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命向西

为自己的日子/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伤口/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06252
  • 开博时间:2006-03-20
  • 博客排名:第5436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原来,你已不在

  

  


  春天了,想跟在你身后,赶着咱家的小牛犊去河边的绿地上吃草。然而,牛已不在。
  常常地,会想回到我们的村庄,看看我们共同度过的苦难时光。然而,家已不在。
  清明前,带着儿子去看你,想让你看看你的孙子。然而,你已不在。
  三年里,我孤独地承受,因为你已不在。
  今晚,我在一首歌里泪如雨下,想写点关于你的文字,却发现,三年过去了,我却依然不能直面这份情感。
分类:极地心音 | 评论:2 | 浏览:7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丽江散记:停泊在时光之岸

  


  在俗世中停留得太久,内心便会沉淀太多的厌倦和疲惫,于是会不停地渴望一场漫无目的的旅行或曰逃亡,一年或者一天,一群人或者一个人,经过一个又一个村庄,一条又一条河流,然后,到达一个遥远的地方,心无挂碍地放下所有,狠狠地睡上一觉,然后满眼清澈地醒来,发呆……
  带着这样荒唐的奢望,跟着由全省各个报社的老记组成的摄影团在云南的荒山野岭间狂奔了十多天,结果发现,除了相机卡被各种不同的风景充满外,内心依然空旷如同荒原。于是,在同事老晁的建议下,决定脱离团队,转道丽江。
  一
  背着沉重的行囊,我俩在丽江古城漫长曲折的街道上一家家艰难地寻找着旅店,清早的阳光懒懒地铺洒在古旧
分类:时光灰烬 | 评论:5 | 浏览: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面孔:他们

  2011年,好多预料中的和始料不及的事情和变故折腾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努力告慰自己一切终将过去,一切正在过去,努力让自己的内心变得日渐强大起来,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原本就是一个懦弱的人,一切的自我劝慰和鼓励都属徒劳,只能被动地背负着一切默然前行。为了我的亲人,也为了我自己。
  为了收拾内心的残局,偶尔我也会背起相机去不远处的乡间漫游,其中包括我的故乡。然而每次归来之后,我总发现内心会变得更加狼藉。尽管,今天的我已经变得愈来愈麻木,但是那些野草般在这片我熟悉的土地上生长的我的乡亲们所经受的苦难,一次又一次地刺痛我的双眼,让我在与他们的无语对视中一次又一次悲怆欲哭。
  故乡,已成为我生命中最深沉又最痛苦的情感,尤其是,当她以及那些跟她一样在时代的浪潮中节节败退的村庄,越来越被看成是祖国的累赘、羞耻和悲伤时。
  于是我想,记住他们,或许就是记住了来路和归途。因为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回到他们的身边,回到我那在黄土下安静睡着的父亲身边。
  
分类:胡拍乱摄 | 评论:1 | 浏览:3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第十二个中国记者节上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作为报社一名普通的记者,能够站在这里发言,我觉得十分荣幸,也非常惶恐。今天是第十二个记者节,首先请允许我向在座的所有同仁表示最热烈的祝贺!今天,是我在报社度过的第八个记者节。八年来,各位领导和同事在工作和生活上都给了我大力的支持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借此机会,也对大家多年来的栽培和支持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新闻工作是上情下达的桥梁,也是下情上达的通道,新闻工作者唯有坚持“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才能真实准确地记录百姓民生,也才能为我们的工作找到永不枯竭的源头活水。在这一方面,我们报社一直有着优良的传统,想当年,贵荣、马国旗等前辈记者坐着牛车,深入漳县金钟斜坡小学进行深入采访的事迹,至今依然激励着年轻的记者们,而他们写出的形式多样的鲜活作品今天读来依然令人震撼、感人肺腑。因此,今年新闻战线开展的“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启动以后,我们几个年轻人一致认为,我们没有理由不走在前列,没有理由不走向最偏远的地方。在单位召开动员会后,我跟晁君杰、杨晓军经
分类:新闻纪事 | 评论:4 | 浏览:6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日记

  2011年8月29日 星期一 晴
  
  上周单位开了“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动员会,要求每人必须确定一个基层联系点,并采写一定数量的反映基层面貌的稿件。今天,大部分同事的联系点都已确定上报。
  下午,几个人坐老晁办公室聊起了这个话题,没想到一拍即合,大家一致认为,年轻人嘛,要走就走一个最偏远的地方。百度了好长时间,最终确定为漳县金钟镇的斜坡希望小学。在那个偏僻的乡镇,“金钟双星”的事迹早已闻名全国,侯新民、杨引丛等人也早已是朋友,何况眼下斜坡希望小学校长乔永峰正入围全国“最美乡村教师”评选。老晁说,要走就得抓紧。老杨说,干脆就明天。于是请示社领导,领导对这次采访很支持,几位老总商议后,立刻对采访重点进行了策划。老何电话请漳县宣传部干部蔡晓东联系了乔永峰、侯新民等人。万事俱备,只待明天出发。老晁拿出一瓶青稞酒权当为大伙壮行。
  
  2011年8月30日 星期二 晴
  
  早晨8:30在单位门口集合。上车,环顾,人马齐全,出发!老何因两岁的儿子何小何没人看管,所以带着孩子打算寄放在漳
分类:新闻纪事 | 评论:1 | 浏览:8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乔永峰:从放牛娃到“最美乡村教师”

  中秋前后,对于漳县大部分乡村而言,已是农闲时节,但金钟镇看治坡村却依然是一派繁忙的秋收景象。大片的青稞正在收割,农人们的身影在金色的青稞地里时隐时现,他们的身后,是一排排不断延伸的青稞束子。
  站在被称为“全市最高的学校”——漳县斜坡希望小学门前高高的台阶上,乔永峰的眼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焦虑。这段时间他显得异常繁忙,既要忙碌学校开学的各项事务,又得操心家里的农活,到了傍晚,还时不时要去考上大学的学生家里作客。乔永峰说,由于忙于教学,没时间帮家里干活,他心里常常充满了歉疚,只好“用心来收割”庄稼了,但他同时也感到很欣慰,那些考上大学的学生家长死活都要请他去喝上几盅,那个时候,他的内心溢满了幸福,“就像看着地里成熟的庄稼一样”。
  不堪回首办学路
  15年前,高中毕业后的乔永峰因家庭贫困无法继续学业,只好回到家乡开始重复祖祖辈辈亘古不变的生活,乔永峰坦言:“那时候我就是一个放牛娃”。但这个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多次被评为“学雷锋先进个人”的年轻人内心充满了不甘,总是做着一些不着边际的梦,想着为家乡做点事。有一天,上山采药的他遇到了正在放牛的侯
分类:新闻纪事 | 评论:0 | 浏览: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静悄悄地活着

  想想儿子,然后看一遍《阿郎的故事》,然后继续静悄悄地活下去。
分类:极地心音 | 评论:0 | 浏览: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电影,旧时光

  有一个梦残缺了好多年,总想做完却总难继续。
  有一部电影回味了好多年,却总是在关键时候戛然而止。
  有时候在梦里看电影,有时候在电影里看到了似曾相识的梦。如此往复,竟至分不清是电影变成了梦还是梦渗入了电影。
  小时候看电影图个热闹,现在看电影是为了打发寂寞。
  依然记得,在那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坐在邻居家高高的草垛子上看电影,虽然想着电影完了要去屏幕下找弹壳,可最后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梦醒后怅然发现已经睡在了父亲温暖的臂弯里。那个小英雄钻进火车后干了些什么?那火车将载着他去往何方?他家门前的那棵老槐树上的乌鸦窝是否还在?而那些战斗中激烈弹落于屏幕下的弹壳最后被谁捡了去?这些问题虽然从来没问过别人,但却老是萦绕在心头。
  深秋时节,在某个阳光懒散的午后,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行走在一条屋舍斑驳的旧巷。巷子里,老人们三三两两地蹲在土墙下晾晒着发霉的时光,路边悬挂的花花绿绿的衣服在风中深情地飘摇,一只土狗从一扇剥落了油漆的门里探出头来,朝着路上的行人叫了几声,尔后又夹起尾巴消失在了门里……恍惚间就觉得这一切似乎仿佛经历过一般,
分类:极地心音 | 评论:2 | 浏览: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花板上的人代会

  


  据说政通人和,据说风调雨顺,据说工业大增产农业大丰收,据说屁话连天,据说社会很和谐!
  哥哥们很惆怅,哥哥们依然穷困潦倒,入不敷出。
  我们已退休的一位老领导也是政协委员(还是人大代表?)似乎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自从成为一名基层新闻工作者,与一线群众接触的机会便少了很多!”
  我k,太有才了,一语道破天机!
  不退休他肯定说不出这么经典的话!
分类:胡拍乱摄 | 评论:4 | 浏览: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尕妹子

  
  你在村庄里静静地生长
  你在一首民歌里莫名地忧伤
  你坐在洮河岸边
  看着姐妹们一个个穿上了嫁妆
  
  远方的哥哥呀
  你受苦受累不声不响
  静静地坐在尕妹子的心上
  
  风吹草低
  那是父亲的牛羊
  扯一句花儿呀
  忽然间就泪水荡漾
  
分类:极地心音 | 评论:6 | 浏览: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许醉了,也许累了



  老许喜欢在昏黄的灯光下喝酒,他说醉了就眼睛模糊了,不如趁早适应算了;我说醉了眼睛本来就模糊了,再关了灯那就更模糊了。后来灯光也许昏黄,也许不再昏黄,因为我们那时不习惯坚持。
  老许喜欢在冬天吃火锅,我也喜欢尤其喜欢吃火锅里跳跃的肉。于是在那个年关迫近的雪天,我俩吃完了一大锅内容复杂的动物和植物的肢体,然后回到空无一人的单位拎起背包散场回家。
  老许说,借钱都应该出去走走,这么死呆下去非呆出毛病来不可;我说我正想去一个荒凉的地方抽抽风,发泄发泄情绪,不过最好是近点的地方,那样节约钱。于是我们横穿河西走廊,一路逃票看完了几乎所有的景点,认识了国鹏老兄和文斌小弟,然后感慨河西走廊真是河西酒廊。在那里,我的肠炎第一次发作,便秘了整整六天六
分类:极地心音 | 评论:0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两个哥哥唱湿了我的眼睛

  
  
  两个抒情的民工哥哥,跟我一样,流浪在陌生的城市中。
  为了生存,也为了遥不可及的梦想。
  
  有一天,我们终会老去。
  有一天,也许我们会老无所依。
  到那一天,有没有人,会将我埋在这春天里?
分类:音影随感 | 评论:2 | 浏览:5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生活缴械投降!

  执命向西 22:47:05
  所以,不想说话,只想低着头走路
  *** 22:47:21
  我也一样。不比你好。
  执命向西 22:48:00
  低着头走路,我不说话
  *** 22:48:05
  我有时连呼吸都不想了。
  执命向西 22:48:15
  我向生活缴械投降!
  *** 22:48:40
  连心跳都很勉强。你知道吗?
  执命向西 22:48:53
  我不想知道
  执命向西 22:48:57
  最好不知道
  
分类:极地心音 | 评论:1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1990年代,记忆背景。
  我喜欢唱一首叫《小芳》的歌。
  我喜欢将头发留成“中分”并不时轻轻甩动。
  我喜欢我的女同桌。
  我喜欢对着女同桌唱那首《小芳》。
  我希望我能够带着我的女同桌流浪一生,走遍天涯。
  我希望我的女同桌至少应该一直跟我同桌下去。
  看到女同桌被高大的男孩欺负得流眼泪的时候,我希望我能够勇敢地站起来,为她打架,虽然我一直都这样想,但我一直都没敢站起来过,没站起来并不代表我不爱我同桌。
  我还记得宿舍里那个男生半夜在灯光下对着墙上的影子练习霹雳舞时的傻样儿。
  我也记得络腮胡子的班长为追不到心中的小芳半夜偷偷哭鼻子的模样。
  我也记得我为了一包烟站在讲台上狂唱《心太软》时的张狂。
分类:音影随感 | 评论:3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枪的枪

老枪的枪

老枪的手里并没有枪,但大家都叫他老枪。
我常常想,如果老枪手里有枪,那肯定早就上了膛。因为事实证明,老枪的一生就是战斗的一生。
落草报社后,由于宿舍紧张,领导安排我跟老枪住一个房间,后来的实践证明,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的不幸。
在荣幸和不幸之间,一摇摆就是两个年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和老枪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也许双方也发生了很多改变。说也许,是因为回想那时的我,突然就觉得很陌生,曾经我坚持的现在成了我反对的,甚至如果可能,竟成了骨子里想打倒的;曾经我反对的,现在我却认可并坚持了。而我现在反对的和坚持的,老枪同志早就反对和坚持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就是我要写他的原因,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记录,因为也许老枪改变了我,因为我怕我遗忘了这种改变。
老枪就是老枪!
在认识老枪之前,我在某个被称为“教育行政部门”的单位当文秘。在更早一些时候,我是一名中学老师。从老师到文秘之间的华丽转身中,年纪轻轻的我在那个屁股大的地方捞足了好名声,大家都说我很油菜,因为油菜所以才被
分类:时光灰烬 | 评论:1 | 浏览:9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3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18

宁波王小二

2018-02-17

妃妃妃菲徘

2018-02-13

崛的后后v

2018-02-10

冰释234白

2018-01-17

小奋青滤pe

2017-12-25

吴福清词no

2017-12-17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