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冰晶 紫色的音乐天涯名博

丁香树下 花开几朵谁知晓   玫瑰园中 丹心一片你最红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1446304
  • 开博时间:2004-05-09
  • 博客排名:第915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牵牛河汉两相望

 

农历的七月初七,本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却因为一个神话故事,就显得不平常了。

这七月七,便成了七夕,是牛郎织女相逢的日子。

 

这个故事大概是可以称之为耳熟能详、家喻户晓的,至少在我小的时候,就常常听老辈们说起这故事。记得那时候的水乡还是清贫的,一到夜晚,除了在村头那座桥梁上纳凉,大多时候便在自家院子里,一张长条桌,几把小椅子,便构成了一个晚会的主体摆设。说是晚会,其实主角永远只有母亲、妹妹和我,间或有串门的邻居,主题是没有的,只是随便聊着,说着。

 

许多时候,我只是听着,躺在长条桌上,透过高高的泡桐树叶的缝隙,遥望着天空。夏日的夜空幽

分类:柳絮飞红 | 评论:2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 话(十七)

 

1

天气一热,便什么都有点慵懒起来。我是比较喜欢骑自行车上班的,只要不刮大风不下雨,一般情况下都骑车,沿着每天经过的路线,慢慢走着。我经过的地方,或是一片农田,或是一段水滨,或是在高架桥下经过,或是居民区中穿行。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可以看着人们川流不息地奔向远方,也可以感受城市不断变化之中的点滴风貌。

只是,高温一来,骑车之后便感觉有点累,汗水是肯定的,主要是人的感觉不很好。于是,便停了下来,每天坐公交上班。公交车前后也得一个小时左右,只是线路穿过主要城区,看到的又有另外的情形,每每为我所乐道的便是繁华之中的一片荷塘,粉墙黛瓦,碧荷红莲,蓝天白云,波光鳞鳞。虽是一经而过,却总能勾起我曾经一次次拍照或流连的经历。

这时候,常常会想起家乡,千里荷园,正是风光旖旎之时,前几天看故人拍摄的荷园视频,便真是让我生起回乡的念

分类:浮世文绘 | 评论:4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斜风细雨终须归

 

 

雨是一直下着的。

梅雨季节的江南,湿漉漉的,地面上,草叶上,树枝上,窗台上,甚至屋里的地板墙壁上,似乎都浸润着一层水汽。于是,行走在大街小巷,徘徊于亭台轩舍,斜倚阳台或小坐窗前,夏风清拂,到处都能够感受到波光荡漾。

原是天光摇曳,虽然缺少了阳光的直射。

 

每日里穿行于这一帘雨幕中,或是因为“五斗米”奔波,或是为寻觅雨中风景徜徉,或是因寻访友人小聚,有时开车,有时骑车,有时就在小巷里踯躅,不经意的时候,会有雨珠滴落,在额头,在肩头,在心头,清凉,惊悚,似是让人一下子清明醒悟许多。

 

分类:风荷物语 | 评论:6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 话(十六)

 

本以为一直会处于休闲状态直至退休,这样虽然有时多少会觉得有点无聊与无奈,却也能有足够的看书和发呆的时间,对于不求上进的我来说,委实说不上是个不好的情形,何况在我心中多少是愿意的。

只是一进六月便换了个岗位,而且还没有等坐稳位子便看到给我的本月九大任务,其中有将公开发行的报告,有将呈交上级领导决策参考的调研文章,还有将要举办的一个来自全国百所高校有关领导的大型会议的筹备工作。问题还远不至此,会议我暂且不管,自有人去经营,而对于那些文章报告,所有这些工作没有完整数据,前期也没有开展过什么调研活动,大多数工作需要我“妙笔生花”,重新开始我文字游戏的工作历程。

发现,这几天眼睛干涩疼痛。看看窗外,斜风细雨,正在江南梅雨时节,弥眼的湿润,满目的苍翠,多少可以抒缓僵硬的

分类:浮世文绘 | 评论:2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绿海听韵

 

江南由春入夏,弥眼一个绿字,就连蓝色的天空,也由淡转浓,犹如一尊青瓷器的肌肤,使人神清气爽,有一种仿佛要产生幻想的心情。

 

坐在山间的亭榭里,四处一片悠悠绿韵。透过轩窗望去,山峦就在眼前,高低起伏之间,晨阳之下,这绿韵就像一层薄薄的绢,虽没有映现出柔和的光雾,却飘溢出一股深沉而清澈的凉爽氤氲,恍如一泓湖水。

 

而山脚下那泓真正的湖水,清澈见底的俨然就成了一面绿镜,蓝天融入其中,就如一湖碧色琉璃,与远近山峦的翠色交相辉映。湖中一道长堤,连接着一座多孔长桥,由一片绿色连接起另一处绿色,如一条玉带飘逸湖水之上,有风飘拂,绿韵荡漾,玉带摇曳,与轻舟划过时的波纹轻轻呼应。于是,这满湖的碧色便漾起银色轻浪,轻浪

分类:天涯行旅 | 评论:6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与哀愁鲁冰花

 

许多年前听甄妮的《鲁冰花》,深深地,就沉浸在歌曲弥漫着的淡淡哀愁里,虽然多少明了歌词里表达的一个游子的深深思念之情,却是不很知道为什么歌词里要说“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为什么将泪光与鲁冰花连结在一起,鲁冰花是什么样子的花?

 

只是,随着歌曲流行一段时间被人淡忘,我对这鲁冰花的寻觅便也消逝,即使有时还会想起这样的旋律,但终于没有再探究的动力和行为,对鲁冰花的了解也仅仅在于知道这样一个名称,还有就是不时想起的曾经的一首歌。

 

这种对鲁冰花的无知按理说会持续下去,却在近日的一次出游中多少得以解脱。

 

分类:流光镜语 | 评论:6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开高低风来徐

 

我在春天看到的第一朵花是梅。

梅就在我的窗台前。那朵花绽开第一片花瓣的时候,其它的梅朵都还含着花蕊,像个羞涩的小姑娘,透着几许矜持,一点也没有绽放的意思。只有它,就像女孩额头的一粒朱砂,隐逸着深浓的殷红氤氲。随着花瓣渐次展开,那一点殷红晕染成一抹嫣红,如一朵彤云,轻轻摇曳在我的眼前。

 

好像,有一缕香,很轻很细,若有若无,虽无形质,却又袅袅如烟,缭绕在鼻翼之间。仔细看去,这朵绽放的梅,暖阳之下,玛瑙一般的叶瓣透明如蝶翼,生生的将这天工之物演绎成如人造景象,浓艳里漾着清淡,妍倩中透着明媚,清丽得令人心颤。

 

而在这早春里印象最深的,

分类:梦里花落 | 评论:5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簇柔条缀彩霞

 

我不认识锦带花,甚至在这个假日之前都不知道有这样的花,至于以前有没有见过,记忆中好像也没有印象。这虽然多少显得有点孤陋寡闻,但对我而言,这也算不得太过丢脸,因为反正有太多的花我不认识。

 

假日的时候,我想起春已将暮,该是蔷薇花开之际,正是出去看看的时候。按照古人的诗词感慨,蔷薇花开便意味着春已堪怜,看花又待明年。其实如今四季都是有花的,只是属于蔷薇的,只在这样一个春末夏初的时光。我一路缓缓走来,沿着蔷薇花开的花丛,细细观赏着,流连着。

 

远远地便看见有一簇簇红,阳光下,有花类海棠,枝叶茂密,枝条细长柔弱,浓密的绿叶旁缀满缤纷花朵,繁丽袅嫋,如彩霞一般迎风摇曳,与篱墙上绿色背景粉色基调的蔷薇花相映成趣

分类:流光镜语 | 评论:8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得不说不

 

好像花儿都开了。

不,应该说,好多花儿都开过了。这个春天,我似乎只看到落红成阵,树下,草地,水面,到处都是零落成泥的花瓣。

仔细地想来,我没有注意过花开时节的绚烂,如果有,好像只有莹雪点缀的梅花。可是,那时虽有春信,却也西风凛冽,雪花飞舞,大地还浸染于寒凉之中。至于后来桃花红了,杏花白了,菜花黄了,樱花灿烂,郁金香馥郁,紫荆花漫天,都唯有昔日一丝丝的记忆。

那些日子,我恍惚记得,我一直躲在那幢小楼内。

小楼好像多少回漾一丝沉寂与暗淡的气息,而窗外,只有树或者藤,深黛的,浅绿的,越过院墙,传送着春天来临的缕缕氤氲。

分类:柳絮飞红 | 评论:4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洞天福地胜景幽

 

印象中好像有山的地方,多少能够找出一些溶洞来,群山逶迤的十万大山之中自是洞穴迭出,诸如桂林的银子岩,贵州的双河溶洞,张家界的黄龙洞等,即便是江南丘陵地带也并不少见,如浙江的瑶琳仙境,江苏的善卷洞,安徽的太极洞。虽然这些溶洞大小不同,名声各异,但好像都能够成为我们今天游览的场所。

 

想起来,我第一个参观的溶洞风光是瑶琳仙境,那是八十年代初期到浙江游玩,其中一站便是那里。山路蜿蜒而狭窄,自杭州城出发经桐庐、新安江一线,大概花了六七个小时才到达瑶琳。那时的瑶琳仙境好像刚刚开发,除了安装了几盏灯光外,洞内道路尚未铺设好石阶,透着原始和质朴的气息,与我九十年代末重访时相差较大。最为遗憾的是,两次参观好像均未留下影像,如今关于瑶琳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

 

分类:天涯行旅 | 评论:7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1页/6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