ里偶有消息说我加油的,我只回复一个笑脸就过去了,没必要你跟人家大说特说的,牛比个啥啊,生个病你还学会装13了?算了吧,犯着着大过年的给彼此不痛快。
分类:关于自己 | 评论:17 | 浏览:47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都是打那儿过来的

  大过年的,讲一个故事吧。
  今年除夕回不了老家,在北京以北的一个城中村过的。
  大家熟知的城中村一般都是拔地而起的小高层,大都在八层以内,每一层都有若干间小房间,房东一般在一楼处有个房间,或雇人,或自己担任起值班兼保安、保洁等等的功能。现在的城中村一般都装有监控,至少是每层走廊里的动静,都会看个清楚明白。
  我的故事就从这里讲起。
  我住108,我讲的是208的故事。
  前几天,二房东(下称房东)进来跟我诉苦,说二楼有个小伙子,交了她100块钱押金,说手头暂时比较紧张,先交100住进来,周一就给你把钱交过来。这边是交三押一,大概是3500元左右,房东人很好说话,一般你要住进来,交一押一都没问题,其他可以缓着来。
  但二楼这小伙子怎么看都有点蹊跷,房东说脸上有块刀痕,人看着干瘦干瘦的,别他妈是吸毒的。
  小伙子住了一晚上后就不见人了,任凭你打电话发短信,人家就是没动静。房东折腾了两三天后终于火了,你来不来倒是说句话啊,虽然屋里只有个破电视,但我看到还有小孩子书包的份儿上,我也没逼你搬走,
分类:城市往事 | 评论:9 | 浏览:39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奖了》:又一次不接地气的自娱自乐

  刚开始听到央视毙了赵本山的小品时,心里多少犯了点嘀咕,这哈文到底与赵本山有多大恩怨,一而再地跟赵本山过不去!
  但是,昨晚守着看完《中奖了》时,我的观点被颠覆了,这是赵本山的作品吗?是编剧脑子进水了,还是赵本山脑子进水了?那么大一个团队,整个海市蜃楼出来忽悠全国的观众,还在那里自我陶醉。
  剧本有好几处硬伤。
  1、我们先不说全国有多少这样的好老板。单说老板请农民工洗澡,分批去可以理解,有三个人一批洗澡的?姑且说有,发票怎么可能给一个农民工拿着。
  2、就算发票由农民工暂时保管,天底下哪一个农民工会傻到拿出自己的钱去帮老板垫资支付的?
  3、如果不是自己的钱,那后面的一切铺垫、争论就毫无意义了。那就必须是自己的钱,自己的钱,暂时领了发票,老板又是怎么知道他中奖的事情?
  4、你说老板也看电视了,也看到滚动消息了,这个好办,但我问一下,全国那么多家娱乐餐饮行业里,哪家的发票中奖后是通过电视台滚动找人的?
  5、也是最蠢的一处,老板请农民工洗澡,为什么还分三人一批?还要互相保密?根据小品的
分类:娱评 | 评论:6 | 浏览:57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婆媳妇妻子

  

群里一帮家伙在喊,聪哥你下去好好休息吧,让嫂子上来跟我们聊。
  我说你嫂子日理万机的,哪有聊天的时间啊,然后,他们就起哄,说嫂子是我们的楷模的有之,说嫂子英明,一统江湖者有之。
  然后出来一两位年龄比我大一点的同学,来个总结性发言,的确,很敬佩葱头的媳妇!
  我告诉他们,改天我给你们来个另类的曝光,她哪能好评如潮呢,现在轮到该我喊一嗓子:亲,给个好评吧,好评别都给我媳妇啊!
  昨晚,她跟一位死党聊天,那位一上来就说,潜水网络,看到大家对你的评价很好啊。
  她回过头看了看我,得意地点点头,告诉我,嗯,你看,你都不用夸我了。
  我说你都不知道害臊,在我这里你就是个中评,还得走后门。
  我先找几个故事,在这里记录一下,怕我以后写不了,再也记不起来了。到时候还得拿起这些做为武器反击,以备不时之需啊!

  (*^__^*) 火烧

  有一天我在房间里正睡得迷迷糊糊,她站在走廊大喊:啊……啊……老公!老公……快!
  这个频率空前,除非女孩子见到一条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19 | 浏览:228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些年,我们一起走过

  

写下这个标题后,我坐了很久很久……
  脑子里瞬间有很多个住院的镜头,那些人,那些事情。15年,就这么过来了,这一路,要是没有朋友们的帮助,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扛过来!
  他们变着法儿帮助我,就一句简单的“想吃什么,我给你寄!”足以让我热泪盈眶,凭什么呢,我又没缺胳膊没少腿,你凭什么就理所当然地吃人家的,拿人家的?
  再后来,大概近三四年吧,QQ上很少有新朋友认识了,即便有,也是草草聊几句,也就完事了。内心很排斥闲聊,再说体力也不支,嘻嘻哈哈聊几句,对方倒没事,我这边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不说,还要备着开水。
  没多少新朋友,可是老朋友,老同学你得招呼着。
  2004年前后,认识了一位小朋友,聪哥叫得亲切,又是老乡,一来二去,就成了亲兄弟。中间有好多我们的故事,比如在深圳,在厦门,在福州等等,这里就不表了。前几天这位小朋友来看我,我说你吃饭没,他说没。
  那你就试试你嫂子的臊子面吧,这家伙曾经在深圳时吃我的八碗面片而闻名老乡内外,是名何八万。一碗臊子面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三两下就吃完了,吃完后我直截了当就问他:

分类:此间的朋友 | 评论:19 | 浏览:5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怕来不及

  

我抓住妻的手说,你知道吗,一想起你,我随时能哭出来。
  她问我,为啥这么说?
  我说这世界上傻的人很多,但明明知道自己的老公有不治之症,却还千里迢迢将自己的铁饭碗辞了来照顾他的……
  她说,我觉得值就行了,家人总有一天会理解吧。
  更多的时候,是我的脾气,我沙哑着声音,不知道吼过她多少次,甚至摔东西……
  刚开始住院那几天,我走不了路。医院的厕所在走廊的尽头,要么是弟弟,要么是妻,他们会背着我去厕所,然后我像起飞一样,把两个胳膊给他们,轻轻地蹲下,蹲下后却又站不起来,还是要等他们回来。更严重的时候,两手都输着点滴,我自己连屁股都擦不了,就连这么尴尬的事情,还需要他们代劳。
  住院大概10天左右吧,我感觉自己能走了,腿上的肿也消得差不多了,勉强能走。半夜两三点,看到妻睡得正香,就没有叫她,自己去厕所了。
  没想到这趟厕所,是我30多年人生的一个噩梦。
  医院的厕所是蹲坑,我很轻松地进去后把门反锁上,上完厕所,擦完屁股,一切都显得那么游刃有余,再只有一步,我就可以回病房了,可就这一步

分类:生命如歌 | 评论:290 | 浏览:297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娃运气好

  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关注。
  本来,我应该带来好消息的;或者,用我貌似阳光的笔调写下和大夫、护士还有病友们之间感人温情的一面。可我一直在想,恐怕写不了太多的字,恐怕每一次的文字,都有可能就成了别离的罪证,这一别,叫永别。
  
  ◆ 这娃运气好
  
  我毫不客气地说,我到哪儿都有点好运气——
  比如,那一天,同学来病房看我,对我说,你他妈在海东这边的名声现在要比我大多了。因为那天,我莫名邂逅一位副厅,在医院听到我的事情后,立刻让会计给我1000元钱,说是赞助费。怎么拒绝啊,那领导是朋友的领导,他是来看邻床的,一来二去,就对上号了而已。
  还有,我出院的时候(从第一家医院),成功用我的孱弱和不堪的身体,还有卑微的姿态骗过两位正处(一家人),人家大清早送我一堆水果,说是和小海处出感情来了……
  辗转几家医院,其中有一家医院的护士在后来直接对我“无视”了,我吸氧,她们算钱(6元/小时),吸了多少我说了算,她们从不过问,我听到比较感动的几句话是:
  “你说几
分类:关于自己 | 评论:27 | 浏览:6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身体,关于朋友,日记两则

  这是很随意敲出来的两段话,早晨,从日记里读到了多年的一位朋友的留言,她带着愧意,不仅在日记里留了,还不过瘾,在QQ里留了一大段。
  后面两段就是我的感慨吧。
  
   @玲月西江:仔细看完,果然是一天有一天的事,一天有一天的变化。葱哥保重身体,突然发现不晓得说什么,很多话,从何说起?
  
  (一)
  
  这里是日记,也就能说很多在其他地方不能说的话。
  秀秀的几句留言,加上上面的那段留言,其实也让我感慨万千。
  今年过来,心情上有了很大的变化,至少感觉我不再像从前了。某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可以少一点,某一种别人拿来显摆的东西我没有,也不羡慕。我只知道,生命于我的重要性。
  春节那段时间,全身肿得连挪动一小步都很吃力,但我不想告诉我现实和网络里的朋友们,偶有一俩知道的,那是他们联系我的时候我正好住院,吸氧或输血。
  后来我在想,我要是在那段时间挂了。
  点滴也好,QQ也好,博客、微博等等这些挂着我名字的附属品,何去何从?
  实际上我多想了,网络更替很快,网络里的人更替也很快,几年不见,几乎没有人能记得有余聪这么个存在了。更何况,关山万里,有些朋友甚至都没见过面,你能苛求人家什么!
  这样想着的时候内心就平衡了,也踏实了。
  在人家看来,和经理的矛盾是天大的事情、跳槽是天大的事情、周末去哪儿吃是天大的事情、男朋友女朋友送的礼物好像不是真货也是天大的事情……
  余聪的病,就像这些所有天大的事情之后存在的一个符号一样,我听到了,我知道了,哦,那家伙也不容易。能换来这么一句就很不错了。还能怎样?
分类:此间的朋友 | 评论:12 | 浏览:138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0页/7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