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405120
  • 开博时间:2006-03-19
  • 博客排名:第320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2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爱人

  年轻一点的时候写文章,该是10年前吧,一张白纸却偏要强赋新愁,笔下的故事是生硬捏造出的沧桑。读者给我留言:我猜想,你有28岁了。
  
  我那时大笑。28于我还相当遥远。那时我理解的爱情是什么呢,是有情饮水饱的单纯,是飞蛾扑火的壮烈,是抵抗现实大流的蚍蜉撼动大树, 还带点没事找抽的drama。在我那一套价值观里,有我盲目的自信和无知的勇气。我有使不完的折腾的能量,我要爱,就不管不顾,我还迷信巧合,宿命, 我固执,幼稚,叛逆,不信邪。
  
  我有委屈的时候,但我不想说。我纠结,我也质疑,可我生怕沦为我不以为然世俗观念的奴役者,我快要通体分裂。于是我咬牙坚持了。我感动了自己,却也愚弄了自己,我吃了很多苦。当然我也总想,没有渔翁引,就见不到这些波涛。在适者生存的作用下,我学会了一分为二的看问题和很多精神胜利法。
  
  后来,觉得世俗的大流也许没有那么不好,因为我们需要脚踏实地,需要现实的基础平台做为支撑,我开始劝服自己接受更大众的观点,去压制自我本能的反应,我看到网上的帖子,或听他人的故事,以为被爱人宠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6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

心心念念想了几年多的Acadia National Park,在5月底的长周末终于成行。这两年来反反复复的各种未遂,让Acadia长成了心里的一个茧。
  
  曾让我生畏的近7小时的车程,我们飞了一个半小时。不过之前小飞修jump start排查故障花了两小时。我贴近大自然歪倒在地面抱着手机慢慢见到周公。期间雷雨若干。运过天晴,小飞探出脑袋,笑说看,还是比开车快吧。
  
  小飞同学自从遇见我之后,飞机就破天荒的出现几次小故障。我说不奇怪,我对各种electronics有奇妙的negative energy.
  
  我现在已经基本掌握飞机起飞。
  至于空中飞行,就像我之前和人打趣说的,没有traffic, 而且三维立体,所以偶尔把玩还是没有问题。
  还有那比过山车还要刺激的空中自由落体 :)。
  
  天公并不算特别作美。Acadia的前两天,浓雾弥漫,我们避开游客,在sand beach寻了一条cliff trail。我的匡威不防滑,跌的有点惨,加上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的月亮

  闲来无聊,拣了一部去年末的一部片子来看,all good things. 豆瓣上评价不高,我还是一口气看完了,全程肌肉绷直,那是我一紧张,包括快节奏的工作,便不能保持一个舒适坐卧的姿态。all good things其实只不过是那开头摇晃无声的dv, 安静的糖果便利店,以及那短暂的,蜜糖阳光下镀上金丝边儿的笑容,其他剩下的不过是徒劳堕入命运程序设定里的与虎谋皮。
  
  最近ryan 同学貌似很红,几年前第一次看notebook时其实无感,到后来看blue valentine以及这一部,渐见张力。
  
  才给老妈电话,说着说着忽然心生烦躁,挂下电话,看到片子里某些段落,心里长了噬齿的小魔鬼,我想,就像是那月亮的另一表面。原谅我吧老妈,我在心里轻轻说。
  
  其实不是不快乐。
  
  自制的啤酒,好的惊人,烘培里让人恍惚的温存香味,在老派的教堂听费城故事演奏,看仲夏夜之梦的芭蕾如沐春风,在院子里点起篝火烤肉看fire fly飞向星空,寻遍好的music club在dancing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不骗你,我们这里4月1号还在下雪

    这应该是我开博以来最长一段时间不更新。竟然有将近3个月。

  并非乏善可陈。
  有几次落笔,却始终没有办法成篇。比如我曾想记录的,有诸如零下30度在新英格兰地区最好的滑雪场一路连滚带爬的翻下来,以及两轮驱动在没有手机信号的下雪的荒郊野外失去控制的惊险和生死之交拜把子的际遇,有iphone在半路滑落本人已经放弃寻找希望朋友仗义原路返回沿途竟然在雪堆里躲过车碾和顺手牵羊有幸存活的失而复得,有去摩洛哥餐厅在石头砌成的半圆形小屋里第一次抽水烟看肚皮舞异国风情的华丽。
  
  这三个月,兵荒马乱,惊魂又甜美。
  
  要不是这次抽出时间第二次去新奥尔良度假,我恐怕真的没有时间把心情转化为文字。
  这一天,2011年3月7日,mardigras fat tuesday前一天, 阳光明媚,我在新奥尔良的一个yard里,一栋危楼,一部很老的卡车,两条狗,一只猫,一只鸟,听着音乐,喝啤酒,终于有时间写字。
  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E坐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年度浮云报告

  过去的2010年,是阵痛的一年,也绝对是充满收获的一年。
  
  我去体验了许多以前想做但没有时间,金钱,心情做的事情。我尝试去更广泛的涉猎, infinitely push my limit, 从而更确定自己内在的喜好和归属感。对于我而言,也是看到世界卷轴不断展开的广阔门户。我感觉我天性里潜伏的一部分东西被激活了,像终于打通关节般的豁朗。
  我去认识了很多各年龄各阶层不同背景的朋友,他们给我带来的,是对世界不同维度的认知和智慧,我一个人背包旅行和思考,挑战自己的盲点,我热爱摄影以及其中细微的表达,我重新开始研究厨艺并寻回创造的乐趣,我又开始读书写字了,我报了法语班,我去弹吉他虽然只会几支不大着调的曲儿,我坚持学拉丁和探戈,每次听到音乐跳舞蹈觉得是由衷快乐的事情,我学品酒,甚至还考了一个调酒师的证并兼职在餐馆调酒,我跑去飞行学校学会了一点开飞机,我去收养资助了一个海地的孤儿。
  
  我努力去过一种更有意思,并富有意义的生活。
  有时我想well, is it too much? 但当你真的付出博爱和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My name is Xmas, would you merry me?

  Yes, I do.
  
  我一直喜欢节日和热闹的场面。
  我是指,我不一定要参与其中,我站在一旁观看都已经足够心满意足。
  夜里开车看到满城挂的彩灯,家家户户有主题个性的装饰烛火,总觉得内心敞亮温暖。
  以前在武汉,我喜欢跳上一些公气,漫无目的的坐下去,看城市夜景,夜里的芬芳从罅隙间徜徉弥散开来。
  现在一直把电台调到圣诞频道,有时候就没有计划的一直在小道里开下去。:)
  在车里喜欢听那些黑胶片和很老的歌,意象里全是经典黑白的默片。
  真的冬天开始来临了,呵气成霜。
  
  这是一个难得的悠长假期。
  我宁愿这么看待。
  
  晚上在家我经常点上蜡烛,拧开爵士乐,然后品点小酒。
  以前如果只是喝酒的话,现在开始学会去品。我在自己经济和酒力承受范围之内屯了些酒,red,white, sparkling, rose , dessert wine, brandy, whiskey, vodka,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记

  I've never needed a break so bad as now.
  And I did have two..
  Or apparently, even more ahead..
  
  冬天跑到南方避寒。
  只是近几年来,我去的好些地方气候都会开始反常。
  比如今年冬春,北卡,奥兰多,南加,新奥尔良都出了奇的冷。
  
  我在翘首等待007从国内寄来的,riverfront的走过美国。
  我得说,这本游记是我三年来精神向导之一。
  
  我终于得以在2010年末,去了南加洲(大部分时间)和新奥尔良(全程)一个人旅行。
  
  独自旅行是件很tricky的事情,有人用来满足ego或装13/酷,对于我而言,是件随心所欲和全方位考验人的事情,是在完全陌生环境里暂时对惯性的轻松抽身,也是一种更沉潜下来心无旁骛看世界的方式,
  
  比如我实在是一个方向感很差的人,一个人的时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Many thanks to give:)

  整个2010年到现在,贯穿头尾并加强的一个概念,就是辩证。
  这个从中学起就烂熟于心,以至脸谱僵硬的名词,直到近来,才从反复诵读中提炼出本质。
  跟我后来胡乱出去外拍扫街道理类通。同样的风景,取不同机位和视角,表达的意境完全不同。
  WYSIWYG. 所见即所得,是电脑技术,是商业slogn, 也是朴素的人文情怀。
  
  我学会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懂得看硬币两面的客观性和大局观是先决和必要,但我们可以选择的立场却是主观的。我愿意去看到光明,美好和精华所在,但又在糟粕中学会规避风险,那么怎样都是好的不是吗。
  我们金融的一个模型,给option定价的binomial tree,我看到那些节点,衍生的可能性,和关于几率的复杂公式演算,总会觉得奇妙。
  
  其实人生遭遇,无非是弱水三千取几瓢饮的组合排列,本身并不见得判若云泥。节点间的组合,必定意味着放弃其他可能性,一面是舍弃抑或遗憾,是必然,但也是另一面的拥有和得到,也是必然。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比你一厢情愿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5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令时偷一个小时

  大一的春天,我和小包坐在教五前的悬廊。我问她,你觉得快乐和痛苦的比例各占多少。她想了很久,凝神远处,说,痛苦多,多很多。
  我们旋即沉默,表情严肃。
  我们当年,才十八岁。
  
  我们容易带有偏见,这隐含现状对过去,自身对他人的优越感。比如在我敲下上一段,我下意识地想,18岁,我们哪里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痛苦啊?这本身就建立了一种不平等的感觉秩序。
  3岁孩童留宿在幼儿园的痛苦,13岁失眠的痛苦,18岁青春期后期的痛苦,或再甚至,我家刀刀渴望伙伴而不得的痛苦,在当时,就是痛苦。什么叫真正的,货真价实的痛苦?拿痛苦来比较,本来就没有基准和意义可言。
  快乐也如此。
  
  只是随年龄,阅历,环境变化,我们对快乐痛苦的定义,优先级别和灵敏程度,在不断改变。这其实也部分反应了价值观的取舍和熔铸。
  这也和读书先读厚,再读薄类似。
  可以让我们快乐痛苦的种类越来越多越来越杂,其实到后来提炼出的内核,是一种系统归纳。
  
  比如阿c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31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