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与鞋匠

不管时代的潮流和社会的风尚怎样,人总可以凭着高贵的品质,超脱时代和社会,走自己正确的道路。(爱因斯坦)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97227
  • 开博时间:2006-03-17
  • 博客排名:第8384位
最近访客

Brsboom

2018-11-17

思念秋天窍

2018-11-07

叶小琛挪

2018-10-30

流丽年华昧

2018-10-29

深海悬崖

2018-10-17

九州神国阜

2018-10-17

jfsvwn1746..

2018-10-14

夜凝苍穹

2018-10-13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女性神话的政治学反思


最近无聊时看了看美剧《越狱》,里面经常有鸡奸和同性恋的隐晦式描述。所以我在看这部美剧的时候,也会时而想到福柯、莫尼克以及波伏娃的一些东西。在他们那里,同性恋文化(说的时髦一点叫酷儿文化)不仅是一种单纯的主体社会文化,而且还带有很多的政治学隐喻。比如福柯由监狱视角衍生出来的一个理论:这个社会就像一个圆形的封闭式的监狱,到处都有看与被看的二元关系。说到这里,就不难理解我为什么在看《越狱》的时候会想到福柯以及同性恋的相关政治学隐喻的问题了。
在同性恋文化中,女性同性恋似乎更引人关注,因为由女性同性恋而引发的文化阐释更具有时代历史意义,它直接指向了一个文化政治学符号:女性的神话。波伏娃在《第二性》里提到,一个人不是天生成为女人,而是变成女人的。关于这个观点,学过初中几何的人都能明白。
而人类历史的逻辑学一直是这样进行的,即女性一定要像个女人,女人不能拥有女人,只有男人才能拥有女人。这个明显有点逻辑混乱的观点竟然成为文化话语的权威,几千年来无人反抗。所以女同性恋向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新的逻辑:我们不是男人的女人,我们是女人的女人,我们拒绝成为异
分类:闲时聊笔 | 评论:0 | 浏览: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在之思



作者:吴洪涛

前段时间感觉生活状态有点紊乱,于是便潜心细读了好几遍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昨天才回过神来。于是写了这篇小随笔,算是一个小交代吧。
存在,即德文中的“sein”。海德格尔穷尽一生所探求的,便是关于存在的问题。在他看来,“存在”是所有哲学中最为本质的问题。但是,正是这个最为本质的问题,在那个时代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忽视。正如他在《存在与时间》的开卷中便引用柏拉图《智者篇》中的话写道:“当你们用到‘是’或‘存在’这样的词,显然你们早就很熟悉这些词的意思,不过,虽然我们也曾以为自己是懂得的,现在却感到困惑不安”。也就是说,人类面对“是”或“存在”的时候,仍无法明白其所指向的本质之处。所以,海德格尔提出,现在应该重新对存在的意义进行发问——“存在的意义还有待提出”。
 海德格尔的“存在论”,包括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存在”的表达意义,即人们在表达中使用“存在”或“是”的时候,到底想的是什么;第二则是“存在”本身所指含的意义。他认为,任何存在论,都应该充分澄清存在的意义,“并
分类:闲时聊笔 | 评论:0 | 浏览:6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识地图与自由建构

  
  一种情绪被我掂量了很久。在纸与笔的清水线上,在失踪与寻找的无声轨上。自由像一个时隐时现的路标,它和我的心绪多次撞击,那顷刻迸发出的火花裹含着异常光鲜的色泽。对生命的执守与忠诚,它使我时常光顾着这样的心灵场景。我的知识地图在这个时候朝我奔袭而来,它保护着我,并为我布置领受自由的绝好背景。
  阅读史让我自觉建构起寻找自由的勇气与方向。几年以来,无论我正经历着怎样的生活场景,阅读与自由始终与我相伴相随。正因如此,我从未像世俗中的群氓或大学里的犬儒那样轻易扬言着自由的消退。我始终乐观地认为,自己一直生活在自由的状态中。这种乐观来自于对知识的崇拜和对生命价值的信仰。
  何林伍德与阿伦特让我读懂生存与思索,那是一些令我永远都感到颤抖的思想碎片,它同时像我显示了世界的荒诞与生命的意义。正如何林伍德在《精神镜像或知识地图》中所提到的,自我理解的目的不是有识之士对其自身理智的神秘特性进行沉思,而是让这种特性在充满生机的实际生活中更加自由、也更加有效地得到展示。
  不可否认,生活曾带给我众多疑难。但是,无论是在手术台上的痛苦忍受,还是在民工区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3 | 浏览:8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恋与疯癫

  
  这几年走南闯北,见识了不少有意思的人,其中自恋者尤多。我个人对自恋者并不反感,有时还会觉得他们的可爱。自恋其实是人类的一种静态行为,和“疯癫”差不多。米歇尔·福柯就在《疯癫与文明》中将“自恋”作为“疯癫”最为显著的症候。
  福柯是个极有性格的人,读他的东西就会很容易产生如今学术界庸才一片的感慨。我个人比较自觉,在外面不大会说自己是个搞学问的研究生。一般情况下,对永远不会再见面的陌生人我会说自己在社会上混,而对熟悉的人或者半生不熟的人我说自己还在学校里混。搞学问这个东西太吓人了,尤其是在一些小村子里,说自己是搞学问的就和说自己是搞导弹的一个效果。
  再说福柯的理论,为什么他把自恋归结为疯癫呢?因为它认为疯癫不是与现实世界及其各种隐秘形式相联系,而是与人、与人的弱点、梦幻和错觉相联系。而自恋正是人在对自身的依恋中,通过自己的错觉而造成的疯癫。
  福柯自己也认为,疯癫并不是一个完全不好的东西,它与文明甚至是对等的。如果想到西方中世纪的“愚人船”典故,以及中国文学作品中的阿Q等形象时,这个问题就很容易弄懂了。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2 | 浏览:8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务虚者的冬天


 这个冬天在我的构想中曾经是很鲜艳的,北方,南方,以及若干个远方。十二月以后,我在一个很南方的小城镇里,过完这个冬天的大部分。漫无边际的阴雨,庸俗无比的日常生活,使我很难再将这个冬天浪漫化。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务虚者的冬天,就像一个文本的两层符码,或者做完爱后迅速分开的两个身体。
 这个冬天,我很少思考生活的意义,也不再为一些形而上的哲学问题而失眠焦躁。我的面目无比光鲜红润,我的衣着无比斯文端庄,它给许多人提供了这么一些信息:我是一个上进青年,胃口正常、性欲稳定。
 这个冬天,我不再远行。偶尔去公园走走,看别人玩一些毫无乐趣的游戏,看万物风景在自己的眼睛里跳艳舞。有时候也会打个盹,醒后打个极其俗气的哈欠。不再打量无数美女的身材面庞,也不再为金基德电影里的情爱场面而想入非非。
 这个冬天,我不再读海子和里尔克,也不再思考海德格尔与哈贝马斯。有时写两段散文,有时也赶时髦杜撰杜撰小说。午夜过后我不再坐在阳台上远眺听摇滚,取而代之的是我搂着妻子浑浑噩噩地睡着。
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3 | 浏览:8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甬金高速路上的夜与黑



甬金高速公路上的夜不再那么暧昧了,不睡的我依然能辩明那种不属于夜晚的黑。这是一个极度矫情的句式,很像几年前多次路经这条路时的我。不同的是,此时我心情平静,很少再去为这样的夜晚做出某些诗意的想象。我的神经随着高速路上的起伏节奏而时缓时急地旋转着,那是一种我无法命名的日常行为。我能想到的,只有若干个分量很足的语辞:父母亲,生活,弟弟,以及妻子。
正月初三携妻子一道去宁波看望父母亲,因为妻子初七要赶回鄱阳上班,所以来回也只有四天的时间。时间不够,因为想多陪陪母亲,也便没有告诉浪子兄我去宁波的事,和他重聚恐怕还得延迟一段时日了。
父母身体无恙,这是让我内心最为欣慰的事情。母亲对婷说,从我读初中开始就很少有机会和我见面。因为家境不佳,弟弟很早就外出打工,每次看到他,我的心里总会有许多莫名的愧疚感。
回鄱阳的那天晚上,父母和弟弟都去甬金高速的入口处送我和婷。车子开得太急,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和他们说一声再见。妻子说:“你弟弟现在真的太懂事了,像个大人了。”我点了点头,继而是一段时间的沉默。甬金路上的夜与黑,包容了我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1 | 浏览:8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居闲话之三:圣人、大盗的一个悖论



《庄子·胠篋》中说道:“夫川竭而谷虚,丘夷而渊实。圣人已死,则大盗不起,天下平而无故矣。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虽重圣人而治天下,则是重理盗跖也。”
这里提到了一个“圣人”与“大盗”的交合关系。在传统文化的阐释空间里,“圣人”与“大盗”是两种极端相反的概念。尤其是在公共领域里,“圣人”与“大盗”更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比如我国那本以“圣人”为典范的文本:《论语》。
可以说,在以“论语”为代表的儒家社会里,“圣人”在公共领域里扮演着一种类似于“启蒙者”的角色。“圣人”在这里便成了某种符号,其所寓指的意义指向了权威、崇高,乃至不可违背。这种公共领域的设想大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中国封建传统社会大语境下,实施起来却有困难。首先,以启蒙为主导的公共领域,需要一个民主、开放的环境背景;其次,如若要在公共领域里进行启蒙,必须有一个可行的启蒙内容。所以,古代中国的启蒙,从真正意义上来说,都是难以展开,或者说是不完全的。其实,孔子办学,原本是个很好的启蒙形式,只不过,孔子所启蒙的内容还有待商榷。这也是公共领域里一个较为棘手
分类:闲时聊笔 | 评论:0 | 浏览:6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散文:《会燃烧的水》

  
  作者:吴红涛
  
  我看到那丝带般的水,逐渐蜷缩成了一团冷艳的火。火焰不断地流淌,从深棕色的泥水里,缓慢地向上攀沿。那条残破的水泥路,在这团火焰的蔓延路程中,发出季节性的阵痛声。而在火的末端,落满了水色的粉末,它们印象地闪烁着,给我很多模糊的影响与诡异的征兆。
  奉先桥的正中间,横躺着一条河,这条河几乎是死了的,它的命运完全被雨水掌控着。河水浑浊,常年静止使它看上去更像一道结痂的疤痕。我刚到奉先桥这个村子时,正值雨水稀少的盛夏。站在那条河旁,我能看到的只有被灼烤变形的马路,以及一些沉默、僵硬的铁皮和钢屑。
  那一年,我正被严重的肠胃病折腾得神经近乎崩溃,焦躁以及莫名的苦恼感使我寝食难安。奉先桥的胡阿姨让我搬到她家小住一段时日,也许乡村环境对我改善病情有所帮助。胡阿姨开有一家制作煤气瓦罐的私人工厂,奉先桥各个角落里的铁皮和钢屑就是从那里飞出来的。
  在煤气瓦罐厂里工作的,大多是来自四川、安徽和江西等地方的农民,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都是被城市所弃置了的人。那段时间,因为偷窃等犯罪事件频发,城里于是卷
分类:学人说文 | 评论:5 | 浏览:8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李


作者:吴洪涛

——选自新散文《长街》第四节

长街无法躲避炎热。热浪肆虐之时,长街的地表上便开始散发出一些莫名的气味,这些气味像一种失踪许久的生活无源可究。外人进入到长街,情绪往往会被这些气味渲染得焦躁不安,似乎有某种抽象的东西在跟随着自己。
和长街上所有的居民一样,老李对这些气味并不敏感。或许这些气味,与长街上所有的元素一起,都已成为了老李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在我偶尔萌生逃离长街现场的念头之时,我常常会看见老李端坐于长街一侧,手里拿着发旧的报纸,和岁月长河中那些无声光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老李嘴里那念念有词的江南小调。老李的举止在那个场景里,几乎成为了某种行为艺术。
老李喜好打牌,我经常坐在老李的身旁看他出牌。老李年老,但出牌并不保守。比如斗地主的时候,老李总喜欢叫牌,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一场牌局中,老李要以一敌二。老李牌技一般,甚至输多赢少。但老李输牌的时候,平静异常,笑不至于,但也不恼。而和老李一起打牌的其他人,遇到输牌时,脸上那种小市民气质则一览无遗了。老李在他们
分类:学人说文 | 评论:0 | 浏览:5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居闲话之二:虽向往之,心不能至


本雅明在《单行道》里提到,“认识一个人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抱任何希望地去爱那个人”。在感情的文本世界里,“希望”是个很危险的名词。《搏击会》里也说,“抛弃所有的希望便是自由”。与“希望”相毗邻的,是一个叫做“彼岸”的世界。人们很愿意向往“彼岸”这个地方,认为那里存在着自己想要、但目前又无法得到的好东西。可“彼岸”太远,不是划个船或者开个车就能到的。不能到怎样?“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个境界还不是每个人都装得出来的,大多数都是心有不足,继而失望之、痛苦之、跺脚流鼻涕之。而到了这个地步,人间世界一下子就显得十分热闹了。喜欢看戏和喜欢表演的朋友这个时候一定兴奋得直想喊娘。
以前在宁波江北那边的民工区住过一段时间,期间认识了几个自称是江湖道上的嫩爷们。那时刚读过夏榆的东西,内心一片哗然,觉得跟那些人混在一起不仅是种生活的艺术,而且还是种做学问的艺术。混在一起久了,我就尝试着插科打诨的同时去问一些很“学院”的问题,就连句式也是十足的学院味,如“假如你……,那么你希望自己……?”等等。而我印象最深的便是有好几个都说自己最希望得到城市户口,那么他们的后代也就是城市
分类:学人说文 | 评论:0 | 浏览: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居闲话之一:本雅明和追风筝


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为瓦尔特·本雅明的死亡方式而感到内心忧郁。那是一处修辞的陷阱,是呓语与断章的皈依。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对本雅明的思想极度痴迷。很难想象,当西方思想界还在固执争论何为现代性的时候,本雅明这个精明的小老头竟然提前解构了现代性。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后现代”的说辞,丹尼尔·贝尔和哈贝马斯们也尚未成器。
最近闲居于鄱阳某个小乡村里,手头上的书并不多,于是也便再读起了本雅明的《单向街》和福克纳的小说。《单向街》是一本很有趣的书,我始终认为,这本书应该成为人生必读的几本书之一。当然,最好和他的《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与《摄影小史》一起读,上次给一个搞美术的人推荐了这本书,那家伙看完之后对我感恩戴德,一脸开窍的样子。
《单向街》里在谈论书籍时说:“书和妓女都可以被带到床上。”因为本雅明精怪地认为,书和妓女都能割断时间的线,它们将黑夜变成白昼,而将白昼化为黑夜。书和妓女都有适合自己那种类型的男人,对于书来说,这样的男人就是批评家了。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本雅明为什么对波德莱尔那么感兴趣了。
分类:闲时聊笔 | 评论:4 | 浏览:6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

  
  《别说我有病》
  
  作者:吴洪涛
  
  1
  
  安生打开门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大清晨了。太阳正像个穿着棉袄的老娘们,一点一点地,极其缓慢地往上爬行着。安生似乎还没睡醒,眯着眼,走到附近的电线杆旁边撒了泡尿。看到旁边有一个泥水洼,他忍不住吐了口痰,痰在水上面转了几个小圈便被泥巴给淹没了。安生正想到小时候吃过的棉花糖,尿却不识时务地撒完了,安生只好抖了抖鸡巴,悻悻地转身回去。
  前几天在李家庄看戏,安生吃米粉的时候,一个女人老盯着他看,那女的眼神极其暧昧,安生感觉有点扛不住了,就走过去找她说话。
  安生打量着女人,眼睛像一团烈火,在她的臀部周围燃烧得一塌糊涂。安生一脸坏笑地问:“你叫啥名字,交个朋友可以吧?”
  “为啥要告诉你嘞?我看你不像是个好人。”女人嬉笑着说。
  “我怎么不是好人了?”安生趁机摸了把她的脸,“认识我的姑娘没有一个不说我好的,我的好,你是看不出来的,要亲身体验才晓得。”
  “咋亲身体验哪?”女人
分类:学人说文 | 评论:1 | 浏览:6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子讲座与爱情辩证法


晚上听鬼子的座谈会,谈他的最新作品《一根水做的绳子》。这个小说,两个月前我在鄱阳老家订婚时偷闲看了。在一个安静的乡村之夜,去读一个这么干净的故事,心里总会莫名地暖和与感动。这和几年前读他的《被雨淋湿的河》有点不同,那时心里面只有长久地震撼,这种震撼在一个文学小青年的心里慢慢扩散开来,很久都不得平息。
鬼子谈到他自己的一个理论:农村人的性爱意识比城市人的性爱意识要强烈敏感。鬼子说,城里人的性爱启蒙一般都在电视和书籍上,而且还很模糊,只知道一团肉乎乎的东西在遮遮掩掩地做些什么。但是农村不一样,一个正宗的农民,每天都可以看到赤裸裸的性爱场面,比如狗做爱、鸡鸭做爱、牛羊做爱,甚至还能看到蛇在做爱。这种性爱现场使农村人的心里产生了很多微妙的反应,换一种说法,这种性爱意识启蒙是直观的、纯粹的、真实的。所以佛洛伊德的观点还要做很多的修正。
《一根水做的绳子》主要讲的是一个爱情故事,但是和一般的爱情故事又很不一样。鬼子选择头发来作为这个故事的主轴,可以说,这是一个关于头发、爱情、女人的合奏曲。鬼子说,爱情是怎么一回事?爱情不全是性爱,也不全是房子和
分类:学人说文 | 评论:0 | 浏览:5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