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秋语

听着窗外的风声,突然很怀念秋天。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629
  • 开博时间:2011-08-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一篇帖子引发的深思

  

久不来天涯,今天偶然点开天涯社区的一个帖子,似乎是讨论在一些国际交友网站被外国人和一些冒充美国职业军人骗财的经历,读后心情有些凝涩,在互联网让世界没有距离的今天,被人骗,智商有待考证。事实上,美国的职业军人薪资和福利很高,生活水平远远超越中产阶级。

 

 

 

 

 

看到贴出的一些军人的照片,我只想对那些女性朋友们说一句话:如果与你聊天的人不是借助他人的照片,奉劝你们花一分钟的时间去google或一些其它你信得过的搜索引擎搜索一下。我相信,当你看完人物简介,你自己都会提出疑问,这些在美国军界赫赫有名的将军们,需要到交友网站来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吗? 

 

 

 

 

简单的伎俩,低劣的骗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上当受骗?监管不力的沃土滋养了骗子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个人问题占主导因素,至于其中的原因或许只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Yesterday Once More

在难得空闲的午后,喝着咖啡坐在落地窗前享受和熙的阳光,loptop里正在播放Karen Carpenter《Yesterday Once More》,Karen清新健康的旋律在空间回旋,不禁感叹,经典如醇香的美酒经久弥香,不会因时光流逝而被遗忘,亦不会随着Karen的香消玉殒而减少对她的喜爱和迷恋,而我对这首经典的怀恋和深爱源于,她曾陪我走过在痛失挚爱,异国创业,那段最最孤苦无依,最最艰难困苦的岁月。Karen空灵安恬略带忧郁的中音,直抵到我彷徨凄苦的灵魂深处......

 

《Yesterday Once More》是一 首上世纪欧美最经典的英文歌曲。始创于1973年,曾被无数个歌手翻唱过。中文名《昨日重现》。电影《生命因你而动听》插曲,入围奥斯卡百年金曲。Richard Capenters和John Bedis为回应七十年代早期的怀旧风创作了这首歌曲。这首夺金单曲在美国和英国两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一棵树

  

如果可以

没人不喜欢简单的生活

但人生是立体的

在我来不及做出选择时

上帝赋予了我

看似繁花似锦的生活

这也许是我的宿命

我别无选择

如果真有轮回

我情愿做路边一棵枝繁叶茂的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滥情徐志摩

  

今天偶然在部落读到有关徐志摩的文字,让我不禁想起几年前在飞机上读过的一篇有关张幼仪的文章,印象颇为深刻。

 

徐志摩或许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亦是一位滥情的人。

 

他在明知道长张幼仪怀有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时,依然逼迫张幼仪离婚,由此可见他是一个无情冷血的人。张幼仪在德国求学期间生下这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期间徐志摩两次去德国因为家事与张幼仪大吵,连一眼都吝啬给他的儿子,这个由始至终没有得到父亲一眼关爱的孩子,因病夭折后,徐志摩却写出一篇感人至深的悼文赚取稿费,我不知道一个人能无耻到何种程度方能写出这篇饱含慈父深情的文字!

 

徐志摩的英年早逝不是偶然是必然,当他投入到陆小曼这位交际花的怀抱时,就已经注定他的人生将以悲剧和笑话落幕。

 

我从来不认为徐志摩有多爱林徽因和陆小曼,一个连自己的骨肉都可以抛弃的人不会有爱,如果爱也只爱他自己!陆小曼不过是他追求林徽因苦而不得退而求其次的替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5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一生做过的最荒唐的事莫过于逃婚,把一个乱摊子扔给最爱我、却被我伤得最深切的那个人。

 

年已不惑,却做出小女生都不屑于的举动。我自己都很不齿!!

 

可是我的心真的太小了,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存在,即使他早已变成枯骨,即使来生依然是彼岸花香,即使至死我都孤独地守在幽幽水岸,我依然,我依然、无法把他从我的心里移出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点。

 

就像那个人求婚时说的,我不贪心,我的要求不高,我只要一点点位置在你的心里,让我来替他照顾你。

 

感动过后是逃离。猫有九条命,唯有一颗心。鱼有一颗心,唯有七秒忆。我空有一颗心,一条命,却有永存忆。

 

 

如果此生注定我要背负这样一种生活终老,我不会选择第二条路来走。疼,是我唯一能近距离感受到、他温润气息存在的途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女的电话

女儿在英国留学多年,从未听见她公开谈论同学,与我私下的议论,亦仅限于某国来的同学,英语发音闹出什么笑话,大多数时间都是谈论她的马术和车技长进了多少,昨天晚上突然来电话,气咻咻地向我倾诉,她班级新来的同学如何没有教养,愤怒的控诉足足持续了二十几分钟,我大致听明白,一位一个月前从大陆去的女孩,时不时地在公开场合,对众人的赛车、马匹、衣装大加评论,惹起众人的反感。

 

等她平静下来,我耐心地劝说:“同学之间要相互宽容,她的行为可能是无心之举,只是以自己的方式说出自己的观点而已。”

 

“妈咪,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每次评论完,都会加上一句:这个牌子的衣服,我在国内的朋友两年前就不穿了,或者玩赛马早就过时了,你的赛车不是xxx......”

 

女儿就读的学校是一所贵族私立学校,学费昂贵,那里的学生来自全世界的精英家庭,学校每年举行的十几场大小舞会和慈善义演所需的礼服,费用支出对每个家庭都是一次严酷的经济考量。我接触过女儿的几个朋友,经济上都很优渥,我说:“可能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温《百年孤独》

记得第一次读《百年孤独》是高中时代,学校图书管理员是由我们的英文老师兼职,她极力推荐我借阅此书,在她半胁迫半诱导的恩威并施下,我极不情愿地在借书薄上签上《百年孤独》。

 

回到寝室,翻查老师随后送来的英汉词典,囫囵吞枣地翻阅一周,除了看懂数不清的倒叙、插叙;几近雷同的名字,把我折磨得晕头转向,几近颠狂,根本没有读懂孤独,更别提理解孤独的涵义了。于一个午后,偷偷摸摸绕过英文教学组,翻过一道矮墙去图书馆送还此书。回来的路上,被大辫子甄老师堵个正着,她笑眯眯地问我:《百年孤独》看懂了吗?我厚颜答:差不多看懂了。哦?说说看。甄老师颇感兴趣。我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硬着头皮说:内容太荒诞了。你能看到荒诞已是很不易了,等我暑假回省城给你带一本正版英文《百年孤独》。甄老师笑道。我立时头皮发麻,慌不迭地说:不用,我都看完了。不是让你现在读的,几年后你再重温此书,你会有不同的发现。

 

暑假后,甄老师果然给我带回一本全新的《百年孤独》。果如老师所言,每一次重温此书,都会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本书被我翻阅的千疮百孔,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清明前(仅以此文献给天国的曾祖母、外祖母)

  

       对于游历在外的人,我们民族的许多传统节日,早已幻化成遥远的记忆。说也奇怪,虽然远隔千山万水,每年的清明前后都会梦见过世的外祖母、曾祖母。我的解释是,老人们牵挂我这个孤独的游子,每每在梦中给予关爱与鼓励。

 

外祖母去世是2000年的正月十九,刚满93岁。曾祖母离开我们是76年,无疾而终,这位善良而慈祥的老人在睡梦中,走完她99年坎坷而又心碎的一生。对于这位被后人念念不完的老人,留存在我记忆中的片段是零碎而又模糊的,毕竟她去世时我还是一个未满七岁的顽童,曾祖母在我的记忆中鲜明饱满起来,完全来自于成年后外祖母、父母史诗般的复述,从而在我的脑海里拼凑出一个栩栩如生的旧时代妇女。

 

我对曾祖母唯一清晰的记忆,是坐在她的膝盖上讨糖果吃,每次她都会从枕旁的“百宝箱”里如变戏法版,取出我们垂涎已久的青果糖或一半桃酥。在还是孩童的我们眼里,白发苍苍的曾祖母就是外婆故事里、法术无边的千年狐仙,有着取之不尽的宝藏。成年后我们才知道,那是她把儿孙们孝敬她的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女初长成

  

昨天接到一位旅加华人朋友的邀请,今年在他们的庄园一起庆祝中国的新年。对于漂泊在外二十年的人,春节早已模糊成记忆中留存的片段——奢侈而久远。在许多时候春节是我不愿碰触的话题,是我心底永远的痛。最后一次听到新年的钟声,是12年前我牵着一位小女孩的手在北京机场过安检。

 

那是一个忙碌的午后,秘书把来自中国的电话转接到办公室,我如往常般冷漠地按下内线电话,久不联系的大学同窗,在电话中说出一个令我极度震惊的秘密。那一刻,刻意失忆的往事瞬间溢满冷硬的心房。我至今想不起当年跟同窗说过什么,只记得放下电话我安排好手上的工作,当晚与我的律师费迪南德先生,匆匆从大洋彼岸飞抵那座令我心碎的北方名城。十六个小时后,在机场与前来接机的同窗会合后,由她的丈夫亲自驱车,带我们来到一座地处偏远的福利院,在院长室我见到了我此行的主角,一个看上去只有两岁多一点瘦小胆怯的小女孩,实际上她已经满四岁了。虽然被刻意打扮过,依然难掩照顾不佳的神态。端详着那再熟悉不过的五官,我所有的怨恨瞬间灰飞烟灭,我蹲下来把她揽进怀里,泪无声地滑落。她伸出小手帮我擦拭奔涌不止的泪水,怯怯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片土地是神圣的》西雅图

  This piece of land is sacred——Chief Seattle(1786年-1866年6月7日)原文

How can you buy or sell the sky, the warmth of the land? The idea is strange to us.

  If we do not own the freshness of the air and the sparkle of the water, how can you buy them?
  
  ALL SACRED
  
  Every part of this earth is sacred to my people. Every shining pine needle, every sandy shore, every mist in the dark woods, every clearing and humming insect is holy in the memory a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