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城笛韵

末班车赶上了我坐在车里没赶上我跑在车外除注明外,所有文章均为原创,未经同意请勿转载,联系:asiahuang0797@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1221
  • 开博时间:2006-03-2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年尾这顿饭

今天公司里的干部一起吃尾牙宴(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要叫尾牙,难怪是年尾打牙祭的简称?),聚餐的地点与前年一样,还是在五壶酒店。前年来这里吃年饭只有七桌人,而今年已经有十二桌了,人越来越多,但老同事总得比新人少得多,相信所有打工者服务着的企业公司都是这样的吧。真的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人, 想想,也不知是我们选择了漂泊,还是漂泊选择了我们。

今天和QQ和LL两个老板坐一桌,本来喝酒一个个血性方刚的那几个同事竟都有些异样的矜持起来。服务小姐问:来一杯白酒可以吗?我抬了抬手,却发现他们都在摇头。于是全桌就只剩我一个不太会喝酒的人座位前面有个酒杯。虽然最后那几位最终还是喝了点,吃饭时的热闹气氛也似乎依旧不变,但饭菜却显得有点没滋没味了。

照例尾牙宴上的主要活动是抽奖。抽奖的前半截我始终不取报什么希望,从小活到现在,向来没中过奖,在这家公司也已经是拿了两年的50块鼓励奖了,也就没敢奢望什么。没想到QQ上去,竟给我抽中了一个四等奖,得了一台算是比较名牌的微波炉(还值点钱),让我大喜不已。于是抽奖一结束,我就电话给DD,告诉她这一喜讯
分类:心情·足迹 | 评论:11 | 浏览:8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信

曾经,我最期盼的是能收到同学和朋友从千里之外寄来的一封信,最热衷的是如何能使自己给同学朋友写去的信上字数能更多一些以示自己对朋友的看重,我喜欢收到信,喜欢摩挲着信笺纸的那种快乐的感觉。我甚至为了交到一个笔友而在一张两元人民币上写上我的地址和邮编,并最终等来了同在一个城市的一位朋友的一封问候,只可惜那时我觉得来信者是个民办学校的学生而没有回信最终再没联系 。现在一转眼已经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在《少男少女》、《涉世之初》或者《深圳青年》、《辽宁青年》上刊登的交友告示是否依然还那么受现在的青少年们的追捧,也许就算有,也大多已经将邮编和地址改为更时髦的电子邮箱地址了吧。

我常常与我的同事们说:真的很希望有哪一天,能在不经意间收到远方朋友手写的一封便笺,那一定会非常幸福!因为,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除了真正相知而又不常相逢的朋友,是没有谁会为谁支付手写书信这样巨大的耗费的。写一封信真的很难。就比如说我,我已经有近三年没用过信纸,每次在拿起信纸时感觉一肚子的话想说,然而一下笔,看到自己那歪歪扭扭的几笔字,就再也想不出该写什么了。而且,写信远不如聊QQ和写电子邮
分类:心情·足迹 | 评论:7 | 浏览:8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能,还是不能

每个时代都有其流行的词汇。在80年代中期,国内流行“诗歌”或者“文学”,在90年代初,国内流行“下海”;90年代中期,我们喜欢说“不”,在世纪交替的时候,全中国都是一个声音----“下岗”,而在现在的中国,最热的词汇我想一定是“能”了。

“我能!”,“没有什么不可能!”,“一切皆有可能!”……一个个都是一副志得意满、旁若无人的样子。“能”和“不能”两个词说起来倒还真是气宇轩昂、豪气惊天,不过,什么东西都不能听得太多,看得太多。本来就不是什么多么值得令人惊叹的货色,还成天介通过电视报纸网络杂志向你铺天盖地地袭来,而且你还想躲也躲不了,估计你看到它们时脑子里想的也就只能是直肠国里的那些大粪了。

有个朋友给我讲过他的一次亲身经历。那时他还在长沙心不在焉地找工作,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赚一笔外块,做个正儿八经的生意人。后来,就真有那么一次让他看到了一个机会。那次他去参加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应聘,因为新开张,所以正在大招工,招工现场人潮涌动,而很多应聘者因为也是他人介绍而来,又不知道从哪里领取报名表,于是在场子里东奔
分类:火花 | 评论:5 | 浏览:8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味

转眼又是过年的时候了,身在外地生活工作的旅人们见面时的问候大抵都变成了:“今年回去吗?”再多聊几句就总会不经意地说起:“现在过年真是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
中国文字真的很奇妙,一个“味”字真是意味无穷,似乎一切事物的美好与否都与它有关。东西好吃,是“味道很好”,作品精彩,是“很有味道”,生活浪漫,是活得“有滋有味”,而不好的事则总是“乏味”的。在眼、耳、鼻、舌、身、意这人身六欲之中,中国人向来讲究的是“食为天”,所以就难怪我们的老祖宗们能把这“味”字的功用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了。

话说味有五种:酸甜苦辣咸,那年味会是哪一种呢?我想一定是甜的吧:在阡陌纵横的农村乡野,辛苦耕种了一年,终于可以开开心心地吃上半个月的好菜好饭,舒舒服服地走走亲戚打打牌,那日子是怎样的舒坦?而到了在商言商的城里,互相你来我往、明争暗斗或是东奔西走一年下来,大家也终于都会在这个时间共同放下心里的尖矛厚盾,坦坦荡荡地坐在一起喝个痛快,到处欢歌笑语、处处平安祥和,心里当然总是甜蜜蜜、美滋滋的。可惜的是,这都已经是曾经了。

分类:书堂闲话 | 评论:6 | 浏览:7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也来说说广州人排斥北方方言

今天各大网站都刊登出一个消息,说是广州某80年青年在广州某网站发出一个帖子,指责越来越多的北方方言堂而皇之地进入本地的报纸媒体当中,而广州本地话的地位则受到严重的抑制,“妹仔怎能大过主人婆?”这一帖子受到许多本地网友的支持。

与此同时,不少“外地人”对这一帖子感觉非常不舒服:“为什么广东话吸引英语等外来语言时那么用心,现在一看到‘忽悠’之类的北方话却如此反感?”也有中山大学教授指出这是广东人狭隘的区域观念以及地方优越感所致。其实我倒是觉得这是不是因为“外地人”对广州人首先就戴有一副有色眼镜呢?

如果是长沙青年在湖南网站上发出一个关于本地语言保卫战的帖子,要求捍卫自己的方言不受普通话的影响,或者是四川的某个网站上出现一个严厉声讨本地方言受轻视的言论,断不会在全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本土文化特别地本土语言的保护在现在这个时代本来就是一项非常艰难的工作。而像长三角及珠三角这样外来人口远远多于本地人口的地方,本土语言的受到的压力则更加巨大,要想保持自己的语言特点则远比内陆城市困难得多。在广州,有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发出这样一个声
分类:火花 | 评论:4 | 浏览: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剃度

(转)剃度
作者:椿桦

他反复抚摸马峰的头,说了一句令马峰吃惊的话:你早该剃度了,光头更加适合你的形象。

  

  下了山坡,便是一条通往镇子的公路。马峰正准备下坡时,突然

  发现身后有两条人影正急急地朝他这儿追过来。马峰感到不妙,准备找个地方躲起来。他看到离山路的不远处立着一块大石头,石头后面是一片山林。他赶紧朝那块石头奔过去。但是,那两条黑影很快追了上来。马峰刚刚来得及在石头边的草丛里趴下,便被四只有力的大手揪了起来。马峰回过头,看见了一胖一瘦两张陌生的面孔。他紧张地对他们嚷,你们要干什么要干什么?瘦子面无表情地说,你的头发太长了,我们决定给你理一理。马峰挣扎着喊:不要剪我的头发!但马峰的叫嚷是徒劳的,两人根本不予理会,强行将他按倒在地。胖子拿着一把闪亮的刀子,边比划边恶狠狠地说,我们决定给你理一个光头,光头更加适合你的形象。马峰苦苦的挣扎无济于事,很快他就成了一个光头。那两个人干完这些之后,就扔下马峰扬长而去。马峰盯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发现他们都留着光头,在夕阳下,
分类:真知灼见 | 评论:2 | 浏览:9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日

Be patient in affliction, joyful in hope, faithful in prayer...

于痛苦时平静忍耐,于盼望时尽享欢快,于祈祷时敬爱满怀

 ----一位美国同事的SKYPE签名

转眼间,又是一年。真的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年过去,工厂还是这间工厂,城市仍然这座城市,除了潮水般涌进来退回去的人流,似乎在变化的便只有自己了。昨天一场久违已久的大雨,让这本来烟尘飘渺的城市上空一片清明,视线很难得地变得异常的清晰而遥远了。我站在阳台上,遥望着远处旗峰山上大红的灯笼、东华医院及附近楼房弥漫出来的暖黄的灯光,感觉心里便如这洁净的空气,坦坦荡荡,纤尘不染, 抑郁之气一扫而空。

对日复一日的老去,我并没有多少喜悦,相反每年的生日便犹如旧社会时的杨白劳过年,心里总是有一个黄世仁准时地与自己进行清算, 而每次清算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郁闷。不过今年我终于还是躲过了这一关,主要也是受益于这沁凉而澄明的天空。因此,我这
分类:心情·足迹 | 评论:1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该打爆米花了

该打爆米花了

刊登于《江铃工会》第8期

客家人的围屋,总是密密匝匝地簇拥在一起。当各个房顶炊烟袅袅飘荡时,微风中白烟四处游走,弥漫成一片稀薄的轻云,在错落有致的青瓦上婀娜地铺开来,飘渺而灵动。到了冬天,我便总是喜欢拿着一把竹椅,坐到前院的晒谷场上,慵懒地晒着太阳。看脱去绿色戎装的沙梨树,在风中剑般的枝丫不往东飘,不往西飘,只是一圈一圈的向天空缓缓画着圈儿……而院外那粉黄的油菜花,灿红的红花草蕊,象咯咯欢笑的少女,迎风而舞。
冬天,是乡亲们最黄金的时候,面朝黄土背朝天后,看着满仓饱满金黄的稻谷,终于又可以安安心心地享受农闲的痛快与自得了。于是围屋里,今天来东家的叔公,明天到邻村的表弟,整个冬天都充盈着笑声和暖意。而这时家家殷实,也就成了表达自己好客的最好时节,各家都忙着炒花生、红瓜子、大豆、炸米果、晒番薯干……对客家人来说,迎客是绝不能少爆米花糖的。于是童年的我每年就多了一个欢快的节目—随父亲和他的爆米花机走村串巷打爆米花去。
打爆米花时,父亲在通体黝黑的爆米花机上,倒入一筒白米或儿两
分类:江西*安远 | 评论:3 | 浏览:8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齐贤 从群盗饮酒食肉

宋朝张齐贤(字师亮,曹州冤句人,北宋名相)在还是一介布衣时,尽管孤贫落魄,不得不经常露宿街头,但生性洒脱大度。有一天他正在街头闲逛,猛然发现一群盗贼十余人聚众在一间旅店里吃喝。住在旅店的人见了惊恐万分,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齐贤却径直走上前去,作揖道:“贱子我生活困顿,想随诸位先生混一餐饱食醉饮,可以吗?”盗众喜道:“秀才肯自屈来与我等为伍,我们怎么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呢?只是我们都是些粗人,不懂多少礼仪,要让秀才你见笑了!”说完马上给他让座。齐贤说:“能从盗的人都绝不可能是等闲之辈,而是人中之豪杰,世间的英雄。鄙人也算是一个洒脱爽快的汉子,诸君可千万不要见外!”说完自己便拿了大碗,满斟烈酒然后一饮而尽,如此这般接连海饮了三大碗。又抓过猪腿,用手掰成数段,大口咀嚼,吃相势如狼虎。众盗贼见了个个目瞪口呆,纷纷啧啧赞叹:“秀才定是个能主宰天下的人才啊!否则,怎么能做到如此大度洒脱而不居小节呢?有朝一日如果官居高位,请务必体恤我们不得已而从事这一勾当的苦衷, 能与你结交是我们的福气啊。”饭后,众盗以金银细软赠送给张齐贤,他也不推让,于是背着重重的一袋宝物而归。

分类:书堂闲话 | 评论:0 | 浏览:1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韩魏公 不罪碎盏烧须人

韩魏公(韩琦,字稚圭,宋朝相州人,二十一岁进士及第,官拜宰相)宰制天下时,有人给他送了两个玉盏,并告诉他说:“这是一个农夫进入废墓当中发掘出来的。玉盏周遭没有任何瑕疵,是个可以传家的宝物。”韩魏公于是
分类:书堂闲话 | 评论:2 | 浏览:29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