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顽固的无知

顽固的无知

 

电视上有不少频道是购物专题,推销的商品从厨具、拖把、衣架、化妆品到贵金属、数码产品等等,几乎囊括了所有商品类型,我估计按照这个模式发展下去,很快,汽车这样的商品不久就会出现在购物频道上。

我对这些商品不感兴趣,但是,对于电视购物采用的这套与观众互动的话语却觉得耐人寻味。总得来说,这些话语使用了同一种方式。如果让我归纳就是:对于这件商品,所有你想知道的内容,广告都会告诉你。每个画面上都会有文字注解,让任何一个观众——无论他在什么时候看到这个节目——都能知道推销的什么商品,以及关于这件商品的基本内容:规格、性能、价格、存量、购买电话。如果说,这是一种“静态话语”,那么,“动态话语”一般分为两部分:即主持人和模特。主持人就是商品的舌头,他需要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种“爱国”——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四周年

两种“爱国”——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四周年

 

全然没有注意,今天竟然又是“五·四”,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写些文字,权当是一种纪念吧。其实,关于94年前的那场运动,许多人已经说了许多,未来也会一直说下去,于是,我就想象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且不断丰富的文字矩阵——也许也是思想的吧;一位对我深有影响的诗人说过一句名言:“可说可不说的话,就最好别说。”不过,我的确不是那种从善如流的人,至少在“五·四”纪念日上面,我已经不是惜墨如金,简直是聒噪了。幸好,这些碎语并没有提着耳朵灌输给听者的意思——就算是我想,也没有这个能力呢;如果只是消遣的文字,对于作者本人也无非是一种娱乐罢了,但是,于我而言——至少这三四年——几乎没有再写过自娱自乐的文字,除了那些严肃的文字外,就剩下更严肃的文字。严肃大概不是这个时代所青睐的品质,尤其被六十年的过往经验指认为“假正经”后,严肃,已经在能指与所指上双重破产。而对于“五·四”运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的另一张面孔——《历史的细节》读后感

历史的另一张面孔——《历史的细节》读后感

 

清明那天,城市在下雨。对于这一天而言,再合适不过了。雨从午后开始下起,在黄昏之前越发密集。当我带着一肩路灯洒下的雨水回到家中的时候,杜君立先生的新作《历史的细节》就摆在了我的书桌上。虽然已经期待许久,但是,当这本书正在眼前的时候,我仍旧感到一种久违的愉快。

我与杜君立先生的文字初识是在12年,甫一见面大有恨晚之感。杜先生的文字符合我的阅读要求:价值的向度、知识的耙梳、逻辑的论证、理性的行文……不仅如此,杜先生作为博客作家的写作已经有四五年的光景,在这种选择和坚持当中,就有一种文字之外的用力,渗透到字里行间;这不一定是作者有意为之,但是,事实就形成了这样只可意会的局面:你认同一种文字,就是在认同文字背后的思想和心灵。即使,这是一个文字泛滥的时代。

杜先生将自己定位于“知识整合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汉语的空间

汉语的空间

 

当我从读写的绵长时光中抬头,才发现21世纪已经在第二个十年中溜出挺远。如果我是传统媒体的忠实受众,或者仅仅是偶尔接触到这些消息,那么,我就一定会觉得祖国已经走出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受害叙事,挥手告别昨天,在各领域中捷报频传地迈向欢欣鼓舞的未来。别的就不说了,现在全球的“孔子学院”就有百多家。我不知道这些以孔子为大纛的学院在传播着什么样的汉语文化——按说世界其他地方对汉文化的研究早已有之,并且成为学院中的系统;而“孔子学院”似乎用一种特立独行的姿态凌驾于其他的价值和系统之上。对于不了解的事情我还是明智地保持沉默,但是,对于外国人来说,孔子和“made in china”不知哪个更贴近生活?总之,在和平的环境中,汉语可以以这种古老面貌全球开花,至少说明汉语已经走向了世界。那么,就有必要梳理一下汉语的空间属性,确认我们在空间中的位置和辗转。

汉语的地理源头不易辨明,况且作为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汉语的速度

汉语的速度

 

在暂别汉语三个月后,当我重新亲近汉语的时候,古汉语与现代汉语不分轩轾地进入阅读,有趣的是,两者的分野在我眼花多年之后,才终于从毫厘到泾渭。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蕴涵在两者之中的速度。

我读那些古人的书信,那些,寄出却不一定能够收到的信,即使收到未必能够有所回复的信,甚至回信一如来信般不测的命运。

在我看来,一封信,如果没有收到回信,那么,这封信就一直是“寄出”的状态,作者沉淀在字里行间中的情思,随着时空流转,而在这个过程中,作者与文字,被一层层重叠的时间羁绊在一起。从时间的角度来看,一封信,在被写完之后,时间对其不断地誊写、修改,甚至悄然改变原信的初衷;而这一切,也必将成为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汉语的时间

汉语的时间

 

我们如何去了解那些与我们失之交臂的事物,对于我们可能产生的影响?如果这种影响不仅仅是对于个体,而是一个民族,以及一种文化,在漫长时间中的塑造和嬗变;而同时,我们每个人又都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内,进行着各自的思考和尝试,然后互相碰撞,这种精神的振荡又成为文化的一部分,在文化与个人之间进行持续不断地互动,而这一循环往复的过程,使得一个文化得以生生不息,在经历数千年后依然发出声音。于是,我们就拥有了这样一个世界,即使是在同样的时间中,人类文明却呈现着如此之大的区别,甚至彼此矛盾、南辕北辙、势如水火。当我看到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和民族在普世价值的共识下,走向未知但闪烁希望的明天;而我们却还在有关常识的普及和对人性的正本清源,反复拉锯甚至苦苦寻找突围之路的韧性战斗中,迫不得已或心甘情愿地付出我们的心血和生命时,我不禁一次次提问,并回望汉语的年龄与历程,是什么让我们在人类文明走过五千年后的今天,仍然筚路蓝缕、举步维艰?我相信有许多人也在努力回答同样的问题,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最后一场雪

  

春天的最后一场雪

 

无人预料

无法预料

春天里最后一场雪

在这个时候拜访这座城市

拜访就像是一场华丽的告别

 

陡然冷下去的午后

是她伸出的手掌

握住城市的呼吸

没有惊飞的鸟雀

只有行色匆匆的光

无声收敛天空里的足迹

 

手边的书还有远方的信

都随温度沉没下去

疲倦的困意把我推向

不住颤抖的枝头

就听见了风敲打城市的门扉

无人应门

 

雨水在黄昏睁开眼睛的时候哭泣

她轻轻抽泣

润湿街道和

铁石心肠的傍晚

直到夜色涨潮

吞没所有颜色

她就围绕路灯独自起舞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我们都是木头人》

  

读《我们都是木头人》

 

我读过几篇蒋蓝先生以女儿为模特的文章,这些文章不长,内容也多是生活中的片段,如果将这一系列的文章集合在一起,并放置在先生庞大的文字队列之中,于是我就在矩阵中看到了一张有些异样的面孔,我与之对视顷刻,她就把目光移开,无声消失在文字的深处。我留在原地,一种异样的情绪荡漾心间,让我每每有寻觅她的背影,并沿着她依稀的足迹追随而去,我想我有太多的问题要问,即使我不知道那些问题是什么,因为那不仅仅是一些疑问,倒不如说,我只是想通过面对面的交流,去澄清我不能自明的心灵一角。而当我要这样做的时候,才发现文字只留下这些线索,让我止步于她消失前的最后坐标;而我那些倏忽而逝的情绪也随风四散,准备返回最熟悉的生活中去。这感觉仿佛我曾经经历过的场景,在道别之后,再无法收回散落一地的心情。只能努力习惯所发生的一切,顺其自然,直到成为一种木头人。

时代在改变人们的阅读质量,也许说数量更贴切;三十年前人们无书可读,今天则是一个文字泛滥的环境,在网络与传统媒介分庭抗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焚的精神流变

  

自焚的精神流变

 

《史记·殷本纪》中对殷王朝的末代君主商纣王的最后下场做了如下的记述:“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逸周书·世俘解第四十》载:“商王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厚以自焚。”照此看来,商纣自焚身亡应该是没有疑义。做为国家统治者的非正常死亡,商纣用身体开辟了自焚叙事的篇章,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似乎也是最后一个,用自焚的方式结束自己政治和肉体生命的统治者。也许这么说并不确切,因为自焚的确结束了他的肉体生命,但是,做为殷商的末代君主,同样也是周武王的政治敌人的商纣王,是无法借助火焰遁逃而去的。同样在《殷本纪》中载:“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白旗。”很显然周武王这样做不是害怕商纣诈尸,而是以这种方式来宣判纣王以及殷商王朝的政治统治到此结束,历史从此进入新的一章。

对于殷商之际的历史振荡,以及对汉语文明产生的方向性影响,诸多大家已经有煌煌巨著进行分析研究,我就不必赘言;对于武王伐纣这一历史事件,也有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三


  

去堪培拉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